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度东风,几度飞花 散文小集 家有两黑

东风几度 收藏 0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0/[/size][/URL] 家有两黑 “两黑”是家里的两只小公狗,大的叫小黑,小的叫小二黑。按理说,作为一个大男人,不应该婆婆妈妈地絮叨两只狗,可是看着小黑生死未卜的那副可怜相,觉得还是应该说上两句。因为,现在说出来是“记录”,以后再说就有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0/


家有两黑


“两黑”是家里的两只小公狗,大的叫小黑,小的叫小二黑。按理说,作为一个大男人,不应该婆婆妈妈地絮叨两只狗,可是看着小黑生死未卜的那副可怜相,觉得还是应该说上两句。因为,现在说出来是“记录”,以后再说就有可能是“怀念”了。


本来不想养狗,小时候养狗伤透了心,害怕那种突然失去狗的感觉。上小学时,先后喂过三只小狗,其中一只失踪了,一只还未成年就中途夭折,一只虽然长得毛光体健、人见人爱,却被一辆只认得路却看不见狗的卡车夺去了性命。痛哭流涕厚葬了第三只狗以后,那时发誓再也不养狗了。


然而计划总赶不上变化,所谓的誓言还得服从需要。原来住在单元楼里,邻居家里养着一只京巴,遇到一点风吹草动,势必狂吠一番,惹得众邻居包括本人敢怒而不愿言。单元楼里养狗多数是当宠物养,绝对是可有可无,可一旦乔迁单门独院,就必须得有个看家护院的“帮手”。另外也算入乡随俗,本小区几乎家家户户都养狗,于是养狗一事不得不被提上了日程。


朋友象是“及时雨”,送来了一只“笨狗”(其实就是本地原生品种的狗)。送来时才50来天,黄毛黑嘴,像只刚开始发育的小狐狸。朋友说,这狗很好养,吃的也少,虽说个子不大,但是“看门”绝对尽职尽责。因为是黑嘴就起名叫小黑,他家留了一只是白嘴起名叫小白,“黑白”只与嘴的颜色有关,与狗的毛色全无关系。在大大讥讽了朋友一顿图省事、想象力匮乏之后,也就顺其自然“小黑”“小黑”地叫了起来。


小黑给人的第一印象蛮好,除了样子讨人喜欢之外,尤其值得表扬的是很讲卫生——从不随地大小便,颇给人以出身好、有家教的好感。随着小黑渐渐长大,每次回家一进门,小黑就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冲着你简直想把尾巴摇下来,那种亲近让你觉得很是享受。另外,小黑也比较听话,只要大声向它喊声“滚”,小黑就会夹着尾巴趴倒墙角,比个别不识抬举的人还要识趣。这些是能想起来的小黑的优点。


小黑的缺点很多,归纳起来主要有三条:一是不愿在院里值班,喜欢在屋里凑热闹。小黑刚来时正是冬天,因为太小怕冻死了,晚上就放到屋内。白天家里有人,也让小黑进来暖和暖和,久而久之,小黑可能产生了错觉,以为屋里才是它的值班地点,死皮赖脸呆在屋里不愿意出去。每到一家人围坐在饭桌前,小黑总是静静地趴在脚下,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大家,使人顿起怜爱之意,忍不住要余下些嘴边的饭菜,给它几口尝尝。二是不愿吃残羹剩饭,喜欢吃新鲜馒头。别人说,喂狗最好喂玉米糊糊,既节约成本,又有利于狗长膘。本人对此颇不以为然,心说你们家狗的个子大、吃得多,自然会心疼一些;可我家的小黑饭量小,每顿一个馒头足矣,何必劳心费神去熬糊糊?再说糊糊营养再高,也总赶不上馒头吧。于是,小黑的一日三餐虽然不是大鱼大肉,但是馒头成了主食,几乎和人是差不多的待遇,剩菜剩饭几乎与它无关。偶尔家里人处理上顿没吃完的馒头,人倒吃的津津有味,小黑居然以“绝食”相抗议,简直能把人气得七窍生烟。三是天生胆小如鼠,喜欢四处瞎逛悠。说小黑的胆子比老鼠小丝毫没有贬低它的意思:如果外边有人放鞭炮,不用到别处找,肯定已经躲在床底下“避难”。遇有人敲门,先是汪汪几声算是打招呼,然后掉头闪进屋里。来人进来,若是大人,小黑一般是沉默无语、完全无视;如果是小孩,小黑就来了精神,飞身上前呲着呀狂吠不止,不把对方吓哭决不罢休,典型一个“软的欺、硬的怕”的主儿。最可恨的是,每当家里人出去,门刚刚开一个缝,小黑就闪电般的窜了出去,喊破嗓子也叫不回来,你出去追吧,反倒越追越远,只好开着门等小黑疯够了,自己乖乖的回来。


