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时代:中国的左腿与右腿之争

在中国大力发展私家车,引发了人们对城市交通,能源危机和环境等各方面的忧虑与担心,实际上,在城市化程度还相对比较低的中国,汽车时代加快城市化的进程,以及城市中心区向周边卫星城市及近郊、远郊的崛起。我们该如何取舍呢?


前不久,广州市所制定的新的《城市总体规划修编》已获得建设部批准,报告描绘出“2020年健康安全、人人享有的新广州”将是:“家家有车、人人月薪过万”,从“发展”成功迈入“发达”。


按说这是个很诱人很美好非常令人向往的桃花源。可出人意料的是,此远景规划一出,却舆论哗然。


广州现在十户尚不到一部车,城市交通便己堵车堵得一塌糊涂了,何敢一户一车?还有,2006年中国每年进口4亿吨石油,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的石油进口超级大国,发达国家对此己抛出了“中国威胁论”,指责说,中国威胁全球的石油安全。才1000万部私家车,中国便己经如此了,又何敢3亿部私家车?还有,尾气噪音污染等种种种种。


私家车对于中国是一种“无法承受之重”


能不让人犯愁吗?


现在的1800万人口的北京,机动车保有量已达到287.6万辆。私家车的保有量不过100多万辆,平均15个人才一部车,这数字与国际化大都市的落差太大,东京的私家车的保有量超过了500万辆。这么点车就己经堵得让人窒息,去年10月初的一场大雾,让全北京成了停车场,几十万人上班迟到。此情此景,北京人至今难忘。


那一天,简直就像世界末日来临似的,不禁让人想问:如果北京也拥有500万辆私家车,会是个什么样子?敢想像吗?北京的停车场和道路,能在并不遥远的日子增加10倍吗?


此时,让人记起了许多重磅级的经济学家早就警告过的,“中国不要发展私家车”的“迂腐”的“先哲般”的告诫。


他们说,那对于中国,是一种“无法承受之重”,是一种灾难,真让他们说对了?他们的预言,难道真会一语成谶了?


到2000年6月1日,中国禁止摩托车进城的城市己多达58个,几乎涵盖了所有的省会城市和大中城市,使中国的摩托车,这个全球最大的摩托车制造业全行业亏损。中国竟然是以这样的代价,来缓解城市交通的堵车问题的。


中国早早地便试行了小汽车单双号的单双日出行,可这一措施立刻便遭到了汽车一族的强烈反对,而不得不暂停实施。


于是,他们作出结论说:中国应当发展和完善公交车,自行车仍然是首选的代步工具,自行车几乎完全没有污染,没有噪音,不耗油,占用的道路面积和所需要的停车场面积,仅为小汽车的1/12,还能全民健身。这便是中国特色的公交概念,多好呀。


他们反对中国成为汽车时代的国家,反对从自行车王国向汽车王国的过渡,如果按照国际流行的分法,他们当属于右翼的保守党,(请注意:这里毫无贬褒之意。)估且称作中国的右腿,那么,持反对意见的,便自然地成为中国的左腿了。(我们可以称他们为左翼的民主党或社会党吗?)


在自行车与汽车之间


可是这种听起来很美的理论,却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那就是没有强大的人流,哪里来强大的物流?又哪里来强大的信息流?人流在物流之先。人流不畅,物流能畅吗?


一个开小汽车的人与一个骑自行车的人,其活动半径和能量是不能同日而语的。这是个常识。


由于交通工具的限制,中国人都拼命地往城市中心挤,而郊区郊县所有的商业、服务业、娱乐业、金融业、政府部门都在抢占市中心的闹市区。上海不是有句俚语:“宁要市中心一张床,不要郊区一间房”吗?


如果你有部私家车,你还会挤在闹哄哄的、噪杂而污浊的,被垃圾围困的闹市区里吗?汽车会迅速地使城市向郊区郊县扩散,并使市中心迅速衰败。发达国家的历史己证明了这一点。汽车时代的到来,会大大地加快中国城市化的进程,缩小农村与城市的差距,加快中国农村城市化的进程,而这不正是我们多少年来所梦寐以求的吗?


住在如同氧吧一样的乡间,住在绿色葱笼、山花漫烂的山庄,住在幽静清闲的野外,多好呀。可这一切的前提都是:你必须拥有一部车。


关于堵车


堵车是反对发展私家车的最重要理由之一。


车与路的矛盾是一对不断缓解又不断爆发新的冲突的矛盾,这种矛盾冲突永远没有尽头。可恰恰是这种矛盾冲突,在不断推动着城市建设和中国的城市化进程。


如果没有这对矛盾的冲突和激化,能想像2007年的北京,会有如此之多的二环三环四环五环六环的环城路和立交桥吗?能想像2007年的中国,能有如此之多的高速路和立交桥吗?


尽管这几年来,中国的公路建设的速度用“一日千里”来形容亦不为过,到2006年年底,全国公路通车总里程为348万公里,向世界第一逼近,高速公路总里程4.54万公里,(收费公路超过10万公里,己经是世界第一了)。但与机动车增加的速度仍没有可比性。城市中机动车的增速大都在每年以20%在递增,可中国的道路建设的增速却仅为13%左右,于是车与路的冲突便越加尖锐。


这是因为我们的车太多了吗?


