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云梦泽的消失和中国的形成

东成玉 收藏 45 10252

一、远古的祖先

中国历史可以追及的最早的故事是关于三皇五帝,三皇指的是伏曦,神农,燧人。之所以说是故事,因为很多内容经不住推敲,以现在的客观情况来看,三皇的能力超过了人类这样的物种(除非人类退化了),只能将其当作传说故事来对待。真正开始有一些比较接近人类生存活动的事例的,是从大禹治水开始。治水的过程一波三折,不同的理念导致不同的结局,还有人丢了性命,内容丰富而觉真实,进而与大禹有关联的之前的人和事情也有了一定的可信度。始皇帝的一把火,把史前的一切记忆幻化成天上的云和星辰,谁能把它们织回原来的模样呢?

大禹之前还有一件历史事件,就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著名的战争:炎黄对蚩尤之战,从此炎黄成为中华的主流。还有一战是对刑天,一说刑天即是蚩尤。该战应该是势均力敌的,因为胜利的一方并没有对战败者赶尽杀绝,作为蚩尤方面的部落,也就是东夷诸族,依然生活在自己的地盘上,而没有成为炎黄部落的奴隶。也许该战还只能算是一场自卫反击战。

有一点想着重讲,炎黄部落并不是一个家族,而是多个族甚至是种的集合,当时的社会还没有发展到君主的概念,只是有重大事情发生时才集中起来的松散的组合。这一点可以在很久以后的禹为了立威而杀鸡敬猴的事例看出。同样,蚩尤方面亦是如此。现在的汉族,实际上并不是一个单纯的种族,而是很多族甚至是种的混合,这其中包括了蚩尤方面的东夷诸族。

关于多种族共同组成一个强大的部落而征战,甚至组成国家,在河套平原的那块土地上一直都在上演,如果分析一下各阶段戎、鲜卑、匈奴、蒙古等族的实际成分就很清楚了。

最近,韩国有对中国历史感兴趣的历史爱好者把蚩尤作为其祖先,真实如何可能要利用线粒体技术分析。但是韩国的种族很单一,充其量只可能是东夷十六部落中某支的后裔,而不能代表其全部,这一点是不庸置疑的。

二、云梦大泽

传说中,远古的中华大地上有个听起来很美丽的地方:云梦大泽。在网上只要搜索“云梦泽”,即可以知道其范围和很多有关其消失的原因,为了方便分析,引用如下:

云梦泽的地理位置:云梦地域相当广阔,东部在今武汉以东的大别山麓和幕阜山麓以至长江江岸一带,西部当指今宜昌、宜都一线以东,包括江南的松滋、公安县一带,北面大致到进随州市、钟祥、京山一带、南面以大江为缘。

云梦泽消失的原因:江、汉平原上的云梦泽,在构造上属第四纪强烈下沉的陆凹地,逐渐发育成为宽敞的古云梦泽内陆湖盆。以后由于长江、汉水夹带的泥沙大量在湖盆沉积,逐渐形成江汉内陆三角洲,使湖面不断分割、解体和缩小。

简言之,远古的时候,在中华大地相当于心窝的地方,也就是现在的江汉平原上,是巨大的一汪水。当时的华夏之族生活的空间就是黄河与信阳之间的狭长的区域。云梦泽不但涵括了洞庭湖,应该还覆盖了鄱阳湖。在历史上的某个阶段,洞庭湖号称方圆八百余里,可见云梦泽是如何的浩大。

但是后来,这么巨大的一个水体消失了,上面引用的是目前比较科学化的解释。基于同样的原因,大家都很担心事态的进一步恶化,美丽的洞庭湖也重蹈覆辙。

有关云梦泽的历史事件还有:帝禹(在现在云梦县的方位)乂土为城,是为云梦。如果上述的解释成立,到了大禹时代,泥沙对云梦泽终于形成了有效的影响,江汉平原露出水面。

三、惊雷:大地的苏醒

江汉平原露出水面,帝禹乂土为城,华夏的疆域向南得到发展,人口力量自然随之增长。云梦泽从地球上消失了,一片肥沃的土地从亿万年的睡梦中苏醒,华夏走向强大成为必然。没有人为云梦泽的消失而欢呼,只在传说中留下些许的记忆。

“长江、汉水夹带的泥沙” 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制造了地球上这样的一个巨大的变化!

难道“长江、汉水夹带的泥沙” 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制造了地球上这样的一个巨大的变化吗?

等等,让我们随着指引,用眼睛和心灵再巡视一遍云梦大泽曾经的疆域:长江之水从西流到“今宜昌、宜都一线”汇集到云梦泽之中,东部的岸呢? “东部在今武汉以东的大别山麓和幕阜山麓” 从今天的地图上看,这一带没有岸,只有一条狭长的水道,也就是长江,把曾经的云梦泽之水引到了东海。

如果没有这条水道呢?大胆地假设:如果现在的庐山和大别山绵延连接起来呢?

这将是一道天然的“长江大坝”!如果有这样的一道大坝,把长江之水囤积起来,不就形成云梦大泽了吗?

庐山和大别山应该是连成一体的,从卫星影像图上不难看出,在云梦泽的东部,有一个三角形的山脉,其顶点在信阳,底边在庐山极其群山。现在的庐山被长江从大别山脉分割了出来,之间有一条界线很分明的走廊,那就是湖北黄梅、安徽宿松和安庆等地区。

在远古的时候,也就是可怜的鲧被处决之后不久,在上述假设的大坝的位置,现在的江西九江附近发生了一场地震,天然的长江大坝终于崩溃,水往低处走,巨大的水体乘机向东压了过来,冲出一条长廊。从那天开始,云梦泽日渐消瘦。

四、自然的痕迹

自然造化之手不经意之间的挥洒点拨,地球上人世间随之沧海桑田,云梦大泽即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大自然象一位孤芳自赏的魔术师,她不与观众沟通,戏法永不停息。实际上她可能也没把人类这种动物界中的一份子当作她的观众。对于地球上脆弱的生命体来说,她的戏法往往都是致命的,没有人能看到云梦泽沧海桑田的那一幕。

但是,自然的造化又赋予人类以思维,引导人类追寻着她留下的痕迹而映证她的伟大,在云梦泽的东部、大别山麓的西侧应该留有她的痕迹。

为了映证心中的猜想,2006年十月我驱车前往大别山区。在湖北和安徽交界处有座山峰名天堂寨,海拔1720米,是大别山山脉第二高的主峰,也是周围三个县的分界。在中国的南方和西部,崇山峻岭的地方由于人迹罕至而成为周围州县的分界,在今天多成为旅游的名胜之地。天堂寨即是如此,安徽的金寨县和湖北的英山县、罗田县都围绕主峰建立了风景区,应该说三个角度去看天堂寨都各有特点,景致各有千秋。但是,对于带着目的而去的我来说,云梦泽东岸一侧的罗田县的天堂寨让我眼睛一亮,心情舒畅。在距离天堂寨林场几公里的时候,绕过一个小镇,眼前就是一马平川,平川的尽头就是陡峭矗立的大别山,绵延的山体向云梦泽一侧蜿蜒弯曲,形成一个巨大的海湾!我的猜想把整个车子浮起,幻化成一艘轻舟,向远古时的泽岸飞驰。

罗田之行使我对云梦泽的猜想增加了信心。在大别山东部、云梦泽及长江下游的几百公里之外著名的太湖石是不是也能贡献一份支持呢?

五、中华民族的舞台(待)



本文内容于 2007-7-6 11:39:40 被东成玉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