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二十六篇 荆棘之路 第七章 借刀杀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关于联合国的回光返照,直到现在都众说纷纭。很多人认为,联合国本不应该这么快就消失,毕竟国际舞台上还有容纳这一庞大国际组织生存下去的空间,而且联合国的存在,至少将挽救数千万处于战乱地区人的生命,为人类的发展做到最后一份贡献。但是,也有很多人认为,由于各大势力重新开始角逐,在国际形势出现巨大变化的时候,联合国已经无法发挥它本质的作用了,所以联合国已经没有了存在下去的价值。而且,由于联合国的存在,将极大的限制各大国的行动,将矛盾埋藏并且积累起来,而等到最后爆发的时候,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收场的了。所以,联合国在适当的时候结束了自己的使命,也算得上是在最后的时刻,做出了最后的一份贡献吧!

不管怎么评价联合国的价值,欧洲这次在联合国发起对印度内战的提案,还是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特别是欧洲这次成功的行动,让很多对联合国还抱希望的人似乎看到了曙光,但是曙光是一闪即逝的,等待这些人的,将是更为冷酷的未来!


北京,中南海。

王一林放下了手中的报纸,点上一根烟之后,青丝缭绕之中,嘴角流露出了一丝淡淡的讥讽。当他收到关爱华送来关于欧洲已经将印度内战的事情送到联合国去处理的事情之后,也是大吃一惊,一时摸不准欧洲这一举动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而且也搞不清楚,欧洲的领导人到底在怎么想。当然,王一林心里也有一丝气愤,在这之前,欧洲的领导人,特别是法德两国的领导人竟然不向中国透点口风,看来,这次欧洲还真是准备顶着中国与美国的压力,要在印度实行自己的独立政策了!

慢慢让复杂的心情恢复平静之后,王一林也摸到了欧洲这一举动的目的,看来,欧洲为了统一几乎是不惜一切代价了,而通过恢复联合国的职能,来牵制美国与中国的干涉力量,而欧洲这一步棋走得还真不错!

当王一林这根烟就快要抽完的时候,门被轻轻的推开了,周国辉与关爱华跟在主席秘书的身后走了进来。

“坐吧,这次只是我们三人单独的聊一聊!”王一林向旁边的两张沙发指了下,又对门边的秘书说到,“等下不管任何人来,都先请到会客厅去,不要来打扰我们!”

等到两人坐下之后,王一林为他们各倒好了一杯龙井绿茶,清新的立即驱散了房间中的烟草味。而周关两人也是精神一振,看来接受主席的这次单独邀请,面前的这杯茶并不那么好喝下去了!

“关于欧洲在联合国的举动,你们都已经知道了吧?”王一林看了一眼周国辉,才又说到,“很显然,欧洲是想让联合国插手到印度内战中来,为欧洲赢取时间与机会。而从现在印度的局势上来看,如果联合国力量介入的话,会产生非常巨大的影响,甚至会最终改变现在的国际形势。但是,从我们与欧洲的关系上来看,我们不可能站出来反对欧洲的提议。而我们绝对不可能让此影响到我们在印度的利益,所以该怎么做,希望两位能够发表点有建设性的意见!”顿了一下,王一林继续说到:“当然,这只是次私下的讨论,权且当着我们内部的一次闲聊吧,不用有什么好担心与顾忌的!”

这话多半是朝着关爱华说的。虽然,两人从王一林担任政府总理的时候就建立起了合作关系,但是关爱华一直是王一林的手下,一直保持着上下级之间应有的关系。而且,关爱华与王一林并没有多深的私人关系。所以,关爱华很难在王一林面前放松下来,一直保持着一种尊敬,以及佩服的态度。而周国辉就完全不一样了,而对于王一林与他之间的关系,前面已经说得很明白,也就不用多做介绍了。

