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说说半部《冷锋》

htgyhan 收藏 20 838
导读:PS;这是俺乌龙山小土匪进山来扔的第一块小砖头(土坷垃做的),希望一击命中不给山里的小、老土匪们丢人。要是不中,还请各位土匪保护着点儿,嘿嘿。 PS:我是受朋友所托来为《冷锋》写评的,说来汗颜,我本就不会写什么书评亦没有什么观点可述,我只不过是个到处找军文看的小读者罢了。怎奈朋友两次邀我为此书写评,盛情难却不能不写。只能说是写些读书心得罢了,至于评论实不敢当。老实说对于《冷锋》这类新派军文俺涉猎很少,真不知应如何去看。要不是这位朋友我真的很难花费一个星期看下这三十万言。 PS:作者文中错字、病句的数量之

PS;这是俺乌龙山小土匪进山来扔的第一块小砖头(土坷垃做的),希望一击命中不给山里的小、老土匪们丢人。要是不中,还请各位土匪保护着点儿,嘿嘿。

PS:我是受朋友所托来为《冷锋》写评的,说来汗颜,我本就不会写什么书评亦没有什么观点可述,我只不过是个到处找军文看的小读者罢了。怎奈朋友两次邀我为此书写评,盛情难却不能不写。只能说是写些读书心得罢了,至于评论实不敢当。老实说对于《冷锋》这类新派军文俺涉猎很少,真不知应如何去看。要不是这位朋友我真的很难花费一个星期看下这三十万言。

PS:作者文中错字、病句的数量之巨,已经严重影响了读者的阅读感受,不禁让人怀疑作者之敬业否?如果说免费章节还能容忍,那么对于收费的vip章节,还望作者在上传前先通读两遍。至少可以避免一些文法上的低级错误。

说说半部《冷锋》

《冷锋》在铁血刊登已经将近30万字了,不知道称它为半部是否妥帖?毕竟整部小说篇幅的控制还是取决于作者,目前刊登章节是否过半还不得而知。我所说的也只是这半部小说的观感,不代表整部小说。

到目前为止,我很难界定《冷锋》这部小说的类别,说他是传记类的抗战小说,它的侧重点又大都放在了精彩绝伦的战斗场面描写上,所以人物传记不妥。说是战争小说,文中开篇的磅礴气势和历史沧桑感加之大跨度的叙事时间,显然又是传记更加贴切些。而文中多处对人物魔幻般的描写使故事亦真亦幻,又使我不得不怀疑此文是否就是传说中的悬幻小说。

姑且先不忙着为这部小说的类型下定论,单从小说的情节来说可谓跌宕起伏。文章以李锋将军(主角)晋升中将仪式开篇,在晚辈们羡慕的目光中开始了他数十载军旅生涯的回忆。故事由此展开。成年仪式上的打虎英雄,在经历了丧父之痛后开始了他“闯荡江湖”的生活。机缘巧合,误打误撞使这个毛头小子弃匪从戎,穿上了国民党正规军的少尉军服。他惩强济弱,帮助乞丐幺妹的机缘,使他遭遇了一见钟情的红颜知己阿莲。中日战事的日趋紧迫为李锋在军界平步青云提供了背景条件。凭着天赋和幼年积累的狙击本领李锋跻身国民党最精锐的队伍,在姚子青的帮助下他成功打败日军灵魂人物之一“武神”,并在之后的“医院保卫战”中成功获救,这使其扬名于世,并为他后来入主该“精锐”奠定基础。似乎李锋从不缺少美女相伴,情投意合的燕子此时恰到好处的进入了他的生活,由于她的记者身份使李锋今后的丰功伟业得以迅速的传遍大街小巷。李锋玩世不恭的性格使他也做出了将坦克开上南京城的荒诞之举,这也间接的为后来的打飞机、攻县城、端鬼巢、剥汉奸的“安县战役”奠定了基础。安县一役,使他在南京深陷囹圄。由此掀起的轩然大波,引来了营救他的糟糠之妻小敏。出狱后的李锋面对娇妻美妾将如何相处,面对日趋紧张的抗战局势将何去何从呢?我们拭目以待。

