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 第二章 第三节

庹政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5/[/size][/URL] 这天下午三点,威胜公司所有目前重要的人物,都集中到了江城大厦十七楼的会议室中,三位持股的公司元老,退出黑道多年,但在江城仍然有很强的影响力。其中一位还兼着威胜保安学校的校长。五位重要头目,在公司中地位虽然不能跟以前的徐昌军相比,但因为公司骨干战斗人员损失极大,他们受到了空前的重视,特许参加,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5/


这天下午三点,威胜公司所有目前重要的人物,都集中到了江城大厦十七楼的会议室中,三位持股的公司元老,退出黑道多年,但在江城仍然有很强的影响力。其中一位还兼着威胜保安学校的校长。五位重要头目,在公司中地位虽然不能跟以前的徐昌军相比,但因为公司骨干战斗人员损失极大,他们受到了空前的重视,特许参加,同时被告知没有发言的权力。江城的另外一位大哥刘成也应邀出席。他的身份特殊,当年是威胜公司的执法人,地位显赫,后来离开威胜公司,自立门户,老头子为他保留了百分之二的股份,他也是江城所有大哥中,威胜公司最牢固的盟友,任何时候,都可以信赖他的支持。苏雪莲挨着苏雪强坐着,准备在他冲动的时候及时制止他。她担心他出言不逊,吓住叶山鹰。整个公司现在最关键的人物向思宇,独自一个人坐在所有的人后面,面无表情地沉思着。

叶山鹰获得了整整一个小时独立思考的时间,还有一顿丰盛的午餐。苏雪莲回来的时候,换了一身职业套装,依然掩饰不住她的美丽,但是颜色太深,加上她的冷漠,叶山鹰感到陌生和距离,他意识到这里不是锦江宾馆甜蜜的客房。苏雪莲告诉他,她已经跟他们沟通过了,他们准备首先听听他对于整个公司有什么计划,然后,再做决定。

这个时候叶山鹰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他是否可以借此机会抽身脱逃?他看着美丽的苏雪莲,他明白自己不会那样做,他一直在扮演她的大哥,他无法在这种时候丢下她独自逃跑。同时也因为他年轻的自信、自尊和野心。在那一个小时中,他决定不能听从他们的摆布,他要按自己的计划来做。

当他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发现自己精神振奋,没有一点紧张和胆怯。就象从前做毕业答辩那样信心十足。或者,这种更象他毕业后第一次参加面试。他现在面对的这些人,跟那次面试他的人一样,带着挑剔,轻蔑的目光,高高在上,冷酷,骄傲。他认真打量着所有的人。向思宇明显是个老练狡猾的阴谋家,苏雪强一望而知跟苏雪莲是亲兄妹,做为一个黑道头目,他显得过于英俊,他的凶恶好象是装出来的。剩下的人倒是货真价实的黑社会分子,就算几位养尊处优的老者,也能够从眉眼间看当年出混迹黑道留下的凶狠。他们整齐地坐在一起,象一个坚强的堡垒。叶山鹰倍感刺激,他决心征服他们。就象那次面试,三百个应聘者只有一个席位,他穿着一套借来的西装,明显不太合身,皮鞋擦得锃亮,裂缝隐约,经不过仔细打量,但他自信得象一位出访的大国元首在机场发表演讲,他说到第十句话的时候,考官们完全被他迷住了。

他决定从自己擅长的领域发起进攻。

“这只是生意。”他出语惊人,“枪杀,流血,都只是为了这个目的,说到底,这完全是一桩商业行为,一桩纯粹的商业竞争。只不过,加上了些其它元素而已。”叶山鹰停顿了一下,下面的话很困难,他决定还是直说,“雪峰大哥的死,不是因为怨恨,不是因为某种个人的原因,而是因为生意。人们不会因为仇恨而杀人,虽然也有一些愚蠢的人会这样做。他们的目的是为了钱,就象两个国家之间一样,仇恨不会成为战争的理由,只有为了利益才会开战。这就是雪峰大哥遇刺的真正原因。”

