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的一篇,大家侃侃

钢牙都督 收藏 0 21
导读:股市不乏学识渊博的官员,也有很多土著的海归的专家学者,他们牢牢把握着中国股市理论的主流。他们有的貌似忠厚长者,有的忧国爱民之心急形于色,他们的言论往往来自于某种成熟的理论体系,所以他们极具欺骗性。他们能够误导投资者进行错误的投资或者不投资,也能够误导决策层进行错误的决策。他们的理论没有使中国股市走健康稳定的发展之路,但使他们自己成为了功成名就的骗子。   真理与谬误往往只差一步之遥,所以我们不能为各种豪华的、纯朴的、传统的、现代的包装所误导, 我们只需要注意这些言论的前提,言论背后的价值取向,言论是

股市不乏学识渊博的官员,也有很多土著的海归的专家学者,他们牢牢把握着中国股市理论的主流。他们有的貌似忠厚长者,有的忧国爱民之心急形于色,他们的言论往往来自于某种成熟的理论体系,所以他们极具欺骗性。他们能够误导投资者进行错误的投资或者不投资,也能够误导决策层进行错误的决策。他们的理论没有使中国股市走健康稳定的发展之路,但使他们自己成为了功成名就的骗子。


真理与谬误往往只差一步之遥,所以我们不能为各种豪华的、纯朴的、传统的、现代的包装所误导, 我们只需要注意这些言论的前提,言论背后的价值取向,言论是否连贯如一,言论是否有双重标准,我们就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从而决定投资、投机或者离场。无意改变现有的证券市场机制缺陷,无意改变市场不公正的现实,任何理论的实质都只能是欺骗!


一,“恢复性上升“:股市从1400点开始上涨,官方媒体称之为恢复性上升;当股指跌到1000点附近(扣除刻意制造的指数失真),又成了一场尚未完成的“结构性调整“。我们的管理层玩弄股指可谓得心应手,成为名符其实的中国股市最大庄家。


二,“局部牛市“:七成以上的股票下跌,不足三成的股票上涨,竟被命名为局部牛市,而不是大部熊市。命名者可谓煞费苦心,鼓吹者也算不遗余力。有网友赐教说,如果只有一个股票上涨,当称之为“特别牛市“!


三,“稀释呆坏帐率“:银行呆坏帐率偏高,说明其经营管理不善,根本不符合上市条件,却一定要让它们上市,因为圈钱以后可以稀释呆坏帐率。银行什么都不用做,经营管理水平就自然提高了。这种高论当然无惧啤酒花恶意担保造成的呆坏帐,因为可以将其剥离,也可句用更多的注资圈钱将其摊低!


四,“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净资产值为一元的国有股,通过溢价发行或者增发,一夜之间变为几元,获得成倍的增长,是谓国有资产保值增值。与这种保值增值模式相伴生的,只能是普通投资人资产的贬值缩水了。


五,“用十余年走完了西方国家上百年的路程“:这是历届证监会的骄人政绩,偏偏有个不知趣的吴老先生说我们搞了个赌场甚至连赌场都不如的东西。事实上我们用两年的时间蒸发了投资者一半以上的财富,动摇了党和人民之间八十年建立的信任。


六,“赌场论“:那位吴老先生的赌场宏论在股指下跌时成为股民愤怒宣泄的对象,但是看看股市不公平机制,弄虚作假和坑蒙拐骗,还有巧取豪夺,的确是连赌场都不如的。偏偏又是这位吴老先生又迫不及待地吵着要开第二家赌场,其心当诛!


