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44/


下了班的鲁心海拎着地瓜向章如萍家走去。

瘦瘦的鲁心海长得毫无分量,仿佛身体里不是肉和骨头在撑着,而是一堆稻草。蓝盾对他能够打造出壮得像牛犊一样的胖黑总是感到不可思议。

前几天,山东农村老家来人到劲城看病,带来17个地瓜和满地的粘痰。粘痰鲁心海不断的用拖布擦掉,随后又出现,后来就干脆用脚随时随地的擦;地瓜,鲁心海自己一个没舍得吃,还瞒着饥饿的胖黑留下三个:“唉,让章如萍她们娘三一人吃一个吧。病也都是如萍帮助看的呢。”

“老鲁,拿着地瓜去哪呀?”鲁心海没想到迎面碰上了王利!这个家伙不仅势力眼,嘴上还没有把门的,嗓门还特大,最让鲁心海害怕了。

王利停下自己那辆破旧的自行车,自然地把裆跨在自行车的横梁上,两脚触地,不怀好意的眼睛盯着鲁心海,摆出了那个被蓝盾捉弄的语文老师的架式:我一眼就能看到你心里去!

鲁心海刚想说回家去,却发现章如萍的家和自家的方向正好相反。他立刻如同一个发傻的足球前锋懊丧地站在那里,原来自己刚才踢进的是个乌龙球!

“……”

知识分子不会撒谎,也不知道怎么撒谎,“做贼心虚”的鲁心海听到王利的叫嚷,脸红到了脖子根,恨不得一头栽到地里去。

“哈哈,是去章如萍家吧?”王利终于把鲁心海最害怕的话说出来了,他大声的奸笑引来路人的侧目,把鲁心海吓得心一颤一颤的,他真怕从王利的嘴里再冒出什么“搞破鞋”之类的字眼。一个独身男人和一个独身女人老见面,怎么能够说得清?那个时候谈恋爱,公开的约会被视为可耻和堕落,只能以“谈工作”、“谈心”的名义进行地下活动,情书的开头一定要称呼某某同志,结尾也必须是致以革命的敬礼。似乎已经有人对鲁心海时常去章如萍家开始指指点点了,因此鲁心海决定:如果王利再继续这样大声笑下去,自己宁可把这三个地瓜给他,也要赶紧回家,免得背上“搞破鞋”的帽子。那个时候,还没有腐败的概念,但生活问题,足以结束一个人的政治生命。

有人精确的测量过,身高1.76米、体重75公斤的男性公民鲁心海,心脏有拳头那么大,可胆量只有小米粒般大小。

“这也就是遇到我了,遇到别人你怎么办?”王利的声音终于小了下来,口气里充满了关怀,“搞破鞋”的之类的话也没有说出口,因为他看见鲁心海的汗已经冒出来了。

王利的观点是:只要这个人服了,就不要穷追猛打,防止狗急跳墙。鲁迅不都说过吗——“废厄泼赖”应该缓行。

“……”鲁心海不知是说感激,还是说啥,脸上的肌肉僵硬着,周围的人好奇地瞅着他俩。

“我是从来都不蹬章如萍的家门的,从来不!”说着,王利头一甩,挺胸仰头地骑着四处乱响的自行车走开了,那得意的劲头,就像阿Q糊里糊涂地得到了吴妈。

“谢天谢地!”鲁心海的嘴唇蠕动着,像刚从电刑中清醒过来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