苏雪强心中充满蔑视和愤怒,天知道他妹妹从哪里找来这样一个人,天知道她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毫无疑问,他妹妹对这个人很有好感,如果不设法阻止,这个人可能夺去他的妹妹,而且可能夺去威胜公司,他想一步登天,他凭什么?他做好准备要教训这个狂妄之徒,哪怕因此让他妹妹伤心。但是,这个年轻人第一句话就把他震住了。他怎么可以这样说话?他盛怒之下,变得冷静,准备好好听听他还能说出多少荒唐之言,他决心戳穿他的表演。

“正因为如此,我们不能因为仇恨而开战。虽然,雪峰大哥的仇是一定要报的。但不是现在,至少,现在开战是不明智的。”叶山鹰站起身,挥舞双手。虽然这种场合跟以往任何场合都不相同,他的听众是一群特殊的人物,但是,他一旦进入他的角色,他就准备淋漓尽致地发挥,象一个尽职的演员。他继续侃侃而谈。“就象我们购物选择打折一样,我们现在开战,会增加巨大的成本和风险,价值一千块的电视机,我们跟别人争着抢购的时候,会多付出一百到两百,我们为什么要这样浪费呢?我们可以耐心地等待,不是有一句谚语说吗:复仇是一碟凉了才有味道的菜?”

三个公司元老和刘成的表情松驰下来。他们都是久经磨炼的角色,认真考虑过目前局势的方方面面。这种时候开战,是非常不明智的。警方已经如临大敌地监视着几位大哥和他们手下的重要人物,以前袒护他们的官员一定会在这时候保持沉默,任何行动,都一定会损失比平时更多的弟兄和金钱。当然,金钱不是很重要的问题,但比失去金钱更严重的是灭顶之灾。他们毫无例外地认为,要报仇,应该在事情过去一段时间,各方面的关注平息一些之后。虽然,不能立刻反击会令整个公司声誉受损。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把自己的意见堂皇坦露出来,这样会让人觉得他们世侩和懦弱,他们只有选择拖延和沉默。但是现在,这个突然出现的年轻人说出了他们的心声,他的话给他们耳目一新的感觉。他们虽然还矜持地保持冷漠,没有鼓掌欢呼,跳起来表示支持,心中已经完全接受了他,这样明白事理的年轻人来打理公司,绝对不是坏事,而且看起来他已经得到了威胜公司股份最大持有者的支持。说到底,他们当年追随苏威胜亡命黑道,这些股份是他们半生拼杀的回报,或者说是用生命做赌博赢来的,他们关心的并不在乎谁来坐那个位置,而是关心谁能够给他们股份安全的保障。虽然,他们心中会因此对苏威胜和苏雪峰深抱歉疚。

叶山鹰挺直地站着,现在换了位置,他居高临下,俯视着考官们。他吃惊地发现自己迅速进入状态,他形成了他演说的气场,他能够感觉到每一个听众情绪最微妙地变化,反过来,这些变化影响他更加投入,更加从容。

“通过以上的分析,我们如果只把它看作一桩单纯的商业活动,我们运作的指向就很明确了。”

“我们要挽救目前的局势,就必须透彻解析这一桩商业竞争的前因后果,发展趋势,以及影响决定它的根本力量,才能够最后成功完成这个指标任务……”

“还有一个问题我们必须认识到。也许大家觉得我们受到了挫折,处境不利,但是,我认为,这是错误的。恰恰相反,我们现在跟对手相比,还有很强的优势。其它方面我一无所知,在座的各位都比我有更强的发言权,但是如果局限于商业活动中,我们有雄厚的资金,广泛的人脉,威胜公司这么多年建立起来的良好信誉,甚至,我们具体到招商大楼这一个项目上,我们也比对手有无可比拟的优势,如果我们运作得当,组织有力,笑到最后的,一定是我们。”

