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十八章 三败朴成(下)

辽西老戟 收藏 9 3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啊!”众人发出一声惊呼。

“真神啦!”秦凤凰手拿着豆腐,望着牵马过来的洪海说:“洪大哥!你真了不起!把豆腐削成两层,上层还没掉!这功夫你是咋练的呢?”

一阵激烈的枪炮声中,从山下浑身是血地跑上一个人来:“大当家的!鬼子已经到了第八盘啦!他妈的!鬼子的炮……”话音未落,“日——轰!”一颗炮弹爆炸了,来人横飞着被崩下了山涧。

朴大裤裆屹然站在山道上,一动未动。于甘凑上来,刚想说什么,朴大裤裆向山崖打了个手势,榆树丛里立刻站起一群人。朴大裤裆侉声道:“过来几个蹚子手儿,到高坡上瞭哨,再分一半人下去支乎!”

四五个人来到山道的高坡上,几十人端着三八式步枪,向东面山崖下迅速冲了过去。

站在军车旁,秦凤凰转头对身边的赵梅小声说道:“这朴大裤裆是不要命啦?鬼子都冲上来了,他还比什么赛呀?”

“胡子的脸面、胡子的名声,比命还重要!”赵梅说:“尤其是大当家的,没了名气,他在绺子里就站不住!”

“第三场,比绝技!喝酒!”朴大裤裆指着地上的两个酒篓子,“一篓五斤酒,谁先趴地上,谁就算输!”接过于甘拿过来的两个大铜碗,“两篓酒,任你们挑!你们谁来?”

“我来!”杨欣走过来,接过一支铜碗,蹲在地上,闻了闻打开盖的两个酒篓子:“哈!朴大当家的这两篓酒,起码趸了五年以上,纯粮60度的烧刀子酒!”

赵梅来到杨欣面前,接过朴大裤裆的一只铜碗,用手绢擦了擦。罗云汉过来嘿嘿一笑说:“这铜碗好生锈,光擦不行!”打开军用水壶,拿起赵梅手里的铜碗冲刷起来。

朴大裤裆拿眼睛一溜冲碗的罗云汉,这小子!鬼透了!说道:“不用擦了,也不用洗了。这两只铜碗,是五百年前奕姬皇后送给平壤王的赠品,任何毒药、蒙汗药放到里面,铜碗就会变黑。”说罢,看了一眼被叫做“酒篓子”的人。

“各位见过,这是我的引全柱粮台酒篓子!”

引全柱,八柱之一,又称粮台或帐房。窝下来时张罗吃穿用。

“酒篓子”向众人拱了拱手,呵呵笑了笑,接过了另一只铜碗。

“那现在咱就开始!”朴大裤裆系上了头上的手巾。杨欣和“酒篓子” 两人四平八稳地坐在地上,你一碗、我一碗地喝起来。罗云汉和于甘在旁边倒着酒,耳边听着一阵紧似一阵的枪炮声。

洪海和杨快手登上道旁的的高坡,和朴大裤裆几个放哨的人伏在土楞上,注视着山下的动静。

原来,这总共九盘的盘山道,北面是山,南面是沟。盘山道的北侧,随弯就弯地紧挨着北面的山崖,一直通到朴大裤裆在一壕榆树丛的伏击点;盘山道的南侧,则是一眼望不到底的山涧,山涧下是悬崖峭壁,万丈深渊。鬼子分两路向山上进攻,一路由吉野、姜三带队,登上盘山道北面的山崖,开枪、开炮向山崖上攻击;一路由山猪、片仓带队,沿着大道开着摩托、卡车,架着机枪,向一壕山顶进攻。朴大裤裆的队伍,在机枪、迫击炮的猛烈打击下,顺着山崖向上面节节败退着。由于北面山崖上有很多山沟伸向山道公路,雨水一冲,山道公路上坑坑洼洼地,鬼子的车辆行进速度不快。

