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军魂 第一卷 愤怒的铁剑 第六章 魂惊派出所

flxlrh303 收藏 53 1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


残阳如血,夕阳透过派出所的玻璃窗,爱惜地抚摸着赵大爷。

赵大爷近六十岁,一头乱蓬蓬的银发,满脸深陷的皱纹犹如一道道纵横交错的深坑,在向冷剑诉说着生活的艰辛。生活的重担,丧子之痛,种种不合理的打击,将他的腰压得弯下去,犹如虾米。

这就是英雄的父亲,即使自己受苦受累,也要将唯一的儿子送上战场保家卫国的父亲。

冷剑望着这位平凡而伟大的父亲,望着这位没有被丧子之痛击毁,却被人民的公仆、自己的同胞狠狠地摧毁的英雄父亲,心潮如大海翻腾汹涌的波浪,起伏万千。他不明白这个社会变成了什么模样,令他有一种很陌生的感觉。他不知道是自己太落伍,还是社会前进的脚步太快,使他跟不上社会前进的步伐,他心里无端地感到一阵彷徨。

冷剑强忍满腔悲愤,紧紧握着英雄父亲的手,虽有千言万语,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赵大爷那浑浊、呆滞、无神、无助的双眼,木然地瞪着冷剑。冷剑在这双眼睛中看不到一丝神采,一点生机,一毫感情,老人的神采、生机、感情已被现实残酷地狠狠击碎,剩下的只是一具没有灵魂,行尸走肉的躯壳。

张所长说老人被“请”到派出所,刚开始时还不住叨唸着“明儿,明儿”,看到干部模样的人就发抖。一天后就变成这样,不言不语不吃不喝,犹如僵尸。派出所全体民警很同情老人的遭遇,捐钱为老人看病,听医生说老人在短时间受到太大的打击,精神已有问题,不能再受刺激,并要尽快送到精神康复医院治疗。张所长把问题向镇政府汇报了,但镇政府没有下令放人,张所长不能私自放人,民警只有再捐钱给老人买新衣,做好菜,虽然民警的工资也不高。民警轮流喂老人吃饭喝水,已经有几天了。

张所长还说他的举报材料已经送上几天了,但还没有回音。

冷剑心如刀割,突然把手一张,把赵大爷紧紧地抱在他那宽广的怀抱里,哽咽着喃喃道:“我是赵明的战友,战友啊,你是小明的爸爸,就是我的爸爸。爸爸,我们回家吧,儿子我一定会为爸爸,妈妈和小妹讨回一个公道,还小明一个公道。相信儿子,爸爸。”

在冷剑的深情呼唤下,赵大爷双眼流下了两滴浑浊的眼泪。

“张所长,我们能回家吗?”

“谁也不能离开,都要进县拘留所进行刑事拘留。”大喝声中,一众人鱼贯而入, 在一个肩扛二级警督的警官带领下,6名警察有5名擎着六四式手枪,杀气腾腾地闯入派出所,随后是两名干部模样的人,气派很大。

会客厅显得有点窄了。

赵大爷的身躯微微颤抖,冷剑连忙挡在老人的面前。

“张副县长,你好。”张所长对一个油光可鉴,头发梳得贼亮,满脸红光的干部问好。那干部扫了张所长一眼,没有出声,很气派的摆了一下手,看来这个摆手动作做不少。

张所长双脚并拢,对二级警督敬个礼,大声说:“张副局长,你好。”然后陪着笑脸低声讨好说:“局长大人,你怎么屈驾亲临贫所指导工作,怎么不事先打个招呼,让我有接待准备?”

“哼,”张副局长从鼻子哼了一下,很威严地盯着张所长说:“我不来,你就反天啦你,快点把这个私闯政府重地,威吓政府领导,破坏政府公物的罪犯,和那个阻碍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目无党纪国法的老家伙给我铐起来。”

冷剑好像是局外人一样,看着眼前人的表演,一声不吭,脸色越来越严峻。

张所长、小平、小超面面相窥。张所长赔笑着说:“张局长,铁先生是刚退伍的军人,这个赵大爷……是烈士的父亲,我们不能抓。”

张所长后面的声音坚决起来。

“呵,长翅膀了,你不想干啦?如果你不是跟我和张县长有香火之情,你举报张镇长的材料如果不被我和县长强硬地扣下来,你这身警服今天就得给我扒下来。今天,我和张县长是为了你这件事来慰问张镇长的,顺便来批评、教育、挽救你的,想不到你这么大年纪,还这么不知长进,竟然庇护犯罪分子,竟然对抗县委镇委的英明决策,痛心啊。把枪和警徽交出来,你今天开始停职反省。”

