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的契约2

英雄兄弟连 收藏 0 381
导读:杀手的契约2 多年以后,她这么跟我说,其实不是没给你机会,那时候,你只要勇敢点,牵我的手,我就会答应你了,我错过了最好的机会,她说我胆小,也许吧,部队是不允许恋爱的,况且,我和她相隔千里,如果有缘,她会等我的,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或许,我才是她的目标,曾经很想命中而后再也没有兴趣的目标!直到现在,她依然和我若即若离,就象游离在我的世界,游离在我的准星边,而我,却永远打不中! 大山,营房,战友,我又回到这个熟悉的驻地,每天的事情永远安排得井井有条,部队有部队的规矩,禁止这样,禁止那样,而狙击手被禁止的

杀手的契约2

多年以后,她这么跟我说,其实不是没给你机会,那时候,你只要勇敢点,牵我的手,我就会答应你了,我错过了最好的机会,她说我胆小,也许吧,部队是不允许恋爱的,况且,我和她相隔千里,如果有缘,她会等我的,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或许,我才是她的目标,曾经很想命中而后再也没有兴趣的目标!直到现在,她依然和我若即若离,就象游离在我的世界,游离在我的准星边,而我,却永远打不中!


大山,营房,战友,我又回到这个熟悉的驻地,每天的事情永远安排得井井有条,部队有部队的规矩,禁止这样,禁止那样,而狙击手被禁止的东西最多,别的战友可以在训练间隙抽烟解困,而狙击手不性,因为烟会影响夜视能力,每天除了和战友训练同样的科目外,还要练习瞄枪2个小时,体会不同子弹,不同距离,不同温度,不同环境下的弹道,驻地旁边的大山就是我们的训练场,经常在那里进行野外生存训练,另外,还要到10万大山,秦岭等等地方训练,我们每天的事情基本就是,起床,跑步,训练,吃饭,种菜,看新闻,唱歌,睡觉,这里与世隔绝,离最近的小镇还有4个多小时的山路,连队里的车除了一辆破吉普经常出山外,很多东西都是自己自足,每个月会有一天让我们出山,但是大多数我们都不愿意出去,山路难走,有任务军区会派直升机来接我们,小镇逛过几次也没兴趣了,10分钟不到就可以走完整条街,我们也不缺什么东西,部队什么都发,鞋子,军服,牙膏,香皂,我们也用不着买什么东西,休息的时候,我们会拿着56半,跟连长和指导员说一声,到山上打猎,一般来说,晚上我们都会有加菜,全连100多人,大家都是很熟悉的,战友情是最真挚的情谊.


在部队里,最重要要和炊事班长搞好关系,曾经有战友跟他起口角,结果他一连半个月都是青菜萝卜的招待我们,吃得我们见到就吐~之后,那个战友专门跑出山买了条烟道歉,我们才过上了正常的伙食生活,我还记得炊事班长叼着烟卷说的那句话:小样的~~治不了你们俺还叫兽医~~这句话成了经典,我们之后经常引用.


日子过到了99年3月,一天晚上,军区来人,还抗了放映机,开始我还以为是放电影改善生活,后来才知道,放的是有关毒品走私和枪支走私的影片,之后,军区的人就走了,而我们的日子开始改变,接连几天,连长和指导员都在商量着什么,我们隐约感到跟上次的电影有关,过了两天,连长集合开会,说明了军区的决定,要将毒品和枪支走私控制在境外,也就是说,原来我们只在国内打击,现在,要把战场开拓出去,在境外打击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我们热血沸腾,纷纷要求第一个执行任务,而我,似乎没觉得怎么样,狙击手的性格就是这样,永远用旁观的姿态来冷冷的看待任何事情.


后面的日子里,经常有直升机光临驻地,一批又一批的小队出去执行打击任务,我们小队还没轮上,我不着急,我知道,虽然以前部队也出去执行过类式任务,但从来没有那么大规模过,现在军区需要评估作战效果,前面出去的基本都是些老兵,他们不光是执行任务,还要将第一手的地形资料等带回来,而且,大多情况下,他们只是执行侦察任务.


4月份的一天,连长通知蓝狐小队做好出击准备(蓝狐是我们给自己的班起的名字,因为我们擅长渗透作战)12个人塞进了"河马"到了军区待命,我们12个人是经常配合的,非常有默契,3个渗透人员,两个狙击手,一个队长,一个医务兵(背电台也是他)一个机枪手,还有四个是突击手,当然,这是一般情况下的安排,很多时候,根据不同的情况来调整,特种部队的队员的专业是相对的,我可以去做渗透队员,其他的同样也可以代替我的位置.


我们领到了任务简报,两个目的,摧毁一个毒品加工厂,它坐落在一个山谷河边,解决掉一个贩毒头目,据说此人来头不小,在缅甸很多地方部队和政府军打过工(部队里的幽默)现在自己做老板了,而且拉了百十号人,几十条枪,建立了自己的地盘,不光贩毒,还捎带走私枪支和控制了个赌场,第二个目标就是干掉他,报不会说太多,明天凌晨直升机会送我们出去,之后就靠我们自己走路了,3天后,直升机会在指定地点和我们汇合,把我们带回来,情况有变的话,每天有个开机时间通知.


