1911新中华资料篇 潮起潮落 二、蒋百里的建议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41/


二、蒋百里的建议书


1916年9月10日,中华民国总统的专列缓缓驶出上海北站,雨辰坐在总统专厢里看着月台上的警卫慢慢消失在他的视野里。政变已经过去了一周了,他必需回到南京去处理善后事宜,还有就是必需给国会一个解释。对于妻子,雨辰心里只有抱歉和不安了。


雨辰在上车前刚得到消息,惠英慈和所有参与兵变的情报机构人员都已经被秘密处决,他那见不得光的‘班超’计划终于可以永远尘封在黑暗中了。这或许是他在这次兵变中唯一的收获。


随着列车车轮和铁轨有节奏的碰撞声传了耳中,雨辰陷入了沉思,事实上自兵变发生以来,他就没有停止过对国家命运的思考。原本他认为在他那超越这个时代的头脑带领下,中国可以迅速拉近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但妻子提出的那个问题让他信心动摇了。其实,雨辰的内心里早已知道那个问题的存在,但由于那个问题的答案与他的政治理念是如此的对立,以至于他从来不敢真正地面对。


诚然,抛开那些整天为了各自不同的政见而争吵的国会议员们会让国家的行政效率短期内得到很大的提高,但要看到的是,这样也就会使行政官员从此失去了监督,从而不可避免地产生贪污和腐败。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烂疮将会越来越严重,高效和廉洁将只是镜花水月,到头来不过是重复那些覆灭的王朝走过的老路而已。


原本,雨辰拥有将中国这个百废待兴的国家带上富强之路的信心,而这些信心来源于他对这个时代发展方向的先知先觉。然而,正是因为他的努力,在过去的五年中,这个时代偏离了它原先应该滑过的轨迹,让他那超越这个时代的历史知识变得不再符合实际情况了。对于今后是否还能把握住这个时代的脉搏,连雨辰自己都不敢保证了。


“总统,南京到了。”


副官的提醒让雨辰从纷乱的思绪中收回了心神,他感觉到列车正在缓缓地减速,车窗外南京站的站台已经依稀可见。


又回来了,雨辰心里不仅感叹一声,终于他还是不得不告别在上海时那悠闲的生活,回到南京的是是非非中来。


当雨辰走下总统专列时意外地发现,除了总理和国会议长以外,连新任的总参谋长蒋百里也到车站迎接来了。根据雨辰对蒋百里的了解,立即就猜到了一定是欧洲战局有了重大变化,不然这位一向清高的总参谋长如何肯担负拍总统马屁的恶名。


看到雨辰下车后,宋教仁向前走了两步,道:“总统,议会正等着你去开会。”


雨辰点了点头,沉声道:“好吧,我们立刻就去。”


还没等宋教仁接上第二句话,蒋百里就从一旁走上来,在雨辰耳边低声道:“欧洲有紧急战报,远征军战事不利。”


虽然早已猜到蒋百里的来意,但亲耳听到蒋百里的话后,雨辰依旧忍不住神色一变,低声道:“到车里去,路上说。”


片刻后,一队由全副武装士兵护卫的汽车开出了南京火车站,向国会大厦驶去。在车里,蒋百里向雨辰报告了欧洲战场最新的战报。原来自从索姆河战役开始后,远征军总司令陈山河发现德国人改进了他们的步兵战术,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守,总是将机枪火力与步兵运动结合得恰到好处,让协约国的部队感到很不适应,造成了很大的伤亡。再者,尽管远征军的兵力增加到了九个师,但随着最好的两个战斗工兵团消失在凡尔登的绞肉机中,远征军的实际攻防水平反而下降了,因而战役开始以来,远征军的战果并不显著,而且自身的伤亡也达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


“方震啊,我都知道了。晚上,到我这儿来详谈吧,现在我要去应付国会的质询。”


蒋百里点点头,不再说话了。


很快车队来到了国会大厦前,蒋百里向雨辰告别后就匆匆回他的参谋总部去了,而宋教仁和国会议长伍庭芳地陪同下走入了国会大厦,而在大厦的中央议事厅里,八百多名议员早已在此恭候多时了,这应该算是建国以来第一次参、众两院的联合听政会,可见一周前的未遂政变对政局的巨大冲击力。


看到几乎座无虚席的中央议事厅,雨辰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一扫几天来的颓废和不振,大步走上演讲席。


“先生们,我们共同经历了一周前的那个不眠之夜,共同面对了恐惧、疯狂和背叛。现在,我们应该感谢忠诚的国防军,是他们粉碎了叛乱分子的阴谋,在危难之际挽救了共和国,使我们现在能共聚一堂,商议国事。”


