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里,正月正中。渔家坳的暮渔节。

家家都主动封了船。

男女老少在繁衍了一代又一代渔役耆说

海水中虔诚地洗着身子,该给龙王献红粮了。

呜咽的螺号吹着激浪的海风,吹着渔家坳人沸腾的心情。

今年的暮渔节准备的异常隆重,因为对渔家坳人来说这关乎着未来几年整个村子的收成和浪里来走的几百条性命。

鱼儿坐在一块儿高高翘起的石礁上,捏着圣姑送他的那只小木鱼,迎着铺天盖地的珠海发呆,母亲苍老的声音久久的在他心头回荡,鱼儿,要恨你就恨天吧¨¨¨

鱼儿刚生下三天,父亲便连同那艘传了几代的渔船被滔天的大浪卷如了深海,再也没有回来,村子里也接连莫名地闹了两场大风暴,瓦砾横飞。族长挑了两个壮丁冒着生命危险驾着一叶小舟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用重礼聘了个法师来做法事,法师来到坳子转了一圈,问族长,前一段时日村子里是不是生了一个孩子?族长想了想,是啊是啊。法师叹了口气,转脸儿要走,族长一看,领头儿“扑嗵”一声跪下了,大师慈悲,您无论如何得救救我们几百号人等着您积德行善呢。那法师一看“呼啦”一下子跪了那么多人,仰天又是一声长叹,准备法事吧。

于是,整只整只的猪啊羊啊的沿着海岸摆了一大串子。

但见法师穿了一身儿金黄的道袍,面部凝重而又肃远地看着香炉桌上满摆着的各种法器,久久不敢行法,众人不解,抬头一看,但见三柱擎天香两短一长烧得正旺,法师长叹一声,举手抠下眉心阴阳八卦鱼抛入大海,携童仆相随而去,临别留一锦囊,嘱族长不可逆天意而为之,上书:

地蛟之命,破石而生

天地孕猴,大闹天庭

苍天怜悯,暮渔之节

圣姑再现,慰以苍穹

天地相克,前赴后承

童仆不解,叩问法师,法师对曰:龙生九子,必出一蛟;狗育九儿,必出一獒,祸福怎定?造化使然。童仆遂不语。

圣姑,是渔家坳人心中不容任何人因为任何原因而受到侵犯的神。按渔家坳祖上传下的训词,圣姑现期为九个轮回,每九年为一个轮回,九九归一,共计八十一载现一次人间,有人说暮渔节因圣姑而定,也有人说圣姑因暮渔节而生。

因而圣姑自出生之日起便注定不再平凡,在渔家坳人心里,她是上天派来人间以慰龙王之心防其造孽的使臣,也就是渔家坳人口中的“红粮”,是渔家坳人最后的一道防线,神圣不可侵犯,传说有胆敢对圣姑不敬者,必遭天谴,抛尸江海,故,在渔家坳,人人都对圣姑顶礼膜拜,以祈家人平安,直到圣姑年满十八以后,便会功德*,由渔家坳的族长亲自为其披红挂彩,置于筏上,牵入深海,献给龙王。

燕儿正月正中正子时出生。理所当然,燕儿掀起了渔家坳人多年的期待。

那年的暮渔节,为迎接圣姑,冲冲煞气,海老大亲自驾着小舟载着满船的祭品和龙王的牌位负着燕儿在海上漂泊了半个时辰,请龙王。上得岸来,早有族长嘱人奉好了三丈枣红绫,众人俯身,五体投地,拜侯圣姑沐浴,冲天的篝火映着漂浮与海天之间的孤日,映着一张张兴奋而又虔诚的脸,蒸腾了那股儿腥咸的气息¨¨¨

于是,在渔家坳人心里,鱼儿和燕儿便幻化成了冰与火的关系。

为了抑制鱼儿身上潜伏着的邪气,族长便安排鱼儿和他的母亲住在了坳子里唯一的一座小庙的偏房里。坳子里的人都教导自己的孩子说,鱼儿天生地煞,克父克友,满身的晦气,沾染不得。于是,鱼儿平日里倒也没伴儿,整天一个人围着母亲尿尿和沙泥玩儿。

这一天,鱼儿正在庙后的一片空地上逗小蟹子玩儿,忽然发现在庙墙的拐角处隐着一个和自己大小差不多的小人儿,穿着一身儿枣红色的衣服,很是晃眼,鱼儿很好奇

你是谁啊?

¨¨¨

我看见你拉

¨¨¨

你出来啊,我不打你

¨¨¨

咱俩一块儿过家家啊?

燕儿一蹭一蹭的露出了脑袋,你会陪我玩儿么?

鱼儿憨憨的笑了,咋不会啊,来吧,我们一起过家家。

燕儿也笑了,嘻嘻哈哈地和鱼儿玩成了一团。

你叫啥名儿啊?

