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如泣如诉的生命之歌——读《荒野的呼唤》

56 收藏 26 299
导读:前一阶段,在写《与狼共舞著奇书——〈狼图腾〉书评》时,引出了杰克·伦敦的小说《荒野的呼唤》,惭愧的是我当时并没有看过这部小说,所以承诺一定要找来看一看。最近,在书店买了一本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这本小说,忙里偷闲看了几遍。之所以看了几遍,是因为我还真喜欢上了这部小说。这部小说历经百年而魅力不减,如果再去评论其好与坏似乎已多此一举。这里,我只是谈谈自己读书时的一点想法。 [B]生命之歌,如泣如诉[/B] 大狗巴克住在阳光灿烂的圣克拉拉谷地的一座大宅子——米勒法官的宅子里,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然而随着

前一阶段,在写《与狼共舞著奇书——〈狼图腾〉书评》时,引出了杰克·伦敦的小说《荒野的呼唤》,惭愧的是我当时并没有看过这部小说,所以承诺一定要找来看一看。最近,在书店买了一本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这本小说,忙里偷闲看了几遍。之所以看了几遍,是因为我还真喜欢上了这部小说。这部小说历经百年而魅力不减,如果再去评论其好与坏似乎已多此一举。这里,我只是谈谈自己读书时的一点想法。


生命之歌,如泣如诉


大狗巴克住在阳光灿烂的圣克拉拉谷地的一座大宅子——米勒法官的宅子里,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然而随着北方淘金潮的涌动,贩卖雪橇狗行业的兴起,巴克被人面兽心的园丁助手曼努埃尔偷偷卖给了狗贩子,从此开始了他曲折而富有传奇色彩的生命历程。


几经转手,几经周折,虽然巴克也抗争过,但命运之神还是将巴克由温暖的南方带到了北方的荒蛮之地。“巴克在代耶海岸的第一天就像一场噩梦,时刻都充满了震惊和意外。他猛然被剥离了文明的怀抱,抛入了野蛮万象之中。这里没有阳光轻抚、百无聊赖、游手好闲的慵懒生活;这里没有和平、没有闲暇,连一时一刻的安全也没有。一切都在混乱中骚动,每时每刻都面临危机。”科莉的惨死让他明白了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中“别提什么公平较量。只要一倒下去,就算完了。”


巴克不知不觉地自我调节,迅速适应着新的生存环境。他被迫拉起了雪橇;学会了如何在雪地里睡觉;改掉了吃东西细嚼慢咽、挑三拣四的毛病;掌握了隔夜“闻风”的绝技,甚至学会了“偷盗”。他内心古老的活力被激发,潜在本能在苏醒。“他在寂寂的长夜中遥对一颗星星,像狼一样嗥叫,那正是他已经化作一抔黄土的祖先跨越多少世纪借他之口对星辰发出的嗥声。这嗥声的旋律正是祖先们的旋律,倾诉着他们的哀怨,倾诉着他们对死寂、寒冷和黑暗的感受。”


在作者情景交融的叙述中,我们感受着“适者生存”的残酷与无奈。


在残酷的生存环境中,在恶劣的荒野条件下,巴克体内的的生命之火却不曾熄灭。无论是饿狗群的袭击,还是疯多莉的追咬,无论是斯匹次的挑衅,还是旅途的艰险,都不能使巴克屈服、绝望。恰恰相反,在巴克的心中,野性在悄悄地不断地滋长,不甘平庸的天性使他争霸的原始野性越来越强烈。


狗队争雄没给巴克带来好运,雪道苦旅几乎使他命丧黄泉。否极泰来,桑顿使巴克获得了新生。


当巴克随桑顿来到了育空河上游的荒野,他有了更多闲暇时间和自由。这时的他却时时感受到来自荒野的呼唤。这呼声让他心绪不宁和说不清的渴望。


巴克终于明白,荒野,才是他生命的归宿;回归荒野,这是生命的呼唤。然而,他对桑顿却有着难以割舍的爱。一边是荒野原始生命的呼唤,一边是桑顿真诚的爱的牵拌,巴克处在两难的选择之中。当桑顿遇害身亡,巴克为主人报仇雪恨之后,毅然投身荒野,融入狼群,尽情挥洒自己一泻千里的生命活力。作者以蛮荒之地为环境,以情景交融的叙述,以动感十足的描写,以饱含激情的妙笔,谱写了一曲如泣如诉的生命之歌。


真爱之花,幽谷飘香


当巴克和他的队友在皮鞭和棍棒驱赶下,走向死亡的时候,当巴克再也无力在皮鞭和棍棒下站起来的时候,他被约翰·桑顿救了下来。桑顿不仅救了巴克的命,更给了他真诚、热烈的爱。桑顿把巴克当作自己的孩子来关怀,他们一起聊天,一起玩耍,一起快乐,巴克对桑顿爱得如痴如醉,为桑顿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当桑顿落入激流的时候,巴克奋不顾身跃入水中相救;当巴克被淹了个半死,摇摇晃晃站不起来的时候,可一听见主人微弱的喊声时,巴克就像被电击中了一样,一跃而起;当巴克救回桑顿的时候,自己却断了三根肋骨。


