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男熟女Ⅱ正当关系 第二章:芳香之旅 一(中)

杨景标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8/[/size][/URL] 我和黄鹂美美地睡了一夜,一大早起来喝了母亲精心煮制的八宝粥,便兴致勃勃地出了门,小城虽小,但可以小着去欣赏,小着去逛,也没了不知去哪儿好的迷茫,天气晴朗,没有昨天下火车时那么冷了,我们决定从南到北逮着哪儿进哪儿。中午,我们就在街上吃了一点还算象样的小吃,傍晚时分,我们捎上了一些生牛排回的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8/


我和黄鹂美美地睡了一夜,一大早起来喝了母亲精心煮制的八宝粥,便兴致勃勃地出了门,小城虽小,但可以小着去欣赏,小着去逛,也没了不知去哪儿好的迷茫,天气晴朗,没有昨天下火车时那么冷了,我们决定从南到北逮着哪儿进哪儿。中午,我们就在街上吃了一点还算象样的小吃,傍晚时分,我们捎上了一些生牛排回的家。黄鹂非要给我的父母做一个西式牛排尝一尝,我叮嘱她一定要蒸熟了,别象上次给我做的那样半生不熟,可等端上桌时,还是只有七八分熟,刀一切还渗着血浸儿呢,黄鹂还振振有词:“熟透了那还叫西式牛排吗?”看着我父母一块一块地往嘴里送,黄鹂就问好吃吗,我父母便忙笑着点头:“好吃!好吃!”我却有些不忍,知道父母一定吃得很难受,有一次我回家带着他们去吃肯德基,他们没尝几口就腻了,说不好吃,说奇怪你们年轻人咋都喜欢吃这个?哪有肉夹馍和沟帮子鸡味儿正啊?



也正是吃着西式牛排时,母亲忽然停下来看着我们,很严肃地说:“我看你们这次回来,就把婚礼定了吧!”我愣了愣,半天没吭声,我知道这次回来父母肯定会提婚礼的事,却没想到会在这个时间,黄鹂一听也低下了头。父亲见我们没反应,忙打圆场,他先白了母亲一眼:“你瞎操什么心啊,孩子的事让他们自个定吧!”然后他又笑着看着我们:“你妈是想孙子想疯了,成天盼着你们结婚生个孩子呢!”听父亲这么一说,黄鹂的脸上又红了。父亲以前也曾建议我们回家乡办婚礼,黄鹂却死活不同意,没有认识的人倒在其次,主要还是她觉得档次太低,就拿包桌儿来说,在省城一桌酒席的最低标准也要480元,而我们家乡180元就拿下;再比如说随份子,在省城拿200都有些拿不出手,而我们家乡拿100已算关系不错了。当然,不是钱不钱的事,黄鹂是不想委屈了自己。其实我本意也不想回去办,我总觉得家乡的婚礼太土气了。



当晚,趁黄鹂在浴室里洗澡的档儿,父亲把我叫到跟前:“婚礼就是个仪式嘛,怎么办不成啊?你们现在不办是不是差房子啊?我知道北京的房子贵,现在不是时兴贷款买房吗?我和你妈有一些积蓄,再向亲戚朋友张罗张罗,问题总能解决,我看你这次回去就开始看房子吧!”我看着父亲,他关切的神色真的让我感动,他以前也曾跟我说过,却被我拒绝了,我父母都是普通的技术工人,生我养我,供我上学,就没攒下什么钱,如今退休了,养老金加一块也就1000多块,能有多少积蓄呢?我不想再拖累他们。我笑了笑:“爸,房子不急,还是我们自己买吧,我们将来有这个能力,再说,我们不想办婚礼也不是因为房子……”“那是因为她父母?她父母一辈子不待见你,你们还一辈子不办了?都登记这么长时间了,哪有不办的?我不管,反正今年你们得把婚礼办了,你们不想要孩子,我还急着抱孙子呢!”还没等我说完,一旁的母亲就抢了过去,我就有些烦了:“妈,有些事你不理解,再说生不生孩子跟婚礼有什么关系啊?你们要真想要,明年我就给你抱回来一个!”“那不成,那怎么成啊?那可不成!”母亲的头摇得象个拨浪鼓,我忍不住又想笑。



在我们父辈的观念中,一纸登记似乎还证明不了夫妻的合法性,要堂堂正正举行个仪式才算是结了婚,而不办婚礼就生孩子等同于“未婚先育”,是他们不愿意接受的。那一夜我辗转反复睡不着,尽管我也不认为婚礼对一对爱人来说有多重要,但父母的话还是让我思量,这么简单的一件事还要他们操心挂念,会不会也是儿子的一种罪过呢?我听到父母卧室的房门多次地开关,多次来往洗手间的脚步声,多次拧水冲马桶的响动,看来谁坏了肚子,是父亲呢还是母亲呢?第二天是年三十儿,鞭炮声声干脆,我父母却双双憔悴,原来两人都坏了肚子,中国人的饮食习惯毕竟与老外大不同,冷不丁吃顿洋餐还真受不了。弄得黄鹂很歉疚,也很后悔,我父母却笑着说没事儿,说:“跑跑肚也排排毒嘛!”说怪不得都讲洋人是牲口,吃生肉也能降得住。



赶上年节回家要串亲戚,何况又带着个新人黄鹂,这不仅是老规矩,也是晚辈应尽的礼仪,大年初二我就和黄鹂买了很多礼物去了乡下。我父母双方的直系亲属大部分都在乡下,而且也多在一个村儿里,这也没什么奇怪的,他们打小就在一个村儿里长大,后来一起考学进了城里工作,他们曾是那个时代村子里共同的骄傲,算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吧!我童年的记忆也总和乡村捆绑在一起,大一些时,我还常利用暑假帮姑啊姨啊舅啊叔的铲地除草,所以有时候会有人说我象个农民,我也不反对,我身上本来就有农民血统。我和黄鹂在村里里待了三天,在众亲属间轮流坐庄,我没少喝酒,黄鹂没少收红包,钱不多,毕竟是人家一片心意,当然他们也没少提婚礼和孩子的事,让我们很别扭,但总的来说,我们的乡下之行还是很快乐的。黄鹂说她很喜欢吃农家饭,真想天天吃,我说好吃是因为他们采用的粮食和蔬菜没上化肥,也没有农药残留,黄鹂说那城里吃的不也都是他们种的吗?我说是啊,他们把施了肥喷了药的都送进城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