邻居们给了小黑一个客观的评价——“一个惯坏的孩子”。嘴上虽然以“品种不够优良”相辩解,心里对这一点倒为认同。小黑本质不错,可惜失之管教,加之还有些纵容、溺爱,才造就了小黑的种种毛病。但狗毕竟不是人,坏孩子可以浪子回头,坏狗从良好像没什么好办法,只能是“另搭台子重唱戏”,给小黑找个“替代产品”为上策。事有凑巧,同事的亲戚家里新添了一窝“狼青”,索性挑了一只看似最厉害的抱了回来,顺着小黑的名字叫做“二黑”,于是家里一下子有了两只狗,好不热闹。


“二黑”也只有40多天,几乎和小黑抱来时差不多大,一身黑毛,圆圆乎乎,一副憨态可掬的样子。听人说“狼青”这一品种原产日本,个子虽然长得不是很大,但相当的好斗,是看门的一把好手,所以全家对“二黑”寄予了相当高的期望。对“小黑”的失望和对“二黑”的期望混杂在一起,自觉不自觉开始了厚此薄彼——从吃的东西来说,二黑是牛奶,小黑还是馒头;从喂食的顺序来讲,总是等二黑吃饱了,才开始喂小黑;从对待态度上比较,二黑犯错误可以被视为调皮,小黑犯错误则会受到比以往严厉的批评、惩罚。有时候也会暗问自己是不是有些偏心眼,可转念一想,这不是偏心不偏心的问题,二黑还小,应该予以特殊照顾,以后等二黑长大了,绝对会一视同仁。小黑大了,真会对“两黑”一视同仁吗?说实话自己心里也没底。不是有句话叫“天下老的向小的”吗,一个家庭里原来只有一个孩子,万千宠爱集于一身,可是后来又添了一个宝宝,大部分的注意力自然都转移到老二身上,老大渐渐失宠也就见怪不怪了。这样的例子在身边普遍发生,简直举不胜举,都有着与我区别对待“两黑”相似的理由。


说实话二黑毛病也不少,单说随地撒屎拉尿,就比上刚进家门时的小黑。但是对此谁也没有放在心上,都想当然认为二黑长大了就会好了,如果实在改不过来,那时再教育不迟。小黑对二黑的嫉妒也完全可以理解,它们本来就没有什么亲缘关系,换了大孩子估计也会那样,只不过方式不同罢了——小黑经常用爪子在二黑身上扑,偶尔人不在时,会传来几声二黑的尖叫,估计是小黑暗地里向二黑在下什么黑手。有时候有些担心,会不会有一天小黑会把二黑咬死,好在这种惨剧现在还没有发生。


但是这两天,小黑受关注程度远远超过了二黑,原因很简单——小黑病了,而且病的相当厉害,几乎已经有两天食也不吃、水也不喝,就是把牛奶放在嘴边也全无反应,并且不时的呕吐,一开始是绿水,后来是血,医生说可能是胃出了毛病。于是急匆匆给它买药,然后是打针、灌药,可是小黑至今还不见好转。看着病病歪歪、两眼无神的小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可能是心疼、可惜、担心交织在一起的感觉。毕竟小黑虽有千般不是,也在这个家里呆了7、8个月,突然没了它,谁都会一下子觉得少了些什么。


盼望小黑能尽快好起来,盼着再次看到它狼吞虎咽吃东西、活蹦乱跳瞎折腾的样子。如果明天还不见好转,就坚决送小黑到动物医院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