“既然总理还没有想好,那还是我先就军事方面的一些问题谈一谈吧!”周国辉显得很放松,似乎这并不是一件大事一样,“从现在印度内部的局势上来看,巴基斯坦支持的***教武装集团的迅猛行动,在很大程度上破坏着现在的平衡。当然,这对我们是有利的,如果没有巴基斯坦方面的举动,我们是没有理由来支持杰西库拉扩大势力范围,并且突破与印度政府控制地区的界线的。当然,现在美国向索纳德集团提供的物资以及武器装备就要抵达孟买了,按照美国在印度的利益需要,只要索纳德集团拿到这些武器装备,肯定将对其控制地区进行扩张。而美国的选择只有一个,向东发展,夺取印度中部的资源产地。如果美国真走出这一步的话,那就给了我们更大的机会,相信,得到我们帮助的杰西库拉集团将迅速的夺取博帕尔周围地区,成为印度众多势力中最大的一支。当然,最大的受害者只会是欧洲支持的印度政府,让欧洲迅速的丧失在印度的影响力,以及危害到欧洲在印度的利益。而在这一压力下,欧洲通过联合国来影响到印度的局势,就不足为奇了!”

周国辉的这一番分析很到位,虽然很大部分是从军事的观点出发的,但是其中所蕴涵的政治意义是非常明显的。而这也就提醒了关爱华,让关爱华为自己的发言找到了定位。

“其实,欧洲的意图并不是这么简单的!”关爱华得到周国辉的点拨之后,也豁然开朗了,“其实,欧洲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统一问题。这场战争对欧洲的刺激太大了,特别是当我们与美国开始争夺全球利益的时候,欧洲感受到了切身的威胁与压力。而以欧洲国家的实力以及他们对全球利益的要求,必须要完成统一才能够在未来的世界中获得一席之地。而在这一情况下,怎么尽快的完成统一,成为了欧洲最关心,也是最迫切的问题。不难看出,欧洲介入印度事务,其实也是想通过扩大自己的影响力,达到加快统一速度的目的。而现在,欧洲在印度的行动受到了严重的威胁,而他们迅速的想到了利用联合国来牵制我们,其实也是在为其统一努力。很明显,如果联合国能够在解决印度内战的问题上起到关键作用的话,那么联合国的形象将得到很大程度上的改善,同时,联合国在国际活动做的作用也将获得增强。而这是欧洲牵制美国与我们最好的办法。很明显,欧洲这次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这一番评论,立即显示出了关爱华在外交,以及对国际形势分析上的功底。作为了一个在外交事业上奋斗了几十年的老外交家,关爱华对国际形势的掌握有了解,以及看问题的深度,恐怕在中国是无人能及的。当然,这种外交上的才华,是关爱华的本钱,而她领导的这界政府,其实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为中国创造一个更大的舞台。另外的工作,特别是在****,以及经济上的工作,几乎都交到了王一林的手中!可以说,这是新中国历史上非常特殊的一界政府!

王一林对两人的分析也非常赞同,当然这两人,一个是中国军队最有才华的指挥官,一位是中国最有才华的外交家,能够得到这两人的辅佐,恐怕也是王一林能够成功的最大帮助了。毕竟,从王一林的个人能力上来看,他的特长是处理经济问题,以及解决国内政治矛盾。而军事与外交正是王一林所欠缺的地方!

“很显然,这次欧洲是下了决心要让联合国死灰复燃了!”与美国总统的态度一样,现在王一林并不那么看好联合国,甚至觉得联合国有点碍手碍脚了,“但是,以我们与欧洲的关系,我们是不可能出面来为难欧洲的。而美国也应该看到了欧洲的决心,恐怕他们也不大可能站到欧洲的对立面上。那么,我们怎么才能够阻止欧洲提出的议题在联合国通过,怎么才能够让我们顺利的实施我们在印度的计划呢?”

关键问题出来了,就算理解了欧洲的目的,掌握了欧洲的需要,但是那只是解决问题的前提条件,那只是因。而结果,是要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是要保护中国的利益。而现在,阻止联合国在印度发挥作用,并且依次来限制欧洲统一的步伐,就成为了实现中国利益的关键点!