"河马"带着我们向夜空挺进,贴着树梢飞行的"河马"娴熟的躲避障碍物,飞行员看来非常熟练,我们毫不理会"河马"头顶上引擎巨大的轰鸣和剧烈的颤动,抓紧时间眯一会,接下来的三天可没有休息的时间,到达目标前5分钟,河马的飞行员开始报数,机舱打开,机腹下面是一团团黑色的山,红灯开始亮起,我们检查各自装备确认无误后,直升机扔下几根绳子,绿灯我们开始速降,河马的安全悬停高度是20米,但是山脉会有不确定的侧风和上升气流,林区高大的树木几乎没有那么底的,因此,我们基本是从50多米的距离开始速降,渗透组和突击组先下去,建立警戒线,然后狙击手,队长,医务兵,速降完后,一个机务人员收上绳子,用大拇指打了个手势,"河马"潇洒的转身离去,现在,剩下的事情就只能靠我们了.


线路是事先就选择好的,虽然没来过此山,但我们觉得跟国内的基本没什么区别,渗透组的两个前锋侦察在我们前方开路侦察,我们以V字队型按预定线路前进,当晚就推进了一半多,白天稍休整一下又继续出发,中午到达目的地,一路上没什么事情发生,就象训练中一样,队长和我用望远镜观察目标,并在地图上进行修正,将所有可隐蔽和开阔地带,建筑物都标明出来,大家集合讨论了一下,渗透小组的主要目的是搜索毒品仓库和生产车间,并将炸药放在重要的地方,突击组在引暴之后负责接应渗透小组出来,狙击手和机枪手选择阵位进行掩护,队长亲自带领突击组,而我和另一个狙击手(猎鹰2号)负责监视和掩护.发现286(目标代号)其击毙,医务兵帮机枪手上弹,大家休整了一下,各人开始寻找阵位,渗透部队也悄悄的出发了晚上永远是渗透的好时光,渗透小组慢慢的爬到村里,应该说是军营里,一间一间的搜索,而狙击手要给他们提供预警,晚上,渗透小组从10点多爬到凌晨4点多,将炸药都已经安放好,突击组也到达预定位置准备接应,现在唯一的问题是,286没有露面,军营里死气沉沉,渗透小组的一个战友(胡狼3号)又重新回头进行了一次搜索,依然没有发现286,怎么办?命令是如果没有发现重要人物,炸了仓库和加工厂就可以了,不过我们的直觉认为,他就在这里,不会错,只不过我们暂时没发现,渗透小组接应出来了.


炸弹是遥控的,如果没有被发现,我们会等结果了286之后引爆,并且,炸弹还装了诱饵装置,一般人乱碰一样会炸,突击组和渗透组另外选择了阵位,如果目标出现而狙击手和机枪手又打不到的情况下,他们会强攻进行肉体消灭.


这个军营被包围了,被我们12个人包围了,从昨天下午开始,我就在数他们的人数,一共80多人,衣衫褴褛,大多数人很瘦,赤着脚,抗着AK47步枪,他们毫不知道,300米外的丛林里,有一双冷冷的眼睛在监视他们,我们已经两天没睡了,想早点结束,然后回去,美美睡一觉,时间不等人,时间拖得越久,我们回去就要越赶,早上,太阳爬出地平线,天有点阴,没多久就下起了雨,林区的雨来的快,来得猛,但去得也快,太阳重新出来,光线很好.


我们趴在阵位上已经10几个小时了,该死的目标还没有露面,大雨过后,估计他们的房间防水功能不咋的,开始有人拿被子什么的出来晒,吵吵嚷嚷的,几乎所有人都出来了,如果有炮兵,这可是个一网打尽的好机会.


目标终于露面了,我心里暗暗高兴,在单兵电台里简单的汇报:目标出洞,在正屋,目标也在大声嚷嚷什么,估计是赶他们回去干活,队长简单的说了句:行动!我的枪就响了,300多米,这个距离我可以把一只麻雀从树枝上打下来,目标被子弹强大的冲击里打转了个身,背朝上趴在了地上,后背是子弹穿出后的一个大血口,目标抽搐两下不动了,"目标终结"我简单的再次汇报.


炸弹也响起了,他们大多数惊慌失措,象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在炸弹旁边的被整个的抛上10几米摔了下来就不再动弹,我们用了燃烧弹和炸药混合,不一会就燃起冲天大火,我在瞄准镜里冷冷的看着这一切,搜索着有可能会对我们造成威胁的目标,混乱,一团混乱,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几个大胆的拿着枪漫无目的的乱射,大多数人已经惊恐万分,我们看着他们,谁都没开枪,目的已经达到了,没必要冒暴露的危险多杀几个,队长评估完作战效果之后,整个营地都被破坏了,效果不错,队长下令撤退,我们重新集结,狙击手殿后全程掩护大部队撤离.


