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40/


刚刚到达德国的我,就受到了秦雪和西克特将军的热烈款待,当我在柏林机场看到秦雪和雨霏来迎接我的时候,我激动地喊:“阿雪,雨霏,我李云龙来了!”

我刚刚走到他们跟前,雨霏便认出了我:“是你,云龙哥?”

我笑了一下,说:“霏儿,是我。这位是……”

雨霏打断了我:“如果没有猜错,她就是你女朋友,我未来嫂子杜娟吧。”

“你好,雨霏!”杜娟说,“纠正一下,我和云龙结婚有半年了。”

我看到了站在秦雪旁边的一个上校军官,我过去与他打招呼:“上校,你就是桂炉同志吧。你好!我是李云龙,东北国防军一级上将。”

桂炉慌忙向我敬礼,心想:好家伙,这就是李云龙。天啊!

“闲话少说,去你的别墅聊聊。”我迫不及待地说。

西克特将军给我安排好了住处,当我刚刚住进处,就接到国内的电报:苏军入侵东宁,我军节节抗击。

1928年3月1日,东宁,国防军近卫军38集团军112师前沿指挥所,师长叶翰章(gantai)正在观察敌情。

一个戴着钢盔,一身尘土的武警大尉跑了进来,说:“报…报告叶师 长……”

叶翰章打断了他:“把气儿喘匀了,慢慢说。”

“报告叶师长,我们的阵地遭到了苏军数次集团冲锋,部队伤亡过半,但是阵地还在我们手里。”

此时的叶翰章在思考:自己在这里的兵力只有一个营,还是轻装前进,重炮兵和装甲车那些重武器都在佳木斯,跟苏军硬碰硬只能完蛋,打城市战国防军很厉害,扬长避短才是。”

“大尉同志,我命令你放弃阵地和我们一道进入东宁!”叶翰章命令道。

“是!将军!”

“叫唐龙来见我!”叶翰章打发通信员去找他手下的一员悍将——334团1营营长唐龙大尉。

“师长!你找我。”唐龙大尉一个挺胸立正,站到叶翰章跟前。

“小唐,你手头有多少人?“

“报告师长……”唐龙迟疑了一下“总共1155人,师长。”

“好!我把2个团的正规部队外加预备役、民兵共计一个旅的兵力交给你,有把握吗?”

“师长,你把正规军里的部队给我两个营,剩下的部队您指挥,我现在一个团够用了。”

“行,立刻行动!”

与此同时的我倒是比较清闲,现在在柏林的酒吧里和陈雨霏同志他们享受着幸福生活。

我和雨霏早就认识,因为我曾经在飞机上只用一把匕首就干倒4个劫机犯,救下了雨霏,所以,我们两个感情很好。当我和雨霏在一旁喝红酒时,就得注意一个人:我的大哥——秦雪。

“霏儿,你喜欢雪哥吗?”

“你……”我知道可爱的雨霏要发威了。所以知趣地躲到一边,免得完蛋。

我走到了我的朋友:古德里安的跟前,用德语跟他交谈。

“咳,古德里安,你老兄的学说我还是很赞许的,不过目前我没有办法支持你,希望你一定坚持自己的信仰,你迟早会有成就的。”

“李,你是我的至交,我会那么做的。对了,你的警卫旗队手里的武器 很先进,我想让你带我认识一下你们的武器。”

“好了,你也够自私的,就你一个,不行。还有隆美尔、蔡茨勒、保卢斯都要去。”我话题一转,“先生们,我说有谁愿意去靶场用我带来的枪打靶吗?”

“长官,我去!”隆美尔首先发言。

“我去,长官!”保卢斯不甘落后。

“我们也去,将军!”隆美尔手下的两位排长也很有兴趣。

“你呢?蔡茨勒上尉?”我问道。

“恩?我也去,长官!”蔡茨勒回应道。

“翼空,你们有兴趣吗?”

“没意见。”翼空回应道。

“这是我们国防军步兵班所使用的27式突击步枪,口径7.62毫米,使用27式中间型枪弹,枪全长874毫米,上刺刀长1100毫米,枪管长415毫米,有效射程400米,可以转换射击方式,有单发、连发两种方式可以选择,还可以挂装35毫米榴弹发射器,射程400米。”大彪一边介绍一边比画着。

秦雪在一边悄悄对我说:“这不是AK—47吗?”

我嘿嘿一笑,说:“好眼力,雪哥!我在56式自动步枪上做了一些改进,原先的折叠式三棱刺刀可以直接挂在枪口的刺刀突笋上,并且综合了AK74的优点,可以挂装榴弹发射器,怎么样?”

“你小子,从我们共事开始,你就喜欢AK,现在终于梦想成真了。”

“管好自己吧,你好好的比什么都强。”

“这是27式突击步枪的另一种型号,27—1式突击步枪,枪全长874毫米,枪托折叠长645毫米。无法上刺刀,折叠枪托为钢制,其他数据与27式突击步枪相同。”

“这么长的弹匣,只有冲锋枪才有吧?”几个德国军官显得很疑惑。

“请诸位自己试射。”我说道。

窗外传来27式突击步枪短点射如同炒爆豆的声音……

东宁城,一场恶战即将打响。

1营长唐龙只有21岁,在国防军的队伍中,这样年龄的营长有很多,但在他的军服上,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勋章的略章:东京战役纪念章,两枚三级八一勋章,一枚一次战役纪念章,三枚特等功奖章,三枚三等功奖章。从这些勋章上,可以看到他所立下的功勋。他看起来有些书生气,但是打起仗来,绝对是不要命的主,总是端着机枪,冲在全营的最前面。还会一手好刀法,东京战役时,他凭着一支81式轻机枪和一把大刀,以全身负伤29处的代价换来了132头日本猪和5个美军观察员的生命。被授予特等功奖章和三级八一勋章,这次,他将再创辉煌。

他率领的334团1营是标准的国防军步兵营编制,全营1239人,个个都是高手,其中有40%是原解放军官兵,这样就使得这个装备精良的营更有潜在的战斗力。

在市政府大楼前的广场上,叶翰章对所有的参战官兵发表了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同志们,话我不想多说,但我要告诉大家,我们将面临着一场史无前例的大仗,我们的中间会有很多人牺牲。如果有人害怕了,我可以让他脱掉军装,交出武器和老百姓一起转移。我决不难为他。有没有?”

所有官兵高呼:“没有!”

“都是有种的汉子!那好,把大刀给我磨快,把子弹给我推上枪膛,想消灭国防军,他老毛子还缺副好牙口!记住,哪怕只剩下一个人,也要继续战斗,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现在我命令,所有部队以营连为单位,互相配合,对入侵的苏军发起进攻,把他们打回边境线以东。各部队注意,准备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