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海盗到海军 建国 第十三节 偷窥

youhunchujiao 收藏 19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8/[/size][/URL] [内容简介] 偷窥 得到了张清的允许,皮艾儿和纽卡得走进了张清的府邸,张清并没有住在原来的总督府,只是住在了一家原来西班牙商人的家里,总督府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8/


偷窥


得到了张清的允许,皮艾儿和纽卡得走进了张清的府邸,张清并没有住在原来的总督府,只是住在了一家原来西班牙商人的家里,总督府被张清设立为凌烟阁,作为牺牲的军人专门使用的灵堂。在张清看来为这些牺牲的将士专门设立这样的场所,其意义是非常大的,中国人的尚武精神就需要在这一点一滴之中培养起来,作为一个后世的人,他痛恨日本人,但是也不得不承认日本军人确实是够玩命,他们的靖国神社就是产生这样精神力量的来源之一,而我们的纪念碑,虽然也可以让我们寄托对先烈的怀念,但是其效果不如有名有姓的牌位。

作为提倡中华民族尚武精神的启动工程,张清设立了凌烟阁,把牺牲的军人都按照祭祀祖先一样的方式,每人设立一块牌位,让专职人员打扫和看护,给国人一个寄托哀思的地方,同时规定每年的春节、清明、中秋三个节日国家各级官员都必须进香朝拜。并且把马尼拉总督府设为凌烟阁的所在地。

皮艾儿和纽卡得看到张清的住所如此的普通,都有一点不敢相信,皮艾儿大惊小怪的说:“哦!我的上帝,陛下您尊贵的身体在这样简陋的房屋之中,是对您国家的侮辱,马尼拉应该有更好的房屋,即使是都不和您的心意,也可以很快就建造出合适的宫殿,现在住着这样的房屋会影响到您高贵身份和地位的。”

张清一笑:“皮艾儿啊!我觉得在这里没有什么不好啊,你们这次是有什么事情啊?我是一个军人,有什么就说什么,不象你花样实在是太多了。”张清的话博得了纽卡得上校的认同,毕竟他也是一个军人。

纽卡得上校刚要说话,皮艾儿马上接过话题:“军人!是我最敬佩的职业,那是真正的骑士的选择!我在多年以前就一直希望成为其中的一员,只可惜家里的生活压力,迫使我不能走上军人这样光荣的道路,而是成为一个可怜的商人。”

张清看了看皮艾儿瘦小的身材再加上金黄色的假发头套,怎么也没看出他有什么军人的气质,当然也不会明着质疑皮艾儿的话,只好说:“商人也是很不错嘛,我对做生意的赚钱的事情也还是很有兴趣的,如果不是我是一名军人,我也许就去做商人了,那样我们两个就是同行了!”

皮艾儿连忙表示:“非常感谢陛下对商人的理解,我这一次和纽卡得上校来主要是考虑到流放人员的管理问题,虽然他们已经被流放,毕竟还是我们法兰西的公民,所以我国希望两国能够建立起一个共同的监管机构,这样也可以保障他们的安全。我国准备派出纽卡得上校作为这一监督机构的法方负责人,而我依然作为法国方面的联络官。”

“这样很好,不过你们的流放人员来到我国只能是来接受改造,他们是来接受惩罚的,所以必要的惩罚手段是必不可少的,否则他们回到法国依然不会改变他们罪恶的思想。这一个机构就叫做流放管理处好了。你们国家的流放人员什么时候会到达我国呢?”张清没有介意法国做法,但也提出了严格管理流放人员的要求。

皮艾儿对于这些流放人员的死活根本没有什么兴趣,但是他也知道不可能让新汉把自己的秘密武器,直接的交到法国的手里,所以他先和新汉谈了流放人员管理的问题,这样无论如何法国都已经在新汉的国家里设立了一个机构,无论到时候是派遣正式的间谍来偷窃这一技术,还是和新汉讨价还价的交易这一技术,都留下了后路。

“为了尽快的让这些流放人员的心灵得到救赎,我国还会派出三位神甫,让他们能够作弥散,有时间忏悔他们的过失,让这些迷途的羔羊尽快的回到上帝的怀抱里来。至于流放人员到来的时间要等到我们把两国之间的协议协商好,再有我们议会审定通过以后就可以实施了.从巴黎到这里只要三个月的时间就可以达到.”皮艾儿这句话到是真的,教会在同意流放计划的时候就提出流放人员的宗教问题了。

“确实是这样!我国也有不少人是上帝的孩子,他们现在没有神甫的主持,都是自己在教堂里面做礼拜,如果法国能派出几个神甫那是再好没有了。(西班牙人强迫所有殖民地的人信仰基督教,200年的时间吕宋已经有很多华人是基督教的教徒了,虽然张清也很反感基督教,但是他没有强行改变别人信仰,爱信什么就信什么这点自由应该是所有人的权利。)”再说张清这时候也不敢得罪教会,毕竟教会的态度在欧洲是有着超然的力量的,如果引发教会的敌对情绪,整个欧洲都有可能成为新汉的敌人。

