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机动队 第四章 受阅剑偏锋 第 2 节

南山石 收藏 16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0/[/size][/URL] 吴勾站在一班的第五名,头上被砖块擦破点皮,后脑勺处露出了绷带。这个小兵天生神力,以他跟战友们吹嘘道,他在家里时二百斤的石锁单手一气可以抓举二十下,球大的鹅卵石他可以一掌劈开,战友们要他当场演示,他却又支支吾吾。有一次,石军在课后硬是把吴勾拽进了练功房,意思要测实他的真假。这吴勾大牛皮早已吹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0/


吴勾站在一班的第五名,头上被砖块擦破点皮,后脑勺处露出了绷带。这个小兵天生神力,以他跟战友们吹嘘道,他在家里时二百斤的石锁单手一气可以抓举二十下,球大的鹅卵石他可以一掌劈开,战友们要他当场演示,他却又支支吾吾。有一次,石军在课后硬是把吴勾拽进了练功房,意思要测实他的真假。这吴勾大牛皮早已吹出,且又是碰到队长亲自试验,无奈只得硬着头皮、憋足了吃奶的劲来强撑,哪知才单手抓起一百斤的扛铃上下举挺了十次就歇菜啦。石军笑了笑,再丢出一块鹅卵石来,吴勾攥拳力劈了十来下,居然最终被他劈断了。

“小子,也不错!也算凤毛麟角、功夫出众了。吴勾,吴勾,你父母给你取了这个孤涩的名字想是一定有深意,无非是在你人之初时就想今后把你送入军营,是吗?呃,男人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不同凡响啊。吴勾,爱叫的麻雀不长肉,爱枪的人一定是百步穿杨,你的起点比别人高,板凳上学不出骑术,不流汗练不出真功夫,好好勤奋努力吧,你会实现自己理想的!”石军拍了拍吴勾充着健子肉的臂膀,然后一拉架式,轻松地将刚才吴勾所举的扛铃抓起,围着练功房走了一圈,脸不红,气不喘。使一旁围观的战士们齐拍手啧啧叹服。

“队长也是神力!我会扎实练兵的。”吴勾信誓旦旦地挥拳说道。

吴勾的父亲是老家本地镇长,母亲是服装个体户,经济条件非常优越。吴勾之所以参军从戎,一是因为他从小就崇武好动,对军营有着一种特殊的向往和情结;二是抱着暂且体验一回军旅梦、先满足一下自己个人的喜好后再回家借助父母的政治、经济实力找个好单位,干一番事业。这第二点确是吴勾真正的潜意识。他母亲曾跟他说:“孩儿,你不太会读书,到部队去镀镀金,服役期满后回来就有了分配指标,届时我们会想办法给你找个象样的工作,你爸爸是镇长,与县里、市里的领导都熟,退一万步说,我们家还有钱打通各种关系。”

然而,吴勾到了部队刚过半年,他的潜意识中的自我设计便有些紊乱和动摇了。人说:挨金似金,挨玉似玉,挨着木匠学拉锯。半年多来,他身边的这些老兵、这些中队干部,尤其是队长石军,给他的感观和理性世界触动太大了,他们铁血丹心,无欲无畏,嫉恶如仇,放眼安平,无时无处都在以自己的青春年华、满腔热血奉献给社稷,体现了新时期一代军人的闪烁军魂!因此,吴勾已经很久没有给家中回信了,尽管父母的来信似雪片样飘来,他想:要写信,我就要呈上喜报!

“一班第一名最好成绩:六十一米二!”

“一班第二名最好成绩:五十九米三!”