七,“一股独大“:某些市场人士热心于抨击一股独大,目的在于完成对流通股东掠夺的最后一道手续,他们甚至没有想到过大股东是永远存在的,更没有想到过大股东可能是一种联盟。因为造成一股独大的是高溢价发行制度,非流通股东用最小的投资控制了最大的股份;一股独大所以会损害流通股东的利益,因为他们利益的根本对立,股指的下跌不会影响非流通股东通过圈钱获取暴利。


八,“做庄跟庄说“:做庄跟庄是管理层刻意摈弃的,被斥为非理性的投机而不是理性的投资。但是中国股市的现实告诉我们:做庄跟庄未必获利,不做庄跟庄则肯定不能获利。在中国股市里,惟有投机才是理性的,任何投资的企图都是非理性的。


九,“投资者风险教育“:股市跌到今天,终于明白管理层进行投资者风险教育的良苦用心,原来是怕精神病院爆满。如果投资者把管理层制造的风险当作市场自身的风险,也就不会想着他们来救市了。实际上中国股市最不规范的正是管理层,他们甚至不佩接受教育,只能接受审判。


十,“降低银行风险“:证监会领导人在谈到证券市场功能时有此一说。实际上银行风险如何降低呢?只是高价转嫁给了投资者而已。如果他还有一点诚实剩下,下次应该说无节制的扩容可以“增加投资者风险“。周小川无法使银行不接受啤酒花的巨额担保,但他可剥离这类烂帐,还可以面无愧色谋求上市圈钱。


十一,“长期投资说“:在控股股东无意继续经营,在控股股东急于转让减持以求淡出时,在控股股东急于掏空上市公司时,诚恳而又执看地号召投资者坚持长期投资,就是为了保证控股股东完成其神圣工作所需要的时间。因轻信而坚持长期投资至今的投资者,等来的是被无情推倒了的股市。


十二,“ZF不救市说“:纯种的市场经济官员和学者坚称ZF不应救市,普京布什的救市是因为他们缺少对投资者巨额亏损的平常心。在对推倒重来和千点论的批评声中,中国股市已被悄然推倒,在指数失真的掩护下,甚至超额完成了千点论的目标。而投资者要求的从来不是“救市“,他们要求的是对中国证券市场机制缺陷和政策失误的一次推倒重来。


十三,“与国际接轨“:一些具有海归背景的官员学者,动辄称中国股市要与国际接轨,偏偏看不到a股发行价格远远超过h股,看不到公司上市有不同的标准和条件(改制和脱贫解困)。可见这种与国际接轨的口号,只是“骡子们“的花拳绣腿。


十四,“价值成长型投资理念“:直到今年,一些机构和股评家又有了新的发现,开始兜售价值发现和价值成长的投资理念。言论自由当然是他们的权利,但他们首先应该告诉投资者,哪些上市公司能够给他们稳定可靠的回报?五朵金花做到了吗?


十五,“挤泡沫论“:一些天降大任的官员学者,科学地从中国股市中发现了泡沫,于是乎抛出了挤泡沫的理论。他们视而不见中国股市泡沫的根源,正是中国股市的发行机制。某些上市公司经营管理的资产一夜之间暴增十倍以上,只要造个神六、神七的可行性计划,证监会就慷慨地满足它们的资金要求,这些营养丰富被做大做肥了的猫们,不再需要拿耗子以求在市场竟争中生存,它们唯一的工作就剩下了消化。那些在二级市场里被疯狂而又凶狠地挤着的泡沫,实则是投资者的血汗!


十六、“跌出投资价值“:有股评家经常说,下跌使股票的投资价值凸现。我不否认,下跌能够引起投机的机会,但是股票决不会因为下跌而跌出投资价值。公司如此,整个股市也是如此。由于中国证券市场机制缺陷造成的这轮熊市,只要我们无意改变这些具有根本性质的机制缺陷,中国股市将永远跌不出投资价值。


十七、“基本面不支持股市下跌“:这是近年来最具杀伤力的股市命题之一。股评家因为预测走势失误的一句不经意的遁辞,误导投资者形成了最致命的投资信念。事实上,正是中国股市的基本面支持中国股市跌向深渊。众多重量级不负责任信口开河的学者,众多似是而非足以乱视听的理论和“洋杂碎”拼盘,众多欺上瞒下不思进取却以“无为”自诩的证监会官员,众多胃口巨大毫无节制只会向股市要钱的部门,众多无需进取就非常滋润的上市公司,众多叫天天不灵始终得到口头保护的中小投资者,就是中国股市的基本面。如果中国宏观经济真是好的,这个命题也许道破了这样的天机:中国证券市场的机制出了极为严重的问题。


