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魅影重重 第五十一章 左右为难

天目飞龙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钱艳薇的嘴角微微地动了动,似乎想对龙天说点什么,不过此时龙天的手机响了起来,翻开一看是陈家康打来的,龙天连忙接了起来。 “龙天啊,没事的话赶紧过来吧,陪陪小云好吗?”,陈家康不愧是军人出身,说话非常直爽,其实龙天也猜出来了,现在除了白云,还没有哪件事能让陈家康这么上心。 “哎,好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钱艳薇的嘴角微微地动了动,似乎想对龙天说点什么,不过此时龙天的手机响了起来,翻开一看是陈家康打来的,龙天连忙接了起来。


“龙天啊,没事的话赶紧过来吧,陪陪小云好吗?”,陈家康不愧是军人出身,说话非常直爽,其实龙天也猜出来了,现在除了白云,还没有哪件事能让陈家康这么上心。


“哎,好的,我一会儿就到,再见,陈书记”,龙天挂上电话,看了看含泪的钱艳薇,心中顿然有些内疚,这个时候正是钱艳薇最需要有人呆在身边的时候,而自己却要离开她,到另一个女人的身边,此时的龙天感到有些为难。


“是工作上的事吧,赶紧去吧,不要耽误了,我没事的”,钱艳薇一看龙天为难的神情,轻轻地说了一句,尽管她舍不得,但善解人意的她还是向龙天露出了微笑,她的笑容很勉强,看得龙天又是一阵揪心。


“那,那好吧,小薇,我走了,你多保重”,龙天不想在这个时候告诉她白云的事,他缓慢地走出了病房,走到门口时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看,钱艳薇的脸上依然挂着带泪的微笑。


从医院到陈家康的家不过一千米的距离,这短短的路程龙天竟然走了半个多小时,步履之维艰可想而知,一路上他都在做着同一道选择题,A是白云,B是钱艳薇,龙天真希望有第三个答案,或者是多项选择,可惜不行,只能是两选一,所以他感到非常为难,一个是旧爱,一个是新欢,都在饱受着情感的煎熬与创伤,都需要龙天用爱去抚慰和鼓励,可是这世上只有一个龙天,法律和道德都只允许其中的一个人得到龙天的爱,龙天不想选,但在目前的这种情况下,他必须要选,而且要尽快地作出选择,否则伤害的绝不仅仅是其中的一个人,选择方与被选择方都将同时受到巨大的伤害和刺激。


龙天的到来让陈家康非常高兴,在他看来只要自己帮白云办好了离婚手续,眼前的这个年青人就很有可能会成为他的外甥女婿,从昨天龙天在江一医院的表现来看,陈家康觉得龙天还是爱着白云的,昨天他已经与律师事务所联系过了,相关的离婚协议正在起草,陈家康对这次让白云离婚是志在必得,昨天晚上他也与白云谈了很久,主要的话题还在龙天身上,陈家康希望通过自己的撮合,能使龙天和白云这对苦命的怨侣破镜重圆,而且他很有信心,不过这种信心来源于他并不知道龙天与钱艳薇的事。


陈家康并没有急着让龙天表态,他很明白这桩离婚官司打起来非常困难,因为自己要面对的是一个省级领导的子弟,虽然他知道这位领导为官清誉不错,但毕竟涉及到他的家庭隐私,要是传出去对他的负面影响不言而喻,所以陈家康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不把这桩离婚官司打赢誓不罢休,哪怕是丢了自己头上的乌纱也在所不惜,可能这就是一个曾经的军人身上留下的铮铮铁骨吧。


“白云,好些了吗?”,龙天推门走了进去,房里的护士立即很知趣的走了出去,估计昨天陈家康已经和她交待过了,她也很乐得坐在客厅里吃零食看电视,做“灯泡”总是不太好。


“嗯,好多了”,看见龙天进来,白云笑了笑,这个笑容是发自于内心的,她真的很开心,笼罩在她头上的阴云暂时已经消退了。


“对了,听陈书记说等你好起来就让你重新回局里上班,相信局里的同事们都会很高兴的”,龙天发现自己与白云之间突然间多了一层隔膜,以前两人在一起的时候,谈得最多的是生活还有未来,而现在两人似乎都在刻意地回避着情感问题,谁也不愿意首先提起过去的那段感情经历,所以工作成了目前最合适的话题。


