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十九章 罗云汉过招儿(下)

辽西老戟 收藏 1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不用你们进攻!”罗云汉得意的一笑,“一会儿,山崖上的鬼子伪军,不用你们打,就都得自动滚到山路上来挨枪子儿!到那时候,擒贼先擒王,只要把吉野干掉……” “你、你竟扯……!” “少废话!”朴大裤裆喝斥着于甘:“照罗连长吩咐,带弟兄们快下去接应!” “是!”于甘答应一声,立刻带着榆树丛的人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不用你们进攻!”罗云汉得意的一笑,“一会儿,山崖上的鬼子伪军,不用你们打,就都得自动滚到山路上来挨枪子儿!到那时候,擒贼先擒王,只要把吉野干掉……”

“你、你竟扯……!”

“少废话!”朴大裤裆喝斥着于甘:“照罗连长吩咐,带弟兄们快下去接应!”

“是!”于甘答应一声,立刻带着榆树丛的人向下面跑去。

山猪和片仓、严申各坐在三辆挎斗摩托车上,带着卡车缓缓地爬上第九盘。

原来一开始,片仓带着二十几个鬼子和六七十伪军爬上山崖组织进攻,他看到岭顶上几个人比比划划得,认为是土匪的指挥点,只要炮弹一摧毁,其余土匪们就得仓皇逃窜。所以炮声在岭上响后,他就指挥日军和伪军冲锋。可没打上几枪,他和姜三就被朴大裤裆的神枪手打得爬在山上,不敢动弹。一个曹长趴在山上,跟身旁的鬼子,还相互挤着眼睛、做着鬼脸呢。这样一来不要紧,朴大裤裆的手下便从各个沟口,向山道上山猪的车队打起冷枪来。

吉野在摩托车上,见状对山猪说:“山猪机关长!你看片仓少佐在干什么?”山猪的两只母狗眼睛,已把山崖上情况看得清清楚楚,挥了下手说:“你的手下不服从他的命令,还是你上去吧!”

吉野爬上山崖向趴在地上的片仓喝道:“你这是打仗吗?起来!山猪机关长让你下去!”夺过片仓的战刀,向山崖上一指,喝道:“炮击在前,机枪掩护,三人一组、品字形前进!”

吉野不愧是关东军的少尉,在他的一番组织下,鬼子们立刻来了精神,二十几个鬼子每人带着两个伪军组成品字形方位,在炮火和机枪的交织火力掩护下,迅速地攻上山崖。朴大裤裆的队伍立见挫势,节节向山上败退下来。

姜三谄笑着一拉片仓:“太君,你赶快下去,上车吧!”心想,特高课、宪兵队这套玩意儿,只能抓个人、破个案什么的,打仗还得是关东军,那叫正经的鬼子兵!就你这张柿饼子脸,还是上山抓人去吧!

片仓无奈,灰溜溜地下了山,骑上了摩托车,缓缓地爬上了第九盘。


“杨队长,什么时候开枪,你先告诉我一声!”秦凤凰戴好钢盔,趴在杨欣右边,放好了两颗手榴弹,打开了手枪的保险。

这山崖上的高坡,是个天然的伏击掩体。四周都是密密麻麻的榆树丛,隆起的土楞上,正好架枪射击。

“你要干什么?”身旁的杨快手抽出扣动机枪扳机的手,活动了一下手腕。

“看见没?片仓后面摩托车上的那个戴眼镜的,谁也不准动!”

“啊,你是要严惩叛徒、血刃仇敌啊!”洪海明白秦凤凰的意思,起身递过一支三八大盖:“姑娘!这枪命中率高!我都压好子弹了,顶着火呢!”

秦凤凰接过枪,扣住扳机,摒住呼吸,三点一线,瞄准了严申。

杨欣看到山崖上的罗云汉和朴大裤裆带着人守住了各个沟口,就明白了罗云汉的意思。这小子!是光占便宜、不吃亏啊!可这五斤烧刀子白酒,在膛里火烧火燎的,嗓子眼儿直发甜。一口饭没吃,还喝得这么急,这是他过去没有的事儿。脑袋昏沉沉的,眼前一阵阵发黑。不好!这要误事啊!

“杨队长!”伏在杨欣左边的赵梅,看着杨欣脸色不好,神情恍惚。用胳膊碰了一下杨欣:“鬼子可到地方了!”

“啥?鬼子到地方了?那、那就打呀?”杨欣抱着机关枪,醉眼惺忪地说着,可头却一下子垂了下来。

我的妈!他是不是睡着了?赵梅暗暗叫苦,眼看着两辆摩托车已上了山顶,冲到了眼前,赵梅顾不得推醒杨欣,忙喊道:“凤凰开枪!”

