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犬的故事

副将 收藏 0 2197
导读:北京卫戍区“老虎团”军犬队是在部队编制内部全军惟一的也是最大的制式军犬队,是军犬行列里的“正规军”。几多风雨,几多磨难。经过多年的苦练,现在的军犬能征善战,个个武艺高强。军犬除能完成正常的训练课外,还能做队形变换、追捕、救主、侦毒等高难度课目。曾协助海关、公安侦破案件数十起,次次“不辱使命”。 咬你没商量 训练军犬是一项既有趣又危险的行当。军犬最不愿做的课目是200米障碍中在铁丝网下的匍匐前进,战士硬要它钻,它死不钻,急了便咬人。 军犬咬人有时根本没商量,甚至有点不讲道理。指导员李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北京卫戍区“老虎团”军犬队是在部队编制内部全军惟一的也是最大的制式军犬队,是军犬行列里的“正规军”。几多风雨,几多磨难。经过多年的苦练,现在的军犬能征善战,个个武艺高强。军犬除能完成正常的训练课外,还能做队形变换、追捕、救主、侦毒等高难度课目。曾协助海关、公安侦破案件数十起,次次“不辱使命”。


咬你没商量


训练军犬是一项既有趣又危险的行当。军犬最不愿做的课目是200米障碍中在铁丝网下的匍匐前进,战士硬要它钻,它死不钻,急了便咬人。


军犬咬人有时根本没商量,甚至有点不讲道理。指导员李建华到犬舍检查军犬饮食情况,正在吃食的军犬“丽丽”误认为要和它“争食”,一下扑了上去。刚刚到任的指导员经验不足(犬咬你时不能动,越动犬咬的越狠),拔腿就跑,军犬“丽丽”像追“暴徒”似的,三两下便把指导员“摁”在地上,多亏主人在场,指导员才免遭被撕咬的危险。军犬不吃热食,训导员往往要用手试试食温,等得不耐烦的军犬叼住训导员手腕的事儿已屡见不鲜。军犬进行随行表演,动作整齐协调一致,令在场的战士不由自主地鼓掌加油,谁知,军犬对“鼓掌”极为反感,上去就是一口。像这样不明不白的被咬一口的事儿,军犬队的战士们早已习以为常。


“庆伟”成了腕级明星


在军犬队有一条最凶的犬叫“庆伟”,不说那80公斤的大块头,就看那呲牙咧嘴的凶样就让你不寒而栗。前年它的主人复员后,这条犬就没人敢带,平时,只好把它关在笼子里,喂它时,没人敢靠近它,只能用铁锹把犬食送到它的面前。去年3月,战士郑勇接管了这条军犬,以前郑勇和这条犬的主人同在一个班,平时在一起训练和生活,心想,凭这点感情基础,带“庆伟”应该没什么大问题。谁知,第一次带它训练就给郑勇一个下马威,刚刚来到训练场就被咬上一口。小郑没气馁和怯懦,每次被“庆伟”咬后,不但不教训它,反而把手伸给它让它接着咬下一口,就这样“庆伟”一连咬了小郑六口。也许是小郑的“大度”感动了“庆伟”,它开始慢慢地靠近小郑,后来竟服服贴贴。经过小郑一年多的耐心调教,这条犬已成为犬队的训练标兵和大明星,追捕、救主样样“拿手”,中央电视台多次“邀请”它做客,有两个电视剧请它在剧中担任角色,是犬队名副其实的大腕明星。


追悼“埃尼”


在军犬队流传着为军犬开追悼会的动人故事。那是在军犬训练基地,训导员孙科政回家探亲,爱犬“埃尼”不幸夭折,犬队的战友们就把“埃尼”埋在训练场后边的山坡上。小孙探家归来,得知此事,痛心不已。这天正下大雨,他独自一人来到埋葬“埃尼”的地方,把几个苹果和“埃尼”平时最爱吃的牛肉干放在坟前,像对自己的亲人一样默默地祈祷,任凭雨水冲打。战友们闻讯也都跑了过来,一起为这位特别的“战友”深深的默哀。


“埃尼”死后,小孙饭也吃不香,觉也睡不稳,常常梦中与“埃尼”相遇,他怎能忘记“埃尼”的救命之恩呢?那是去年4月份,小孙带领“埃尼”在山林中进行追踪课目中的踏线训练,他在跨越山沟时,不慎踏空,掉入两米多深的山沟里,头破血流。迷迷糊糊中,他发现“埃尼”在撕拉自己的衣服,他感到伤势不轻,为了告知犬队,他就把自己沾满血迹的军帽让“埃尼”衔着,说道:“去‘埃尼’”。“埃尼”似乎很理解主人的意图,飞快地向犬队跑去,战友们赶来,立即把他送到附近的医院救治。小孙得到了及时治疗,当他看到前来“探望”自己的“埃尼”时,一把将“埃尼”搂在怀里,感激地说:“‘埃尼’,谢谢你!”


