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中国货的生活:外国人活起来又累又郁闷!

lianger995 收藏 21 13805
导读:  [B]路透社 美国家庭尝试没有中国的生活[/B]   在一本名为《没有“中国制造”的一年》的书里,作者邦加妮(Sara Bongiorni)讲述了她和她的家庭在为期一年的时间里抵制“中国制造”的生活。 邦加妮努力表示她不是贸易保护论者,并不反对中国。她的目标只是让美国人明白他们和国际贸易体系有多么深的联系。 在这一年里,邦加妮写道:“抵制中国货令我重新思考我和中国的距离。把中国货赶出我们生活的过程中,我发现中国已经是多么深地渗入了我们的生活。” 2006年美国

路透社 美国家庭尝试没有中国的生活

在一本名为《没有“中国制造”的一年》的书里,作者邦加妮(Sara Bongiorni)讲述了她和她的家庭在为期一年的时间里抵制“中国制造”的生活。


邦加妮努力表示她不是贸易保护论者,并不反对中国。她的目标只是让美国人明白他们和国际贸易体系有多么深的联系。


在这一年里,邦加妮写道:“抵制中国货令我重新思考我和中国的距离。把中国货赶出我们生活的过程中,我发现中国已经是多么深地渗入了我们的生活。”


2006年美国1.7万亿的进口产品中有15%来自中国,多数是制造业产品,塞满了沃尔玛或是其它零售店,对中低收入的美国人是必须品而且容易购买。


中国崛起的一个好处是有低价货,令消费者很难对中国进口产品说不。


整个2005年,邦加妮都在寻找商品目录和阅读商品标签,因为购物需要顽强的侦探一般的工作。


她想给儿子买一双便宜的鞋却屡受打击,最终只好通过目录买了一双68美元的意大利运动鞋。


有些坏掉的东西也落满了灰,因为零部件来自中国。而且由于中国产品几乎占据了整个玩具市场,她4岁的儿子都不愿意再把丹麦制的Legos玩具当做生日礼物了。


邦加妮发现即使是广告中的美国制造产品也有零部件来自中国,她总算是懂得了什么叫全球化经济。


抵制活动结束后,邦加妮选择了中间路线。她的家庭进行多种选择,但只有最实用的东西才会选中国货。但是这个抵制活动给她留下了一个习惯:她得使劲思考自己买的东西。她说:“购物变得意义重大了。”(作者:Cynthia Osterman)


来源:路透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经济学家周刊 “中国制造”的问题


2006年初,互联网公司决定投资35亿美元,在越南建设一家新工厂。然而这一年还没过去,美国的这家芯片制造商便把投资额增加到了10亿美元。


在马来西亚的柔佛地区,另一家全球公司伟创立国际公司启动了耗资1.1亿美元建立的新工厂的生产线,为惠普公司生产电脑打印机。作为最大的合同电子产品制造商之一,伟创立已经在中国设立规模巨大的工厂。但它选择马来西亚作为最新的投资地点。


虽然这些公司做出决定的原因各不相同,但结果是一样的:它们宁愿避开增长极快的中国经济,而将工厂设在亚洲其他地区。这样的公司并不是一两家。在衡量成本、风险、客户和后勤等诸多因素以后,越来越多的公司认为,中国不一定是制造业的最佳地点。


“中国制造”的风险与挑战


因为有似乎用之不竭的廉价劳动力且能迅速掌握各种技术,中国的增长似乎是不可阻挡的。人们认为,在美国和欧洲关闭的每一家工厂都迁移到了中国。许多工厂的确是这样,使得中国在1993年至2005年在世界商品出口中所占的份额提高两倍,达到了7.3%。


然而,作为低成本生产基地繁荣发展的不仅仅是中国大陆。在亚洲其他地区,生产和出口也在迅速增长。在截至2003年的十年里,韩国、台湾地区、印度和东盟在全球制造业中所占的总份额从不到7%升至9%以上。它们的出口也全面增长。中国是新兴的巨人,而从这里转移出去的投资给亚洲其他地区带来了成为制造业中心的巨大机会。问题在于它们能否抓住机会。


设在香港的投资银行里昂证券亚太地区市场的分析师斯科特·布里克森说出了一些新工厂未优先选择设在中国的两个原因:“成本上升和公司追求多样化的自然愿望。”


迄今为止,中国的大部分工业发展发生在东部沿海地区,尤其是在上海和珠江三角洲。不过这些工业中心的生产成本正大幅上升。办公楼的租金在上涨,工业用地供应不足,公用事业费用在上升。最重要的是工资在猛涨。尽管有大批工人从广阔的大陆涌向沿海地区,但几年来工人的工资一直以两位数的速度在增长。


成本不是考虑的唯一因素。多样化同样重要。许多公司已经把很大一部分生产转到中国,因此不愿把所有赌注都放在这里。日本贸易振兴会去年的一份研究报告说:“由于中国的经济风险和劳动力成本在升高……采用‘中国+1’策略——投资于中国和另一个国家,即东盟国家——的日本公司应该考虑进一步重视这个‘+1’国家。”


