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研究生的个人问题

记得以前看过一本杂志大致这么写:给女生介绍男朋友,本科女会问,长什么样,帅吗,学什么的,干什么的,高吗?……

女研究生问,什么地方的,有钱吗?


女博士立马问,他在哪儿呢?


大学的时候,我们班男生就极少,所占比例还不到四分之一。当然,这是新闻专业的通病,严重的阴盛阳衰。没想到,研究生阶段更不如从前。寥寥的几个男生中,还都是老大不小的老男人了,大部分人已经拖家带口,有了甜蜜的小家庭。令众多美眉无奈啊,这可怎么解决终身问题?


不止一个老师说,站在讲台上往下看,呵呵,好像身在花丛中,齐刷刷的都是女生,男生本来就少还经常缺课,偶尔来个真是万红丛中一点绿。


男生资源稀缺,自然使大部分女同学的“另一半”无着落。有能力,又漂亮的自然是向外拓展。而很多大学时代不着急找的,和大学里想找没找到的人,就想着上研究生时再解决这个“遗留问题”。可自从研究生复试那天起,极具新闻敏感和个人敏感的姐妹们,就悲哀地发现,本土之内那可是又没希望的了。那几个老男人啊,都可以做叔叔辈了,一个个的孩子好几年前都可以打酱油了。


研究生远不如大学的轻松浪漫,众姐妹天天被论文压得头都抬不起来,还要不断地肩负导师下达的工作任务。大家都纷纷叹息,哪里有时间去其他学院结识GG,看来找郎君的希望要泡汤了。有的人劝说在本学院找吧,看看新闻学和传播学,还有没有可利用的剩余资源。再或者,实习的时候“诱惑”一下男同事。姐妹们闻听,就常常如就义般做倒下状并高喊,“誓死不嫁新闻郎啊!”新闻郎加新闻女过日子那还不乱成一锅粥。


看来,这个遗留问题还真是个老大难,姐妹们着急啊,还常恨得咬牙切齿地说,想吃窝边草都不行。环顾那些有家有主的人,可真是幸福的人啊,成天的你来我往的互相探访,其乐融融,羡煞旁人。一下子我们和他们的阶级差别就出来了。于是,大家不安分的心就又开始蠢蠢欲动。自己的力量有限,那就发动身边的人呗。亲戚、同学和朋友都上阵,没准哪个人无意中牵的红线还真能铸就一段姻缘。于是,古老的相亲方式重又流行起来。


大学同学中还真出现了成功的一例。我那位女同学经家里人介绍认识了一个同样没什么机会谈恋爱的工科男,想必,工科院校的工科男生个人问题更是问题。同在偌大寂寞的京城念研究生,俩人的感觉更为亲近吧。经过了不到一年的交往,两人的感情已飞速升温。周末里,他们常常穿越大半个北京城去赴会,想象哦,一个在京城的最东端,一个在京城的西北角。


暑假来了,有朋友没朋友的都充分注重这个美好的假期,决定有所作为。可不是嘛,那些名花有主的阵营里不时传来好消息,不是结婚,就是订婚。让我们没着没落,心急火燎的人更是着急,心里又给自己暗暗加把劲,快找吧。时不时的家里人还刺激一把。我一个同学接到老妈电话,她在那边十万火急地说,赶快回来啊,你爸两个战友的女儿都要结婚了,让你参加一下她们的婚礼,看你怎么想?哎,哪壶不开提哪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