任务完成得很好,两个目的都达到了,剩下的就是向指挥部报告情况,然后等直升机,我们在预定的时间到达指定位置,上了直升机,我们面无表情的看着下面的山.合上疲惫的眼睛眯觉~ 目标被击中的一瞬间他在想什么?我忽然想起这个问题,刚才混乱的场面在我的脑子里一回有一回的重房,一个16,7岁的孩子恐惧的眼神在我的瞄准镜里看得清清楚楚,这是战争么?我没有得胜的喜悦,他们衣衫褴褛,赤脚的形象跟我在电影里看到的毒枭大象径庭,复杂的心情,我在直升机上睡着了.


我只是个士兵,我永远要忠于我的祖国,永远要听从上级的命令,这是教官以前对我们所说的,我想,慢慢的我会理解的



在亲手结束每一个鲜活的生命时,你会不会感到莫名的恐惧?会不会有后怕 会~但是我是名士兵,我的责任就是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掩护队友的安全,在任务中,我不会搀杂任何个人感情,他们在我的眼里,只是个"目标"就象731部队中的"马路达"虽然比喻得不好,但这是事实. 我们也有不打的"目标"老人,女人,孩子,这些目标虽然在上级眼里同样是目标,但是我们会尽量的避免这些目标,如果有必要,我们会推迟行动时间. 从部队出来后,我也时常想起以前的任务,总之,感觉很复杂


单兵拉练


执行了几次类似的任务后,部队又要进行长途拉练了,这次是去秦岭,一个传说有野人的地方,在训练营的时候,我们也去过,不过那时侯只是在浅山(相对而言)转转,没有深入内部,这次主要是狙击手的单兵长途拉练,也就是说,没有队友,只有一个人,在规定的时间内到达指定目的地.


我们来到军区,乘直升机到达前哨,简单的介绍了安全事项后,休息,明天一早,直升机会把我们都扔到200公里外的深山里,没有人烟的地方.


晚上,直升机不断的起飞降落,那是投送其他特种兵的,狙击手明天才会出发,我们要在指定的地点狙杀模拟"目标"然后还要躲过其他特种小队的搜索,如果被抓住,就算任务失败,趁着还有时间,我再次检查了我的装备,这是我的习惯,装备检查多几次并不麻烦,野战刀,开山刀,医药盒,棉线,针,鱼钩,鱼丝,细铜丝,发烟弹,绳索,镁条,不湿火柴,牛油蜡烛,水壶,背囊,备用袜子,压缩干粮,雨衣,伪装网,指北针,手表,画图笔,我仔细的检查了所有装备,将该加固的地方加固,为期一个月,谁知道回发生什么事情.


第二天一早,门口吹起了哨子,"狙击手!集合!!该你们了~"我们集合完毕,每人发了一支85,一支54手枪,把信号枪,地图,带队的是个少校,他问,大家还有问题吗?我说:报告,能否不带手枪,给我个水壶.少校准许了,其他的狙击手也纷纷要求撤掉手枪,这可不是开玩笑,远路无轻担,手枪对我来说没什么用处,我宁肯多带个水壶,长途拉练是个望山跑死马的活,所有的装备加上来快35公斤,虽然地图上只有100多公里,但是要算上迂回,爬山,100还要乘上好几倍!


飞了半个多小时后,直升机开始丢人了,每隔10分钟放一个下去,我不知道会在哪里把我放下来,直到下飞机前,少校才会把我们目标的坐标告诉我们,该我了,少校大声喊"猎鹰~!!速降!!"河马的声音太大,面对面都要喊才听得见,我站起来,旁边的战友,拍拍我的背鼓励我,我熟练的从直升机降到地面,隐蔽到丛林中,开始在地图找我所在的位置。


地面是软的,原始丛林的地面上堆积着厚厚的树叶,上面的是刚落下的,下面的却已经腐烂成泥,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腐臭,很快,我用指北针找到了我的方位,我在地图上标出了目标方位,运气不错,离我只有70多公里,不过中间隔有一座湖,旁边还有沼泽,看来要绕道,这样算算差不多会有200公里的路,我还要预备7天左右的找寻目标狙杀时间,还有2天的逃命时间,算算还有21天可以用,对于我来说,时间足够了,运气好的话,我还可以碰上个同路的,一个人总比两个人无聊得多.


时间充足,我先用开山刀和野战刀砍下些树枝,做了把弓和一些箭,虽然我有枪,但是不能轻易使用,因为如果打不中猎物,枪声会把方圆十里内的动物都吓走,那么我可能就要饿上一整天,何况,我能打的猎物大多都不是大家伙,用枪太浪费了,陷阱和弓就可以应付了,压缩干粮只是3天的量,两个水壶的水可以够我用3天,万不得已轻易不能用,信号枪我把他放在背囊底,我可不想用它,对东西进行了分配后,我出发了,朝第一个目的地进发,路上顺手抓了条好奇的蛇,今天的伙食看来不错.