日本公司也许特别担心,但现在,其他国家的企业管理人员也有这样的不安。中国部分农村,尤其是西部地区的农村落后于东部而在国内产生的动荡令一些公司感到担心。


保护主义呈抬头之势同样让一些公司担心。美国和欧盟正越来越坚决地要求中国承担对世贸组织的义务。有公司担心,这可能导致贸易突然中断。


以世界最大的合同制鞋商裕元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为例。该公司每年在中国、越南和印度尼西亚生产超过1.8亿双鞋,大多销往美国和欧洲。当欧盟在2006年10月对从中国和越南进口的皮鞋征收反倾销税以后,公司很快增加了在印度尼西亚的产量。公司一位发言人说:“与其他国家的贸易关系和关税及配额情况是我们选择投资地点时的重要考虑因素。”


中国还有其他风险,尤其是缺少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外国投资者常常发现当地公司推出与它们相似的产品,但用了不同的牌子。因此,医疗器械等行业的许多公司转而选择在新加坡设立工厂。其产品往往是资本密集型的,所以公司更看重强有力的知识产权法而非劳动力成本。一些化学品公司甚至在新加坡设厂,为的是将大部分产品销往中国。在新加坡更容易获得原料,但同样重要的是,宝贵的工艺流程不会被盗。


人民币升值也让管理人员感到担心。虽然没有人认为人民币会突然大幅升值,但它的确处于稳步上升的轨道中,自2005年7月政府第一次将人民币币值上调2.1%以来,人民币对美元的比价一直在缓慢上升。专家预测,今后一年人民币将继续升值约5%,这无助于增加中国以出口为导向的制造业的吸引力。


中国仍富有吸引力


当然,成本和风险不是选择在哪儿建厂的唯一因素。一个国家基础设施的质量、供应商的实力和当地的市场规模也很重要。由于这些原因,中国仍将是富有吸引力的投资地点。


英国沃里克大学教授库马尔·巴塔查里亚认为,中国繁荣的国内市场的吸引力将超过成本方面的各种担心。他说:“为什么人们会去印度和中国?标准答案是因为廉价劳动力,但大多数大型技术公司是为了进入那里的市场。”


当然,纺织和服装等行业始终会寻求有廉价劳动力的地方,会因为工资上升而从一个国家转到另一个国家。不过对于更复杂的资本密集型制造业来说,外国直接投资显然是冲着当地市场而不是低成本而去的。


在新兴的亚洲,有13亿人口的中国显然拥有最大的市场。同美国和欧洲相比,这里的个人财富仍然非常有限,但大城市正逐渐形成充满活力的中产阶级。凭借每年超过10%的增长率,中国的潜力是巨大的。中国的交通和其他基础设施也好于其他许多亚洲国家,供应商的质量也在不断提高,这使得中国能形成非常完整的供应链。


亚洲邻国的机遇


不过亚洲其他地区也有大规模市场。印度有11亿人口和新兴的中产阶级,今年的增长率将达到约8%,但印度要比中国穷得多。迄今为止,外国对印度制造业的投资是有限的——2005年流入的外国投资只有70亿美元,而流入中国的超过700亿美元。基础设施极不完善,这是印度面临的主要障碍,以官僚主义著称的商业环境也是一大障碍。然而即便如此,在这里开设工厂的外国公司也在增多。


东盟国家政府宣布了在2015年之前建立东盟经济共同体的目标。自1992年签订自由贸易协定以来,该地区大多数产品的关税降到了5%以下。但取消非关税壁垒的目标更难实现,它需要统一众多工业标准和海关规定,并设立独立的机构监管地区贸易和调解争端。


与此同时,各国政府还需要考虑如何发展高附加值制造业。虽然东盟在2005年吸引的外国直接投资达370亿美元,但进入该地区的主要是劳动密集型制造业,产品附加值很低。


新加坡虽然人口只有约400万,但其劳动力都受过良好教育。这个国家向来吸引着需要很高技能和大量研发工作的高端制造业。马来西亚在进入高附加值制造业方面也取得了一些成功。泰国建设“东方底特律”的努力开始取得成效。丰田公司最近在泰国设立了新的研发中心。


不过在该地区其他国家,政府往往说得好听,却未采取足够的实际行动。就目前而言,在外国投资者感到对中国投资过多而把目光投向其他地区之时,这并不显得十分重要。但随着印度解决其存在的问题,中国发展成为更大的市场,东南亚就需要建立一体化市场,否则制造商刚刚产生的兴趣会逐渐减退。


来源:英国《经济学家》周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芝加哥太阳报 “你我都该爱中国”


我最近刚从我的第一次中国商务之旅归来。我得以亲眼见证中国在全球经济的崛起对美国企业而言是最好的事情。没错,你没有读错。中国对我们有好处。


我当了八年律师。三年前,妻子和我冒出了一个商务想法。我们的想法极其简单:设计100%的真丝领带,并在互联网上以15美元每条出售,外加运费。


我们先和国内的领带制造商联系。这是件很容易的事情,没有语言障碍。没有复杂的进口。没有昂贵的差旅。我们联系的五家制造商只有一家给我们回复。显然,我们的业务太小了,它们不愿意理睬。回复我们的那家厂商很粗鲁。没兴趣。他透过电话对我们翻白眼。我感到似乎是我打扰了他。


