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男熟女Ⅱ正当关系 第一章:熟女当嫁 五(上)

杨景标 收藏 1 89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8/[/size][/URL] 这么多年,徐东在外表上都没有多大变化,当然,期间那一次他进监狱被剃了光头除外,但他一出来就努力把自己恢复了老样子:常常背着个大摄影包,腰围跟身子一般粗,脑袋倒显得有点尖了,一头长发就紧贴着头皮箍在脑后,这使他整个人看上去就象一根坚挺的阳具。我想徐东是很喜欢怀旧的,总想方设法让自己的某些时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8/


这么多年,徐东在外表上都没有多大变化,当然,期间那一次他进监狱被剃了光头除外,但他一出来就努力把自己恢复了老样子:常常背着个大摄影包,腰围跟身子一般粗,脑袋倒显得有点尖了,一头长发就紧贴着头皮箍在脑后,这使他整个人看上去就象一根坚挺的阳具。我想徐东是很喜欢怀旧的,总想方设法让自己的某些时光固定下来,这一点倒与我臭味相投。



尽管我们是可以穿一条裤子的好朋友,可说实话,我在徐东面前却总有那么一点自卑感,他的很多方面都很优越。我们同在一个省城工作时,他是到哪儿都可以耀武扬威的准级党报记者,而我是到某些部门就要低三下四的都市小报记者;他有地价好且近120平米的房产,而我的积蓄连买一个卫生间都勉强;他有老婆有女儿,而我的婚姻还没有着落;他那时甚至还有很多情人,而我却身染屡遭女友抛弃的霉运。即使在他被判过刑,有过污点记录的现在,我在他身上还是找不到一个平衡点,他毕竟还在北京的通州买了套商品房,而我和黄鹂还蜗居在租赁来的临时的小家里。



说起徐东曾获罪被判刑的事,我至今还心有余悸,因为当时我差点也跟着吃挂落儿。也许正是徐东当初的条件优越,天天养尊处优腻了,便滋生了寻刺激找乐子的犯罪心理,或正如老话所说:人越有越贪——不象我,人贫命贱,做什么事都谨慎当先,缩手缩脚,该拿就拿,不该拿的,接不住的,连半个手指头都不敢伸——他竟然和一个家具厂老板一起炮制了一则某名牌沙发出现劣质产品的假新闻,导致该品牌的销售损失严重。徐东是收受了那个家具厂老板三万元的好处费,我当时也在工作的报纸替他发了一篇稿子,还拿了他“转交”给我的两千元酬劳,但我是按真新闻发的,而徐东也确实没跟我交代实情。后来事情露了馅儿,徐东涉嫌商业信誉诋毁被起诉,获刑十个月,罚金两万,并没收全部非法所得,事发时我已到了北京,却也接到了公安人员的调查电话,虽只是个电话而已,但也骇得我几天几夜没合眼,我确实不知情,被利用了。事后我想一想,还是很感激徐东,他当时瞒着我,可能也是怕万一有一天出了事,会连累我。



黄鹂来北京半年后,徐东才刑满获释,他早已被单位除名,并成了典型的新闻腐败教材,当然没办法继续在省城混了,变卖了房产,让老婆也辞了工作,把上学的孩子扔在父母家,两个人便来了北京。徐东先是在通州的宋庄买了一套价位相对很便宜的80多平米的房子,然后又让老婆在通州的西便门附近加盟了一家洗衣店,至于他自己,则悠哉游哉,成了自由摄影人,常年在祖国各地量地图。他至今涉足的地方还真不少,也总跟我炫耀,说西藏的天空特别低,星星看上去有盘子那么大;说漠河确实冷,一泡尿还没等呲完就冻成了冰棍;还警告我,到了云南千万别吃“撒撇”,那是用牛胃里没消化完的草料做的,极难吃,说白了就是准级牛粪。徐东除了拍摄大量民俗风情的照片,所经之地若有什么重大的突发事件,他也不放过,比闻讯赶来的外地媒体要快得多,所以他的作品没少卖给杂志和报纸。而在北京的时间,徐冬也不闲着,常给一些刊物拍明星照,因此他也总找黄鹂帮忙,有时还找时机和黄鹂一起去采访。一年下来,徐东的收入比我的薪水还高,着实让我羡慕。