“埃尼”刚来犬队时,体弱多病,大家都怕带不好,小孙却主动要求带“埃尼”,对它无微不至地关怀。他把家里邮来让他补养身体的100元钱全部为“埃尼”购买了营养品。去年春节回家探亲,22天的假期他只休了8天。刚过初一,就提前返回了部队,他说:“让别人带,怕‘埃尼’受屈,心里老惦记着它。”两年的朝夕相处,小孙和“埃尼”已是一对“好朋友”。


“玲珑”救主


俗话说,狗通人性,通的程度如何,就看你付出多少。军犬队的战士投之以桃,这犬便报之以李。军犬队保留的“表演课目”军犬救主,是军犬回报主人的真实写照。


有一天,训导员小孙单独外出执行任务,被一蒙面歹徒击昏。歹徒将他拖到一个地沟里,用绳子反绑住他的双手并用毛巾堵住了他的嘴。小孙失踪后,军犬队展开搜寻。他的军犬“玲珑”熟悉主人身上的气味,凭着灵敏的嗅觉,很快在地沟里找到了小孙。“玲珑”先将堵嘴的毛巾扯开,又用嘴解开了捆他的绳索,见小孙仍然昏迷,便在他身边猛吠,终将小孙唤醒。


小孙强忍伤痛,让“玲珑”在现场提取嗅源之后,立即追寻凶手。“玲珑”在前用鼻子开路小孙紧随其后。走到一条下水道时,“玲珑”徘徊一阵,拼命用前爪扒下水道盖口。小孙打开盖子,在里面发现了歹徒扔掉的木棒等作案工具。“玲珑”领着小孙继续前进,来到一个人群熙攘的菜市场。“玲珑”在人群中嗅来嗅去,停在一个小吃店门口朝里张望。小孙领会了“玲珑”的意思,便牵它进去。“玲珑”在一个小胡子吃客的腿边转了一圈,死死地咬住了他的右脚。小胡子大惊失色地说:“快把狗牵开,我坦白交待!”


“超级杀手”和“刺头兵”


尽管没有经过正式的擂台比武,犬队的战士们仍认为“陆地”是犬队的“超级杀手”。“一招制敌”的绝活、每天10多次的打架记录和180斤的块头和健壮体魄,都是其它军犬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的。


开始曾有一些军犬不服它,可一比试,都不在话下。军犬“丹青”有“黑色闪电”之说,不仅毛发乌黑发亮,而且狡黠勇敢,搏斗顽强,在犬队也是数一数二的。有一次,“丹青”在一块草地上向“陆地”“请战”,“丹青”先发制人,一个前扑直咬“陆地”后腿,谁知“陆地”急转身,回头直取“丹青”脖梗,一个狮子摆头,把“丹青”甩倒在地,不到两个回合,“丹青”就败下阵来,从此不敢再冒犯“陆地”。“陆地”在犬队很快打开局面,看谁不顺眼就“收拾”谁,其它军犬对它服服贴贴,每当它从其它军犬面前经过,这些犬就会自动趴下,而它趾高气扬走过。


“陆地”爱打抱不平,且极讲“哥儿们义气”。在基地集训时,外单位有一条叫“虎子”的军犬,经常到犬队找事,有一次,它看到“虎子”正在欺负幼犬“玲珑”,一下扑上去把“虎子”咬得落花流水。


“陆地”在工作上也是从不含糊的。连年被犬队树为“训练标兵”。从简单的基础训练到复杂的表演课目,样样拿得起。曾多次代表犬队参加上级举办的追捕、救主等项目的比武,次次载誉而归。“救主”是“陆地”的“拿手好戏”,它能找到被绑架的主人,并用嘴咬开绳索,把主人解救出来。去年还协助地方侦破一起重大盗窃案。“多才多艺”是“陆地”的又一大特点。篮球、足球样样能玩,足球场上,它一会儿当“前锋”,一会儿当“后卫”,而且带球很稳,一旦它得到球,谁也别想拿走。霓红灯下,“陆地”还能跳上一曲,蹦、跳、摇滚、“迪斯科”,舞姿好不潇洒。


“毛毛”号称是军犬队的一号杀手,虽然没有“超级杀手”“陆地”那么火,可也是军犬队难以管理的名犬。拍过电影《犬王》,上过中央电视台“狗年说狗”。打起架来有一股“玩命”精神。军犬每天早上放风,它总是向其它军犬挑衅,往往是在它的带动下,其它军犬也咬作一团。一次军犬队10多条军犬表演三角队形,别的军犬规规矩矩,就它在队形里乱跑,时不时当众“小便”,弄得训导员王海根哭笑不得。跳火圈、过三级跳台等障碍训练是犬队的“必修课”,可是军犬“毛毛”每次训练都“偷工减料”,别的犬过5个它过1个,别的犬钻火圈,它从一旁溜。小王一气之下,给它关禁闭(一种军犬惩罚,每当军犬有违纪行为时,就把它关进一间狭窄的铁屋里),在禁闭室“毛毛”很听话,可一出去,就我行我素。小王对“毛毛”没动怒,而是做“毛毛”耐心细致的工作,“毛毛”爱表现,他就让它看大门,晚上的巡逻任务也交给他,软硬兼施,终于使“毛毛”浪子回头。现在犬队委“毛毛”以重任,让它看守军事重地——弹药库。提起犬队取得的成绩,战士们说,这里边有军犬的一半。我们立功受奖,没有军犬的份儿,这太不公平了。于是10名战士联名向团领导递交了一份请功书,请求为做出突出贡献的军犬“警迪”和“陆地”立功,要求提高它们的待遇,为它们建立功勋簿,办疗养院,提高伙食标准,这可难坏了团领导。为犬请功,这可是从没有过的事,可战士们说的也不无道理。于是他们就作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主人立功受奖,军犬可得到食物奖赏,并休养两天。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