单从小说的选材来看作者选定一个很好的对象。作者以一位戎马一生的老将军的第一人称展开故事,拉近了读者的距离简化叙事的方式。同时又为自己的故事提供了丰富的“原料”。抗战这段历史虽不是什么新鲜的题材,从专业作家到网络写手都有触及。但它对于军旅文学创作来说仍然是一个诱人的“金矿”,它为创作者留下了很大的空间。而狙击手(丛某种意义上说就是“特种兵”)又是时下军文界炙手可热的创作对象。作者将其二者结合在一起,既有了创作空间又不失“流行元素”来吸引读者眼球,可谓匠心独具。但我觉得这是一把双刃剑,它虽然为作者奠定了坚实的创作基础,但同时由于相似的文章太多难免使读者拿来对比,那么各个方面的雷同就是作者要急待解决的问题。处理不好会使读者审美疲劳,给作者扣上抄袭的帽子也未可知。

从我上文对该书情节的概述上不难看出:情节虽然跌宕,但由故事推动的人物命运的发展却似乎波澜不惊。作者用绚丽多彩的画面为我们描绘了一个嫉恶如仇、玩世不恭、风流倜傥的少年郎——李锋。一路走来,主人公似乎都是顺风顺水。首先:每一场战斗双方实力的差距都想当的大,就好像一个训练有素的特种兵去掐死一只刚生下来的羔羊一样(这种表现在淞沪会战之前的章节尤为明显)。即便作者把这个过程描写的多么精彩、多么真实,这能给读者带来震撼吗?如果在第一场观者还会认为很“解气”很“痛快”,荷尔蒙升高,一个字——“爽”。那么后边场场这样次次不用担心,读者还有这种感受吗?其次:“权、钱、女人”这三件东西(应该也是男人yy的东西吧)似乎像是被主角这块磁铁吸住了一样形影不离,而且“数量”和“质量”已经到了让人垂涎欲滴的地步。就连甘当绿叶的李超和小鬼头在李锋这棵大树下也是吃香喝辣。这合理吗?这样的书写出来有味道吗?先说“权”,李锋一亮相就以少爷身份凌驾于别人之上,当他当上少尉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越级提升简直就像砸碎一只鸡蛋。上尉、中校,一路狂飚。不但得名还得势,凡是跟他接触的人都死心塌地的忠心于他,随即演变成连他的上司戴笠都无法奈何于他(就算是主角这也太抢镜头了吧)。这未免有些偏激了,《亮剑》中的李云龙未必不如李锋潇洒张扬但他可是数次被贬。理智的思考一下,像李锋这样的个性,他的仕途不应如此顺利相反会布满荆棘。再说“钱”,这个就更夸张了。大洋对于他简直不能成为货币,金条大把大把的有。最后是“女人”,两小无猜的小敏、一见钟情的阿莲、情投意合的燕子,作者到底要yy到什么地步?古今情种第一人——宝玉,也不过如此吧!从这三个方面来分析,作者对于人物塑造不够沉稳,不知作者是否在写作前对全书有整体的框架设计?给我的感觉是作者有些随性而为之,想到哪写到哪,而且肆意的张扬自我个性,向着自己最“痛快”的感受去塑造人物。没有理性的去克制自己。这种创作带来的就是上面所说的“一边倒”现象,让人敢觉作者很浮躁。故事发展有很多的“随机性”,这些“随机”的东西就带来了情节设置上的不严谨。

为了说明情节上的不严谨,我举三个例子:第一,在淞沪会战中,李锋三人与“日本武神”之战。我不得不佩服作者丰富的想象力,情节扣人心弦,打斗场面逼真精彩。但是作者是否有点过了?《冷锋》毕竟是真实的抗战小说,通篇没有什么神魔鬼怪的出现。那么双方不断飙升的“气”值,加上“高科技的触觉神经”感知。我怎么看怎么像《七龙珠》里的超级赛亚人在打架。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还有“日本武神”那“不死小强”的表现(一捆手雷都炸不死,这还是人吗?)。我真是目瞪口呆了。(PS:这难道是新的创造模式,是这类新小说流派的优势所在?我这“老土”不得而知呀!)第二,“坦克开上南京城”,不知作者写这段用意何在,根本不符合逻辑,明显让读者认为是瞎编,而且对于前后情节没有任何意义,对于人物塑造不起任何作用,完全属于多余的“第六只手指”。第三,“安县战役”,按照书中所述,安县一役,我方一共动用了国民党两个团,共产党一个团和一个精锐的狙击手大队。外加一些地方武装游击队。从规模上看这可不是一个小的战役,那么起因呢?为张大彪一个人报仇。从如此大规模的战役看这个目的未免过于单薄,而李锋出发前并未进行周密计划。他难道就不知道安县敌人之强?他之前怎么就能知道会遇上友军?他难道就未卜先知的认为自己能调动两个正规团?如果获得的这些帮助他不能预料,他贸然出击的理论基础在哪?显然是作者信手拈来没有考虑情节前后的连贯。

