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肉熟了 邻居睐了

贫道乡下人 收藏 22 154
导读:狗肉熟了 邻居睐了   好多年前的一个午后,良生在办公室对我说;我家有一黑狗,已到可烹之时,况我一出门,便无人喂食,常扰得四邻不安,今欲烹之,请你去做,我们痛啖一顿如何?     来到乡下良生家,果见一黑犬被系于门前柚子树下,见良生回,遂摇头摆尾地站起,媚态十足地迎他归来,全然不知杀身之祸临头。     稍事休息,待得水开,良生持一短棍藏于身后,走近黑狗做爱抚状。黑狗不知是计,眯起双眼,尾巴乱摇,尽情享受主人的温存。是时,良生手腕一翻,短棍快如闪电,力有千钧,击在黑狗鼻梁之上,黑狗连哼都没

狗肉熟了 邻居睐了




好多年前的一个午后,良生在办公室对我说;我家有一黑狗,已到可烹之时,况我一出门,便无人喂食,常扰得四邻不安,今欲烹之,请你去做,我们痛啖一顿如何?

来到乡下良生家,果见一黑犬被系于门前柚子树下,见良生回,遂摇头摆尾地站起,媚态十足地迎他归来,全然不知杀身之祸临头。

稍事休息,待得水开,良生持一短棍藏于身后,走近黑狗做爱抚状。黑狗不知是计,眯起双眼,尾巴乱摇,尽情享受主人的温存。是时,良生手腕一翻,短棍快如闪电,力有千钧,击在黑狗鼻梁之上,黑狗连哼都没哼一声,腿也没蹬一下,就在主人的温存之下魂飞魄散了。

用开水钳完毛,良生就在柚子树下用铁棍把狗架起,先用稻草燎,再用木材架起一堆火,把狗真正烧成了“熟地”样,烧狗的焦糊味,便在空中四处飘荡。

烧完狗,余下的事,便全部落到了我的身上。九月的阳光依然很热,没有水喝,没有荫躲,也没有人给我点根烟,我一个人蹲在良生家门前坪里,从刮到剖,到砍成块,再下到冷水锅里,我累得跟条狗似的。

炆狗肉的时候,良生问我要不要放些什么东西,我就要他放了把樟树叶,等到狗肉煮熟,血水全无时,捞出狗肉,洗净泡沫,再放清水,盖好锅盖,大火将水烧开,然后保持灶里有火,锅里的水,保持沸点就行,再又放几只八角。

良生有些诧异,说乡下人家炆狗肉,八角桂皮要放好多,不多就不香,狗肉就有骚味。

我只是笑了笑,没多言语。

就这么灶里火不断,水干了又加,慢慢地,竟有香气自锅里出来,直钻鼻孔,而且越来越浓,及至后来,香气弥漫到良生百多平米的房屋,还溢出了窗外。

许是闻到了狗肉的香味,太阳西下时,从城里开来一辆中巴车,上面下来十多个饕餮,几乎是女引老公男引老婆夫妻引儿女,浩浩荡荡。

狗肉炆到可以插进筷子的时候,天就完全黑了。厨房里的光线就不是很明朗,炒狗肉时,锅边上围了几个人,我相信,连我都没有看清锅里的狗肉到底炒到什么时候放盐?什么时候放辣椒,其他人就更看不清了。配料、调料都相当简单,就是茶油、盐、辣椒粉、大蒜叶。

良生叫起来;“怎么不放味精?”我还是笑笑没有理他。

放下原汁汤,等汤开了的时候,我要良生试一下盐味,谁知他试过之后,竟大惊失色,高呼不得了。

狗肉出锅时,分装在两只搪瓷盆子里,上桌之后,我继续炒另外几个菜,却没有听到外面瓷碗碰撞的叮叮当当声。

待我炒完最后一道菜要上桌吃饭时,竟看见有些人面有愧疚之色,不明底里的我往桌上一坐,眼往狗肉盆里一看,不由得一阵恼怒涌上心头。

装狗肉的搪瓷盆里,如秋风扫了落叶般,空空如也,只遗残汤剩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