我叫圣姑

圣姑?呵呵,难听死了

燕儿脸红了,可是---可是别人都这么叫我的啊

呵呵,那---我叫你燕儿吧,什么姑的,难听死了,说着,鱼儿手舞足蹈地唱起了母亲教他的那首儿摔泥窝窝儿时的歌谣来

燕儿---燕儿---过门槛儿---乒啪,十六半儿¨¨¨

从此,没人去啊小旮旯儿、小石礁的后面便多出了一对儿天真无邪的小娃娃没命的疯耍,无忧无虑的笑声伴着他俩偷偷的长大。

直到有一天,他们的秘密被打渔回来的海老大发现了。

他们强迫着鱼儿跪在燕儿前面,让一群挽着发髻的老道做法,然后拿着皮鞭轮流着在鱼儿身上抽打,母亲哭着喊着跪着爬着给昔日的族人、邻居磕头,并苦苦地哀求着族长、海老大。鱼儿不吱声,只是咬着牙,狠狠地瞪着告密的海老大。

那一夜,雨很大,浇着昏死的鱼儿和年迈的母亲拖着他踉踉跄跄地往家爬¨¨¨鱼儿醒来以后,母亲给他讲起了十四年前的那场风暴、那年的暮渔节,最后母亲对鱼儿说,孩儿啊,不要恨乡亲,要恨,你就恨天吧¨¨¨

鱼儿抱着满头斑白的母亲嚎啕大哭了一场,暮渔之节,地蛟之命,克父克友,老天不容,圣姑之任,拯救众生¨¨¨

从此,育儿便经常梦见裹了一身儿红绸的燕儿哭喊着自己的名字被送进深海¨¨¨

鱼儿变了,天天捏着圣姑送他的那只小木鱼,坐在龙王像前发呆。

这一天,终于来了。

家家都在忙着张灯结彩,绷了这么多年的心弦一下子都松了下来。

祭场也准备妥当了。

海老大陪着族长正在仔细查看细节的安排布置,突然,负责迎神的汉子失魂落魄的跑了过来,海老大一见,破口大骂龟孙子的,你家娃掉海里啦!汉子喘着粗气,族---族长,不好啦,圣姑不见啦!

顿时,渔家坳炸开了锅,一时人人奔走,竟不知如何是好,所有的希望、所有的寄托一下子全崩溃了?!族长更是不敢相信‘拎起汉子的衣领子,哆嗦着问,什---什么?圣---圣姑不见啦?!汉子呜呜地哭了,不见了,我找遍了整个坳子都没见着。

海老大举起蒲扇般的巴掌一下子把汉子撩倒在了地上,破口大骂,龟娘养的,反了!找!就算把地翻个个儿也要把圣姑给我找回来!

燕儿趴在鱼儿的背上,一时忘记了崴脚时钻心的疼痛,望着越来越近的火光哽咽着对鱼儿说,鱼儿哥,放下我你快跑吧,谁让我生下来就这种命呢¨¨¨鱼儿不吭声,任眼泪“哗哗”地往下淌,拼了命的在漫无边际的海滩上奔跑着¨¨¨

逮着了!渔家坳人心中一片明朗!

鱼儿当场便被海老大拿船桨打折了双腿,五花大绑地抬了回来,族长忙让坳子里的一个妇人给燕儿验身,听到燕儿还是处子之身,这才长长地出了口气,看看时辰也快到了,便毕恭毕敬地在燕儿面前跪下,圣姑,上船吧,勿要误了您的好时辰。

燕儿俯身理了理鱼儿凌乱的头发,望了望跪在自己面前的父老乡亲和沿绵在偌大的香炉前的供品,惨然地笑了,我走了,不要为难他。

族长俯身在地,遵圣姑法意。

鱼儿感觉撕心裂肺的痛,眼望着燕儿一步步朝着裹满红绫的竹筏走去,只觉得天在旋、地在转¨¨¨

燕儿走了?燕儿走了?!鱼儿在骂,诅咒着人、诅咒着天¨¨¨

引神的船起桨了,船上的锣鼓也响起来了,鱼儿拼命地滚,朝着大海¨¨¨

燕儿在引神船丢下筏缆的时候对立在船上的族长和海老大说,我若有知,毕发洪灾,以寄鱼儿之魂!

果不其然,当夜,风雨大作,樯倾楫催,浊浪指天¨¨¨

后有人发现,每逢暮渔节时分,海上便会浮起一只幻化不定的血木鱼。

故,有后人记之---

暮渔之年,木鱼重现

蛟龙之战,浊浪滔天

孰是孰非?苍天可怜

苍天可怜,暮渔之年

谁称圣姑?谁言蛟男?

浑天绫罗,纵能缚龙

风火轮圈,即便上天

又怎及

一座铁塔,所压无边?

真不知

是天之恶,还是人不善

只*心棒打鸳鸯,造就怨海无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