作者的随性给作品带来的瑕疵还表现在情节重复、繁冗拖沓、不分轻重、没有层次。我估算《冷锋》到现在洋洋洒洒三十万言得有二十五万是在写打仗。从打虎开始就是没完没了的打,而且场场都要用上万八千字,大仗小仗都是如此,不分轻重而且描写的都大抵相同。这样写导致的就是读者审美疲劳,认为作者有凑字之嫌。还使全书没有了亮点。比如:“救幺妹”、“打飞机”、“端鬼巢”(就是安县打完,杀张云之前,啰嗦的我实在无法忍受再看下去,就只看了个头、尾,没细看),这几场戏没必要那么详细的描写,一代而过就罢了。有的甚至可以不要。“武神之战”、“血洗安县”才是最出彩要费笔墨的地方。而这两个地方都让作者在战前战后加上了“预热战”和“回味战”。这倒是为读者生动的阐述了什么叫做“续貂”之举了。

关于人物塑造,作者轻松的语言和“过激”的写作风格使主人公明显的十分浮躁。李锋重情重义、嫉恶如仇这都是优秀品德是应该弘扬的,然而这个度要把握好。书中这方面的描写过激,让人感觉李锋非常的“嗜血”!比如:

书中多处提到了李锋很享受狙杀给他带来的快感。有多处提到他在欣赏他目标如何惨死。我觉得作者yy的有些过了。如果一个狙击手对狙杀目标的死亡麻木我倒是可以认同,他的“快感”应该是任务的完成带来的而不是死亡本身带来的。所以欣赏死亡的说法有些yy的过头,这样写只能体现人性的扭曲——变态。至于面对深仇大恨的敌人可能会有这种虐杀带来的快感,但这只能说明一点战争的残酷,它扭曲人把人变得野蛮。当战争离开后,无论战胜者还是战败者如果还想做人,就要回到人的道德上来,就不能存在欣赏虐杀、死亡的这种变态的思想。所以作者无论在写李锋狙杀土匪、日寇,无论是否与李锋有深仇大恨都让他持有的是这种变态的心理是作者的失误,没有层次感、没有力度、没有不同。给读者传达的信息是作者yy的过头了,人物塑造有些变态。

再有,当我看到第九十一章时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记得《音乐会》中那撕裂人性的描述让人对战争感到窒息,到现在我没有勇气去阅读第二遍。即便是这样的描写朱秀海也是将汪大海心中悲愤地宣泄口放在了他活剥了一只幼狼,而且描写也是通过幼狼“受刑”前悲惨的眼神和“受刑”时凄惨的叫声烘托的。而这次看《冷锋》真的让我见识到了什么是虐杀——“点天灯”,而且居然施暴的是这书中的主角李锋,我不知道作者如此处理在宣扬什么,故事将如何发展,全书将如何立意!

最后,我想问作者的是您究竟要写些什么?这个问题应该是老生常谈了。我在铁血发的书评帖子中一直在讨论军文中的精神。而那些所谓的“历史”、“人性”、“战争的意义”,还有什么“厚重”、“深刻”、“犀利”这些东西要是强加于《冷锋》这篇小说未免有“为赋新词强说愁。”的酸腐味!《冷锋》就是冷锋,单一的去弘扬兄弟情、爱国情,热血为国、精忠报国也是很好的,关键是要来得巧妙,“度”要是过了就会使人认为是矫情了。



附篇:

关于写作技术上的问题。这也是作者急待解决的地方。可以说《冷锋》基本上通篇白话,没什么文学性可谈。而这些又是小说很重要的组成部分。精准的语言是塑造人物性格的基石,美妙的描写是抒发情感的动力。在很多时候《冷锋》都是因为笔功不够使人物性格产生偏颇,情感抒发总是骨鲠于喉,不能喷薄而出。

还有就是一个比上边问题还严重的问题,语言的节奏感。小说虽不能像诗歌那样合辙押韵,至少也要长句短句搭配,讲究个语言节奏让读者读的朗朗上口吧。而我在读《冷锋》时经常会遇到卡壳。尤其是在人物对话的后边加上大段说话人状态描写,简直让人无法忍受。可以向大家推荐一个网络写手的书,这方面作的非常出众:叶扶苏《呼啸的枪刺》。


2007年7月5日星期四


下边是一些我读书过程中记下的笔记,有些地方还望作者修正(由于作者错字太多这里就不再指出错字的问题了):