下午6点,我到达第一个宿营地,地图很精确,几乎没费劲就找到了水源,采了些蘑菇就着蛇煮了碗汤,剩下的蛇肉我在火上烤成肉干,可以保存1个星期,走路无聊的时候也可以拿来做零嘴,我再次检视了我的方位和地图,天还早,那么早睡不着,我用头盔做了个陷阱,不一会就抓到了好几只倒霉的老鼠,我将它们也弄成肉干,晚上10点,我爬上大树,找了个树叉睡觉,我开始怀念我的硬板床.夜空里传来阵阵风声,有时候还夹杂着野兽的吼声和惨叫,这是掠食动物在捕猎,我可不想成为他们的猎物


凌晨4点起床,我找了个地方蹲下来,准备好弓箭,这时候是动物喝水的时候,昨天我在水源附近发现了很多脚印,今天运气好的话,可以准备点粮食,等了一个多小时,就来了个黄獍,鹿的一种,比山羊还略小些,运气不错,它很小心,一步一望,随时准备逃走的样子,原始丛林生存不易,几乎任何时候它都要保持警惕,虽然它很小心,用鼻子在空气中嗅着,但是它没发现我,风向我是计算过的,它在上风口,根本不会闻到我的气味,它终于下定决心喝水了,先快速的喝了两口,立即又抬头四处张望,还不是时候,等它完全放心我再射击,那时候命中的概率更高,我离它大约20多米,弓虽然可以射到,但是不要低估了野兽的反应能力,或许箭还没飞到它面前它就已经逃之夭夭了,况且,它现在是正对着我,目标不大,它终于放心的大口大口的喝水了,看来它很渴。


机会来了,我慢慢的直起身,拉开弓,忽然,离我不到10米的地方,窜出个东西,动作快得我都看不清楚,本能的,我将弓转了过去,这是只豹,动作敏捷优美,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黄獍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豹一掌将它打翻,一不可思议的速度咬住了它的喉咙,黄獍哀鸣几下就不动了,豹松开口,添添嘴上的血,左右看看,它看到了我,离我只有20米的距离我们对峙着,我悄悄的将野战刀握在手上,眼睛一直盯着它,它也盯着我,我的脑子快速的转动,这个距离上,豹可以很快的冲过来,而我并没有把握用弓射到它,我要等它扑过来的一瞬间,用野战刀刺穿它的肚皮,这是野兽最柔软的地方,如果不成功,估计我也会变成它的美餐,就这样,我们对峙了10多分钟。


我冷冷的盯着它的一举一动,它开始也用戒备的目光盯着我,而且还不时的龇牙威胁我,我一动不动,野兽一般不会攻击人类,人对他们来说是个未知物种,除非它很饿,或者我去抢它的猎物,现在它刚刚猎杀成功,我不轻举妄动,它是不会主动进攻我的,慢慢的,豹的戒备的眼神变成了迷茫,迷茫变成了好奇,或许它在想,我是个什么东西,怎么从来没见过?好奇变成了无趣,它对我丧失了兴趣,带着它的战利品走进了丛林.


我的美餐就在瞬间易主,它是什么时候埋伏在那里的??我怎么没发现,或许它比我更早的在那里等待了,我开始庆幸,刚才我埋伏的时候轻手轻脚,要不然,变成美餐的也许是我,两个猎手,相距不到10米,看上了同一个目标,这或许也是个有趣的事情,今天我不再无聊了,我可以用一整天的时间来想这个有趣的问题.收拾好东西,环境打扫好,我踏上了下一个目的地.


今天的目标是走20公里,沿途我一边想豹的事情一边默数脚步,我的跨步每步大约是60厘米,野战环境下,就靠脚步和指北针来计算和修正距离,每2个小时休息10分钟,顺便检查装备,负重行军体力消耗很大,所以,我要匀速前进,不能走太快,而且,还要根据坡度等环境情况来调整身体重心,路上,我砍了几支长直的树枝,原来的箭不行,只是很简单的将前面削尖用火烧了一下,箭羽也是简单的树叶,没有找到好的箭头材料,弓也只是单弓,弹性不好,弓弦是用铜丝绞的,铜丝还有更重要的作用,还要找更好的弦料,一路上,不断的吃些肉干补充体力,每次一点点,不能让肚子饿着,否则,体力很快就会耗竭,水没问题,丛林里可以喝的水很多,只要你会找,渴是渴不着的,现在重要的问题是盐份不足,如果不补充盐份,3天后我就会感觉体乏,头晕,路上还拣了几块燧石.


下午3点,我走到个丛林开阔地,这里是丛林中的广场,丛林里寸草不生,这里的草很高,旁边和树林交界的地方还有灌木,有一条小河蜿蜒穿过,好地方,今天我要补充多些食物了,运气真的很好,我竟然发现有桑树,虽然长的不大,但是用来做弓可是好材料,我选择了几根比较好的树枝砍下来,来到河边的拐角,我的盐份也有着落了,我把备用袜子用刀切开,作成个兜,在河边网浮游生物和植物,别小看这些东西,丛林里富含盐份的地方要么是矿盐,要么就是这些小东西,那边,我把裤子脱下来,做了个拦堰,网住从上游下来的小鱼小虾,很快,我就弄了一头盔的浮游生物,裤子暂时不用理它,我生火将浮游生物用头盔炒干,这些就是我今后的盐了,而且,还可以拿来做汤,到河边洗了个澡,将裤子提上来,收入不错,抓到了7条鱼,虽然不大,但是也够我吃两天了,现在我的时间充足,今天就走到这吧.