然后到了价钱问题,我们意识到以15美元每条出售并赚取利润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我们和其他人一样,转向中国。


事实表明,在中国有一个小工厂镇。浙江省的嵊州出产世界上60%的领带。我听说一些中国企业家几年前到意大利购买许多高科技的制领带机器。中国人把这些机器运回家乡,开始生产领带。


我亲身感受到中国成为领带业的重量级生产者不仅仅是因为“廉价劳动力”。


我们先了解一下“廉价劳动力”的真正意思。对比美元和人民币的相对价值,以美国的标准来看,中国的商品和劳动力成本相对低。我亲眼目睹尽管这些工厂工人并没有住在可以眺望黄埔江的排屋,但他们肯定赚取了谋生的工资——在这方面,美国的一些劳动者也并非总能自己说了算的。


提供廉价劳动力并非中国独有的现象。那些货币票价对美元很弱的数十个国家也可以提供廉价劳动力。


但中国人提供了一些好得多的东西。中国人完善了自己的制造技巧。他们学会经营一家企业的基础知识,并提高自己的商业触觉。他们还知道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有时候,自己正在与之打交道的小小的互联网业务某天可能变成一个大客户。


当我们第一次接触中国人的时候,我们就注意到他们和美国厂商的区别。尽管这些工厂已经在搞大业务,但他们对我们仍然惊人的开放和耐心。他们慷慨地提供免费的样板,他们常常开放地讨论国际领带业务。他们也教会我们一点领带架构、设计和存货控制的知识——所有这些不过是换取我们跟他们做生意的可能性。他们的耐心得到了回报。


我们如今是全美最大的网上私人领带公司之一,而且我们所有的领带都来自中国的工厂。我们如今每两周创造四个新的美国就业岗位。没有中国,所有这些都是不可能的。但出于某种原因,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中国创造的好处,只听到坏处。


那些反对中国的意见要么是戴着眼罩,要么是有目的地采取亲制造业的立场。


当公司进口或外包,制造业的就业岗位就会流失吗?当然。但为什么没有提到因中国而产生的美国就业岗位?难道因为这些工作不是制造业的工作它们就没那么重要吗?在我们的制造业失业率达到空前高点的时候,我们的总体失业率达到空前低点,这难道只是巧合吗?


我的领带公司只是从中国进口的好处的缩影。没有中国,我国最大的雇主沃尔玛可能永远不能成为这样的巨人。没有沃尔玛,那五十万雇员要在哪里工作呢?


没错,中国实际上在美国创造了就业岗位。只不过不是制造业就业岗位而已。但谁规定国家绝对必须有制造业岗位?为什么我们的岗位不能由分销货物的岗位组成?我们仍然在加强我们的经济,只是不是通过制造业部门。


我会说:那又怎样?(作者 GREG SHUGAR)


来源:美国《芝加哥太阳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洛杉矶时报 中国的魅力攻势


几十年来,泰国北部只有一座座寂静的村庄。但如今,这个地区更像一个欣欣向荣的大都市——中国的大都市。


由于贸易繁荣,这里成了运送中国苹果手机和其它商品的中转站。迫切希望学习汉语的泰国商人大多,以致当地的语言学校人满为患。


全世界许多发展中国家的人们会觉得泰国北部的情况与他们那里很相似。5年来,中国不仅通过高层外交活动,还借助软实力手段,如援助、投资、文化和媲熟的外交活动,为成为全球大国奠定了基础。这种魅力攻势非常成功。几年前还对中国心存恐惧的国家,现在对北京的欢迎程度大大增加。


中国将精力重点放在了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拥有中国进一步推动自身经济发展所需的自然资源和新兴市场。在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中国遍过提供贷款和援助来争取当地政府的支持。中国大力发展贸易并与波斯湾到南美最南端的国家签订贸易协议。中国公司大型代表团定期随中国领导人出国访间,并在当地签订协议。


中国还大力传播自己的语言和文化。从肯尼亚到澳大利亚,北京为这些国家主要大学的语言项目提供资助。据报道,中国的大学一直在扩招海外学生,从20年前大约8000人增到如今的12万人左右。


全世界的民众也正受到中国的影响。在非洲、亚洲和南美洲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这些地方的人对北京更加友好了、一位菲律宾前官员说。“我们可以与中国加强合作,因为我们知道,公众支持这种做法。”


中国领导人称自己不同于爱管闲事的西方大国。他们说,中国会帮助其它国家,但不会干涉这些国家的内政。北京不会命令别国政府做什么。坚持不干涉别国内政会使一些国家安心。


实际上,魅力攻势取得了巨大成功,一些国家把中国当做发展的典范。(作者: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访问学者乔舒亚·柯兰齐克)


来源:美国《洛杉矶时报》网站



看偶的博客不??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