“酒篓子”是绺子里管吃喝的,喝酒随便。可平时喝的都是山里的一般水酒,度数没有这么高,三斤、五斤的是家常便饭。可这60度的烧刀子劲儿太大啦!喝到第三碗的时候,胸口就像烧着了一团火,一股子一股子只向上窜火苗子,眼睛瞪着酒碗有点发呆。没等喝到第四碗的时候,眼前的人影儿就晃动起来,耳朵里不知怎么还呼呼地刮起风来,就像有千军万马掩杀过来一样。

杨欣喝酒是遗传,父亲、爷爷都做过酒厂烧锅的伙计,喝酒就像喝凉水似的,是为了解渴、解困、解乏。自己家里能酿酒、存酒,自小就沾上了这个嗜好。

杨欣早就留意着“酒篓子”,一看他喝酒的状态就知道,他不是自己的对手。凭杨欣的经验,能喝酒的人两只眼睛不看酒,酒一喝下去,得叭嗒叭嗒嘴、眨巴眨巴眼睛,那是用心去体验酒喝到肚子里的感觉。一看“酒篓子” 看着酒碗两眼发直,第四碗倒上,酒都洒了一半,他还呆呆发楞地等着于甘倒酒。杨欣知道,不用说第五碗,这第四碗他都喝不了了!

杨欣不紧不慢地喝完了五碗酒,把空碗一伸,抬头看了下罗云汉。罗云汉把酒篓子一扔,一撇嘴:“看啥?酒没了!还伸啥手哇?愿意喝,回家喝去!”

扑通!第四碗酒没喝完,“酒篓子”一下子摔掉了酒碗,扑倒在了地上。

“我们赢啦!”秦凤凰兴奋地舞着双手喊起来,连忙和赵梅扶起了杨欣,靠在军车上。赵梅一摸杨欣的后背,湿漉漉的,整个后背的军服都湿透了。于甘和小男孩把不省人事的“酒篓子”拖到马背上,拉走了。山道上,只剩下孤零零的两个就篓子和眉头紧蹙的朴大裤裆。

太阳钻进了西边的一片云彩,山道上还弥散着一股香甜的酒味儿。

罗云汉看到朴大裤裆阴沉的脸上,冷冷地划过一丝笑意,提了提裤子,系紧了腰带。罗云汉和杨欣迅速地交换了一下眼色,不好!这是不祥之兆!

罗云汉十分清醒地知道:朴大裤裆打赌比赛,不过是个借口。三场比赛,我们如果有一场输了,他朴大裤裆就可心安理得的扣下半车军火。我们要三场全赢,那他就更不会放人、放车。连输三场,他朴大裤裆的脸往那搁?山寨里压服不住不说,外面道上的名声他也受不了!区区六个人,不动一枪、不流一滴血,就把半车军火从他们眼皮底下运出山去,这传出去不得让人笑掉大牙?他朴大裤裆还当什么大当家的、掌柜的、总瓢把子?

念此,罗云汉一抱拳,冲着朴大裤裆咧嘴一笑:“大当家的,解铃还得系铃人!这半车军火是给我的,我不能竟让别代替我打擂比武!我要不和大当家的过两招儿,知道的,说是你朴大裤裆义重如山,一诺千金,成全西山镇绺子打鬼子,放行了军火车;不知道的,一是认为大当家的是个棒锤、手下是一群窝囊废。二是认为我们西山镇没人了,竟找外人当抢手,回去我和老营梁大哥也没法交代啊?”

罗云汉环顾四周,众人都在静静地听着,朴大裤裆阴沉的脸逐渐舒展开来。秦凤凰瞪着大眼睛、撅着嘴、不服气地看着他。高坡上的洪海、杨快手,焦急地向他打着手势。杨欣靠在车头上,不经意地向山崖上丢着眼色,又向高坡上溜了一眼。罗云汉明白,杨欣是往山崖上支他呢!他要在高坡上守着军车。这小子,他咋和我想块堆儿去了呢?

“这样吧,大当家的要给我个面子,咱俩到山崖榆树毛子里过两招儿。谁输、谁赢都不坷碜!我是他妈的知道!在绺子里混饭吃,那是娘俩守寡——个人心里难受、个人知道!胡子不疼胡子,谁他妈还疼咱们哪?至于军火的事儿,都是自家兄弟,好商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