我要准备足够的食物,在狙杀目标前的至少3天,我会碰到对方的巡逻队,那时侯,我不能生火,我可不想饿上那么些时候,吃了晚饭后,将鱼烤成鱼干保存,我重新做了个复合弓,这个好多了,用燧石打制了几个箭头和一个梭镖头,现在,我的武器升级了,不过还缺好的箭羽和弓弦,箭羽最好是用鸟羽毛,不过现在我还没抓到过鸟,暂时还是用树叶代替.


第三天,线路非常好走,顺着山脉就行了,体力消耗也不大,路上碰到了些好奇的猴子,唧唧喳喳的从我头上跑来跑去,呵呵~~看来我有水果吃了,我拣起树下它们跌落的果子砸他们,猴子不甘示弱,纷纷向我投弹,差点没把我的头给打肿了,果子不太好吃,有点苦涩,不过他可以补充维生素,一个人长途行军是很无聊的事情,所以,要会自己找乐子!


傍晚,我已经超额走完今天的路程,要找宿营地了,山脉不能一直走下去,在走我就走到北京去了,上山容易下山难,费了很大牛鼻子劲才下了一半,下面是陡坡,我找棵树用绳索打了个绳节,绑上两个石头扔下去,没有石头的重力,绳子很难扔到下面,灌木和树枝会挡住绳子,到时候又要费很大劲才能把绳子收回来,石头带着绳子坠下去.


忽然听到下面有个愤怒的声音:哪个部分的,不要乱扔东西!!呵呵~~看来碰到其他侦察兵了,我回答,单兵拉练的,你哪部分的??他回答:军区特勤大队的,你下来吧! 我下来一看,一共有5个人,看来是渗透训练,武器是95式突击步枪,狙击手是88式,特勤大队总是能先装备新式武器,不过我奇怪的是,有一个带着相机,还有一个女兵!我听说军区组建女子侦察连,不过从来没见过女子侦察兵,而且还是夹杂在特勤队里~!!


特勤大队是昨天晚上下来的,今天走了一天,很凑巧,选择的线路有部分和我一样,领队的是个上尉,他们叫他高连,是个连长,带相机的是军区的随军记者,来拍特勤大队训练素材的,女兵是新组建的女子侦察连的新兵,跟着来感受生活,前方还有两个前锋侦察,他们预定是晚上8点宿营,于是我又跟着走了一段.


高连是个孔武有力的人,1米7,8左右,眼神很威严,看来是个带兵的老手,大家行军都不怎么说话,这是规矩,在丛林里,交流是用手语进行的,轻易不会讲话,随军记者带着近视眼镜,一路上嘟嘟囔囔,一下是路不好走,一下是负重太重,一下是累了,高连看来是忍了很久了,他忽然大声吼了一声:你 -他- -妈- 的-要享受就拉信号弹给老子滚回去,再说话老子毙了你!!!


我们毫不理会,机关兵就这鸟样,平时吹牛可以,真正拉出来练练就鸟毛都不是.记者不敢说话了,低着头继续走路,气喘的跟狗一样!女兵一声不响,军装穿在她身上不怎么合身,不过隐约看出身材还蛮好的,她很累,但是她努力的跟上大队的步伐,气喘吁吁,我跟着她的后面,有些不忍,她们教官没教过行军的呼吸要领吗?我小声的提醒她:战友,不要大喘气,深呼吸,慢慢来,别着急.过了一会,她没那么喘了,回过头感激的看了我一眼,眼睛亮晶晶忽闪忽闪的,脸不是很美,不过很耐看.


前锋侦察已经选好了宿营地,是个林中小空地,大家散开做各自的事情,高连和他的狙击手在研究地图,两个侦察兵出去营地巡查,其他的各做各的事情,女兵暂时没事情可做,想看高连怎么研究地图,不过又有点怕,远远的站着,记者同志已经累成一滩烂泥,高连研究了一下,叫我:狙击手,过来看看,我走过去,高连问我,狙击手,你叫什么??猎鹰,我回答,帮我看一下,明天我们怎么走好些? 我看了看他们的地图,果真是渗透作战训练,目标离这里还有50多里路,如果快的话,明天傍晚之前就可以赶到了,目标是个小山谷,有几条线路可以到达那里,我建议他走最近的线路,他摇摇头,三个研究了半天,意见不太统一,高连的意思是进行远程狙杀目标,渗透进去拿文件,狙击手的意见是靠近狙杀,山谷四周可以选择的狙击阵位在地图上看,在85式是足够的了,不过88式狙击步枪射程只是适合狙击600米内的目标,太远命中精度就大打折扣,低近的话狙击手的安全就有威胁。


女兵还远远站着,她不知道该干什么,有点不知所措,其他的人各干各的事情,没人搭理她,我有些不忍心,招手叫她:战友,你过来,她看看高连,高连有些不耐烦的说:过来吧


最后的决定是走最近的线路,然后进行渗透行动


晚上大家随便聊聊,记者同志已经鼾声大起,高连鄙夷的看着他,嘴里骂了句:妈 的,猪!! 女兵离我们远些地方做好了她的床,但是她不敢睡,怯怯的看着我们,似乎在等什么指示,我们东扯西扯,女兵看来很委屈,自己轻轻的哼歌,声音蛮好听的,我悄悄的问高连:女兵是女子侦察连的?高连哼了一声:是啊,NND现在是特勤大队每个训练组带一个训练,真是累赘!!好好的文工团她不呆,来做什么侦察兵,这是她干的了的吗??我笑笑,女子侦察连我也听说过,好象都是些军官的女儿之类的,混个几年转地方或者提干,部队里就这样重男轻女,侦察兵不是个好差使,所谓的女子侦察连,在我们看来不过是普通的野战部队,她们都是有关系的,反正在侦察连里镀镀金,对她们将来有好处!


