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号特工 第七章 曹家 53

兰晓龙_零 收藏 9 1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4/


一个人正在低头面对如海的表格、价目单的,他在书写,计算,打算盘。

“哥。”年青的零看着那个人,年青到他要过个一两年才会去刺杀劫谋。

“嗯?”零的大哥曹烈云没有抬头,他仍在计算。

“我们换个名字好吗?”

“为什么?”曹烈云停止了计算,看着摊满桌子的表格,发出一声苦笑,但仍然没有抬头。

“我讨厌我的名字,曹若云,模棱两可说有又没有。我喜欢你的名字,曹烈云,烧着跑着,火烧的云彩。爸爸给你起名字的时候肯定还不是现在这个样子。”零愤慨。

曹烈云又开始忙于计算:“爸爸现在是什么样子?”

“庸俗,粗鄙,麻木,势利,没有良知。”

曹烈云再次地苦笑,摇了摇一直低着的头。

“你们都只会忙着挣钱,小妹都这么大了,还是只有小名。”零看着旁边四岁的曹小囡。家人没有时间去关心她,只能给她穿最好的衣服买最好的娃娃,让她也像个粉装玉砌的娃娃。

曹烈云忙于计算:“小囡很好听啊,是不是,小囡?”

曹小囡甜丝丝地说:“小囡好听。”

“我要你的名字。他像革命者的名字。”玩笑对零没有用,刚明白世事不平的他绷得像一张要射下太阳的强弓。

“我有的东西你都可以拿去。……”曹烈云停顿了一下,“你害我算错一个数,这一个数是一百块钱。”

零带着曹小囡和他刚得到的名字出去。

昏迷中的零不安地摇了摇头,刚摆脱掉一个模糊的画面,他又看到了另一个模糊的画面。

还是那个屋子,零再次进来,他已经成长到很快就会去刺杀劫谋的年纪。曹烈云和上次一样,在计算,没有抬头。

“还你你的名字。我要走了。”

“为什么?”曹烈云依然在计算。

“你现在和爸爸一样了。呆在这,我怕有一天像你一样。”

“去哪呢?”曹烈云停止了计算,然后再重新开始计算。

“不知道。不过我会用我自己的名字做大事,是大事,不是模棱两可的事。”零站着,期待哥哥能看自己一眼。

曹烈云摇了摇头:“你害我算错了一个数,这个数是一千块钱。”

零在失望中转身,在失望中开门,他也打算在失望中离开。

曹小囡站在门外,从小女孩成长为一个更大一点的小女孩,穿着更华丽的衣服,拿着更好的娃娃,她让零看娃娃眨眼:“哥哥你看。爸爸买的。”

“哥哥不看。哥哥要走了,再也不回来。”零蹲下来似乎在关心着妹妹,目光转过肩头看曹烈云,他很希望曹烈云哪怕抬头看他一眼。

曹烈云在算帐。

“小囡一起走。”

“等你长大。”失望到极点的零在压抑着愤怒,他那时年青得还没学会苦笑。

“已经长大了。”

零站起来,又弯下腰,接受妹妹的一个亲吻。零说话,但话仍是说给哥哥听的:“我去的地方,你永远不要去。”

零昏迷着,模糊的画现接踵而来。

爆炸。血泊和尸骸。零冲向劫谋的车。

零在西北的荒原上,用自己的胳臂承受黑衣队掷过来的刀锋。

零和湖蓝纠缠着,将枪口顶在湖蓝身上开枪。

零疯狂的用车门撞击着劫谋保镖的头:“我不想这么做,不要这么做,这不是我要做的事情。我在做什么?……我不得不这么做。”

零昏迷着,从一个回忆掉入另一个回忆,似乎陷入了无尽的模糊的画面中。当他回到现实时,现实也像是梦境。零在惨白耀眼的光线中醒来,他躺的床就在画面里的屋里,他痛恨的帐桌就在他的床边,只是桌上没有那些他更痛恨的帐本,没有曹烈云存在的痕迹,只有眼前的输液架,输液瓶,医生已经离开,只有曹顺章在门口和曹葫芦叨叨。

“我老觉得忘了件大事?……医生?”

