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男熟女Ⅱ正当关系 第二章:芳香之旅 一(上)

杨景标 收藏 0 5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8/


黄鹂终于被证实怀了孕。她有些发烧,伴着轻微的头痛和肚痛,又自己否定是周期表现,我就以为她感了风寒呢,就去了医院,医生检查一遍后笑着说:“你们可能有喜了。”果然,黄鹂干呕的反应日益强烈,十天后我们再去检查,从仪器上已能清晰的窥见她子宫里那个豌豆大的黑影。那天黄鹂很高兴,动不动就拍着自己的小肚子说:“我做妈妈了!”我也很高兴,虽然豌豆没长在我身上,感觉没那么强烈,但我似乎预想到了做爸爸的幸福。当晚我把这个喜讯传递给了远在家乡的父母,听上去他们也很兴奋,但兴奋之余,母亲也没忘记替我担忧:“你们啥时候办婚礼啊?”



去年春节,我曾带着黄鹂回过一趟家乡,在成行前的半个月,父母就开始在家里精心准备,儿子成家立业生子对他们来说无疑是最大的心事,而我那又是第一次带着女朋友——准确地说是带着老婆回家,他们心中那升腾已久的期望可算有了着落,怎能不欣喜万分?那半个月里,母亲还担心地给我打了好多次电话,问这问那,总说黄鹂是大城市里长大的孩子,人家又留过洋,怕她这不习惯那不习惯,我说妈您就甭费心了,她是中国人,还是您的儿媳妇,您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千万别拿她当贵宾,更别拿她当国际友人。小城市的人每每面对大城市的人,心理上往往会有些怯懦。



我们家乡那座小城也确实小,腊月二十八那天我们一下火车,黄鹂就顶着凛冽的寒风,东张张西望望,然后感慨:“这么小啊!”。可大小也是个地级市,在中国地图上也有一标。据最新统计,连流动人员都算上,小城的总居住人口也达50万呢,过去蒋介石的杂牌军全加起来,也不过就百十来万,城区就一条主大街横贯南北,商业区和居民区被分割成了两个长条,相距主大街两侧不远还有两条平行的附路,一目了然,简单是简单了点,但方便啊,不至于迷路,而且无论从哪儿打车到哪儿都是5元的起价费。北京某名牌大学的某教授曾光顾过这座小城,他在文章中描述:“一条马路俩岗楼儿,一个岗楼一个猴儿。”很贴切,但“猴儿”的比喻就有些骂人了。该教授后来因煽动学潮儿,现已逃亡海外。



来之前我曾嘱咐过黄鹂,见到我的父母一定要叫爸妈,临下车前我还嘱咐过一遍呢,黄鹂也都答应得很爽快,可等敲开了家门,一见到我的父母,她笑着嘴张了张却没叫出来,我就以为她的嘴冻僵了呢,可等她叫出来还是唤了“姨”和“姨夫”。我当时很生气,说不是说好了要叫爸妈的吗?黄鹂的脸上就红了,说她有点不好意思,我父母却没觉得尴尬,脸上仍笑得那么随和,我母亲还忙打圆场:“还没改口呢,叫什么爸妈啊?”我父亲也就附和:“是啊,没改口叫啥都行!”我知道他们指的是婚礼上的改口仪式,三拜之后,儿媳妇要正式唤婆婆和公公一声爸一声妈,婆婆和公公再分别给个红包,可我们的婚礼还没谱儿,改口的事也就遥遥无期了。



父母已经给我们准备好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我们洗了把脸暖乎了一会儿,便迫不及待上了桌儿,父亲从柜子里拿出一瓶白酒和一瓶红酒来,都开了瓶,也没有高脚杯,黄鹂还一再说自己不会喝酒,可父亲还是给她倒了满满的一杯红酒。当父亲拿起那瓶白酒倒向我面前的杯时,我也忙说:“爸,我喝不了这个,还是喝啤酒吧!”“今天就喝点白的吧,不用起夜,能睡个好觉!”父亲说着,已斟酒过半,我刚想说够了,太多了,父亲已经停止了动作。在我的印象中,这还是我第一次和父亲一起喝白酒,他给我的感觉一直高高在上,不可逾越,今儿个竟赋予了我如此平等的合法地位,看来我真是长大了,我一时还有点不适应,也不知为什么,我忽然也有些伤感。



同我的父母客气着,黄鹂倒没显得半点忸怩,毕竟场面上见多了,她倒不用热身。不过却弄得我也跟着好象生份了许多。我和黄鹂也确实都饿了,母亲的烹饪手艺又是一直可以在亲属和邻里间炫耀的,黄鹂也许还要讲究点吃相,我就无所顾忌了,狼吞虎咽,那一大盘子的炸茄盒不到十分钟就光光了,母亲一定是因为我喜欢吃才做了那么多,没想到黄鹂竟也喜欢吃,我看见母亲看着我们频频动筷儿,脸上满是欣慰的笑容,我心里也就很高兴,似乎多享受就是对母亲的回报,儿女都是这么自私。席间父母与我们聊了很多,却绝口不提黄鹂父母,之前他们已从电话里了解了情况,心中有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