“这点并不容易做到!”关爱华这下显得很为难了,其实任何一位处在她这个位置的外交家都会觉得为难,“正如主席说的那样,现在我们必须要与欧洲合作来牵制美国,并且削弱美国的全球影响力,为我们创造更大的国际活动舞台。所以,从这点上,我们是不可能在联合国安理会的表决上站到欧洲的对立面上的。另外,美国也将极为小心的处理这一事件,要让美国出面反对欧洲,恐怕也不容易。而另外具有否决权的俄罗斯恐怕早就接受了欧洲的好处,同时俄罗斯在印度的利益并不明显,要俄罗斯出头,也不可能。看来,这次欧洲是瞧准了我们三方的弱点,打出了这张牌,为我们制造了不小的困难啊!”

“这个不用担心,恐怕现在美国总统也在为此事发愁吧!”王一林安慰了下关爱华,“很明显,欧洲这一举动不会得人心的。但是,我们现在站在美国的立场上来考虑一下,如果我们表示支持欧洲的决议的话,美国将会有什么反应呢?”

看来,王一林已经摸着点门道了,而这一句话,立即提醒了两人。看来,要解决这个麻烦的办法就要出炉了。

“如果我是美国国务卿(美国并没有设置外长,国务卿既承担了总理的职务,也同时是美国政府的外长)的话,恐怕会做出与中国一样的举动来!”关爱华考虑了一下,“只要我们一做出配合欧洲的态度来的话,恐怕美国立即会担心欧洲彻底倒向我们,那么肯定会立即用行动来拉拢欧洲,至少是要抵消我们这一举动的影响力。而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同样同意欧洲在联合国的提议,以中国与美国的牺牲来成全欧洲!”

王一林淡淡的笑了下,刚要发言,看到周国辉有话要说,就把口头的话压了下去,向周国辉耸了下肩膀,示意总参谋长先说。

“其实,事实大概不会这样!”周国辉正了下身体,把烟头灭掉之后,才说到,“相信,关总理做出这一番分析,主要是从国际政治,以及欧洲对美国的重要性上得出来的。而我的注意力主要放在了军事上,而从现在印度的军事情况上来看,美国并没有这么做的可能!”

听到周国辉的话,关爱华一想就明白了,理解诚恳的点了点头,发现了自己在这一问题上出现的失误。其实这不能怪关爱华的外交能力不足,其实主要的问题是关爱华对军事方面并不是很在行。以前,如果需要对军事冲突做出外交分析的话,都会有一批军事专家在身边辅助她。但是,这次是王一林临时将他们两人叫了过来,所以关爱华在军事方面的考虑还不周到,也就忽略了现在印度内战中的军事问题对现在国际形势的影响!

“从印度内战的情况来看,我们支持的杰西库拉集团与美国支持的索纳德集团是矛盾最大,而且也是最有可能爆发冲突的!”周国辉看到关爱华有所领悟之后,才继续说到,“而美国现在不但要考虑阻止欧洲统一,更要考虑挟制我们发展。而且,对美国来讲,挟制我们迅速崛起,是他们的首要任务。而欧洲的统一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的,所以即使现在得罪了欧洲,美国恐怕也不会有多担心,会在今后想办法来修复受损的美欧关系。所以,即使我们站到了欧洲这一边来,美国也不大可能表态支持欧洲。同时,我们的态度对美国有很大的影响。再综合现在的印度局势,如果此时美国放弃对索纳德的支持,恐怕巴基斯坦支持的***教武装集团都能迅速的消灭掉索纳德集团。所以,美国是不可能赞同欧洲这一提议的。当然,这仅仅是从军事上做出的分析,而具体的情况,还需要综合更多方面的因素进行考虑,而这,就需要关总理的努力了!”

周国辉显得很谦逊,因为他看出了关爱华有点放不开,而在这种私人性质的讨论中,需要的就是放开手脚。虽然从本质上来看,他的这番意见,是综合了政治与军事两方面的因素而得出的结论,但是,他却并没有过分的强调其中政治的部分。以现在周国辉在国家政治生活中所处的地位,他也必须要小心的对待政治上的事情。作为总参谋长,周国辉的职责是让军队素质提高,并且为可能的战争威胁做好准备。但是,在国家政治生活中,总参谋长作为军队中的实权性人物,以及国家元首在军事问题上的最高助手,他也必须要对政治有很高的了解,毕竟他的一句话,是非常有分量的,甚至在很多时候超过了总理。但是他却不得不小心的回避政治,毕竟落个军人参政,将让他陷入非常尴尬的境地。而从周国辉现在的表现上来看,他已经很好的掌握了政治问题的处理办法。

“总参谋长的话确实有道理!”关爱华想了下,把握住了周国辉这番话的核心内容,“从现在印度的局势来看,美国确实不可能放弃对索纳德的支持。但是,如果我们要让美国做得更彻底,还需要做点努力!”