“或者,我也可以替各位分析一下,虽然对手突然袭击,好象取得了了不起的胜利,其实完全不是这样。他们是凶手,他们面临警方更大的压力;而且,他们是秩序的破坏者,另外的大哥对他们充满戒备,绝对不会急于表示超过比我们更多的友善,在这一点上,我们至少持平,说不定还占一点优势;然后是彼此本身的实力。难道你们会认为对手会强过我们吗?我们已经领跑十多年,绝不会因为摔了一跤就被对手超越的,我们公司依然强大,远胜对手,这是我的看法。而且,万事万物都有发生发展,死亡重生的过程,新陈代谢是大自然不变的规律,公司现在需要你们共度危机,也正是你们大显身手,出人头地的机会,没有人会拒绝这样的机会,除非这个人特别愚蠢。”

他目光炯炯地看着那五个小头目。他在冒险,那个领域对他来说相当于一片空白,而且他的话非常鲁莽过分,他的镇定和自信有些虚张声势,但刚才的成功鼓舞了他,因此他毫不犹豫地突飞猛进,跨越禁区。一切高明的政治家都是这样,虚实结合,张驰有度。然后,他感觉到了他们的情绪被调动起来了,他的试探完美成功,小头目们脸上露出振奋的跃跃欲试。

“让我们再一次回到复仇这个问题上来吧。”这时候他已经挥洒自如了,完全控制了局势,话锋转回,是为了夯实刚才冒进留下的空白。“我理解各位的心情,雪峰大哥与你们情同手足,你们的义气与道德令人敬佩,我同样也认为,复仇是一定的,但是, 如果我们都忙于复仇,而没有时间去挣钱养家,那就实在太愚蠢了。我重申,我并非反对复仇,但是,如果敌人妄想强占我们的生意,我们还击了,敌人没有成功,我们赚到更多的钱,敌人眼红不已,无可奈何,这难道不也是一种很好的复仇方式吗?”

苏雪强有些觉得头昏,这个人要么是一个真正有本事的人,要么就是一个非常善于演戏的骗子,他拿不定主意该如何对付他。突然间,他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的责任,他要阻止这个年轻人进入威胜公司,他左顾右盼,希望能够寻找到盟军。但没有人注意到他,他们听得全神贯注。

苏雪莲目不转睛地看着叶山鹰,她努力想把眼前这个人跟十多年前那个记忆重叠在一起。那一个初夏的夜晚,她和另外一个女孩去她马上要就读的中学玩耍,随着人流去礼堂观看五四演讲比赛,然后,她看见了他,干瘦,因为营养不良显得面色苍白,但是他的眼睛在灯光下非常明亮,象两团火焰在燃烧,他在舞台上夸张地挥却双手,声音响亮,黑压压的人群寂静无事,全被那个挺立的少年抓住了。她记住了他的名字。后来,她在父亲的办公桌上发现了一张名单,其中有这个名字,她好奇地问。苏威胜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乖女儿,你以后应该向他们学习。这些人都是江城的瑰宝。他们中有些人说不定将来会成为省长、市长,成为艺术家,工程师,企业家,科学家。”但是,他的人生被自己改变了,她不知道这对他是不是公平。苏雪莲心中充满柔情。

向思宇是所有人中唯一能够保持冷静的人。他并不需要听他的演讲,他的决定早就有了。他是所有人中除了苏雪莲外第一个接受叶山鹰的人。但是他的演讲依然让他震动。他想起了老头子,想起苏威胜的口头禅:我们都是生意人。这个年轻人的口吻跟老头子完全一样,甚至,他已经看到了这个年轻人将来某种可能,他这几年,一直在暗中关注着这个年轻人。

“感谢各位给我这个机会,感谢苏雪莲小姐给我的信任。”叶山鹰优雅地摊开双手,点头,“如果我的话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敬请各位谅解我的鲁莽和无知。我只是个外人,很多情况我都还不了解,但我为什么敢于毫无顾忌地说出自己的想法,是因为我相信公司一定会有辉煌美好的明天,我决心为了这个目标努力,决与各位同甘共苦,共赴患难,不畏牺牲。”

他慷慨激昂地结束了他的演讲,象完成了他一生中最伟大的演讲的邱吉尔,他有一点被自己的表现感动,忘记了十分钟前他还在为自己的处境患得患失。

“我想,你应该去见一个人。”短暂的静默之后,向思宇站起来,走到叶山鹰身旁,“然后,我们再做最后的决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