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嗨房”激情夜(图)

就是 收藏 57 40437
导读:[img]http://www.sznews.com/news/content/images/site3/20070705/001558d90baa07f6caba01.jpg[/img] “嗨吧”里的年轻人 ■“别看他们这样嗨,白天或其它正常情况下,(他们)精神空虚无比,没有信仰,无所寄托。” ■6月22日,一个老板朋友约上记者,与“嗨哥”、“嗨妹”们一起真实地体验了“嗨房”的一夜疯狂 “溜果”与“打K” 不到21点,ZM就开始热闹起来。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嗨吧”里的年轻人


■“别看他们这样嗨,白天或其它正常情况下,(他们)精神空虚无比,没有信仰,无所寄托。”


■6月22日,一个老板朋友约上记者,与“嗨哥”、“嗨妹”们一起真实地体验了“嗨房”的一夜疯狂


“溜果”与“打K”


不到21点,ZM就开始热闹起来。在武汉江滩,ZM等6家酒吧属于同一个老板。


大门口的小车越停越多,身着低腰超短裙、紧身露脐短衫的迎宾小姐,将“嗨客”引到不同的包房。专门打碟的DJ开始进入各自分管的包房,放起欢快的音乐。半小时后,包房被客人“抢订”一空,“嗨客”开始点物品,提前付款。


服务员推着小车进入包房,送来几大包餐巾纸、一打矿泉水、一打旺仔牛奶、一打小红蜡烛、一箱红牛饮料、四个玻璃盘、几十个吸管以及几张大锡纸。


这个酒巴有10间包房,分为大包、中包和小包,小包最低消费880元,大包最低消费1300元。每间包房靠门的角落是打碟台,台前置一对功率为500多瓦的大音箱,低音炮环绕。沙发像张大床,环绕着墙根,将打碟台围住。


沙发前的两个大茶几上,放着巨大的烟灰缸,熏得黑黑的。另一个角落则是设施齐全的卫生间。


凉风习习,客人们打开矿泉水或者饮料豪饮,就着轻音乐谈笑风生,间或扭动身躯舒展筋骨。


有客人捣鼓起矿泉水瓶,用吸管将其制成了一个小水壶。制作停当,一位客人起身关掉房间的灯光,将空调调成热风,在茶几上点燃小红蜡烛。不一会儿,房间的温度直线上升,达到了30摄氏度以上,像一个烤炉。


空调被关掉,有人将一些粉末放在裁剪过的小锡纸上,然后点燃打火机,烘烤锡纸,不久,白色粉末化为一缕青烟……(为避免效仿,南方周末略去具体的毒品吸食细节)


包在小锡纸上的粉末是麻果,客人称它为溜果子。“麻果”在空气中散发出一股爆米花般诱人的香味。


包房里人数已达到三十多人。


另外一群人正围着一个玻璃盘,把袋子里的K粉倒在酒吧提供的玻璃盘上,用银行卡大小的卡片在玻璃盘上刮来刮去,直到把这堆白色粉末拉得很长,才用卡片从中隔开,分成几缕。


每人便拿好剪成大约一寸左右的吸管,一端对准刮好的白色粉末,从左到右用力一吸,吸入肺中。这是“打K”过程。


“可以感受到身体溶化”


“嗑药打K”之后,客人们的瞳孔时大时小,这叫做散瞳,他们闪着眼睛聊天。音乐逐渐增强,DJ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个过程必不可少,嗑药打K之后,药力不能马上就来,需要等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包房外,服务生为客人做吸毒用的水壶,又称水枪。


客人开始玩骰子,谁输了谁就吸食一道K粉。吸完之后把沾了水的湿手巾捂在鼻子上吸一下,润润鼻孔,有的甚至用纸巾将鼻孔堵住,“这是为了避免白色粉末刺激鼻粘膜令人难受。”本报记者的老板朋友说。


身边有人上来劝本报记者:“你试一下,放在酒里喝,虽然反应比吸的要慢一些,但感觉要持久一些。”然后他就直接把药粉放在了酒杯里。


当DJ发现有人已经开始兴奋,便将乐曲换成了一些节奏感强且快的音乐,音量也开到最大。


节奏加快,已经吸药的人就坐不住了,他们离座进入包房中央开始摇摆。


有些人还在吸食着麻果。那些喜欢“飘”的就或躺或靠在沙发上闭目享受奇妙幻觉,“这滋味难以描述,最直观的说法就是看画面,想什么有什么,你可以回忆起近期的美梦,可以看到流动的感情,还有五光十色的几何图形和无规则变幻莫测的光环彩带,可以感到自己被施予了魔法,可以感受到身体溶化……”一位“嗨客”说。


嗑药的人在包房中央狂舞摇头,尽情发泄,不消片刻便大汗淋漓,“脚像是踏在云朵上,软绵绵的,头很清醒但很晕,听到音乐声就兴致高亢。”


“DJ也嗨起来。”客人让DJ去吸食麻果和打K,为的是让他能够更好地融入其中,能放出真正让大家嗨起来的音乐。DJ开始兴奋,播放的音乐越来越动感和欢快,他也随着节奏扭动身体,不时用纸巾擦拭鼻子。


这群人看起来年龄都在20—30岁之间。其中有个女孩很腼腆,一直坐在沙发上,不碰麻果,也不吸食K粉,只是好奇地盯着他们看。“来,吸食一道K粉吧,很舒服的。”一个小平头向女孩搭讪。女孩显得很紧张,结结巴巴地予以拒绝。“不要扫大家的兴致嘛,现在都流行这个,我们都吸,你不吸,一点也不给我们面子。”


最后,女孩在平头的帮助下,吸食了一道K粉。没想到她反应很大,用纸巾不断擦鼻子,用手捂着嘴巴,表情痛苦,不一会儿就狂呕不止。“第一次嗨药的人一般都会吐,但吸过两次以后就会觉得很舒服,很享受,甚至出现幻觉。”记者的老板朋友说。


6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