王一林笑着看了周国辉一眼,两人同时明白了关爱华的意思。要让美国彻底的反对欧洲让联合国介入印度内战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战场上向美国施加压力。而现在要向美国支持的索纳德集团市价压力,那就太简单了,这需要向巴基斯坦提供一点好处,用借刀杀人这一招,恐怕美国就算不想上当都难了!

“好吧,这事就由总理去处理,而总参谋长也要做好对杰西库拉集团的支持工作!”王一林做出了送客的动作,但是赶紧补充了一句,“另外,关总理,你帮我告诉穆沙拉夫,等到他们‘胜利广场’完工的时候,我会亲自到***堡参加剪裁仪式!”

看来,中国是不会那么轻易的让欧洲的计划通过的,当然,也许这世界上没有几个国家愿意看到欧洲的计划变成现实。


***堡,总统府。

参加完了民间商业联合会举办的胜利庆祝晚会之后,穆沙拉夫很晚才回到了这个生活了好几年的家,但是,他并没有能够马上去休息,守在门边的秘书悄悄的总统耳边说了几句之后,穆沙拉夫就朝自己的那间私人书房走了过去。

“左先生,欢迎你的来访!”穆沙拉夫看来还没有从兴奋中情形过来,但是很快就清醒了过来,“不知道,大使先生深夜来访,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左立足接过了秘书送来的一杯红酒,看到这位穆沙拉夫的助手退出去之后,才放下了酒杯:“总统阁下,很抱歉在这个时候来打搅你,但是,我带来了一件让你感兴趣的东西!”

“哦?”穆沙拉夫疑惑的看了眼左立足,这才问到,“那不知道,贵大使有什么东西能够让我感兴趣呢?”

“现在,我们政府经过仔细的考察与商议,基于中巴两国的友谊以及长远发展,我们决定部分减免巴基斯坦欠下的战争债务!”看到穆沙拉夫的神色稍微的震动了一下,左立足立即趁热打铁,“另外,现在巴基斯坦有上千万的战争难民等待安置与救助,而作为巴基斯坦最坚实的盟友,我们有责任也有义务帮助巴基斯坦,所以,现在我们还决定向巴基斯坦提供150万吨粮食,以及5万吨药品!”

这时候,穆沙拉夫终于忍不住内心的喜悦,笑容出现在了脸上。对于欠中国的战争债务,穆沙拉夫知道巴基斯坦没有那么强的偿还能力,这事情拖下去,也还是不了了之。但是,对于中国提供的粮食与药品,就是巴基斯坦现在最需要的帮助了。因为欧洲已经向印度政府提供了50亿欧元的无息贷款,并且主动出面帮助印度在国际市场上购买粮食与药品,加上各大粮食出口国,特别是美国以及美国的盟友加拿大与澳大利亚都看准了现在国际市场上的粮食价格正在走高,都开始囤积,准备在更高的价位才出售,当然,这些国家也不大愿意向巴基斯坦出售这么多,有着战略意义的粮食与药品。换句话说,现在就算巴基斯坦有钱,恐怕也买不到粮食。人没食物,是活不下去的,而那些伤员没有药品的话,更是生命危在旦夕。而这个时候,中国一次性的向巴基斯坦提供这么多的粮食与药品,正解了燃眉之急,难怪穆沙拉夫会兴奋得难以自制了。

“当然,在深化我们双方合作的基础上,我们也希望巴基斯坦能够帮中国一个忙!”左立足一看到穆沙拉夫动心了,立即就将中国的条件讲了出来,“现在,索纳德武装集团即将接收美国新的一批军事援助。而总统阁下也应该知道,索纳德武装集团对我们双方的危害性。而现在只有***教武装集团能够对索纳德集团发动进攻打击。鉴于我们双方的共同需要,以及巴基斯坦在印度的利益,我们希望由巴基斯坦出面来对付索纳德集团!”

