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被青春撞了一跟头》

xiaole8513 收藏 0 32

《我被青春撞了一跟头》

一,去他妈的,高三

1

“我操,腰真疼。几点了,阿代。”

“第四节刚上课。”阿代回答我说。

“我睡三节课了?”我有点怀疑阿代的话是否属实。

“恩,挺牛X的,动都没动一下。还一节了,你听会不?我睡会,我快顶不住了。”阿代摆出一副马脸。在此声明一下,实际上阿代的脸是标准的驴脸,奇长无比,只是因为他现在面无表情,眼睛半闭,脸显得更长,不用展开任何联想,都能看出来,这是一“马头人”。

“算了,反正前面也没听,再睡会吧,你帮我放会哨,下午你再睡。”还没等阿代回答,我就把脸背向他,爬着睡了。

“操,够狠。”

实际上这件事说起来我还有那么点对不起阿代,我凭着运气好,在三局两胜的划拳比赛中赢得胜利,从而理所应当的占据了一个也是仅有的一个上午睡觉的名额,而阿代由于划拳的失误,不得不忍受想睡却不能睡的煎熬。为此我们以前经常吵,他埋怨我,为什么我总是能赢他;我埋怨他总是不给我好好放哨,导致老师发现了我好几次。后来经过我俩理智的思考以后,把所有的罪名都加到了老师的身上,谁让他非得没事干盯着我俩的。想通之后,我们心无杂念,感觉豁然开朗了许多,后来我们各尽其责,轮流值班,兢兢业业,同时我们的友谊也随着放哨和睡觉质量的增长而增长了很多。

2

我上高三那会正赶上非典时期,城市里闹的沸沸扬扬,而学校里却对外界发生的事情不闻不问,当时只是知道现在流行一种病,先感冒,然后发烧,然后就死了。这也是从我一同学的口中听到的,记得那天早上,刚吃完早饭,有个本地的同学晚上回家了,回来以后就跟我们说:

“操,知道不?”

“知道啥?”我当时有点怀疑他的智商,还没说啥事就问我们知道不。

“现在有一种病,得了就得死人,现在死不少了。”他补充说。

“废话,得了爱滋,神仙也活不了”

“爱滋算啥”他天生爱吹牛“那病得了以后先感冒然后发烧,然后直接就死了。还能通过空气传染,没药能治!”他说这话的时候竟然表现出一种沾沾自喜的表情,好象这病是他研制出来的一样。

“啊,我最近嗓子疼,还总拉稀,流鼻涕,好像是感冒了。”我故意逗他们说。

“我操!”在场的人都叫了一声。

“你完了,先感冒,后发烧,然后你就得死,治都治不了,还传染。”那同学捂着鼻子说。

“滚犊子,爷逗你呢,真有你说的那么邪乎?”我骂他

“废话,新闻上说的,死不少了都”

后来,通过各种渠道,我们了解到,这种病叫做非典,全称“非典型性肺炎”,据说得了此病后会令人痛不欲生,先是重感冒,然后伴随着头脑发热,病毒进一步地浸蚀患者的身体,等到患者感到呼吸困难的时候,基本上就没戏了,只能眼睁睁的等待死神将自己带走。

媒体的力量不可忽视,当我觉得自己终于了解非典的时候,外面已经彻底传开了,学校里已经出现了大批带口罩上课的学生,其中竟然以男生居多,可能是因为女生把相貌看的比命还重,所以女生戴很口罩的就很少,尤其是美女,宁可疾病缠身,也不愿为此遮掩了自己的相貌。这就便宜了一些男生,在一群面目全白的人群当中,终于看到一个不遮不掩的人,而且还秀色可观,不免会口水横流,浸湿口罩,从而原形弊漏。这就好比一个女人在大街上突然走光,漏出内衣的一角,这一举动肯定会引来一大批男人的目光,犹如天下尤物,看一眼少一眼,而不管那个女的长的美与丑;相比之下,一个处于游泳池里的女人,即使你长的再好看,也会有一批男人不去看你,即使你穿的就是三点式,可你对他们的诱惑远远不及大街上无意走光的女人强烈。

非典的到来并不是一点好处也没有,就拿我们学校的女生来说,有的女生长的实在没法看,所以正好趁非典来临之际大张旗鼓地戴起口罩,有甚者竟带起了墨镜,全副武装,给人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不过他们不是半遮,而是全遮,因为遮挡住一半是无法掩盖很多事实的,所以必须把事做彻底,不给别人任何看穿的可能,但即使是这样也很难麻痹一些目光尖锐的人,他们会通过一个女人的身材,走路姿势,来判定此人是美是丑,当然这个功夫并非一日就能练成,必须是长期观察美女的人才能有如此的成就,所以在她们看来的蒙胧美,我和阿代看完以后,想法惊人的一致:“妈的,一群忍者神龟!”