砰!一声清脆的枪声响了,摩托车上的严申,一捂胸口,眼镜一飞,身子猛地摔下车去。

“打!”枪声惊醒了杨欣,杨欣一下子清醒过来,一扣扳机,机枪嗒嗒嗒!像女高音一样清脆地唱了起来。

高坡上机枪、步枪加上手榴弹,骤然近距离打响,顿时使鬼子们惊慌万状,不知高坡上埋伏了多少人马。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枪声过后,五辆摩托有三辆摩托翻车,吉普车一打方向盘,掉头就跑,两辆卡车上的鬼子和伪军,在手榴弹的爆炸声中鬼哭狼嚎,没死的跳下车来,纷纷向山下跑去。

“冲!”杨欣像一颗炮弹似的跳出掩体,端着机枪向山下扑了过去。洪海、杨快手和朴大裤裆的几个手下纷纷喊叫着,冲下了高坡。

“太君!你看!”山崖上的姜三拉住正在指挥冲锋的吉野,吉野抬起头来,突然看到,岭顶高坡上枪声大作,山道上的鬼子卡车着火,摩托翻车,残兵败将们跟着山猪的摩托车仓皇向山下逃窜。吉野急忙一挥战刀,嚎叫了一声,带着山崖上的鬼子伪军跳到山道上来,向山上跑去接应。

嘡嘡嘡!山崖上的锣声响了。朴大裤裆挥着于甘的铁尺,带人冲出了沟口,罗云汉站在旁边大声喊道:“哎!大当家的!别出去!先开枪啊!”

朴大裤裆的人马从各个山沟口蹿了出来,他们憋了半天的气了,这回可到出口恶气的时候了,跳到山道上,一个个左右开弓、大显身手,纷纷向山道上乱成一团的敌人弹无虚发地射击起来。

朴大裤裆刚一冲出沟口,遇见了正要向山顶上冲过去的吉野、姜三和几个鬼子、伪军。“嗷!”的一声吼叫,朴大裤裆跳到了鬼子伪军的中间。铁尺一展,划出一道弧光,弧光中闪出无数铁尺。几个鬼子、伪军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便猝然倒下。

“呀!”吉野一挥战刀,三个鬼子端着刺刀、两前一后地把朴大裤裆围在当中。朴大裤裆左右开弓,隔开左右两面鬼子的刺刀,可正面鬼子的刺刀却迎面刺来。朴大裤裆一侧身,左面鬼子则一枪托击在朴大裤裆的后腰上。朴大裤裆一声长啸,拔身而起,半空中,挥尺击中鬼子的脑袋。可刚一落身,又有三个鬼子两前一后地围住了他。于甘和几个手下过来接应,立刻被冲上来的几个鬼子伪军截住,团团厮杀起来。吉野和姜三则带着其他人,掉头向山上跑去。

“哪里跑?”罗云汉猛喝一声,从山崖上跳了下来,手腕一翻,鬼头刀亮了出来。

“看我的!”姜三把手枪别在腰间,看了一眼罗云汉,:“爷们儿跟你过两招儿!”趋身抢把,一带偏门,扭身变脸,就是一个迅猛无比的大别子。这是姜三自认为防不胜防的、得以成名的快速打法。

没想到,他碰上的是罗云汉!罗云汉那容姜三抢把、抓住衣襟,还没等姜三扭身变脸,姜三抢把的胳膊先没了,脸还没变呢,脑袋先掉了下来。扑通!没有脑袋的身子扑倒在地上。

“呀!”几个鬼子连连怪叫着端着刺刀,围住了罗云汉。

沟口上站着小男孩,嘴上含着一支吹管,噗地一吹,围攻朴大裤裆的一个鬼子,脖子一缩,身子一挺,倒下了;又一吹,另一个鬼子脖子一缩,又一挺身,倒下了。倒下的鬼子,脖子立时变成黑色。

吉野见状大怒,挥着战刀扑向了小男孩。

正当小男孩扭头惊惶地看到吉野恶狠狠地举刀向他劈来时,忽见眼前一道亮光一闪,一个飞轮似的东西划过,吉野举刀的胳膊扑楞地甩了出去,肩膀上喷出了一道血箭,身子猛地晃了晃。

突然,一阵机枪声响起,片仓的摩托车颠簸着驶了过来,吉野被片仓一把拉上摩托车。摩托车旋风般地向东面山下驰了过去。

“截住它!”朴大裤裆吼道,东面沟口涌出来的人,纷纷向摩托车开起枪来。

鬼子、伪军失去了指挥,在前后夹击下,到处都是枪声、爆炸声,一个个魂飞魄外,像一群无头的苍蝇,东一下、西一下的乱撞着。成群的鬼子、伪军在朴大裤裆弟兄们的枪口下,一排排地倒下了。不投降的,只有哀叫着跳下山道下面的悬崖峭壁。

山猪看到大势已去,便和片仓一起端起了机枪,一阵急射。两辆挎斗摩托车像两头火牛似的冲出了朴大裤裆的火力网,一溜烟似的向山下逃去。

落日熔金,山道上一片金黄。战斗结束了,朴大裤裆的弟兄们,兴高采烈地打扫着战场。

“罗胡子!你这招儿过得不错啊!”山道上,洪海端着缴获的一挺歪把子机枪,冲着和朴大裤裆一起走过来的罗云汉说:“你把片仓的军火过到大当家的手里啦?”

“过啥招儿啊?汉子竟做这顺水人情!”杨欣看着铁炮押着几个伪军走过去,扛着机枪踩着棉花似的轻飘飘走了过来。

“嗨!借花献佛嘛!”杨快手光着头,舞动着缴获的一把指挥刀。

“罗大哥!严申让我给毙了!”秦凤凰背着三八枪兴奋地说着,破天荒地冲罗云汉叫起了罗大哥。

罗云汉看了一眼秦凤凰,刚要说什么,一扫众人,忽然发现少了赵梅,“谁看守着军车呢?”

“啊?糟了!”杨欣一拍脑袋:“这酒让我喝的!”急忙把机枪交给秦凤凰,杨快手把道边的摩托车开了过来,杨欣跳上摩托车,洪海也挤了上去,摩托车风驰电掣地往山上开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