“老爷,小姐把医生请来了,医生刚走。”

“吃药?”

“小姐喂过药了。治病药营养药都喂了。”

“吃饭?”

“小姐正给二少爷熬汤呢。小姐借了邻居犹太佬的佣人。小姐把什么都忙完了。”

“还是缺东西。啊呀,雪茄我忘灭了!十块钱呢!……不是这事……”

“早烧光了。”

“想起来了!我忘了骂这畜生了!”曹顺章猛烈地拍打着脑门,然后雄纠纠地走向零的床头。

零决定装睡,但转念又睁开了眼,这顿骂逃不过的。

曹顺章沉郁地看着儿子那双清醒透彻的眼睛,说了要骂,但是不开口。

“爸爸……我回来了。”

曹顺章开始东张西望屋里除了零所在的任何一个地方:“谁?回来了?回哪?葫芦啊,回来谁了?”

曹葫芦索性走了,这样的老爷你用不着对他太讲客气。

零只好给他的老爸搭台阶:“我回来了。”

“嗳呀,刚找着……什么东西?!”曹顺章终于找到了他偌大的儿子,毫不掩饰他的愤怒,“认错了?”

“我没错,爸爸。我只后悔让你难过了。”

“我没难过,我难过什么?”曹顺章再度左顾右盼,“赔钱货,赔钱货,死剁了头才好呢。”

零微笑,如果连麻怪对他都是可爱的,那眼前这个老没品的东西简直是天使。

曹顺章正色道:“回来就回来了吧。三生九世的叫花子都比你来得体面。约法三章。一,老实在家养病,别想再出去乱逛,你那一身好像是五痨七伤了,再加双你老子打断的狗腿也没什么的。二,除了在这家别让人说你是曹家的老二,咱们家现在是上等人,丢不起这个人。最好是别让人看见你。嗯哼。”

“这才二。”

曹顺章终于又恼了:“三就是你老子说什么就是什么!孽帐啊!我上辈子欠印子钱了!阎罗王把你个讨债鬼派过来了!你是我老子啊!爸爸!欠你的我还了呀!你就乖乖做路倒尸不要回来了!”

“爸爸?!”外边传来曹小囡嗔怪的声音。

曹顺章立刻老实,偷过什么似的踱到窗边:“嗯哪,我在透气。”

曹小囡小心翼翼地进来,先用托盘推开门,还得保证托盘上盛满的碗里不要溅出来。

零惊讶地看着进来的少女,他很难把她与画面里那个小女孩联系起来。现在的曹小囡美丽,脆弱,单薄,虚幻,像是她小时候总拿在手里的娃娃。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曹小囡没料到零会如此快地清醒,她手忙脚乱的找地方放好托盘。

零莫可名状地看着曹小囡。

放好托盘的曹小囡转过身来,擦着眼泪,然后再一次抱住零。

曹顺章有些难受又有些妒嫉:“你抱过了。”

曹小囡没有理会,只是抱着,哭着。

零僵硬的肢体渐渐适应,他终于认同了这个长大成人的少女是自己的妹妹。

曹小囡开始觉得这样哭有点无趣,她开始挠零的胳肢窝,她自己在哭,可她想让别人笑起来。

零呆呆坐着,直到被曹小囡挠出来眼泪。不是笑出来的,只是把眼眶里的眼泪震动了出来。

“你怕痒的!你怎么不怕痒了?!”曹小囡惊讶而且不平。

“二哥很难受。小囡,二哥最难受的就是……都没有看见,你就长大了。”零在苦笑,一具像他那样折腾过的肢体怎么可能还会怕痒。

曹小囡不甘心地继续尝试,零宽容地张开双臂让给她所有可能怕痒的领地,曹小囡在尝试中哭着和笑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