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


战备警报凌厉拉响,正在值班的中国陆军狼牙特种旅豺狼大队副大队长林锐穿着黑色的反恐怖战斗服,带着战备的反恐怖处突分队飞跑出战备值班室。直升机已经在等待他们,处突分队队长董强中尉在命令队员报数。

“走走走!”林锐一边喊一边戴上黑色面罩,“事情紧急,警方要我们赶紧过去!”

直升机起飞后径直扑向海边的一个工地。林锐接到警方通报,持枪匪徒火力很猛,而且劫持了人质。

工地枪声已经停止,直升机降落后林锐带着戴面罩的处突队员跃下直升机,处突队员们在外围待命。林锐带着董强大步跑向现场指挥部,敬礼报告:“解放军狼牙特种旅反恐怖处突分队奉命来到,请指示!”

“你们来得很及时!”局长脸色严肃,“具体情况是这样——一名被我们追捕的黑社会头目企图偷渡出境,被我们阻止了,我们已经击毙或者逮捕了他的同案小喽啰。但是现在他劫持了一名孕妇,在那个烂尾楼里面和我们对峙。我们几次打算突击都投鼠忌器,现在看看你们有什么办法没有?”

“孕妇?”林锐拿起望远镜看那幢烂尾楼,“怎么会在这里被劫持?”

“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局长说,“但是我们进去谈判的人亲眼看见了,我们还派医生进去做了检查,确实是孕妇。”

“虽然是孕妇,也可能是同犯,演戏给我们看的——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林锐的脸很沉稳,“我可以开始布置了吗?”

“可以。”

“董强,狙击手马上到位;侦察小组出动,利用技术侦察手段获得准确情报;突击小组迅速熟悉现场地图——对了,我需要疑犯的资料。”林锐转向局长,“请你给我疑犯的详细资料。”

“都在这里。”局长给他一个文件夹,“这个人是我们追踪多年的一个黑社会性质犯罪集团头目,叫岳龙。”

“岳龙?!”林锐打开文件夹一惊。没错,是岳龙!——那个孕妇?!

“我要孕妇的资料!”林锐高喊。

“这是现场照片。”局长把照片给他,“我们的侦察员谈判的时候用针孔摄像头拍摄的。”

林锐只看了一眼就确定了——是谭敏!他的胸口起伏着一把揪掉自己的黑色面罩,急促呼吸着眼睛冒火。

“林副大队长,怎么了?”局长纳闷。

“我要和疑犯通话。”林锐咬牙切齿,“立刻!”

尾楼角落,岳龙抱着肚子已经很大的谭敏靠在墙角。谭敏脸色苍白:“你说过,你不会再干的……怎么会这样?”

岳龙内疚地抱着谭敏:“一步错,步步错。我不该把你再扯进来。”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谭敏苦笑,“我是你的妻子,怀的是你的孩子。我们是一个人……你也是想带我跑出去,对不起,我拖累你了……”

“别说这个话。”岳龙流着眼泪吻她,“都是我不好……”

“岳龙!是个男人你就把谭敏放了!”炸雷般的高音喇叭响起来。

岳龙抬起头,嘴张开了无语。谭敏靠在他的怀里挣扎着坐起来惊恐地:“不,这不可能!”

但是随即就证明这是真实的——“我是林锐!你把谭敏放了,不要做这种不男人的事情!”

岳龙苦笑:“他是兵,我是贼……这一天真的来了。”

“岳龙,你他妈的是不是汉子?!是汉子怎么劫持自己的女人做人质?!你给我把谭敏放了!”林锐在外面真的是暴怒如雷。

“你出去吧。”岳龙苦笑。

“为什么?!”谭敏说,“不是我们说好了,我做假人质吗?我出去你就没人质了啊,他们会杀了你的!”

“换别人,我会把这个戏演下去。”岳龙脸上浮出悲凉地笑,“但是在林锐面前,我不能——我不能让林锐看扁我!”

“我不出去!”谭敏抱住岳龙哭着,“你不能死,你是孩子的父亲!”

“岳龙!我告诉你,我现在走进来!”林锐在外面高喊,“我不带武器,有种你就打死我!”

“不!”谭敏高喊,“不能啊!不能啊!林锐你别进来,别进来……”

岳龙悲凉地看着谭敏:“你还在惦记他?”

“不是!”谭敏满脸泪花,“我是你的妻子!我不想你们两个自相残杀,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因为我,岳龙!你杀了我吧!”

岳龙苦笑着拿起手枪检查弹膛哗啦上膛:“我和林锐,今天真的要做一个了断!”

外面,林锐摘下步枪手枪匕首交给身边的董强。董强拉着他:“副大队长,你绝对不能进去!”

“让开!”林锐眼睛冒火,董强被他推开了。

尾楼里面。林锐穿着黑色反恐怖战斗服,没有任何武器走进来:“岳龙——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我在这儿。”岳龙从断墙后站起来举着手枪,“林锐,没想到我真的没想到!”

“让谭敏出去。”林锐看着他很平静,“这是男人的事儿。”

“谭敏,出去。”岳龙拉起谭敏,“我和他了断。”

谭敏抱住岳龙哭喊:“我不出去!林锐,林锐你放了我们吧!放了我们吧……”

“这是国法!”林锐高喊,“我就是想放了你们,国法也放不了啊!谭敏你不要再傻了,赶紧过来!你不为你自己想想也要为了自己的孩子着想啊!”

“这是我和他的孩子,我不能让孩子没有父亲……”谭敏哭喊着抱着岳龙,“林锐,你就放了我们吧……”

“谭敏没有卷入任何一个案子,我可以对天发誓。”岳龙坦然面对林锐,“我们怎么玩?你说,砖头?还是铁棍?”

林锐冷笑:“你选。”

岳龙突然把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照顾谭敏和我的孩子。”

“岳龙!”林锐脸色一变。

“林锐,看见你赤手空拳进来,我明白了——你才是个汉子!”岳龙冷笑,“我居然用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做人质,哪怕是假的——斗了这么多年,我输给你了!”

谭敏还没有反应过来,岳龙已经开枪。血洒了她一脸,谭敏高叫一声抱着岳龙倒在地上。林锐急忙跳过断墙,想扶起谭敏。谭敏尖叫着抱起岳龙的头捂着伤口,血和脑浆从她的指缝流出来。她尖叫着疯狂尖叫着,林锐要拉她起来:“谭敏,你赶紧出去!这里危险!”

“啊——”谭敏扑向地上的手枪拿起来对准林锐哭着喊,“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逼他?为什么?!”

“谭敏!”林锐高喊,“你把枪放下!我不会伤害你的!我是林锐啊!”

“林锐——”谭敏尖叫着,“你杀了他!”

“我没有!”林锐高喊,“我真的没有!”

“岳龙!”谭敏高喊着把手枪对准自己的肚子,“我和孩子跟你一起走——”

“不——”林锐高喊。

砰!

林锐睁大眼睛,看着谭敏往后倒去。奄奄一息的谭敏躺在岳龙身边,用最后一点力气抓住了岳龙的手:“你没输,我是你的……”

林锐呆呆地看着岳龙和谭敏,伴随他走过青春岁月的两个最重要的伙伴:

“谭敏,你为什么这么傻……你还有孩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