座位上的国会议员们听到雨辰的这番讲话后,都不禁一愣。本来大多数议员准备质问雨辰,为什么他领导的国防军中会发生颠覆共和国的行为,但雨辰的发言中不但把国防军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而且还把他自己打扮成一个受害者,让这些议员们目瞪口呆。


事实上,从军事政变的整个过程来看,确实是雨辰率领的国防军将叛乱的部队解除武装,让南京这个共和国的首都重新恢复了次序。这倒让那些议员们拿不出合适的理由向雨辰发难了。一时间,议员纷纷交头接耳,商量着该如何追究这次由国防军军官发动的叛乱。


宋教仁看着演讲台上镇定自若的雨辰,心里不由感到一丝无奈,他早已知道雨辰的厉害,不过没有想到这个总统竟然反客为主,一上来就掌握了会议的主动权,让议员们有话说不出。不过,宋教仁心里还是比较乐观的,因为从雨辰平定叛乱和愿意接受国会质询这两点来看,这个手握兵权的总统还是尊重宪法,尊重国会的。只要雨辰还尊重这个国家的民主代议制度,那么他这个总理就能通过合法的议会斗争来逐步将那些本该属于议会和政府的权力从雨辰手上拿回来。


宋教仁站了起来,用手示意所有人安静,然后对着雨辰问道:“总统,我们应该感谢国防军的忠诚和无畏,而现在我们更应该讨论如何处置那些参与叛乱的军官,以正国法。”


“对………,对,应该用国法来惩罚那些无法无天的家伙。”


“我们决不能容忍这种颠覆共和国的行为。”


“是的,任何敢于挑战宪法尊严的人都将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要求严惩叛乱分子的呼声顿时在巨大的中央议事厅内响成了一片。雨辰用略带讥讽的眼神看着那些义愤填膺的国会议员们,直到议长用小木槌让议员们安静下来后,才缓缓地说道:“是的,叛乱的行为毫无疑问应该受到惩罚,而且是严惩不贷,但我请问尊敬的议员们,你们制定过什么合适的法律来给这些叛乱分子定罪,又制定过什么法律来给这些叛乱分子量刑?”


雨辰的话一下子把在座的议员都问住了,中央议事厅里一时间变得鸦雀无声。确实,自1913年建国以来,参众两院中的诸多政治力量就在制定法律上为了各自的利益争吵不休,除了一部宪法和一部并不完善的民法外,几乎就没有再制定过一部完整的法律,以至于这个新生的共和国连一部刑法都没有,更何况是牵涉到军队的法律。


雨辰见所有议员都沉默不语,接着道:“我想请尊敬的议员们注意的是,当公民们将治理国家的最高权力交到诸位手里的时候,也同样把最艰巨的责任放到了你们的肩上。宪法赋予了诸位监督政府和军队的权力,更重要的是将神圣的立法权交到了你们收上。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法律是国家的运行规则,国家不可一日无法。在此,我恳请诸位立法者,在商议国家法律的时候,以国事为重,特别是不要把个人利益、集团利益以及政党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抛弃往昔的恩恩怨怨,携手为共和国的将来,为我们的子孙后代制定能让这个国家长治久安、繁荣昌盛的法律。”


“好了,我说得够多的了。至于如何处置那些叛乱的军官,就按国家宪法规定,由最高法院和独立检察官来决定他们的命运吧。”


雨辰的讲话结束后,中央议事厅里一片静默。突然,宋教仁站了起来,面对着雨辰鼓起了掌;随后,少数几个议员也站了起来向雨辰鼓掌;接着,不断地有人站起来向雨辰鼓掌,最后,几乎所有人都站起来了,掌声响成了一片,包括很多心里并不情愿的人。


----------------------------------------------------------------------------

“1916年9月10日对于共和国来说是个重要的日子,这不是由于在这一天决定了对那些叛乱分子的处罚,而是因为雨辰总统本人当着参众两院所有的议员承认了宪法的神圣和国会的权威。尽管当时还不能确定这个共和国的缔造者到底想把这个国家带向何方,但至少可以肯定他不会去玩黄袍加身的把戏。


至于那些参与军事政变的叛乱者都在经过最高法院的审理后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他们中的一些人在法庭上高呼爱国口号,辱骂议会和政府,其疯狂之处,让人感到不寒而栗。诚然,爱国是一个公民应有的道德,如果爱国一旦成为为所欲为的理由,那它带来的,很可能不一定是神圣,而是罪恶。就如约翰逊的名言:爱国主义是流氓的最后庇护所。