十八、“无为论”:如果中国股市是一个健康、成熟的市场,无为而治却也无可厚非;但是面对尚未形成公正而具有活力的市场机制的中国股市,面对众多急需解决更要妥善解决的历史遗留问题和正在遗留的问题,面对错综复杂而且日益尖锐的利益冲突矛盾,无为而治实质是无为不治,是无能和不负责任的遮羞布!根据这样的逻辑,119也可以尚无为而拒绝出警灭火了。“无为论”并非绝对无为,发起股票来往往是不遗余力的,符合条件的要发,不符合条件的就创造条件修改条件来发。


十九、“壳资源说”:这是证明我们民族极具创造性的一个新名词,空无一物的壳成了能够产生效益带来财富的资源,有变无、无生有的辩证思想被真正落到了实处。壳之所以是壳,是因为里面的财富已被洗劫挥霍一空;所以要借壳上市或者买壳上市,是因为可以节省谋求上市的公开和不公开的成本;而壳所以成为资源,是因为投资者可以向里面充实财富,它可以再度被掏空,而且可以重复利用。某些土著的和海归的纯种市场经济的学者官员,在兜售其市场经济理论和政纲时,往往又能够兼容“壳资源”这类东西。


二十、“推倒重来说”:由于中国股市致命的机制缺陷,使得上市公司失去了投资价值。爱国爱民且有忧患意识的专家学者于是抛出了所谓推倒重来论.但他们企图推倒的不是缺乏公正丧失活力的证券市场机制,所以他们从未反对过现行市场机制下的无节制的扩容,他们也从未对控股股东恶意圈钱掏空上市公司的行为流露出丝毫的愤怒,他们脑满肠肥却从不思考中国股市畸形的根源。他们企图推倒的只是投资者对党和ZF的信任,他们从未真正希望过中国股市走向健康发展之路,他们如果从重来中获利,他们将再次要求推倒,从便他们再度重来。


二十一、“风险控制说”:每当股市上涨时,甚至是管理层默许和鼓励的上涨,都有一些断腿的专家学者提出风险控制的建议。过度的上涨是存在着风险的,但他们的目的显然不在于此,当股市下跌甚至酿成股灾时,他们却从未提出过要防范风险,在他们看来,一个健康发展的股市,就是绵绵不绝的下跌。如果这类专家学者并不缺少智慧,他们的目的就只能是引起市场的波动,配合其买主进行投机炒作。


二十二、“增加财富说”:尚主席认为证券市场能够“为投资者提供增加财富的机会”。股票发行伊始,股民的财富就巧妙地为控股股东的净资产完成成倍的增值;熊市绵绵至今,6000万投资者损失惨重,面有菜色,精神几近崩溃。可是尚主席依旧油光满面,意气风发,可谓“托”之大者。如果不是暗喻未来,尚主席算是在睁着眼睛说话了。尚主席应该说的是,“割肉斩仓近年来有了迅猛发展,已经成为投资者增加财富奔小康的新途径”!


二十三、“机构投资者比例偏低”:许多专家学者包括尚主席,都认为“我国证券市场存在的问题之一,是机构投资者在市场中所占比例偏低”,因此“需要大力培育以证券投资基金为主体的机构投资者队伍”,似乎多了几家基金,多了几个机构,上市公司质量就提高了,中国证券市场就自然有了投资价值,真是“智者说梦”。如果一个市场失去了公平的基础,就不会吸引真正的机构投资者,来的只能是机构投机者?五朵金花给了基金什么回投?在尚主席监管的市场里,除了投机还能有什么赢利模式?


二十四:“股权分裂说”:很多官员学者对股权分裂现状表达了极大的愤慨,似乎是在为深受其害的普通投资者鸣不平。但是他们恰恰就是股权分裂的制造者,并且在无节制的股票发行中,继续制造着扩大着股权分裂的局面,他们也从没有明确提出过公平合理的解决方案。在这样的前提下,狡猾而根本没有诚意的解决股权分裂的动议,根本就是为国有股不公正的转让减持制造舆论!