“您也知道上帝?哦!请原谅我的唐突,我没有想到您作为一个东方人会了解上帝。”皮艾儿很惊讶张清的态度,毕竟在很多人眼里张清是新汉的“神机天师”,也就是说应该算是新汉的大主教,且不管新汉是什么宗教,但是作为新汉的大主教,不反对欧洲宗教在他的地盘上发展,这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

“这有什么奇怪吗?我们新汉认可所有人对自己信念的自由,也就是说基督教、天主教、佛教、伊斯兰教都是被认可的。”张清面露微笑的回答,其实这真是非常的痛苦,众多的不同教派的人是很混乱的,但是他也不可能命令马尼拉信仰基督教的华人改变信仰,也不可能驱逐上百万信仰伊斯兰教的苏禄人,多信仰的新汉就这样产生了。

皮艾儿很高兴,心想:“这样的话,教会会为自己发勋章的,西班牙人显然失去了吕宋,但是教会依然可以在这里传教、传播上帝的福音,这也就是说,吕宋依然是上帝的领地!!虽然新汉还同意其他宗教的同时存在,但是上帝的光辉是最伟大,最终上帝的福音终归会统治整个吕宋!(所有宗教信徒都会对自己宗教有自信的)”

皮艾儿高兴的有点找不到北了:“非常感谢您的国家对上帝信徒的认同,教会会为您颁发勋章的!您看我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了!请原谅我的失礼!”

流放人员的问题就这样顺利的解决了,皮艾儿和纽卡得上校回到住所,派出三个随从回国报告,他们两个借口设立管理机构留在了马尼拉,和张清安排的人员共同准备流放人员管理处的工作,同时纽卡得上校不动声色的寻找机会准备窥视新汉军舰上的“秘密武器”,但是多次经过港口的时候都没有机会看到这样的武器,而且纽卡得上校还犯了一个错误,他没有想到的是新汉的“龙炮”就用炮衣服盖着,在军舰的舰艏和舰艉,他一直以为这样的武器肯定是藏在船舱里面的,所以并没有注意被炮衣盖着的舰艏和舰艉的旋转火炮。

当然他也看到了在舰艏和舰艉被炮衣盖着的龙炮,虽然有炮衣的遮盖,但是光从外型尺寸上纽卡得上校只是一眼就认出,那是12磅旋转炮,作为一个炮兵团长他深深的知道,这样的火炮的威力有多大,根本不可能产生200磅火炮的威力!!所以他总是把注意力一再的投向船身的炮门,希望从那里看出一点端倪来,但是平时所有的炮门都是关闭着的,就是偶尔有水兵清洗的时候打开一下,也很难发现有什么特别之处。

皮艾儿在别人的面前谈笑自若,但是晚上回到住处的时候焦虑顿时表现出来:“纽卡得上校,你有什么发现吗?”“没有!我怎么也找不到那种神奇的重型火炮!”这已经成了两人见面的问候语了。已经偷窥了一个月的时间,现在李二贵的预备舰队正准备出发前往倭国和高丽,看着忙碌的水兵在最后的调试和检查,皮艾儿再也忍受不了了。

他对纽卡得上校说:“这支舰队离开以后,另外训练的那一支舰队,都远在马尼拉湾里,根本不靠岸!我们永远没有发现这个秘密的机会了!”纽卡得皱了一下眉心想:“商人就是商人,永远都不可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军人!一点点耐心都没有,怎么也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猎手。”只好耐心的对皮艾儿说:“不要着急,现在在锚地的军舰是一艘中型巡洋舰和一艘轻型巡洋舰,他们上面没有这样的武器也很有可能,作为秘密武器新汉的军舰不见得是每一艘都装备的,所以只要我们在这里等总是有机会见到的。”

皮艾儿说:“就是见到了我们也不一定能够知道其中的秘密啊!我看不如我去找他们的国王直接把意思表示出来,看看他们会出个什么样子的价钱,说不定我们可以直接把这一个秘密武器的技术买回法国呢!”纽卡得上校看了皮艾儿一眼:“商人就是商人,虽然贵为子爵,只要做了商人就会表现出商人的习惯!”把眼光收回到港口上的军舰上才说:“那也好,你可以去试一下,我就继续在这里收集情报,不管谁能成功,都是为法兰西立下了大功!”“好的,我这就去找他们的国王。”皮艾儿匆忙的去找新汉的联络人员,请求张清的接见去了。

张清在法国人开始侦察的时候就得到亲兵营的报告,知道几个法国人有事没事、都往港口跑,开始也没有怎么注意,但是这几个法国人的注意力总是停留锚地里的军舰上,张清立即想起来在海军的时候,部队里随时都在强调的保密制度:“我靠!!这几个家伙是准备窃取我们军舰上的秘密啊!”,不用想也猜到是“龙炮”的秘密。

所以张请马上命令军队,加强保密,清洗的时候都在傍晚,龙炮清洗的时候炮口都是面对海面,即使你见到什么也不可能看到炮口里的膛线(这时候的大倍数望远镜的体积是很大的,不方便间谍的人员使用)。同时没有让舰队做出什么特别的动作,免得法国人生疑,答案就在你眼皮下面,就是让你看不到!猜不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