在国家交往中,绝对没有白给的好处。穆沙拉夫非常明白这点,思考了一下之后,也明白,中国现在是要巴基斯坦帮助,而巴基斯坦也需要中国的帮助。双方仍然需要合作。而中国那150万吨粮食,以及5万吨的药品绝对不是白给的。但是以此来驱使巴基斯坦为中国战斗,是不是太过低廉了一点呢!

“我也知道,索纳德武装集团对我们是最大的威胁!”穆沙拉夫开口了,他也并没有撒谎,现在唯一能够威胁到***教武装集团的就只有美国支持的索纳德集团,“但是,现在***教武装集团也有自己的领导人,而且我们对其提供的帮助并不能让他们完成进攻索纳德集团的重任,特别是美国在向索纳德集团提供援助之后,***教武装集团在军事上的优势并不明显。”顿了下,穆沙拉夫也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左立足的表情,才小心的问到:“不知道,中国还可以给我们提供更大的帮助吗?”

“当然,为了我们的友谊,为了我们双方的共同利益,我们是愿意继续提供帮助的!”左立足笑了下,“如果***教武装集团有需要的话,我们可以提供一定的帮助。只要美国支持的索纳德集团在军事上占据优势的话,我们可以直接将志愿军的部分装备提供给***教武装集团,以满足进攻的需要!”

穆沙拉夫这才点了点头,像是吃了颗定心丸一样。这位巴基斯坦总统知道,志愿军的武器装备,比巴基斯坦军队的装备都要好多了,更别说那些***教的护国军了,即使是比起美国军队的装备,志愿军的都一点不差,当然,美国是不可能将最先进的武器提供给索纳德集团的。所以,如果到时候拿到这批装备,那***教武装集团的战斗力就大增了。当然,穆沙拉夫心里也在打小算盘,如果让这批武器装备落到巴基斯坦军队手中,然后再把巴基斯坦军队的装备提供给***教武装集团的话,巴基斯坦可小发了一笔!

其实,中国开出的这些条件已经很高了,已经基本上满足了巴基斯坦的需要。而在这一条件下,穆沙拉夫是很难拒绝中国大使的要求了。当然,另外的具体事情,也就不用说了。只要巴基斯坦肯答应,那么中国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反正中国并不需要***教武装集团吃掉索纳德集团,那对中国也并没有多少好处,只需要让***教武装集团的进攻给美国压力就够了。当然,左立足的话是留有退路的,如果***教武装集团的进攻顺利的话,最后是不会将志愿军的装备送过去的,而到时候,恐怕巴基斯坦的如意算盘就要落空了!


华盛顿,白宫。

麻烦的事情一波接一波,让希拉里都对这个美国总统的位置感到有点惧怕了。

才处理好了与欧洲的贸易战问题,双方取得了一致,消除了在贸易上的问题。接着,欧洲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印度内战提交到了联合国去,打了美国一个措手不及,如果联合国总部不是在美国,让美国可以借助纽约反恐形势严峻的借口将大会的日期拖延了几天的话,恐怕美国这次还真被欧洲给打下水了!

联合国的是大问题,但是这种大问题也好对付,毕竟双方的底牌都很明了,双方的需要也很明白,那么在制订应对政策的时候,也就更有把握了。但是,现在那支还困在巴黎的特种部队,却一直牵动着希拉里不安的心灵。这只是件小事,比起印度每天上千人死亡的内战来讲,绝对是件小事。但是,对美国总统来讲,这件事却更难处理,特别是因此牵涉到的欧美关系,以及由此可能引发的欧美决裂以及对抗,让希拉里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

从收到巴黎事件的结果之后,希拉里就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似乎美国这次掉到了一个陷阱里一样。其实,当初奥斯在提出这个计划的时候,希拉里就有点不放心,毕竟这么做太招摇了,而且风险太大,稍微一不小心,美国就要得罪欧洲,并且在短时间内难以修复与欧洲的关系。但是,当时确实找不到还能够阻止中国借谈判来进行扩张的步伐,迫不得已之下,美国也只能这么做了。