早晨,我们就要分手了,我还有一大截路要走,高连对我说:猎鹰,缺什么我们有的尽管拿,这是部队不成文的规矩,单兵拉练碰到集体拉练的时候,我可以要些补给,毕竟他们人多,一人剩一口就够我用一天了,食物我不缺,不过我现在决定开个玩笑:我缺个做伴的,能把女兵给我么??高连哈哈大笑:小子,给你你也不敢吃,知道是谁的女儿么,军区副司令的,你不怕被毙了就拿去吧,女兵脸红红的,转过身不敢看我们,我笑了笑:开玩笑的,累赘你们带吧,我现在缺铜丝,和硫磺粉,给点吧,其他的就不用了,女兵给了我一根铜丝,然后想想,又打开医药盒,拿出些药品,说:带着吧,你一个人,或许用得着,然后,我跟高连告别,大家各自朝自己的目标走去!

作者: 戎马书生发布日期: 2005-11-25 17:18:48

走到第10天,下雨了,这几天我的装备大大的升级了,昨晚上在宿营地附近的水源抓了只可怜的水鸟,现在它的羽毛正在我的箭上扮演箭羽的角色,我找了个山洞躲避大雨,大雨下了两天,这两天我无所事事,难得有休息的时间,食物充足,路程也在我控制之中,只要不下三四天雨,我有足够把握在规定时间完成任务.


趁着两天时间,我充分休息,每天能睡上8个小时,剩下的时间就是整理食物,重新将它们烤干,将腐烂的处理掉,用望远镜观察附近,洞里有条蟒蛇,它对我没多大兴趣,每天都忽忽大睡,我也不搭理它,我和它就这样和平共处,无聊的日子有个伴总是好的,我在周围撒了硫磺粉,轻易它是不会越界的,它也对我的入侵抱着无可至否的态度.


两天过后,雨放停了,原来死气沉沉的森林充满了活力,动物们猫了两天,都出来晒晒太阳,松松筋骨,森林里从新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声音,小醉(我给蟒蛇起的名字)打了个大呵欠,嘴张得可以把我的头都包下,当我隐型一样从我身边游了出去,我收拾好东西,将硫磺粉掩埋好,留下几块肉,借宿两天,应该给小醉些房钱.


第13天我走完了预计的路程,不过出现个问题,指北针方向失灵了,也就是说,附近有铬铁矿之类的磁场干扰,这个没什么,晚上我利用星座找到了正确的方位,宿营地我选在半山,山下是个空地,傍晚我用望远镜观察了空地的情况后,决定另外选择宿营地,我暗暗高兴,不出意外的话,我将有猪肉吃了,这些天除了老鼠就是鱼,惟独吃过一只鸟,味道还不怎么样.


我仔细的搜索了空地,这里生长着野芋头,我是不能吃,不过野猪喜欢这种块茎,从地被翻过的痕迹看,它们最近都来这里饱餐,我搜索了附近丛林,找到了它们的脚印,恩~~不错,是个猪群,大概有8只,体重最大的不超过150斤,这我不用担心了,公猪没有200斤以上体重是不会有獠牙的,猪群里有小猪,看来是个家族.


现在我要考虑怎么弄猪肉,用落地陷阱不太现实,这里不好挖,况且我一个人,体能消耗太大,用重力陷阱的话,找不到足够大的石头,弹力陷阱看来比较合适,只需要两棵有足够弹力的树枝就可以了,我决定使用弹力陷阱,做了一半,我改变主义了,从现有的情报看,这群猪没有足够杀伤力的作战猪,何必费那么大劲,用最简单的办法就好了,就是狙击,我把前面的燧石梭镖头绑到个直木上,做成个长梭镖,另外还做了两个短标,削掉个弹头,将火药整理好,将个信号弹也拆了,放到了信号枪里.


晚上我没有生火,烟味会把猪群吓跑的,我选择了棵树,就在它们必经之路的旁边,猪群的线路是固定的,除非是出现特殊情况,晚上睡了一会.