“一班第三名最好成绩:五十九米六!”总队一名作训参谋在投弹场的另一头统计、报告着成绩。

“好!都是标兵和接近标兵的身手,这个石军练兵有方!我的作训处正缺少这样的教头,把他放在你们这里我还真有些不舍啊!”姜望北看着费阳生和王海东二人,面露后悔之色。

“怎么,首长想挖我的墙角了?那不行!人力、物力、财力向基层倾斜,这可是你说的。石军是块好钢,好钢就应该放在刀刃上。目前,我支队就这一支担负全市应急制暴机动任务的全训中队,权衡再三也不能少了石军这样的领军人物,他或许是有些委屈,或许是‘有才反被有才误’,我的心里也时常在为他憋曲着,还是让他呆一段时间吧,我的司令部将来亦少不了他。”费阳生在姜望北的耳边坦露心迹,姜望北欣慰地点了点头说道:“能者上,庸者下,人尽其才,大胆使用!”王海东在一旁没有作声。

张晓星掂起耳朵在仔细地扑捉两位领导的对话,心中突然油酸,便迫不及待地插话说道:“首长,石队长带队伍是有一套,本人军事素质也很强,可就是性格略为古怪,有时目空一切,有时执拗无度,爱搏而情不专。”

姜望北看了看张晓星,眼无表情,随即转向操场。费阳生笑了笑,似是在自言自语:“阿斗有权,诸葛有能。”

吴勾的拳头攥得嘎嘎作响,心里捣着小鹿:自己的这个投弹全中队第一的名头可不能在这女学生们的山呼海啸中拱手让与他人。哼!你们在异性面前卯足劲都突破了几米,我就哪能示弱?好象李小烟也来了,拼了!就算甩断胳膊老子也要露他一小手。

“吴勾!”洪勇点了名。

“到!”吴勾故意将嗓音提得最高,向主席台方向放去。

“出列!拿弹!开始投掷!”

“是!”吴勾答毕,右手操起一颗训练手榴弹,来回在原地抡挥了几圈,抡得肩部的骨骼咔咔作响。然后他气压丹田,劲蓄右臂,略顿了顿,接着他突然助跑,似风若电般冲过,就在身体接近投掷地线的一刹那,大臂一展,猛地扭腰送胯,整个人都腾跃起来,“呼~~~!”手榴弹破风疾飞,于空中象一个骤转的轮盘,搅出漂亮的花瓣。

“哦~~~!”师生同时发出了阵阵的惊叹!“咚~~~!”手榴弹重重落地,打起了一抹尘烟。

“一班第五名第一颗弹,七十一米一!”作训参谋兴奋地报出成绩。

足球场上一片欢呼!有些女学生还雀跃起来。服务社的李小烟正好和朴娟姐妹俩站在一起,她跳起来朝足球场扬手喊着吴勾的名字,向四周介绍道:“他叫吴勾,是我的哥儿们,一排一班的战士!”

朴璇对朴娟说:“七十多米!这个成绩比较罕见!”

石军却在原地以拳击掌:“好!好个吴勾!”

“这个兵叫什么名字?几年兵?”姜望北侧首向费阳生问道。

“一排一班列兵吴勾。”曹大兵抢先应道。

“好苗子!有潜力!文化怎样?要着重培养培养。有人刚才跟我说,这个机动中队藏龙卧虎,果不其然!下次总队大比武时,我要抽这个吴勾来参加,并要他作投弹表演。”姜望北目不转睛地盯着吴勾,脸上又露出欣喜的神色。

“投远固然重要,但我认为投准更为关健。”张晓星又露出一句。

姜望北听后透出愠容,张晓星不由地伸了伸舌头。

曹大兵知道张晓星又在借题发挥、妒贤嫉能,是冲着石军而去的。这人身上就没有一丝的度容!曹大兵暗忖着。

转而曹大兵不客气地对张晓星说道:“我说张副参谋长,你是管作训的,你可不能以偏概全、观念出池啊。投得远是基础和基本功,这才是关健!近在咫尺,准,又有何用?我武警部队主要担负着国家的内卫任务,应急制暴方面以对侍持枪的犯罪份子为多。巷战靠脑子、靠战术、靠擒拿格斗、靠枪法,手榴弹是禁用的。野战必要时靠什么?靠远准结合、以远求准。一切训练都要从实战出发!”

“曹参谋长说的对。训练就是为了具体实战。”姜望北肯定了曹大兵的训练理念。

张晓星满脸沮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