让人感到可笑的是,那些叛乱者自称是忧国忧民的职业军人。可是天下哪有用武力公然挑战宪法的职业军人,实际上他们根本就不是什么职业军人,而是职业革命家。只有这些职业造反者才会无视军人和政治之间界限,用武力而不是选票去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共和国的脚步》,凌伤雪。


----------------------------------------------------------------------------


当雨辰走出国会大厦时已经是傍晚了,他没有先回总统府,而是到何燧在南京的官邸去拜祭了一下老战友,然后才回去。当雨辰在夜色中回到总统府时,总参谋长蒋百里已经在大厅里面等了很久了。


让蒋百里代替吴采出任总参谋长是国防军自政变发生以来仅有的人事变动,其主要原因在于随着大量技术兵器的引进,使战略规划、战役组织、战术部署,以及后勤调配等各个方面都趋于复杂,这次意外的兵变也让雨辰领教了国防军少壮派的激进,再加上欧洲战事日趋激烈,让雨辰感到光靠他个人已经不能很好地掌控全局了,他现在需要一个专业并且高效的参谋总部来帮助他处理军务,而不是以前的那个传声筒。这样,雨辰就需要一个全面的军事专业人才来担当总参谋长的重任,而吴采虽然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参谋军官,但远称不上全面,所以雨辰想到了蒋百里这个国内最优秀的军事家。


在总统府的圆形办公室,雨辰从蒋百里手里接过厚厚一叠电报,慢慢地读了起来。这些都是欧洲前线发来的紧急电文,它们让雨辰越看越心惊。


原来自索姆河战役开始后,中国远征军尽管在进攻上仍有所收获,但德国人显然已经开始适应了远征军的战斗工兵突破,步兵跟进的战术,加大了其防御纵深,并增强了其预备队的配置,让远征军在进攻时的伤亡大大增加了。更让人担心的是,德国人在进攻中开始使用一种全新的战术,他们的步兵班以机枪为火力核心正面牵制对手的防御重心,而手持步枪的步兵则从两翼迂回进攻,这些机动步兵往往会绕开对手坚强的防御点,渗透到防线的后方发起攻击,一举摧垮对手的防御。


雨辰看完了全部电文后,皱着眉头对蒋百里说道:“方震,你对德军的新战术怎么看?”


蒋百里沉吟道:“显然德国人在防御中已经适应了我们的进攻战术,而从陈山河将军发来的这些电文来看,德国人现在采用的班组进攻战术相当简练有效。由于现在还不清楚这种战术的具体细节,因此很难给予前线部队明确的指导,所以我认为应该立即从参谋总部中抽调优秀的军官赴欧洲前线仔细地观察德国人的这种新进攻战术,以便为参谋总部发展相应的防御方法提供第一手资料。”


雨辰点点头,说道:“好吧,这件事就由你负责。还有,明天替我回电给无病回电,告诉他,他要的四十个营的补充兵力最早要两个月以后才能抵达欧洲,对于他增加战斗工兵团的要求我们无法满足。”


“哦,在国内的军队的重组工作进行得怎么样了?”


蒋百里想了一下,道:“除了在朝鲜境内的六个步兵师外,国内其它所有的战役集群已经解散,各师大部分已经回到原驻地进行整补。第一装甲师和独立装甲团的所有人员和装备已经用铁路运送到南京与上海之间。在接下来的六周里他们将接受人员补充,其装备也将由南京和上海的兵工厂进行修理和维护。第一机械化步兵师和两个摩托化步兵师将在马鞍山附近作同样的休整。”


蒋百里的回答让雨辰相当满意,这个总参谋长的办事效率比他想像得还要高得多,对于部队的后勤安排也有他的独到之处,看来他的选择是正确的。


蒋百里肩雨辰没有什么再向他询问的了,就拿出一份厚厚的文件,递到了雨辰的面前,说道:“总统,这是我改组参谋总部和军官培养体系的建议书,希望你能过目,并提出意见。”


雨辰听到了蒋百里的话后,不禁一愣。事实上,谁都知道现行的军事体制并不完善,各军事部门之间衔接也不够紧密,其中有很多不合理之处,但这套制度就是为了让雨辰能完全掌控军队而设计的,所以军方没有任何人敢提出异议。现在蒋百里在总参谋长的位置上才没有几天就提出对军队体系的改革方案,在任何人看来都是非常不知进退的行为,因为这无疑是向雨辰权威的挑战。


雨辰努力压下心中的不满,接过蒋百里手里的建议书,仔仔细细地看了起来,而蒋百里则神态自若的陪在一边。两个小时后,雨辰轻轻地吁了一口气,放下建议书,叹道:“好个方震先生,好厉害的改组方案,是要完全架空我这个总统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