1.“不好,少爷,快开枪。这畜生在呼叫同伴帮忙。”阿超跟着猎人的时间比我久,知道这叫声是什么意思,连忙提醒正在纳闷的我。

阿超真是超级乌鸦嘴,他话音刚落我正要开枪时,另一只老虎的叫声从远处传来,两只老虎一长一短不断的叫唤。

老虎好像是独居动物,是否会呼叫同伴并肩狩猎?这个问题有待商榷。这样写好像在写打狼而不是打虎。


2.因为当叛徒后是要受到酷刑的“开堂(破肚)(五马)分尸点天灯”这三种就是常见的刑罚。

这话读起来很别扭,“因为当叛徒后是要受到酷刑的“开堂、分尸、点天灯”这三种常见的刑罚。”这样是不是会好一些。


3.“自己就先上楼了”、“温和动物、肉性王者动物”、“你死后谁现在给你爹送终”


4.“第四点是他朋友特多:这不仅是当时是省主席亲自送他来,而且时不时的还有江湖人物来看他。”

这话读起来很是让人难受,我个人觉得不通顺。


5.“是你亲自报仇了还是我递个话找人把他给灭了,你自己拿主意?但有一点,你现在不是报仇的时候,你爹养你十多年,现在就去给你爹当七天的孝子。”

“是你亲自报仇还是我递个话找人把他给灭了,你自己拿主意。但有一点,现在还不是你报仇的时候。你爹养你十多年,你现在要去给你爹当七天的孝子。”


6.“听说国民党现在真心的要和共产党一起联合所有人打日本鬼子”

这个读着也不通顺。

7.“阿超飞速来到我对立面”

跑到对面不就行了,为什么还“立”呢?


8.“阿超声音和小脸色有点红的对我说”

脸能红,这声音。。。。。


9.“阿超指着一处三层楼的洋楼问我。”

“三层高的洋楼”或“三层洋楼”这样表达是否会好些?


10.“今天我也讲讲民主,让你俩挨打也挨得心服口服。”

‘老天开眼!这老东西终于知道和我俩讲理了。’

“猎人第一条准则是什么?”

“永远沉着冷静。”我和阿超齐声回答。

“恩!记得就好,这就是我打你俩的原因。”接着他又站起来,把马鞭往我面前一扔:“要是我说得不对,你俩可以用它抽我。”

天啊!可有机会报仇了……可是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用行动来表示心意。’

这段写的很不错,可以说李锋活泼性格跃然纸上,但是作者是否注意到了这段话所在的故事背景是李锋的父亲刚刚被杀害,那么“老天开眼!这老东西终于知道和我俩讲理了。”、“天啊!可有机会报仇了……”这种和他师傅调侃的心思出现在这里是否妥当?至少给读者营造的那种悲愤地感觉就让这么一段略显轻松的话给冲的荡然无存了。


11.我们三人都不知道,我们此时的这一次狙击后不久,会让世界的目光都看向了两个名字,两个让国人骄傲的名字,两个在投降论横行中华大地时,让整个中华民族眼前一亮的名字,他们就是——魔鬼血镰刀李峰,幽灵李超。

世界也会开始关注一个新的兵种——狙击手!——战场上的幽灵杀手。

看到这我大跌眼镜,下文我没看,太夸张了吧,杀谁了?天皇呀!这时世界才关注狙击手呀,他俩的师傅去德国旅游去了?居然还“世界”我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12.“战争真的很残酷,可他娘娘地日本鬼子为什么要来侵越我们呢?自作孽不可活!”

这句话比较客观,可以说是作者理智的思考。


13.变态心理摘抄:

同时有一段很奇怪的画面在我心里自然而然的出现了:我正拿着一个汤瓢在喝红糖水,可是血红的糖水太少了,我怎么样喝也不够解渴,我真是渴得要命啊!


三个鬼子,三条血流,三道血液,三条灵魂,不停的顺着屋檐就向下滴落,就跟下雨似的,一滴接着一滴的向下飘去,血红血红的直让我想吃冰糖葫芦。


14.看着他正用青草擦手,我无话可说,心里想着,为什么他们都那么屠血了,小鬼头是这样,彭兵也是这样,这到底是谁的错,战争年代,难道杀鬼子就不对么?

这段话前半部分还可以理解,可最后的问话究竟是要说什么?是人性的回归,在感慨战争对于人的摧残,异化人的本性。还是在说鬼子就该杀?对于鬼子就该屠血?呵呵,这句话从逻辑上看好像有些矛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