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盗 前文 第十七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0/


“怎么拉?”我蹭蹭马库斯揶揄道:“这就要魔王大人帮忙了!”马库斯奇怪的说道:“我能帮上什么忙?”我和霍根相视一笑,霍根说道:“其实你不用做什么——你只要在一些私人的场合,记住,是私人的场合上,比方说在一个富翁的家庭酒会上,在一个咖啡会所里,你只要对猎风的信心稍微有那么一点动摇或是迟疑不定……”他打了一个响指:“……一切就搞定了——哥哥你可千万不要在公开的场合表示猎风不行,相反,你还要坚定的支持他,不能有一丝的犹豫!”我说道:“你和我的关系大家都知道,所以你应该是最清楚我的实力的人,只要你都觉得我没有希望赢,你说其他人会怎么想?”马库斯会意地笑了,他指着我和霍根说道:“噢——我明白了,你们两个……”我连忙拦住他:“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不可言传!佛祖曰:不可说,不可说!”马库斯端起面前的酒杯灌了一口,旁边的霍根对我说道:“猎风,外面对于这场比赛可是很重视呀,听说票价都已经涨到一百万宇宙币一张了……”我不信道:“是不是?你别骗我,这次的比赛有那么重要吗?快腿王的分量并不是很重,顶多也就在整个联盟里排个第三吧……”霍根踹了我一脚笑骂道:“你还臭屁的不行——你自己都知道是第三把交椅了,最近自从马库斯战胜瓦西里登上魔王宝座之后,一直到现在,拳坛上都没有什么特别精彩的拳赛,这一次,大家真的很看好你们!”他有些嫉妒的插了插我的脖子:“你知道吗,你们这次居然和上次马库斯的魔王挑战赛一样,可以一直开设赌局直道比赛结束!”


的确,这样破例在拳赛的历史上不是没有但是很少,在我们所经历的时代,只有马库斯上一次和瓦西里的魔王争夺战破过例,霍根比我更早进入顶级拳赛,但是他也没有哪一场拳赛有这样的待遇,自然有些“不忿”。不过我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斤两,这一次,并不是我们的拳赛真的是那么的重要,而是因为前一阵子的拳赛多少有些平淡,终于有了这样一次机会,看来有些专门赌拳的庄家想玩一次大的了,要不是他们的作用,我想不会是这个样子,毕竟在快腿王的前面还排着重击王。我心中琢磨一下对霍根说道:“真的吗?那样的话我们的计划又要改变了,或许我们可以多赚一点……”我和他相互看着贼贼的笑了起来。马库斯愣了一下,随即想到我可能想要在比赛中控制节奏进一步的拉高赔,然后狠赚一把,他认真起来,连忙对我们说道:“猎风,你还是小心一点,要是被人知道你会死得很惨的!况且一开始如果你让着他,最后能不能翻盘?”联盟是不允许拳手直接或是间接的参与自己的拳赛的赌博的,一旦查处立即处死!况且我还是要在比赛中放水控制赔率,要是被人查处来,恐怕不是死那么简单了,求死都难哪!我冲他笑笑谢谢他的关心:“没事,只有我们三个知道,你们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至于能不能最后翻盘,你就放心吧!”马库斯摇摇头,劝不了我们他也没办法,他大手一挥:“我再借你一千万!”我一愣:“怎么了?”马库斯皱着眉头说道:“我知道你急着赚钱,海盗船是你们的梦想,我知道,但是这样实在太危险——你们做一次,赚够了钱,以后就不用再这样冒险了!”我一时间莫名的感动,半晌才动动嘴唇断断续续的说道:“可是,这些钱也是你的全部积蓄了吧,万一我真的失败了……”马库斯咧嘴一笑,黑黑的面容衬托下,他的牙齿显得洁白无比:“反正我是一个人,又没什么梦想整天浑浑噩噩的,要钱也没用,输了就输了……”我心中感动,用力的握住他的手,喉咙却有些哽咽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他说要钱没用是假的,拳手们走向下拳台就什么也不是了,如果将来退役,拿什么养活自己?况且拳手晚年一生所有的重击产生的后遗症都会发作,往往百病缠身没有钱恐怕活都很难活下去!


