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侵华日舰为何未能到达重庆

還我钓鱼島 收藏 22 13554
导读:扼守重庆的三峡天险 长江三峡,世界级大河中以落差大,水流急,峡谷深,险滩多最为著名。在长达64公里的西陵中,令人谈“滩”色变的险滩多达34处。 拱卫陪都的石牌之战 石牌,位于现在的葛洲坝和三峡之间,正在长江一个130度的拐弯处,是三峡天险之门户,火力可以完全封锁江面,因此日军如要逆江而上,必先取石牌。为拱卫陪都,中国守军从1938年冬就开始在石牌设置炮台,其左右有第1,2分台,安装苏联援助的山野炮10门,为三峡要塞炮台群的最前线。石牌的大炮可以轰击到南津关江面。而沿江整个三峡峡区内中国守军布防的大

扼守重庆的三峡天险

长江三峡,世界级大河中以落差大,水流急,峡谷深,险滩多最为著名。在长达64公里的西陵中,令人谈“滩”色变的险滩多达34处。


拱卫陪都的石牌之战

石牌,位于现在的葛洲坝和三峡之间,正在长江一个130度的拐弯处,是三峡天险之门户,火力可以完全封锁江面,因此日军如要逆江而上,必先取石牌。为拱卫陪都,中国守军从1938年冬就开始在石牌设置炮台,其左右有第1,2分台,安装苏联援助的山野炮10门,为三峡要塞炮台群的最前线。石牌的大炮可以轰击到南津关江面。而沿江整个三峡峡区内中国守军布防的大炮有近千门,水雷,鱼雷不计其数,布防要塞数十个。总兵力为7个整编师加8个团级编制的炮兵,工兵,通信等部队。蒋介石曾电令:石牌乃是中国的斯大林格勒,是关系到陪都安危的要地。1943年5月,日寇集结陆海空7个师团10万余人,向石牌及周边发动猛攻,企图夺取这一门户。谋取入川航道。日军以10艘军舰为先锋,由宜昌经西陵峡的峡口的南津关向石牌扑来。日军军舰刚到南津关口,就被设在石牌的国军炮台猛烈炮击。国军水雷大队也连续施放漂雷。日军两艘军舰被击沉后吓得掉头逃窜,再也不敢进入峡谷。日军第39师团和第34师团约2万多兵力,在长江北岸一百多门加农炮和榴弹炮的吼叫声中,分乘上百只舟艇扑向南岸。经历一个多月的血腥厮杀,中国守军以伤亡1.5万人的代价歼敌25718人,击落敌机45架,军舰122艘。这一战被称为二战中最大的一场刺刀战,可见战况的惨烈。


宜昌段最大的一次战斗

日舰在石牌之战后,被水雷封锁于宜昌以下。日军出动以“冲风”号为旗舰另加7艘炮舰组成的舰队直逼宜昌段。舰队司令黑田中佐。“冲风”号驱逐舰1215吨排水量,38500马力,37.5节航速,4门45倍的120毫米主炮。黑田根本没把中国军队放在眼里,他下令以巡航速度前进。“长官,我舰已经航行到宜昌江面。前面发现了中国军队的炮兵阵地,请指示行动。”副舰长有间少佐向黑田报告。“向他们的阵地先开炮警告一下,把他们吓走算了。”“冲风”号上4门120毫米主炮和其他舰艇上的炮相继开火,岸上升起一个个烟柱。突然,日舰前方激起几根水柱。中国守军开始了还击。为了提高射击精度,日舰开始靠近江边缓行。岸边传来几声沉闷的声音,然后是机关炮的声音。“冲风”号的舰身剧烈的抖动了一下。黑田中佐和有间少佐被这剧烈的抖动震得东倒西歪。“报告,支那人用重炮向舰队开炮,岸上还出现了相当数量的机关炮,我舰已被击中。”枪炮长冲进舰桥嚷道。“命令各舰反击,全速撤退。”黑田中佐下令。枪炮长刚离开,一颗炮弹就击中

了舰桥,在击穿了舰桥的装甲以后,在舰桥里发生了爆炸。一场激烈的炮战后“冲风”号驱逐舰严重受伤,两个舱室破损进水,四门主炮还剩一门可用,动力舱被击中,两台锅炉一台彻底毁损,另一台也只能低功率工作。舰长受伤,副舰长和舰桥里的大部分人当场被炸死。

另有三艘炮艇被击沉。这一战,中国守军先用老式小口径火炮示弱,以吸引日舰靠岸,然后用山后的重炮曲射日舰,同时用机关炮和高射炮平射,击溃了黑田舰队。

石牌之战后,日寇再也不敢作沿江而上直取重庆的美梦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