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特工 第一章 噩梦 第三节 遇见蓝眼睛的老人

江畔 收藏 3 1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44/


雨夜。

瓢泼的大雨随风吹刮,扑打在一个瘦弱的老人的背上。他戴的斗笠只能遮盖他的头颅和肩膀,躬起的脊背却只能一任雨水捶打。窄窄的小道上空,偶尔响起的炸雷,伴随一道闪电掠过,把路旁小屋的阴影映衬的半黑半白,令人激灵、恐惧。

劲城人是很怕黑夜下雨的。3年前,就是在这样黑色的雨夜,3个16岁的姑娘在一个月内接连被人先奸后杀、大卸八块,至今还没有破案,三个女孩的母亲有两个成了精神病,天一下雨就出来找孩子。于是,劲城人陡然地在黑夜下雨和闹鬼、死人之间划上了一个大大的等号,一碰到黑夜下雨,人们就觉得毛骨悚然、脊背发凉。孩子闹时,吵吵“毛猴子来了!”已经不灵了的老人,就会瞪大眼睛,用变调的声音恐怖的说:今夜下雨,可黑了!孩子望着老人那恐怖的眼睛,听着带有回声的恐吓C大调,登时没声了,他们还不知道死是什么样子,但害怕。中国儿童好奇的天性,有很多就是这样被家长和老师习惯性扼杀的;于是他们很早就懂得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辩证法。而长大以后,缺乏创新细胞的他们,只能成为生产、销售或使用各种盗版产品的急先锋。

那时候中国的育儿方式有三种流派:说教派,以喋喋不休的职业病老师为代表,最拿手的武器是拎着孩子的耳朵到学生家里找家长,因为他们抓住了学生的心理: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师来我家。坐俺的墩儿,喝俺的茶,老师一走妈就打;恐吓派,以60岁以上、根本管不住那些在毛主席的号召下生出来的多如牛毛的孩子的老人为主流,常规武器是把灯关了,然后把手电筒照在苍老变形的脸上,把本应入土后的形象提前展示出来,吓唬孩子,以求得30~50秒的安静;猛揍派,以卷旱烟的父亲为主力,理念是“小树不修不成材,小孩不打不成器——棍棒出孝子”,打了还不许孩子哭,造成大量的孩子晚年患肺气肿,主因就是小时候憋的。

但此时,瘦弱的老人似乎没有感觉到雨夜的恐怖,他拖着蹒跚的脚步,独自慢慢的走在黑色的雨夜里,甚至有些消遥自在。忽然,雨停了。老人感到有些惊异,雨真的不下了?他慢慢抬起头,看看天空,但他看不到天空,眼前一片漆黑,只有几根闪亮的银色铁条出现在他的眼前,而且距离很近。

是一把雨伞。

蓝盾笑眯眯的看着老人。

老人笑眯眯的看着蓝盾。“孩子,谢谢你了。”老人和蔼的说。

“大爷,不用谢,我学习雷锋!”出现在老人面前的,是一个蓝眼睛、黑头发的孩子。白皙的肌肤,高高的鼻梁,怎么看都是一个中外混血儿,唯一和清俊的面庞不协调的地方,是脸上的疤痕很多。

蓝盾见老人打量自己,什么也没有说,只等老人奇怪的发问。他已经习惯别人问他为什么是蓝眼睛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