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十九章 罗云汉过招儿(上)

辽西老戟 收藏 8 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罗云汉这番话,使朴大裤裆佩服得五体投地,就差点没感动得哭出来!

朴大裤裆现在是尴尬窘迫、无地自容、骑虎难下、左右为难啊。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听信关上飞的鬼话呀?他原来倒不怕军火车上的这几个人,投鼠忌器,他担心的是车上的洪海,这洪海是青云岭二当家的。青云岭的齐明远那是真正打鬼子的抗日队伍,人强马壮有三百多人。惹火了他们,那不是自找倒霉吗?所以,才想出了用三场比赛夺下一半军火的计策。

唉!眼下说啥也没用了!三场皆输,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这太丢人现眼啦!这是他出道以来绝无仅有的事儿!认赌服输,放他们出山?那我这大当家的也就当出头儿来了!伏兵四起、翻脸扣车?可这六个人,个个身怀绝技,是那么好惹的吗?虽然山崖上还有几十弟兄,端枪等着呢。可一旦动起手来,连自己都难以全身而退呀!

杨快手的枪、洪海的刀,我这绺子里无人可比。那个白脸的杨队长,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扬手飞石,竟然把几十丈远的关上飞击中。雀斑脸的小丫头儿,单看梳头的那手功夫,就知道她练过“玄女心法”。板着脸的那个丹凤眼,眉心里有一股阴气,抬手举步,就可看出也是个练家子。特别是这个罗胡子,一定是道上一等一的绝顶高手,竟然主动向自己叫号过招儿。可话说得知疼知热的、处处为自己着想,把自己这点心思看得一清二楚。就这心计、就这心机,真是高深莫测啊!对付这帮人,可不能来硬的啊!

哎?对啊!这小子贼尖溜滑的,他一定有办法啊!他约我到山崖上过招儿,这里是不是有啥别的意思?

好吧,我就会会这罗胡子,看看他还有什么道眼?

轰!一颗炮弹在山崖上爆炸,榆树丛一片硝烟,石头、树枝纷纷滚落了下来。

砰砰!杨快手、洪海他们趴在高坡上向山下开起枪来。

秦凤凰急坏了。这该死的罗胡子起什么洋蛾子?明明是三场都赢了,赶快开车走人啊?眼看着鬼子都上了第九盘,到了眼皮根底下了,还和朴大裤裆套什么近乎、过什么招儿啊?竟臭显摆他自己!

杨欣心里很清楚,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名声是绺子头领的命。三场赢了更不能放人、放车。最要紧的是不能和朴大裤裆他们火拼!一旦动起手来,过了头壕,过不了二壕和三壕。即使是过了三壕,跑出了瘟神庙,我们车队就犯下了滔天大罪!因为是我们把鬼子引来的,鬼子血洗瘟神庙,灭了朴大裤裆的队伍,罪魁祸首就是我们车队!这个罪名我们担当起了吗?

罗云汉真是个人物!早把这里的事儿看得清清楚楚。他约朴大裤裆过招儿是假,联手抗敌是真!

“大当家的!”于甘站在山崖上喊道:“鬼子从两路上来了!铁炮顶不住了!屁驴子(摩托车)开上了第九盘!”

朴大裤裆牙根一咬:“知道了!”冲着罗云汉一拱手,嘿嘿一笑:“恭敬不如从命,罗连长既然划出到来,朴某不得不奉陪了!”说罢,身形一晃,倏地掠上山崖。

“好身法!”罗云汉长啸一声,随着票大裤裆纵上山去。

“快!”杨欣从卡车上取下几支机枪、步枪来,秦凤凰接过一挺机枪,赵梅扛起了一箱子弹。杨欣跳下车来,踉跄了一下,一股酒劲涌了上来。

“你没事儿吧?”赵梅一把扶住杨欣。

“没事儿!快!进入阵地!”三个人迅速地爬上了高坡。

“大裤裆!你看!”罗云汉站在山崖上的榆树丛中,指着两路冲上来的鬼子,说:“你们弟兄的枪法好,身手敏捷,这一眼就看出来了。可各自为战、不能策应。一窝蜂似的,东一榔头、西一斧子,没有章法、不讲究战术。本来在山崖上自上而下伏击敌人,是个优势。可让那个吉野带着二鬼子兜了后路,看见没?他们三人一组,有进攻的、有防守的、有策应的,呈扇面形进攻包抄。机枪始终移动在制高点,压的弟兄们抬不起头来,根本无法阻止大道上鬼子车队的前进。迫击炮的弹着点不准,因为是山地,沟沟壕壕太多。可弟兄们一旦集结起来建立阵地,立刻就被炮火摧毁。再加上山道上卡车、摩托上机枪、步枪组织的流动火力,兄弟们只剩下被动挨打的份了!”

罗云汉扭头对朴大裤裆看了一眼:“我知道,你的人马没都上来,肯定还有五六十号弟兄留在老营看家。可眼下你这一百多人,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一旦鬼子登上第九盘,进了一壕,那就门户大开,瘟神庙可就守不住了!”

“兄弟说的是!兄弟……罗连长高见、高见哪!”朴大裤裆对罗云汉,现在是从心眼里往外佩服,都佩服到家了,“依着你,眼下怎么办?”

“好办!”罗云汉环眼一转,裂嘴一笑:“那,你看,咱俩还过招儿吗?”

“还过个鸡八毛招啊?”朴大裤裆实在斯文不起来了,侉声侉气都变了味儿:“兄弟!你帮大哥过了这一关,你们那车军火,我一根毛儿都不要哇!”朴大裤裆满脸哀伤、满脸诚恳。

原来,关上飞来到瘟神庙跟他说:一个当兵的带着几个胡子,押着一辆军火车,要经过瘟神庙送到辽西。趁着鬼子血洗瘟神庙、和朴大裤裆交火开战时,他们趁乱溜出山口、投奔青云岭。

朴大裤裆气坏了,当下听信了关上飞的谗言,山崖设伏、比武截车。可没想到,这伙人这么厉害,更没想到,鬼子伪军来了这么多精兵强将!这下可倒好,偷鸡不成蚀把米,军火没到手,老窝还有被端了的危险!这个挨千刀的关上飞!我操他祖宗的!他为了给他弟兄们报仇,还把我搭进去了!

“好!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罗云汉心里暗暗一笑:大裤裆!告饶了吧?我罗云汉虽说岁数不大,可阅人不少,一个高丽棒子、挺大个裤裆,我还治服不了你?

罗云汉一指杨欣、洪海埋伏的高坡:“看见没?高坡那儿咋没动静了?我们的杨队长把机枪阵地已将建立起来了,单等鬼子摩托、卡车上钩呢!”回身一指坐在榆树丛里的几十个人:“赶快到下面山崖上去接应!和下面的弟兄分散隐蔽在各个沟口。告诉弟兄们,敌人不在沟沿上露头,不要开枪。这样,敌人的机枪扫不着、炮弹打不着!”

“那什么时候进攻啊?不能就这么干耗着啊?”于甘在一旁插嘴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