为了备战和佩迪拉之间的快腿王争夺战,我有多请了两个陪练,加上以前的两个,现在一共四个陪练每天陪我一起练习。我的教练名叫罗夫,他是一个退役的拳手,长着一头银白的头发。在黑市拳赛里有一个怪圈,通常好的拳手做不了好的教练,好的教练往往在做拳手时成绩糟糕。老罗夫在黑市拳赛的圈子里混到了三十三岁,还只是个中级拳手,一生没攒下几个子儿,三十三岁那年他在他的最后一场拳赛中被对手一脚踢断左臂,被迫退出拳坛,手臂后来接上了也长好了,但是他也没钱了。没办法只好出来做教练。没想到他在教练的位子上倒是得意了一下,最起码相对于他做拳手的水平来说要高很多,他现在在联盟黑市拳中教练的排名中名列第九,也算是十大中人。总的来说他还算不错的,还能够在这里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很多拳手就是想做也因为退役之后的身体原因没办法做。他和李教官的训练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冷血!他对我要求非常严格,丝毫不逊于李教官,尽管他没有任何体罚我的举动——我想那是因为他手里攥着的是我发给他的薪水而不是皮鞭——但是他给我安排的训练计划,丝毫不比李教官的任务轻松。为了迎战佩迪拉,他更加残酷的训练起我来,我猜他是因为要和佩迪拉的教练较劲——那家伙的教练是联盟黑市拳中排名第八的教练皮里。


经过一个多月的备战,我再次站在了拳台上,只是这一次面对的是和我同一年升入顶级拳赛来自地狱训练营的“死亡流星”佩迪拉!佩迪拉站在我的对面,不停的高频率跳动着,双肩耸动,脖子来回的扭着。主持人开始激情的介绍双方的数据,我的对手佩迪拉,外号死亡流星,身高一百九十公分,体重八十五公斤,深蹲五百八十五公斤,卧推三百零五公斤,每秒钟出腿六次。从数据上来说,他比我差一些,但是在实战中,数据不能代表一切,数据是统计出来的,而能否在实战中使用出来,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佩迪拉的统计数据的确不如我,但是他的战绩却比我好。在和我一起进入顶级群赛半年的时间里,他竟然惊人的完成了十场比赛,而且每一场都是击毙对手获胜,十场比赛一共加起来耗费的时间也只有半个小时,平局每一场只有三分钟。


我微笑的看着对面的对手,主持人正在介绍我的资料,我扫视一眼台下,霍根和马库斯就坐在台下,霍根为了避嫌,专门找了一些别的赌徒帮我们买注。在场地的最后方,设立的赌桌上,庄家站在桌子上还在大声地吆喝,一群职业赌客把桌子围的水泄不通,一只只攥着钞票的手伸向空中,好像蛇穴里一条条毒蛇伸头吐信!坐在前排的那些人一个个满身名牌福福态态,不时的一勾手指,一个穿着西装的人就会不知从哪个角落里跑出来俯身趴在他的脸前,那些家伙在西装的耳边耳语几句,西装立即跑到楼上贵宾赌局的房间里买注去了。我心中一乐,靠的就是这些人,那些赌徒们有什么用?他们能够有几个钱?就是要有这些富翁们才能够赚大钱!


主持人报完了双方的资料,没有多说什么就下去了,台下一声钟响,比赛开始!我和他一瞬间同时变换了三个身为,躲避着对手可能的进攻路线,同时也寻找着自己可能的进攻路线。一阵相互的闪避之后,我们慢慢放慢脚步,站稳脚跟。我看着他的眼睛,他也丝毫不退让的和我对视!慢慢的,慢慢的,我们似乎有了一丝的默契,我们几乎同时一脚踢出,我的腿扫向他的头部,他的腿划向我的脖子!我们的速度不相上下,都在马上要击中对手的一刹那停了下来!因为我们知道,这两脚下去,就是两败俱伤,可能我们谁也没有办法走下这座拳台。虽然我对自己的重击能力很有信心,但是我又怎么知道别人的扫腿不是一样的可怕?我们缓缓收回自己的脚,第一次的相互试探平分秋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