读着这样的故事,我的心被感动着。作者以饱含激情的笔墨,歌颂了爱的伟大,生命也因有爱而更加美丽。


如果说在主人活着的时候,作为狗维系着对人的忠诚还不足以让你感动的话,那主人死后,已经完成对主人的报答(为主人报仇雪恨),并切断了一切与人类的联系,彻底完成野性回归,成为荒野的狼王后的巴克,仍然记着自己主人的行为,则足以让人心生感叹了。


“每年夏天,那座山谷,都会来一个访客,伊哈特人不认识他。这是一只毛皮华丽身材魁梧的浪,和其他的狼都不一样。他独自从美丽的林区而来,走进树间的空地。这里有一道黄黄的水流从一个糟朽的鹿皮袋中淌出来,渗进地下;地上长着高高的野草,遮盖着腐烂的植物,使这黄色难见太阳,那狼在这里呆立一会儿发出一声声凄厉的长嗥,然后便离去了。”这一声声长嗥,是对主人的祭奠;这一声声长嗥,是对爱的讴歌;这一声声长嗥,更是对爱的声声呼唤。


观察细致入微,描写动感十足


看看巴克初到北方的情景:刚刚踏上冰冷的舱面,巴克的爪子就陷在软乎乎、好像泥一样的白东西里面。他打了个响鼻,跳开了去。更多的白东西在半空中往下落,他抖开一些,身上却又沾了很多。他好奇地闻闻,又伸出舌头舔了舔。这东西有点像火,刚入口马上就没了。他只有纳闷,又试了试,还是一样。旁边的人哄笑起来,他不好意思,又不知道怎么回事,因为这是他第一次看到雪。


我不禁为这样的描写拍案喝彩。既把巴克初临陌生环境时的小心、谨慎、胆怯、羞涩、好奇描摹得活灵活现,又让人对巴克能否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下去画上了问号。


看看巴克和斯匹茨的雪地厮杀:两条狗兜着圈子咆哮,耳朵向后抿着,各自急切地寻找有力的位置。……风不再絮语,万物停滞,树叶一动不动,狗的哈气在冰冷的空气中缓缓上升,不绝如缕。这些桀骜不驯的狼狗刚刚结果了那只雪兔,现在团团围了一个观战的圈子,他们也悄然无声,只有眼睛灼灼发亮,呼气飘然而上。斯匹次没伤皮毛,巴克却鲜血淋漓,直喘粗气。战斗白热化了。在这期间,那些像狼一样的家伙默默围在四周,等着收拾先倒下去的狗。巴克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斯匹次开始突击,它逼得巴克趔趔趄趄,站不稳脚跟。一次,巴克被撞翻了,围成一圈的六十条狗呼地拱起了身子。可是巴克呼地在半空中就调整过来,狗又都蹲了下去等着。……


在这里作者将大战前的气氛渲染得淋漓尽致,更以动态十足地描写,紧紧吸引着读者的目光。在书中,这种动感十足地描写随处可见,使读者大有身临其境的感觉,也使这部小说散发着永久的迷人魅力。


叙述情景交融,推演极具想象


一部文学作品,要想获得读者的认可,首先就要有自己的特色。《荒野的呼唤》这部小说不仅以其情景交融的叙述见长,更以其极具想象的推演引领读者走进了狗的世界。


看看作者对巴克在追捕雪兔时物我两忘的巅峰迷狂状态的描写:他身先狗队,发出古老的狼似的嗥声,追赶在月光下迅速逃窜的活生生的猎物。巴克呼唤着自己深层的本能,这层本能比他自身更为深远,一直追溯到时间萌动的开端。生命的波涛和存在的浪潮主宰了他的每一块肌肉。每一处关节和每一条筋腱都体验着绝妙的快感。这种快感热烈、狂放,蕴含在一切未死的事物之中。在星空下畅快地飞奔,从一动不动的死物表面掠过——快感就在这种运动中体现出来。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作者往往将叙述、议论、想象糅合在一起,并将自己的感情融入其中,使文字本身具有了生命的活力。


作者把现实和想象相结合,笔端流泻着如梦如幻的文字,使荒野的呼唤更富有神秘、浪漫的色彩:这条蹲在约翰·桑顿身边的狗有宽宽的胸脯,白森森的利齿和长毛,在他身后有各色各样的狗的影子,有半狼半狗的,也有野狼。他们催促他,鼓动他,分尝他吃的肉味,想饮他喝的水,和他一道闻风识天气,和他一起倾听,告诉他森林中荒蛮生命的动静,主宰他的情感,指引他的行动,他们一起躺下,一起入睡,一起做梦,却又超乎巴克之上,化作他梦中的内容。这些影子如此蛮横地召唤着他,使他对人的归属感一天淡似一天。密林深处回响着一种呼唤,神秘、令人激动、富于诱惑。


再看作者对巴克感受荒野的呼唤的描写:有时他跟着呼声走进森林寻找,好像那声音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它随着情之所至发出叫声。有时温柔,有时又像挑战。他把鼻子插进冰凉的苔藓和长着高高野草的黑土,闻到沃土的气息就高兴地打着响鼻;有时他像打埋伏一样,在长满野菌歪倒在地的树干后面,一蹲就是几个小时,瞪大眼睛,支起耳朵注意四周移动和发生的东西。……他最喜欢的还是在夏天午夜微光下奔跑,倾听森林昏昏欲睡的轻声絮语,就像人们读书那样读着形象和声音,追寻神秘的呼声。


在这里,作者用情在写,用心在写,字里行间洋溢着对生命的敬畏与热爱。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