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上访信进了国务院 3

xzh0021 收藏 0 141
导读:连载:红顶子 作者:成仁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梁文中见到这个场面,第一反应就是这几个人是松江的老百姓,不该这样对待他们,便让于小全停车。   于小全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车停了下来。   梁文中跳下车,向警察们喊道:“放开他们!”   这时候,关久长县长和四套班子领导都停下车,围拢上来。关久长批评刚刚赶过来的公安局长陶良德:“怎么搞的?”   陶良德满脸无奈地说:“他们知道今天新书记报到,老早就等在路口,见车队来了,突然就往路上冲……”   关久长向陶良德介绍:

连载:红顶子 作者:成仁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梁文中见到这个场面,第一反应就是这几个人是松江的老百姓,不该这样对待他们,便让于小全停车。


于小全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车停了下来。


梁文中跳下车,向警察们喊道:“放开他们!”


这时候,关久长县长和四套班子领导都停下车,围拢上来。关久长批评刚刚赶过来的公安局长陶良德:“怎么搞的?”


陶良德满脸无奈地说:“他们知道今天新书记报到,老早就等在路口,见车队来了,突然就往路上冲……”


关久长向陶良德介绍:“这是新来的县委书记梁文中同志。”


陶良德立刻敬了礼。


梁文中对陶良德说:“你们这样兴师动众的,有谁能不知道。”说完,又转向关久长,“久长,我看这样,叫这几个农民过来,听听他们要反映些什么情况。”


关久长急忙拦住梁文中说:“都是老问题了,年年反映月月反映,这不是一句话能说清楚的,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解决的,以后我慢慢向你汇报吧。”


这时候,已经聚集了许多老百姓,吵吵嚷嚷地要见新来的县委书记。


梁文中向关久长摊开手,“看看,躲得掉吗?今天躲掉了,明天这些老百姓就会聚到家门口。我想,我们不能躲避矛盾、躲避老百姓,谁躲避老百姓谁将来就会吃苦头。再说,现在走开,我们在老百姓的眼里成什么了?逃兵嘛。”说完,他指着挽成人墙的警察,打手势示意把农民放过来。


陶良德领会了梁文中的意思,对聚集起来的老百姓说:“大伙儿可以见梁书记,但是必须有秩序,保持安静。你们选出一到两名代表,代表大伙儿反映问题。”他边说边引导农民来到梁文中面前,“这就是梁书记。”


上百个老百姓走过来,站在梁文中面前,上百双眼睛盯着梁文中和他身后的四套班子。梁文中望着人群,人群里有六七十岁的老人,三四十岁的壮汉,还有抱着孩子的妇女。他面对着一张张淳朴的脸,温和地笑着,说:“我就是新来的县委书记,叫梁文中,乡亲们有话要对我说吧?我们不在路上说话好吗?别影响了交通秩序,我们到那儿坐坐吧。”他指着路边儿一家小卖店的院子。


梁文中向小卖店走去。走到小卖店院子里,从草垛上抓了一把稻草放在屁股底下,坐下来。老百姓也学他的样子面对着他坐下来。四套班子领导有的也坐下来,有的站着。


梁文中这个举动让老百姓产生了好感,也让他们对这个有几分农民味道的新书记产生了敬意。


坐在最前面的农民相互看了看,忽而有人说:“我们推举李春林说。”


李春林坐在前面,他四十岁左右,穿着褪了色儿的蓝中山装,上衣兜里插着很粗的老式钢笔。他说:“那好,我就整两句儿。我叫李春林,是松江乡北沿儿窝棚村人,我在县里、市里、省里挺出名,都叫我是上访专业户。我上过北京。”李春林一开口,就引起了老百姓的笑声。“这次我就代表大伙儿反映一个事儿。去年县里要发展农村经济,搞了个长毛兔工程,要村村建兔场,户户盖兔舍。就拿俺们松江乡来说,全乡有120户盖了兔舍,平均一户养了10只长毛兔。当时县长毛兔办公室跟俺们签了合同,种兔100块钱一只卖给我们,兔毛30块一斤包收。种兔俺们买了,一窝一窝地繁殖,兔毛也一茬儿一茬儿地剪了,一包一包地搁在厦子(仓房)里,可就是不见县里来收毛。一打听才知道,不收了,说是国外那边的老板嫌兔毛的质量不好,不要了,先让俺们搁着,县里正积极联系销路,有了好消息告诉俺们。这一等就是一年多啊,俺们找县里,一趟去说等等,二趟去说快了,三趟去没人理了。俺们实在等不起啊,老娘要吃药,孩子得上学。这两年俺们没少上访,市里、省里,连北京都去了,都说安排好了,回县里解决。这不是拿活络话儿(好听话,模棱两可的话)甜惑俺们吗?俺们真是没招儿了,就拦了你县委书记的车。俺们没别的,就是要求县里退俺们买种兔的钱,把俺们手里的兔毛按合同收了。”


听到这儿,梁文中转身问关久长和四套班子领导,“你们都接待过李春林的上访吧?”


大伙儿都点头。


梁文中问:“他反映的情况属实吗?”


关久长说:“基本属实。”


梁文中又问:“拿出过解决方案吗?”


关久长很为难地俯在梁文中耳边,小声回答道:“兔毛一直没找到销路,只能以补偿的形式解决。关键就在补偿款上,县财政盘子早就漏底了。”


最前面的农民听见了关久长的话,指着十几辆丰田V8越野车喊道:“有钱坐好车,没钱给老百姓吗?”


又有人喊:“当官儿的欠着老百姓的饥荒,咋有脸坐好车!”


这时候,陶良德厉声喝道:“安静!只允许反映问题,不许胡扯!”


梁文中的心一下子被农民的话刺痛了。话虽然过激,但反映出老百姓的一个传统、淳朴的生存观念,没钱别摆谱。他无法忍受老百姓对政府的这种指责,更无法面对因为响应了政府号召而蒙受巨大损失的老百姓。他认为,政府错了就应该承认错误,承担责任,决不能把政府的失误转嫁到老百姓身上。他扭头对四套班子的领导说:“我看这样吧,一个月之内,我们给农民一个明确的答复。”


四套班子的领导们都沉默着。


梁文中扭回头,望着老百姓,“乡亲们,请给我一个月时间调查了解情况。”


李春林不屑地问:“了解了情况又能咋样?”


梁文中温和地回答:“如果是政府的责任,请相信,政府一定予以解决。”


李春林不依不饶,“解决不了咋整?”


军将到了梁文中身上。他想,老百姓面对的是梁文中吗?不是,是一位县委书记,是党组织,是一级政府。那么该怎样回答?此时恐怕只能把责任放在第一位了,至于政府有多少困难,牵扯的面儿有多大,情况有多复杂,会不会让哪位领导难堪,会产生多大负面影响,都顾不上了。


梁文中站起来,斩钉截铁地回答:“如果解决不了,你们把我赶出松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