即使在非典最严重的时期,我还是坚持每天一个凉水澡,我并不是在对自己身体的免疫力进行挑战,只是我认为,有些事是你控制不了的,该你得了,你跑到国外去也没用,不该你得,怎么也得不了,但是有些人并不赞同。这得从学校的宿舍说起,比如我们宿舍有12个人,但是只有5张床,上下铺加一块理论上可以睡10个人,但狼多肉少,先来先得,后来的只能三个人睡两张床。我运气较好,开学那天,我早上放弃了睡觉,早早的跑到学校来占床,期间出现多次困难,均被我一一克服,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在仅剩下的2张“单人床”中,挑选了一个自己心仪的床,而来晚的同学则只能骂骂咧咧去睡“三人床”。其实睡三人床并非毫无益处可言,相比单人床来说,睡三人床的同学可以享受每半年节约80块钱的待遇,所以导致了睡三人床的同学只有在每学期开始的时候才能扬眉吐气,出一出心中的恶气,当他们看到睡单人床的同学把大把钞票上交老师的时候,他们通常会露出诡异的笑容,好像在说:你们他妈也有今天!这时睡单人床的同学会说:你们赚大发了,然后露出更诡异的笑容。事实证明,睡三人床的同学只是找了一下心里安慰罢了,因为他们不得不在夏天最热的时候,和同床的哥们身体接触,相拥而睡;在冬天的时候则面临着晚上被人抢被子的悲剧,所以他们往往有所警惕,但是这种做法必然会影响睡觉的质量,在鱼和熊掌不能兼得的情况下,他们往往会选择后者,保持充足的睡眠,以保证第2天的听课质量。

在非典这种严峻时期,而且是在夏天,流行性传染病发作的高潮时期,这时三人床的同学往往会产生相互的猜疑,比如有的同学爱干净,有保持天天洗脚的习惯,而有的同学图省事,放弃了洗脚这一睡前工序,这时候,两个人往往会出现一些分歧。洗脚的人会骂不洗脚的:你就别洗脚,你脚上的泥都能当鞋穿了。这时,不洗脚的就会借非典的名义进行反驳:洗脚,洗脚,洗死你,哪天你感冒得了非典,死了都不知道咋死的。吵架结束后,两个人之间必然会产生感情隔阂,晚上睡觉时,两人也一该往日相拥而睡的习惯,而尽量不与对方进行身体的接触,这就导致两人必须保持同一姿势,坚持一夜。但能做到这点的却很少,有时候我起的比较早,会发现两人姿势比晚上有了质一般的改变,绝对可以用如胶似漆来形容。

3

改革春风吹满地,中国人民真争气。非典的洗礼并没有打倒广大的劳动人民,不久以后,各种治疗非典的特效药物犹如雨后春笋相继问世。由于学校的封闭性,大家都还处在被非点折磨的水深火热之处,以至与到了高考前夕,学校命令每个学生天天查体温,添表后上报,如果发现温度较高者,学校便会使尽一切阴险毒辣的招数把学生遣送回家,以争取高考的顺利进行。当然此事并非学校本意,实在是因上级催的紧,如果发现学校出现了非典现象。但是学校没有上报。恐怕校长的乌纱难保,这就好象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而虾米只能饿着。

身为虾米的我们,不得不每天在上课之前拿着班里仅有个几个温度计轮流试体温,这无形中就便宜了做在前排的男生,因为我们班的座位大致是按照学习的好坏排列的,所以,我,阿代,太监(外号),杀人王(外号),猩猩(外号),孙子(外号),伤人(外号),等一系列铁哥们就自然而然的被流放在教室的最后几排,而女生基本上都在教室前排,其间搀杂着几个学习较好的男生,他们往往张的比较细致,皮肤白皙,开口说话必和学习相关,而且说的头头是道,通常他们都是极受老师欢迎的,所以在前面的女生群中偶尔会听见他们的淫笑声,更有甚者还要近水楼台先得月,把自己心仪的女生占为己有。就这样,他们利用了非典和座位的优势,在女生刚刚试完体温的温度计抢过来,急忙塞到自己衣服里面,借此感受体温计上尚存的体温,体验一把“间接拥抱”。

我们班里的女生绝对不能用好不好看,漂不漂亮来形容,因为我根本想不到用什么样的词汇才能形容她们的花容月貌,如果非让我说,我只能说出一句话-----真他妈恶心。我们班一共70多个人,女生只有20多个,本来就面临着一种狼多肉少,粥少僧多的可怜局面,女生们还非得长成那样,无疑是在雪上加上,火上浇油。但是话说回来,有肉吃,有粥喝总比饿着好,当一个人饿到极限的时候,吃屎都觉得香,喝尿都感觉甜,所以即使你长的再难看,只要是你个女的,找个对象问题不会太大,所以在我们班,即使再丑的女的,也学会了买弄风骚,在班里享受绝世美女的待遇,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