二十五、“机构投资者推动上市公司完善治理结构”:许多官员学者都认为机构投资者是强化对上市公司的监督和制约,推动上市公司完善治理结构的最重要力量,尚主席甚至还说,这是境内外已经表明了的“经验”。但是尚主席偏偏忘记了国情,忘记了他执掌的证券市场机制存在着致命缺陷。那么多基金持有了招商银行的股票,可是招商银行照样急于二次圈钱,而且当其计划完成并进行一次减持后,大股东将收回其全部出资并继续稳坐大股东位子;基金也无法保证其持有股票的其他公司不会成为第二个招商银行。对于国字号控股股东的圈钱行为和尚主席的不遗余力的支持,机构投资者和普通投资人一样的无奈!


二十六、“上市公司质量有待提高”:因为语出尚主席之口,这句话成了“真实的谎言”。它给人的感觉是尚主席想提高并能够提高上市公司的质量,当然也有暗示股市下跌是上市公司不争气而非自己无能的意思。而投资者从未幻想过尚主席来提高上市公司的质量,他没有这样的能力,也没有这样的责任。尚主席的责任是建立一种机制,使上市公司不得不提高其质量,不得不提高其经营管理水平!当尚主席在对控股股东圈钱欲望有求必应时,上市公司的质量就永远不会提高,因为根本没有提高的必要。


二十七、“国有股减持是重大利好”:CZB的那次减持办法出台后,不救市并反对政策市的CZB和证监会官员,纷纷露脸称其为重大利好。这可能是中国股市众多骗术中最坦率的一次谎言,当社保基金不分良莠的全面减持时,社保基金还是一个理性的投资主体吗?被社保基金全面抛弃的股票又该叫谁去投资呢?这种罕见的指鹿为马似的官员托市言论,今天仍能令人心惊肉跳,因为它旨在尽可能高价地完成减持,是一种凶狠而又老到的庄家手法!


二十八、“优化资源配置”:优化资源配置是证券市场的重要功能之一,但是在尚主席及其前任的英明领导下,优化资源配置的功能事实己经不复存在。为国企脱贫解困的股票使证券市场成了慈善机构,为国企改制预留的宽松的上市条件正在继续背离优化资源配置,亏损公司的上市说明我们从来没有优化资源配置的诚意和勇气,上市公司的变脸和资金利用效率的低下说明我们根本没有做到资源的优化配置,通过优化资源配置而上市的国有资产疯狂地要求退出更是对优化资源配置绝佳的讽刺!


二十九、”保护投资者权益”:尚主席与其前任都说过要保护投资者权益,尚主席甚至还加了“切实“二字,这种极为正确的表述往往是说说而已,一旦涉及如何保护如何切实的问题时,尚主席等多半就没了下文。对投资者权益进行侵害的,表面上是某些股东、机构或者舆论导向,实则是容忍支持这种侵害的机制以及那些以保护人自居的官员。所以在对投资者权益的保护声中,7000万投资者已经“切实“地沦落到万劫不复的境地。


三十、“融资功能说“:尚主席言及证券市场功能,必称融资,从不提圈钱,如同失业被称为待业一样。融资似乎应该是公司为了谋求长期稳定的发展而筹集资金,资金为公司所用,目的在于公司的发展。但尚主席拼命支持的融资或再融资,表面上资金进了公司的账户,相当一部分却悄悄地变成了非流通股东的净资产值。也许尚主席理解的融资,与圈钱本来就没有分别。融资功能的实现是一个公正而不乏活力的市场成功吸引投资的给果,当融资成为尚主席及其前任的目标和政绩工程时,融资必然蜕变为圈钱!


三十一、“净资产值流通“:当国有股以市价向流通股东减持时,当国有股按净资产值向外资和高管层转让时,伤心欲绝的流通股东被巧妙地激发了根据净资产值受让国有股的愿望。但是“净资产值流通“对于流通股东而言,只是不公正的继续。上市公司的每股净资产值大部分形成于溢价发行增发和配股,本来就是流通股东的财富,根据净资产值流通转让减持,就是要求流通股东出资买回原本属于自已的东西!向外资和高管层进行转让,就是让流通股东永远买不回原本属于自已的东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