大概在凌晨4:30分左右,丛林传来絮絮梭梭的声音,来了,我将梭镖握在手里,将信号枪的袋子打开,猪群咕咕哝哝的走过来,丝毫没有发觉它们的前上方有个猎杀者,领头的是个公猪,不大,跟家猪相比瘦很多,一共有7头猪,排成纵队,看来还蛮有组织纪律的,后面殿后的是只半大的公猪,大概有60多斤,夹杂着母猪和猪崽,猎杀猪群不能杀前面的,野猪的智力不高,但蛮力不小,受惊后会直朝前冲,不出意外的话,我会被乱蹄踩死,我等纵队走过,最后一只到了我的下面,我举起梭镖,径直跳下去,狠狠的将梭镖插下去,梭镖从猪背穿过去,前胸穿出来,将它钉到了地上,它吱吱的惨叫,动物的生命力比人的顽强,一时还不会死,我立即拔出信号枪,朝天放了一枪,我改过子弹,声音很大,还有浓烟冒出来,猪群惊慌失措,一窝蜂朝前没命的奔去,看来我搅了他们今天的美餐,今后的日子它们都不会来这个地方了,不过我的目的达到了,丛林里的食堂很多,它们不用多久就能找到个新的食堂.

生火,将猪开膛,内脏是不要的,我将好的肉都剔下来,烤干,另外生堆火,将脂肪炼成油,装满了一水壶,腿骨也不能浪费,用开山刀砍开,里面的骨髓能补充很多能量,然后烤干骨头,做成箭头或梭镖头,有一节用来做个蜡烛筒,这几天火柴消耗太大了,因为下雨,野战刀的火镰打出的火星引燃不了潮湿的柴草,我需要个蜡烛,而猪油是很好的燃料.


剩下的我必须将这头猪尽快处理完,一是带着它走路的话太重,说不定还会引来其他的掠食动物,二是如果白天处理的话,没多久丛林蚂蚁和其他小昆虫会一窝蜂来跟我抢东西,直到10点多,我终于将它处理干净了,吃了个不错的早餐,猪脑汤,肉,骨髓~我的体力恢复很快,内脏那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丛林蚂蚁,在疯狂的搬运这顿大餐,猪皮我也处理好了,这是不错的绳索材料,小心的把筋剔出来,烤干,然后铰成绳索,我有了一根很好的弓弦了,整理好环境后,我将不用不着的东西奉献给其他生物,丛林就是这样,只拿你用得着的,不要太贪心,大自然不会浪费资源,剩下的东西有人会处理,算算我已经走了大半路程了,食物也足够,看来我可以早点到达了,整理好背囊,检查无误后,继续前进.

第15天,几天都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我继续朝着目标坚定的前进着,除了前天不小心从个陡坡滑下来,搽伤了些皮以外.


下午,我在山腰上用望远镜搜索前进路线的时候,发现了有片树林与众不同,其他的树林都是绿色的,这片树林却是黑的,而且附近死气沉沉,我检查了一下地图和地形,没错,我的位置没错,这片树林是瘴树林,里面可能有毒气,而且,还有山蚂蝗,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平常,它们靠吸食树汁为生,如果有生物经过,它们会象弹子一样弹到身上,将血吸干,所以,这片树林营养不良,呈现黑色,是不是要修正行军线路呢,我思考着,树林不是大,但是我今天的宿营地选在树林的后面,绕道的话太远了,直穿过去吧,来到树林附近,我检索了一下装备,将雨衣穿上,做了几个火把,有火和烟,山蚂蝗就没那么肆无忌惮,还可以驱除毒素,现在还有一个问题,瘴树林是在森林阳光很少照射到的地方才会有,它们自己的树叶不断的腐烂,有可能会释放出甲烷,和其他毒素,甲烷跟空气混合可以爆炸,我只是穿过,没想把它给烧了,况且,随便点火进去的话,我也会一起被烧成灰,我拿出支箭,绑上些鸟羽毛,涂上猪油点燃,射了进去,没反应,看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将雨衣批头批上,检查了一下,手上的手套和袖子扎好了,裤腿也扎进了野战靴,全身没有裸露的地方,面部蒙了面罩,除了眼睛要看路外,没有裸露的地方,我拿出一片奎宁和解毒药,含在舌头下,点燃火把,正正背囊,走进树林,我用火把在前面开路,在这种树林里,跑动只会吸入更多的毒素,况且,我根本不知道这里有什么毒素,所以尽量的少呼吸,山蚂蝗劈劈啪啪的打在我的雨衣上,我毫不理会,小样的,你们要能把我雨衣撕破了我才佩服你呢,山蚂蝗锲而不舍的朝我弹来,又掉到地上,只有少数能爬在我的雨衣上,徒劳的找可以吸血的地方,等下我在收拾你们.


大约走了大半个小时,我才走出了树林,马上找开阔地生火,我将雨衣小心的脱下来,将上面的山蚂蝗抖到火里,心里想,小样的,治不了你俺还叫兽医~~!然后仔细的检查了背囊和其他装备,我可不想带着只恶心的山蚂蝗一起赶路,连衣服的褶皱都没放过,检查无误,我把火堆熄灭,向预定的宿营地走去.