放下了说中的报纸,希拉里感觉到四面八方都有巨大的压力,但是,当她知道中国已经通过共产党的“喉舌”《人民日报》宣布将支持欧洲在联合国上的决议之后,希拉里的这种感觉更强烈了,中国这一步还真是狠,狠到把美国逼到了角落里面。当然,希拉里也很羡慕中国中央领导者手中的巨大权力,一个权力集中的政府,在做反应的时候确实很快,而现在的美国政府,还需要得到国会的批准,才能够确定这次在联合国表决中的态度。正是因为权力被分散了,导致美国政府到现在还没有能够做出决定,而被中国抢了先,如果美国先表态的话,恐怕感到为难的将是中国了。

这时候,奥斯轻脚轻步的走了进来,看到总统那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国务卿的内心也不好过。虽然,现在美国失败的政策算不上是他的过错,但是他也觉得自己有推卸不掉的责任,毕竟他是总统最主要的助手,也是内阁最重要的成员,而现在美国政府走到这一步,他只会认为自己失职,而不会去寻找别的原因。

当初,奥斯在支持希拉里竞选总统的时候,对这位女强人是很佩服的,能够从丈夫,也就是前美国总统克林顿的阴影中走出来,并且成功的处理了丈夫的性丑闻,在美国政坛上站稳了脚跟,最后成为了民主党复兴的领袖,可以说,希拉里前半生的政治生涯是很成功,也很顺利的。但是好事不会一直伴随在某个人的身边,而上帝的援助之手似乎也在这个时候离开了。从希拉里入主白宫,麻烦就一直伴随在她的左右。而这中间,能够与中国摆脱关系的恐怕没有几件!当然,作为总统最主要的助手,国务卿在美国政治生活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在某些地方,甚至有代替总统行政的权力。奥斯的个人能力是很不错的,但是,他出现在了一个错误的时代。当全中国14亿人团结一致,一起向崛起奋斗,一起向霸权挑战的时候,恐怕任何人处在他的位置上,也不会有多少建树吧!

“总统!”奥斯很小声的叫了出来,好象生怕惊吓到了这个以过50岁,仍然保持着漂亮容貌的女总统一样。

“恩……”希拉里抬起了头来,理了下有点凌乱的头发,示意奥斯坐到自己对面,“怎么,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不用问,只要奥斯自己找上门来,那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了,一般的事情,国务卿才不会浪费宝贵的时间呢,而且就算要找总统谈,通过电话联系就够了。而亲自上门来的话,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了。

“对,有两件事情!”奥斯犹豫了一下,“我们失去了与巴黎的那支特种部队的联系!”

希拉里着了下眉头,已经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了,赶紧问到:“那善后的工作已经处理好了吗?”

“已经处理好了,不会有任何证据指向我们的,另外,我也已经安排情报部门,通过我们控制的几支雇佣军伪造了那支部队的身份,现在他们是雇佣兵,而不是美国军人!”奥斯的工作看来做得很到位,不然不会说得这么有底气,但是他的神色马上黯淡了下来,“另外,还有件事情,是关于印度内战的!”

“什么事?”希拉里放底了声音,已经感觉到这不会是件好事了。

“2个小时前,巴基斯坦支持的***教武装集团已经越过了纳尔默达河,开始向索纳德集团进攻了!”奥斯的神色很为难的样子,“我们已经在尽力收集战场上的情报了,而我们的向索纳德提供武器装备的运输船队最快只能在2天之后才能到达孟买港,不知道,索纳德集团能不能在2天之内保持住对孟买的控制!”

“不会有这么快吧!?”希拉里一惊,但是马上明白了***教武装集团这次进攻中的微妙之处,赶紧说到,“不管怎么样,让索纳德集团必须要坚持到我们的援助到达的时候,如果有必要的话,可以利用我们控制的雇佣军向他们提供帮助!”

奥斯点了点头,站了起来,临走的时候问到:“另外,我们应该怎么应付欧洲在联合国的行动?”

“这个我会处理,你快去将这件事办好吧!”希拉里笑了下,但是笑得那么的尴尬!

看到国务卿走出去之后,希拉里脸上出现了痛苦的表情,看来还真是祸不单行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