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42/


我被手机的彩铃声惊醒,阳光很足,透过纱质窗帘照进卧室里,晃得我有些睁不开眼睛,我感到脑袋又晕又痛,四肢乏力,我挣扎着侧身拿起床头柜上还响个不停的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电话竟是夏雪打来的,我才猛然意识到:我怎么会回到自己的家里,并躺在自己床上的呢?我竟然穿着衣服昏昏沉沉地睡了一个下午,外加整个晚上。



昨天在夏雪的婚礼上,我的心情一直很复杂,就象打翻了五味瓶,我只记得我一直在跟认识不认识同桌人碰杯喝酒,这期间似乎有一位拉着小提琴的女孩在我的身旁停留并离开,夏雪和那个胖子付大宇来敬酒时我倒是还清醒着,胖子向我举杯时却很谦恭客气,然后夏雪就要给我点烟,我说我不会抽烟,夏雪就说:“我知道你不会抽,可今天特殊,你必须抽一支!”我只好顺从地抽了一支,然后我就看见他们手挽着手转移到了另一张桌子前,之后的事情我就记不大清楚了,一塌糊涂。



“你怎么样?还难受吗?”电话里,夏雪很关心的口吻。



“还行,过去这劲儿就好了。”我实话实说。



“你真是的,干吗喝那么多酒啊?”夏雪又责备的口气。



我没说什么,却反问:“谁送我回的家?”



“你真一点儿都不知道啊!”夏雪好象有些不相信。



“刘洋呗,就他那小身板,我看着都悬!”见我没反应,夏雪又加重语气说。



刘洋是我一个部门的同事,我们的关系一直相处得很好,他也是南方人,身材瘦小,穿上反毛的登山大头鞋,体重也才刚好60公斤,而我的体重眼看就要冲破85公斤的杠杠儿了,想想还真有些不可思议。



“你老公呢?”我又问,话出口后我都能感觉到自己酸溜溜的。



“他呀,在洗手间呢!”夏雪说完,忽然又压低声音:“你个小坏蛋!”



夏雪这句“小坏蛋”没头没脑的,我愣了愣,一时没明白她什么意思:“我怎么了?”



“你说你怎么了,害得我一夜没敢让他开灯!”夏雪恨恨地说,语气里却透着爱意。



我脑筋急转弯儿,就想起了我在夏雪大腿根部留下的那个深深的齿印,再想想一对男女就那样在黑灯瞎火的床上度过了新婚之夜,我的精神头儿便一下子上来了:“嘿嘿!”我故意冲着电话坏笑了两声。



“你就美吧,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夏雪开始威胁我,声音仍然很低,然后不等我说什么她又说:“好了,你多躺一会儿吧,今天又不用上班!”



说完夏雪就要挂断电话,我便忙抢着说:“哎,夏雪!”“你说吧!”夏雪显然又把手机贴回了耳边。“你……你以后……”“哎呀,知道了,我以后不会这样随便给你打电话了,好了就这样吧!”夏雪没等我说完就打断我,然后急匆匆挂断了电话。



放下手机,我有些怅然若失,接着就是无边的歉疚象浓雾一样向我笼罩过来,这样的歉疚在前晚那阵悸动之后,也曾没头没脑地向我袭来,我真的很对不起黄鹂,我也才理解了记不得是哪位女作家说的话:“在情感世界里,誓言其实都是谎言!”无论你多么执着,无论你多么苛守,一颗决然的心一旦遇到一张温热的唇,顷刻间也会融化得无影无踪。我的偷情之举,如果让我的知心好友徐冬知道了,他一定会骂我个狗血喷头,他曾无数次地被我和黄鹂的爱情故事感动,也曾无数次醉熏熏地警告我:“你他妈要是对不起黄鹂,我第一个先砍了你!”



如果让黄鹂知道了呢?她真会用一把剪刀喀嚓了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