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6/


玛多孤独日月 29 第二十九章 教训总结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才让回县,天气寒冷,开始搞年终总结。下午抄数字,编监测报告。一年又快结束了。查翻日记、记帐本,自93年冬学会打麻将,94年守假,冰了一塌糊涂,94年全年约冰一千多元,95年上半年冰八百多元,迄今为止,已有据可查的赌输了二千多元,真是心疼。前面已过去不算,自十一月六日从州回县,赢回500多,今又出300多,仅赢200元。鉴于此,故麻将不是个好东西,不可贪玩过瘾。定几条规则:1.不打大,不超包五,手气不行不抛。2.与不爽之人不打。3.不可主动找上门打。4.一周不可超过两次,以礼拜天为宜。5.不约人打。6.每月存款必保300元。7.赢后三天不打。8.不可天天打,战通宵不打。9.在有学习任务有事的情况下不打。10.上班时不打,本单位不打。必须保证吃穿得过去才可!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写监测总结报告,复写一式三份。晚牛守玉来说赵向远要借他的书。怪不得小牛一上班就向我要已考过之书。我说别借给,因赵不是东西,太狂妄自大了,知晓明年开考课程保守不说,一种嫉妒心理。想通过书的主人借书,卡码没有。晚上约刘生全等在我房子里玩麻将,至两点多,因洋蜡完了不打了,赢五十元。给小牛借一百元现金。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因昨夜熬战,早上未起来去上班。近两点,去饭馆吃饭,下午写总结完成。晚小牛、王祥来打麻将无人作罢。去王师傅处看电视,为陈佩斯父子主演的喜剧片《飞来横福》。在马国庆处看电视《趟过男人河的女人》等。去哥家找手套,热水袋等。特讨厌桑杰卓措这个内心阴毒的女人,挑拨离间!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早上因睡懒觉而未去上班,下午才让大为光火,问我为何早上不来,并让我去找同样未来的牛科长。早上开会通知,下礼拜起正式正点上班,否则要收拾了。近些天,也够自由了,引以为戒,下礼拜早早去,勿让才让收拾。电视台特约通讯员,本我想干,未料牛争上了。无奈!晚王中福等来打麻将,汪恩德因输钱回去取一存折240元转让于我处。未输未赢。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下午起床,吃饭后学习,转至财政局小曹家,打麻将,手气不行,输99元。后至十二点后,因无钱算了。向小牛借钱,不借给,很气愤。22日因打麻将给他借了一百元,这厮无钱何时还呢?拖延不还得紧要。无办法,现在又冰得无钱了。本月来只赢150元,连输400多元,再不能打了,尚欠老胡100未还。牛守玉还否?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以冬眠状态来麻痹自己的头脑,忘却烦恼。见三哥,说二哥来了,过去,未在。据说,是因粮站一些事情未搞清,魏源跑了。二哥是昨日下午五点到县的。又近月底了,无钱了,该静心办些实事了,比如好好上班,洗衣服,写入党思想汇报及其他事。今年冬天有假可以回家,才让说夏天再不让回,假短。今年回去商议一下找媳妇之事。年底前清理遗事。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今天按时去上班,复印材料,作废,发牢骚。晚去哥处,二哥左一句右一句数落我之不是,三哥也附言。什么处世为人,脾气性格,工作业务等等。三哥又向他汇报了我的诸多“轶事”。总之,由于我的性格原因而为众人看不起。自己真正地没出息,苍天对我如此不公,命运之坎坷多难,何日为出头之日!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早上匆忙赶去上班,才让早早在等候众人,迟到十七分钟。希这段时间多加注意,熬过此间时候即不着急了。现在是搞总结阶段。小狗不吃又开始跑,瘦极了,一把骨头,与我差不多了。气人,揍它。晚政府这边有电,去小牛处看浙江电视台陈强、陈佩斯父子主演的10集喜剧片《飞来横福》,扎了一会儿同花,赢10元。等播出中央台关于玛多之事,未播。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今天又无电,黑古隆冬无事干。去王师傅处观战麻将,因无钱也玩不成,也好,不玩也不想玩了。有钱还是买些吃的,用的,穿的好。哥处也未去,不知何时走,一见也是教训斥责,待家人总不如外人。整天内心空虚,心烦意躁。单位上一帮乏拉拉,连金玉财也啁得很,不是好东西。听兄长之言,在人际交往方面多注意!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三十日


昨天上班才让又因我在本单位自写存档文件上签名而大为光火,当众斥责于我。以后切不可在上边涂画了。要做好档案管理,文件发送签字,文件借出情况。今年为十世班禅寻访关键,自5月14日达赖在印度擅自宣布一灵童来,中央一直未予承认,至今日,据说,通过金瓶掣签,已找到班禅转世灵童。据称为西藏的。与小梅争议打赌河北电视台是否上卫星,也以我粗心大意占下风而不了了之。去看哥,说已去花石峡了,还要上来,事情未完。晚因无电无钱去哥处吃饭,看书,听收音机。目前要发放工会福利八十多元。牛科长报卫六差费予还我五十元。目前欠老胡一百,小牛欠我一百,余此再无外债了。该勤快一下,打扫卫生,洗衣叠被收拾头身了!太懒了。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份总结


1日由州参加考试至宁,玩耍五日后,于6日到县。8日发工资后,还杨莉及王中福计210元。借胡中田的一百预还,因其下黑海下帐未归,故本月未还。回县休息几日后,于11日开始打麻将,利用还老胡之100元大战,一开始战果辉煌,手气较好,赢六百多元,后手气转背,又输出466元,本也计赢回159元,实属不易。多多少少能赢回些已感欣慰了。本月工资除去还帐花销吃饭,尚余240元,换成了一个存折。本月中由于才让下宁一段时日,上班较为松懈,为总结阶段。二哥由于粮站经济问题专程由老家来县,去会晤,被数落一番。本月未知晓下半年考试成绩,尚有本月《故事会》未到。本月自六日至县起,每日坚持学习《哲学》一节,计两小时。国家政治大事:班禅灵童寻找到,为十一世班禅!


2007-07-05-19:03 发于行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