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相声:松鼠偷油

冷箭突击队 收藏 41 427

油序:论坛恶搞波,满处笑声播。戏谑平常事,恕侬冒犯多。

正文:

青松:“您卖过油吗?”

Luna-Lan:“什么油?我没做过生意。”

青松:“就是吃的香油、酱油、花生油。”

Luna-Lan:“你卖过?”

青松:“我们自产自销。”

Luna-Lan:“你开工厂了?”

青松:“没有,我们是直接人工生产。”

Luna-Lan:“连车间都没有,你们怎么生产啊?”

青松:“一到夜里12点,我就带着司命和白发方丈去乌龙山顺点。”

Luna-Lan:“偷啊!”

青松:“别看我叫青松,其实就是一只松鼠,我们松鼠也偷油啊!”

Luna-Lan:“那你们偷了往哪销啊?”

青松:“都卖给影子军团打油翁伏波了。”

Luna-Lan:“原来都卖给他了!”

青松:“是啊,我不卖给他油,影子军团吃什么啊?”

Luna-Lan:“你们关系不错啊!”

青松:“我们双方统一了战线,建立了长久的合作关系。为此,我们写了一副对联。”

Luna-Lan:“怎么写的?”

青松:“上联是老鼠,松鼠,五湖耗子同甘苦。”

Luna-Lan:“下联呢?”

青松:“影子,蝴蝶,四海匪徒难离别!”

Luna-Lan:“横批?”

青松:“匪鼠一家!”

Luna-Lan:“够嚣张的,你们光偷乌龙山啊?”

青松:“乌龙山被我们偷的一点油都吃不上了,达光辞职了,楚云飞两个月没上班,青湖钓徒被逼得都开始卖醋了。没办法,偷霉运集团军吧。”

Luna-Lan:“那是冷箭突击队的地盘。”

青松:“到现在,霉运集团军还是仨人呢,冷箭突击队被我们偷得招不起兵马了。”

Luna-Lan:“冷箭突击队可是铁血警察公社的警务督察局局长。”

青松:“我连铁血警察公社都偷。”

Luna-Lan:“胆儿够大的。”

青松:“铁血警察公社上下,连部长linnidon在内,想揩油都揩不着。”

Luna-Lan:“他们还不抓你?”

青松:“能不抓吗?我们与警方展开了游击战,坚持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原则。原来,我们在东西线上偷,后来被迫改南北线了。”

Luna-Lan:“那你们就不是东西了!”

青松:“那一阵子,我们是绕大街,蹿小巷,生怕被人发现啊!”

Luna-Lan:“那就别偷了!”

青松:“不偷,我们吃什么啊?”

Luna-Lan:“贼心不死!”

青松:“就在那天晚上,我们冒着有可能英勇就义的危险,在铁血花园花老板的宅子里进行了盗窃。”

Luna-Lan:“结果怎么样?”

青松:“我们顺了点花生油,逃到院子里,刚想出去,从房上蹿下来三个人,拦住了我们的去路。”

Luna-Lan:“谁啊?”

青松:“我仔细一看,这下完了。都是铁血警察公社的,大帝释玄,李S,还有公社政委雨洹。”

Luna-Lan:“看你怎么办?”

青松:“大帝释玄一看见我们这个兴奋啊,冲我们大喝一声——‘喵——’!”

Luna-Lan:“猫啊!”

青松:“然后三个警官同时一手持枪,一手拿出手铐,后来我们终于被带进了拘留所。”

Luna-Lan:“活该!”

青松:“铁血的政委变色的玫瑰带着挽救我、感化我的诚意,提着一斤猪蹄来看我。”

Luna-Lan:“你小子挺有福。”

青松:“变色的玫瑰对我说,青松啊,你也为铁血做了不少贡献,谁能不犯错误呢?什么都别想了,好好改造,争取宽大处理吧!吃点猪蹄吧!”

Luna-Lan:“你要珍惜机会啊!”

青松:“我感动得热泪盈眶啊,我激动地拿起一个猪蹄,闭上眼睛,狠狠地咬了一口,就听见有人‘哎哟’大叫一声。”

Luna-Lan:“谁啊?”

青松:“我睁开眼睛一看,是杨小七。”

Luna-Lan:“他叫唤什么?”

青松:“他还骂我呢?”

Luna-Lan:“杨小七说什么啊?”

青松:“半夜三更的,你不好好睡觉,你咬我脚干什么?”

Luna-Lan:“做梦呢?”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