中国以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十三亿的人口,到2006年年底,中国汽车保有量为3500万辆,其中私家车1800万辆。平均将近40个人才一部车,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四分之一,在汽车的拥有量上,中国还处在中下水平。日本不过一亿多的人口,却拥有8500万辆汽车,我们的汽车保有量是太多还是太少?


那么,如此严重的堵车,是因为我们的路太少了吗?


也不是。


中国所拥有的公路总里程与日本相当,而日本的高速公路仅为中国的一半,而日本的汽车总量却比中国多出6倍。可他们的汽车通畅程度比我们好得多。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出在中国的城市化率远远低于日本。


到目前为止,中国的工业化水平己达到83%,中国工业对国民生产总值的贡献率己高达85%,而中国的城市化率仅为30.4%,大中型城市人口仅占全国总人口的6%,目前中国的城市化率和同等收入水平国家相比,大约低了10多个百分点。也就是说,中国的城市化率按同等收入国家的城市化水平,应该在40~50%之间。


小轿车将大大地提高我们的城市化率。小轿车会导致大城市的急剧扩大,会使大城市周边的卫星城市急剧升值。会在我们的国土上出现这样的情况:中小城市星罗棋布。而这不又正是我们许多年来所梦寐以求的吗?


新建的大型超市和超大型超市都不建在市中心,都建在郊区或近郊。而像“沃尔玛”、“家乐福”、“麦德龙”这些超级商城,大都建在远郊的城乡结合部。如此选址的道理很简单,因为这样的地方土地很便宜,而此种超级商城的停车场面积与商城的面积几乎可以接近1:1。


对于自行车一族来说,商城的地理位置生死攸关,可对于汽车一族来说,商城的地理位置己并不重要,而道路的通畅和停车位却生死攸关。


当这样的情况出现以后,在商业中心向城市外沿转移之后,以商业中心为最大的凝聚力的城市的闹市区,能逃脱衰败的命运吗?而城市道路堵塞的情况,会不会随之迎刃而解?


我们对于这件事不必过于担心,中国城市化的进程,将随着车与路的矛盾,不断激化与不断缓和的过程,而逐步推进。


关于能源危机


实际上,能源危机远没有许多危言耸听的人所说那么严重,而且,新的可替代能源的不断出现,在不断地减小和压缩全球对石油的需求。几乎是一夜之间,西安市的上万辆出租车都将烧油改成了烧气,不但干净清洁,还便宜了许多。还有,在未来的几年间,更多新的质优价廉的可替代能源从实验室走向市场,所以,能源危机是可以解决的。


至于说到噪音和尾气,你很快就会发现,当小汽车保有量在达到某个临界点后,它反而会大幅下降。那是因为小汽车保有量的饱和,会导致城市中心区的败落,会导致人们逃离城市,会加快周边卫星城市及近郊远郊的崛起。


让汽车时代的到来


快些快些再快些


一届比一届火爆的北京国际汽车展,给我们所带来的是这样的信息:中国人购买私家车的浪潮己经大浪滔天。


发达国家的现代化进程表明,当一个国家的人均收入达到500美元时,这个国家就己经站到了汽车时代的门口。


而当一个国家的人均年收入达到3000~4000美元时,这个国家就会迎来第一次汽车消费的大爆炸。


尽管中国人的平均收入在1600美元上下,可珠江三角洲的广州、深圳、珠海一线、长江三角洲的上海、杭州、南京一线,以及京、津、唐地区的人均年收入,已超过了5000美元,而这一地区的人口总数已超过了6000万人。6000万人已经是一个世界上很大的国家的总人口,比如欧洲的法国。


你能想像这6000万人当中所蕴藏的购买力吗?当这种购买力一旦爆发,会给我们带来些什么吗?我们是应当引爆这种购买力,还是应当压抑或推退这种购买力的爆发?


我们有一万条理由来引爆这种购买力,而没有一条可以成立的理由,来压抑或推退这种购买力的爆发。


小轿车改变大中国


上个世纪,建国五十年的中国,是骑着自行车走过来的五十年,这就是我们的形象,我们的地位。我们能憧憬在这个世纪的五十年间,成为能开着私家车的中国吗?中国能成为像美国一样,“四个轮子上的国家”吗?


骑着自行车的中国,只能在慢行道上行进的中国,能与开着私家车的中国,飞驰在快车道上的中国,跑得一样快吗?


汽车时代的到来,以及因此所带来的,大中城市的“墨迹效应”,(或称作“溢出效应”),以及大中城市周边卫星城市的迅速崛起,将会爆炸性地加快中国的城市化进程。


汽车时代的到来和自行车的退隐,将迅速导致城市中心闹市区的没落和城市的扩张,导致商业区、餐饮业和文化娱乐业向远郊的转移和重新布局,我们渴盼了许多年都未能实现的事,在不经意之间,就变成了现实。


我们已经失去了许多机会,可不能再失去这次机会。


小轿车将改变大中国。小轿车将会使大中国的许多梦想美梦成真。


左腿和右腿还争些什么?把一只脚放在离合器上、另一只脚放在油门或刹车上吧。那飚车感觉真的很好,跟作梦一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