张副局长满脸痛心的说完,然后大手一挥,很威严地命令道:“来人,把这两个犯罪分子给我铐下来。”

冷剑冷眼旁观,冷冷地看着这些“公仆”出色的表演,神情冷漠。他一直没有说话,不是不想说,而是他确实不知对着这些“公仆”说什么,他只感到一阵阵的悲哀涌上心头,越来越强。

冷剑缓缓举起双手,警察都松了口气,神情都松懈下来,原来张镇长的话言过其实。

一个警察收好枪,拿着手铐快步走向冷剑。

张所长忽然觉得一股他熟识而又令他胆寒的杀气钻入他的身躯深处,又有身处寒冰之感,他知道要糟啦。

“不要动手啊!”张所长不知是冲着冷剑喊还是冲着局长吼,他经过冷剑1个多小时的悉心教诲,看出这6警察站的位置、配合等地方都有很多漏洞。对冷剑来说,简直是破绽百出,冷剑不动手,只是在等待最佳时机罢了。

当那个警察完全把冷剑的身影遮挡住时,连张所长也知道冷剑的时机到了。

冷剑动了。

地窄,人多,混乱,松懈,轻敌,这就是冷剑所盼望的好时机。

冷剑把要铐他的那个警察的手一扭,向后猛推,在那个警察向后飞身而起时,冷剑已比闪电还快的速度冲入人群。

冷剑在人群中不断穿梳,闪挪,跳跃,如一只蝴蝶在翩翩起舞。拳打,脚踢,掌劈,肘撞,如猛虎下山,如饿狮扑食,如狼入羊群。

动作迅猛,优美而流畅,绝没有一丝生涩之感。

20秒,只有短短20秒,地上就躺着6名完全失去反抗力、受过严格训练的警察。倒地的警察恐怖地想:这还是个人吗?

张所长、小平、小超又一次见证了冷剑那令人恐怖的搏击艺术,快,准,狠,没有任何花巧,在电光石火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三双警察就完全到在冷剑的拳脚下。

地窄,人多人乱,警察不敢开枪,骄傲轻敌是警察失败的原因之一,最主要的原因是冷剑的动作太快,快得警察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更加没有开枪的时间,警察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受到重击,失去反抗之力。

幸亏这些警察并不是冷剑的敌人,冷剑没有下重手,只是让他们暂时失去反抗力,否则,张所长就会看到更恐怖的情景——六个警察不是重伤就是变成死尸。

冷剑把警察的手枪收集起来,用手铐二人一组,把6个警察铐起来。

冷剑冷然地对两个已经簌簌发抖,惊恐万状的县领导说:“请你们坐在椅子上,就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那两领导耷拉着脑袋,乖乖地坐下来。恐怕自从做领导开始,他们就没有这样乖乖地听别人的“请”了。

冷剑用枪指着张所长说:“不要我动手,你们自己把自己铐起来。”

张所长知道冷剑的所作所为,出发点没有错,老人只要到县里进行刑事拘留,受点刺激或受点刑,肯定活不了,他可深知拘留所的黑暗。冷剑一个人可以逃,绝没有人能拦得住他,但老人逃不了。冷剑逃了,老人肯定被抓,结果老人也是死。要自己铐自己,他知道冷剑是为了不连累他们。张所长不想与冷剑为敌,但职责驱使他不能不与冷剑为敌。思索一会,张所长矛盾地自己把自己铐起来,小平和小超也跟着铐起自己。

冷剑把局领导关在一间治安拘留室,县领导关在另一间拘留室。

冷剑回到会客室,把张所长他们三人手铐解了。

张所长问冷剑现在事情闹的很大,有什么办法解决。

冷剑没有回答,走向电话机,拿起电话,拨了一个他很熟识的号码。

“喂,找谁?”

电话通了不久,秦大队长那大嗓门差点儿震聋冷剑的耳朵,冷剑把话筒离开耳朵一点。

冷剑三言两语就把事情的经过说清楚,张所长清晰地听到话筒传来对方急促的喘气声,怒吼声,杯子破碎声。

冷剑最后说:“刚才县里来人,要抓赵大爷到县里进行刑事拘留,被我劝阻了,明早就会有大批警察赶来镇上。如果明天早上你赶不到这儿,就替我和赵大爷收尸,或带领我的战友来追捕我吧。”

说完,不等秦大队长说话,冷剑就狠狠地挂了电话。

张所长说:“你带赵大爷走吧,这儿我来扛。”

冷剑平静地说:“你扛不了,明天就没事。我再带领你们进行一次实战对抗练习。”


(本书是我的处女作,请大家点击收藏,给我动力,谢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