“那,那你高兴吗?”,白云头一低,脸上有了霞飞,她不敢看龙天的眼睛。


“我。。。。。。我当然高兴啦”,龙天被白云这话里有话的问题给问得楞了一下,他听出了白云的弦外之音,所以在经过短暂的停顿之后,还是说出了白云最想听到的话,果然龙天话一出口,白云的脸变得更红了。


还好接下来白云没有再问,否则的话龙天会更为难、更矛盾、更难以回答,白云至今仍然不知道钱艳薇的事,龙天暂时也不准备告诉她,再说他与钱艳薇目前还没有到恋爱的地步,只是双方有了一个对未来相恋的约定,龙天是言出必行的,他和钱艳薇都牢牢地记住了曾经的约定,只是现在面对病床上的白云,龙天无法将这个约定说出口。


整个下午,龙天都陪在白云的身边,虽然不象以前相恋时那么亲密无间,虽然都刻意地回避着那段往事,不过这不妨碍两人的正常交流,白云一个下午都沉浸在幸福与喜悦之中,而龙天在开心之外,则多了一份忧虑,白云越是高兴,龙天越是担心,夹在两个同样漂亮、同样多情的女人中间,他真的是太难了。


在陈家康处吃过晚饭,龙天在白云恋恋不舍的目光中回到了卧虎山下,经过一天的通风,屋内的那股血腥味基本上已经闻不到了,屋内一切如常,龙天合上了门窗,点燃一根烟,又陷入了两难的选择题中,脑子里左边是白云,右边是钱艳薇,他站在中间摇摆不定,“唉。。。。。。”,龙天一声长叹,都说人是为爱而活着的,不过当爱不止一份的时候,对于他这样一个信守着“爱情=婚姻”观念的人来说,实在是太难、太苦、太累、太无奈了。


夜已深了,龙天还在床上做选择题,卧室内烟雾弥漫,他苦着个脸,手在头上不停地挠动,丝毫没有察觉此时有人正在窗外窥视着他,一个随风飘动的影子凌空站在阳台外,它的眼睛穿透了墙壁,目不转眼地盯着埋头苦思的龙天,而在影子的背后,在卧虎山上,又有一个人在朝这边观望,这是一个白衣少女的身影,她站在卧虎山上,倚靠着老松树,她本来想开口吟唱的,曲子都想好了,叫“月满西楼”,可惜她的嘴唇刚一张开,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蓦然发现了那个飘荡在阳台外的黑影,此时她的表情凝固了,惊悚跃然于她秀丽的脸上,她不敢出声,而且瞬间躲在了老松树的背后,探出头朝着这边观望,黑影盯着屋内的龙天,而白衣少女则盯着黑影的一举一动,这种场景很是有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意味。


龙天熄灭了灯光,准备休息,随着屋内灯光的熄灭,那个黑影略有些艰难地转了个身,然后随着阵阵秋风的拂动快速地消逝在阳台外,看到黑影的离开,山上的白衣少女才从老松树后面慢慢地闪了出来,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正准备开口吟唱“月满西楼”的时候,不经意间一只纤细的黑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黑手的五个手指并得很拢,近两寸长的指甲,上面还涂抹着大红的指甲油,她用余光微微一瞄,顿然间花容失色,轻逸的身体猛然一颤。


“啊。。。。。。”,卧虎山际响起了一阵尖锐的惨叫声,这阵凄厉的女声在山间来回徘徊激荡着,惊起了几只沉睡中的夜鸟,草丛中一只野兔“嗖”地一声窜了出来。


“呜。。。忽忽忽。。。。。。”,卧虎山上响起了几只夜莺极度恐怖的悲鸣。


“忽啦。。。。。。”,山上突然刮起了一阵狂风,吹得草木纷纷折下了腰身,狂风过后,白衣少女还有搭在她肩上的那只黑手已然不见踪影。


今天是星期一,龙天第一个赶到了重案组,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自龙天上任以来,除了“10。27袭警案”,一个月来没有发生过一起重大案件,这让龙天领导的重案组美美地休息了近一个月,龙天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他估计可能是自己在“道上”知名度高的原因,没有了大案要案,赵中华也乐得逍遥自在,队长办公室里经常响起赵中华破锣般的歌声,听得刑警队的同事们就差点用棉球塞住耳朵了。