晚上依然是无聊,检查装备,加工食物,今天我不想爬上树睡觉了,太难受了,况且,我拣有足够的柴火,只要有火,野兽不敢靠近,在营地周围我撒了硫磺粉,蛇和蚂蚁不会来打搅我,惟独就是可恶的蚊子,被我们称为丛林轰炸机,象个苍蝇那么大块头,一群群的嗡嗡的杀过来,NND,我在四周点了几个小火堆,撒上艾草做蚊香,丛林轰炸机立马就嗡嗡的转头杀向另一个地方,有点体乏,头晕,可能是刚才过瘴树林的时候吸了毒气,我吃了片解毒药,现在我需要休息,以恢复体力,我加了几块大柴火,枕着头盔睡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忽然惊醒了,我竟然睡得那么沉,一点警觉都没有,火堆也快熄灭了,我恢复得不错,伸了个懒腰,想,要是有人摸哨或者野兽袭击的话,我已经跟阎罗王喝茶去了,加了柴火,四周仍然是黑漆漆的,看了一下表,凌晨3:42分,睡不着了,我四下检查了一下,拿出地图,听着丛林交响曲研究地图,忽然我听到有阵树林抖动的声音,我立即抓起开山刀向声音方向看过去,树上有两个绿油油的眼睛,开始看不真切,眼睛适应了黑暗之后,我看到只野猫,它站在树上,两个大眼珠子瞪着我,比家猫大,大概有7,8斤的样子,我看看它,没什么威胁,没在理会它,它也没走,就这样它好奇的看了我半个多小时,地图其实我已经牢牢记住了,不过,多研究研究没有坏处,至少可以打发无聊的时间,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我无聊的时候会拿着报纸和书,看一遍又一遍.


野猫忽然"喵~~"的一声溜了,跑得还蛮快的,身手敏捷,等我再抬头的时候,它已经跑出800里外了,我笑了笑~~等我将来有钱了,也弄一只做宠物,等等~~它为什么跑那么快??难道有其他的掠食动物在附近把它吓跑了??虽然我的火堆很旺,小心驶得万年船,我打开野战刀的带子,将枪拿在手上搜索附近. 妈 的~~我心里骂了一句,离我不到30米的地方,原来我的身后,有四只绿眼睛,狼!!竟然已经潜伏到离我那么近我一点都没发觉,要不是野猫,说不定我已经挂了,狼是丛林里最可怕的动物,它有极强的耐力和狡猾的智力,任何生物都躲不过狼群的攻击,现在我只看到两只,不知道还有多少埋伏在附近,我小心的搜索四周,现在,火是我的保护神,火堆不灭,狼是不敢来的,没看到有其他的狼,看来只有两只,或许是刚出道的两兄弟,或许是夫妻。


天亮了,两只狼还在原来的地方一动不动,冷冷的看着我,我没理会他们,慢慢收拾好东西,周围没有它们的战友,只是两只,跟我想象中的狼不太一样,只比土狗大不了多少,一只是公的,象只半大的狼狗一样,眼睛冷冰冰的,似乎没有生气,另一直象土狗一样大,是只母的,瘦不拉叽,估计伙食不是很好,看来是两夫妻,我扔下点肉贿赂它们,人家盯了我那么久,辛苦费也给点吧,反正我的肉还很多. 两个狼没有跟上我,也没有吃我扔下的肉,我不理会他们,背上东西走了。


中午我休息的时候,忽然发现,两个家伙又跟上我了,它们跟踪我那么久我竟然都没有觉察!该死的,难道它们看上我这100多斤了??冷静,教官教过,一旦被狼盯上,千万不要有过激动作,不要奔跑,要时不时回头看它们,他们就不会轻举妄动,万一要是狼从背后扑过来,千万不要回头,如果回头狼会立即咬住我的脖子,要顺势一个背摔将它摔过去,然后用开山刀或野战刀对付它,一般情况下,南方的丛林狼个头不会很大,只要不慌张,完全可以对付得了,如果身上有肉的话,扔点给它们,狼群有时候会为了争食而打架,可以拖延不少时间.


我拿出几块肉干,放在路边,回头看着它们,它们也这么看着我,6只眼睛冷冷的互相打量,我慢慢的走开,不时的回头看看它们,它们在闻我扔下的肉,不一会就吃了,然后又跟了上来,我知道,我安全了,如果吃了我扔下的肉,那么它们就不会吃我,它们会跟着我讨吃的,至少是在我的肉耗尽前是这样.


两个家伙就这么离我不远不近的跟着,傍晚时分,我用弓射到个傻呼呼的黄獍,它正在看日落,竟然没发现我潜伏到了它不远的地方,本来不想打搅它的闲暇时间,但是我身后跟着两个定时炸弹,多点肉总是好的,我把黄獍的内脏和大部分的肉扔在我的宿营地外边点的地方,只留了四肢的肉,我开始好奇这两个家伙,看看他们到底想干什么,两个家伙狐疑的围着肉闻了又闻,还不时看看我,我当它们不存在,做着自己的事情,用余光看着它们,越不搭理它们它们就越不会袭击我,动物跟我们一样,会评估作战风险,错了,应该是我们跟动物一样.


两个家伙开始吃肉了,并不打架,还满足的发出胡噜声,吃完了,他们象没事一样在我的营地周围散步,甚至跑进我的营地里,离我不到10米的地方看我,眼神也不再是冷冷的,而是好奇,不时打个大呵欠和伸伸懒腰,让我想起以前我家养的小狗黄黄。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