徐东能给我一个什么惊喜,其实我并不感兴趣,这么多年来他没少用这种小伎俩欺骗我,而我每每也故意上当受骗,就象一对好朋友在不厌其烦地玩一个小游戏。我感兴趣的是徐东今天为什么突然进咖啡厅了,这可不象他的行事作风,说他没有情调当然是假话,但他的情调绝不是高山流水,温文尔雅的那一种。出了地铁口,要在国贸桥下穿行时,我又有点犯晕,我这人方向感极差,在省城工作了那么多年,若到了一个新地点还是分不清东南西北,这国贸桥对我来说更象是一种考验,已走过多次了,可再来还迷糊。果然,绕了大半圈,过了三个人行横道,差点没绕回原地,我才确定了正确的方位。据说北京那座设计结构类似联通标志的西直门桥更复杂,有个相关的幽默段子说在那儿指挥交通的三个交警先后都进了安定医院,想一想真让人头疼。



国贸附近的这个半岛咖啡没有楼上楼下的概念,只是在平面上分割成了几个不太大的厅,以前我偶然的机会来过一次,所以还算了解,所以一进门服务小姐说:“先生好,您一个人吗?”我回答“不是,我来找朋友。”她识趣地退到一旁后,我便在第一个厅里扫视了一下,见没有徐东的身影,就顺势拐了一个幽暗的过道,在第三个厅的门口,我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里面的徐东,他的脸正对着我的方向,一抬眼他就看见了我,便向我招手:“骆驼,这儿呢!你他妈坐砖机来的?这么慢!”骆驼还是我在省城时被几个哥们儿称呼的外号,尽管我很讨厌,可也没办法,我以为来了北京后,这个外号从此就绝迹了呢,没想到又被徐东这个煞星带来了京城,真他妈的拂之不去撵之还来。我没说什么,笑着走了过去,但我的笑容似乎凝固了片刻,那片刻间我的心里也极惊讶,因为就坐在徐东对面的那个女人,也转过头来冲我笑着,竟是我的老同学艾红。



艾红不但是我的高中同学,是我们那所重点校的校花,也是我们那届唯一考进北大的文科状元,她毕业后留在了北京,先是在国家对外贸易部门工作,后来又进了一家报社,现在已是社会新闻部的主任,有房有车有夫有孩。高中毕业后我们曾失去联系好多年,直到2004年我到北京采访才偶然相遇,我来北京并供职于现在的周报,与艾红有很大关系,因为她的老公张可就是我们报社的美编,如今大学生太多,就业困难,想进一个不错的单位工作,即使你有不错的业务水平,若没有一定关系也不容易。黄鹂来北京时工作倒很好找,她的自身条件确实不错,模样漂亮,穿着时尚,海归身份,英语流利,但一工作起来她就显得很吃力了,毕竟以前没碰过娱乐,隔行如隔山,怎么联系明星大腕,如何采访造势炒做,她都上不了手,幸好这时有艾红出来帮忙,让她们报社娱乐记者出去采访尽量都带着黄鹂,黄鹂也天资聪慧,半年就入了门,一年以后已俨然大牌娱记了,有的电影导演去美国参奖都愿意带着她,既可报道,又是向导,又当翻译,这样的漂亮女孩,他们不尽其用不是傻逼吗?我记得跟徐东提过艾红两次,却一直没机会让他们相识,今天他们怎么就神奇地坐了个面对面呢?



“原来你的外号叫骆驼啊?”我还没坐下来,艾红就笑着说。



“就剩这么点秘密也让你知道了!”我故意无奈地耸肩,然后坐了下来。



“怎么样,很奇怪吧,我怎么和徐东在一起啊!”艾红神秘秘地看着我。



“还是你跟他说吧!”没等我说什么,艾红就看向了徐东。



“行,不过咱们是不是先喝一杯?”徐东笑着看了看艾红和我。



然后徐东拿起桌上那瓶威士忌,给我面前的空杯子里斟上了酒,我们三个就碰了杯干了一口。然后徐东就饶兴有趣地讲了起来,说他这次去陕西遇到了一次罕见的山体滑坡,他不但第一时间抓拍到了大量的灾难和抢险图片,也第一时间联络到了国内的各大媒体,其中就包括了艾红所在的报纸,而艾红他们报社负责外联的那个女孩不在,偏巧艾红就在那部电话机旁边,两人进行完新闻图片交易后,徐冬捎带问了一句:“您贵姓?”艾红便说:“我免贵姓艾!”徐东心中一动,就接着问:“你们报社有个叫艾红的您认识吗?”艾红就笑着说:“我就是啊!”徐冬就来了兴致:“那你认识方舟吧?”艾红愣了愣:“我是有个同学叫方舟,怎么,你们认识?”徐东这才说:“我听方舟提到过你,我是他的好朋友,我叫徐东。”两人就这样拽着我这根麻绳扯上了,然后两个人就约定了这次咖啡厅的相聚,至于带上我,当然也是两人算计好了要摆我一道。徐东讲完后笑着问我:“缘分吧?”我就忙说:“缘分,真是缘分!”然后我们三个人就都笑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