赵中华的电话把龙天叫进了队长办公室,办公室里还坐着一个人,前任队长刘小东。


“小龙啊,真没想到你小子还真有一套啊,本以为你年纪轻、资历浅,会过几道门槛,没想到你小子一上任倒是一马平川,我现在越来越佩服我自己了”,刘小东对龙天的能力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当然他也不忘吹嘘一下自己这个“伯乐”。


“嘿嘿,这还不是跟着刘队还有赵队学的嘛,有您二位前辈罩着,想不好好干都不行啊”,龙天赶紧奉上几下马屁。


“哟嗬,还真长进了啊,连马屁都会拍了,前途无量,前途无量啊,我们原来一直都以为你小子是一根筋呢”,赵中华一听龙天的话,乐得张开了嘴,露出了被烟熏得发黄的门牙。


“哦对了,小龙,那案子有什么进展吗?”,开够了玩笑,刘小东的脸色开始晴转阴了,他一直牢牢地记着“龙胄山庄命案”,要不是发生了这件案子,现在的队长位置还是他的,破不了这件案子,用老刘的话来说那就是“死不瞑目”。


“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展,估计赵队已经和你说过了吧,这案子的确非常棘手、非常怪异,现在基本上可以认定的一点是,这一系列的连环命案都和99年在龙胄山庄发生的某件事情有关,所有的案子都是围绕着这件事情而发生的”,一听刘小东提起了命案,龙天的脸色也瞬间严肃了起来,终于进入正题了,这才是赵中华今天为什么把刘小东和龙天都叫到这儿来的原因所在。


“是的,老赵是和我提起过,我今天来就是想听听下一步你准备从哪个方面入手去侦破”,刘小东现在虽然已经不在刑警队了,但这不妨碍他能间接地影响到刑警队的工作,毕竟对他来说,人走茶还未凉,刑警队的上上下下除了赵中华,现在还是叫他“刘队”。


“我仔细想过了,要想侦破此案,必须要查清楚99年在龙胄山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导致凶手展开了一系列的疯狂报复和连续作案,这一系列的命案到现在为止,我们连案发原因都不知道,我觉得这才是最关键的步骤,所以下一步,我的侦破重点就放在这里”,龙天微微地皱了皱眉头,他的思路还是非常清晰的,听得赵中华和刘小东都不住地点头称是。


“对了龙天,钱万胜那边怎么样了?有没有可能从他那儿进行突破?”,赵中华的脸色很凝重,这一系列的命案在他的心里留下了巨大的阴影,那个神秘的凶手一天不归案,他这队长的位置就一天坐不安稳,面前的刘小东就是榜样。


“唉,不可能了,钱万胜已经疯了,据医生说,如果情况仍未好转的话,可能会在近期将他转到江州七院去,从他身上找到突破口的希望微乎其微”,龙天叹了一口气,提到钱万胜的时候,他立即就想到了孤独无助的钱艳薇,想着那双带泪的眼睛,他的心情非常沉重。


“什么?疯了?”,一听龙天的话,刘小东和赵中华异口同声地叫了起来,特别是赵中华,更是从椅子上腾地站了起来,嘴巴张得老大。


“赵队,向你请示一下,我想去一趟江州,可能要个把礼拜左右,我准备亲自去寻找郎小兵的下落,我们不能老是让兄弟单位替我们干活啊,现在破案的唯一希望就在郎小兵身上了,所以我们不得不引起高度的重视,一定要赶在凶手之前找到郎小兵,我觉得这才是目前我们当务之急要做的事情”,龙天深锁着眉头,表情凝重地看着赵中华,等着他表态。


“行,去吧,要什么协助的尽管开口,妈的,我就不信了,他郎小兵就会凭空消失,难道进入时光遂道了?”,赵中华猛地拍了一下桌子。


看着赵中华的言行举止,龙天突然想起四个字来-------“拍板同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