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一卷 朝鲜战争 046 大炮上刺刀

zhurui1963 收藏 16 6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URL] [内容简介] 十天坑道战终于结束了。 1952年10月30日中午12时。 志愿军集结的133门大口径火炮,30门120毫米重迫击炮开始了怒吼! 那是志愿军有史以来最猛最长时间的炮击。可以这样说,秦明扬他们四十五师阵亡的将士,百分之九十以上是死在敌人的炮火中。而美军一直以来,奈以疯狂和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


十天坑道战终于结束了。

1952年10月30日中午12时。

志愿军集结的133门大口径火炮,30门120毫米重迫击炮开始了怒吼!

那是志愿军有史以来最猛最长时间的炮击。可以这样说,秦明扬他们四十五师阵亡的将士,百分之九十以上是死在敌人的炮火中。而美军一直以来,奈以疯狂和自豪的也是他们的飞机和炮火。

这次呢?

一个小时的炮击过去了,在坑道里东倒西歪,睡也睡不得坐也坐不住的战士们,声音都叫嘶哑了,还在吼:“来吧,来吧,我的大炮,来吧,来吧,我的炮弹,来吧,来吧,来得更猛烈些吧...”

不用战士们着急,炮击这仅仅是开始呢!

十五军将所有火炮按射程远近分为五个炮群,采取二线分散配置,由军炮兵指挥所统一指挥;制定了统一的阵地分区代号,以便迅速精确进行射击;坑道与炮兵指挥所直接建立联络,使坑道部队可以随时召唤炮火支援,并为炮火校正目标偏差;各型火炮根据性能不同,赋予不同的使命:榴弹炮、加农炮负责压制敌炮火,摧毁敌工事,打击敌二梯队;火箭炮采取面积射击主要杀伤敌纵深炮火和有生力量;迫击炮机动使用,主要拦截敌集团冲锋,射击其他火炮不能达到的死角。

也就是说,我军的炮火,一下子把敌人的来路和去路,一下子封锁了。

炮手的拉绳是断了一根又一根,备用的用完了,接上铁丝继续干!

上百根的炮管不断地伸缩着,颤抖着,十多万堆积如山的炮弹不断地在天空划出弦目的轨迹,象暴雨一样落在敌人的阵地上。

那些运输兵们看呆了,扯开嗓子骂道:“老子蠢驴一样地抗,脊梁骨都压断了,你们象洒豆子一样地扔啦!?”

打得几近疯狂的炮手,高兴得在舞蹈,扭过脸,露出熏得乌黑的脸上那唯一雪白的牙齿:“这不送给鬼子们,你还要拿回去生儿啦!”

顿时,运输兵跑得屁颠屁颠的:“对的,对的,我再去抗,全给他们打上去!哈哈,狗日的,美国佬啊!你们也有挨炸的日子啊!”

秦明扬和观察的战友们,冒着炮火,出去观察,不断地在步话机里,用明语告诉炮兵,还要打炮的地方。

炮在步话机的指引下,在高地的每一个角落炸响。没有一丝一毫要停止的迹象。

整个坑道的战友把最后一点点能够填进嘴里的东西,都填进了嘴里,他们需要增加力气,要杀敌了!

胜利的豪情在整个坑道里弥漫着。

月牙儿不断地搓着自己脸上的污垢,搓得脸上的面条直掉。

副连长却是又惹祸了,他笑着说:“月牙儿,你擦不干净了。”

“哼!”月牙儿不相信他的话。

“据我所知,一个污点在脸上五天不洗,就要生根的。”他一本正经地说。

月牙儿顿时看住他,愣了半晌,接着就找了角落,悄悄地哭了起来,嘴里唠叨着:“他乱说的,他乱说的!”

战士们都过来佐证,副连长是乱说的,连副连长也大声宣布他是乱说的,她还是哭。

幸好,秦明扬回来了,命令月牙儿拔副连长一根胡子,痛得副连长喊天叫地地说:“痛啊,痛啊!”

月牙儿才笑起来:“你叫的是假的!”

“痛啊!不是假的!”

“那我又哭!”

副连长才投降了:“好,我是假的!”

战士们都听炮声听得累了,开始抱怨:“这样打炮,等会儿上去只怕,连枪都拣不起一支了!我们干什么呢?”

整个下午,就这样被炮打了过去。

直到太阳落山,响了四个多小时的炮火,终于停止了下来。

可是等得眼睛开始发绿的战士们,还是没接到进攻的命令。

南朝鲜士兵哆嗦着,在长官的吆喝下,开始紧急地抢修工事。

战士们七嘴八舌,纷纷上来观察。看着南朝鲜士兵的样子,一个个摩拳擦掌。

“我上去要打得他满地找牙!”

“我上去要....”

大家都把眼睛来看秦明扬,秦明扬闭上眼,摇着头:“这是一个计谋!一个会让敌人吃更大苦头的计谋,我想。”

可是秦明扬一时也想不出,会怎么样。他看着阵地上越聚越多的南朝鲜士兵,突然兴奋地叫起来:“是了!快,全部进坑道!”

所有的战友都看着他。他继续兴奋地声道:“大炮上刺刀了!”

“怎么上刺刀?”

“你们知道现在打炮,敌人会怎么样?”

炮击在停顿一个半小时后,突然,又山呼海啸般地覆盖了整个高地。

正在阵地上翘着屁股猛挖工事的南朝鲜士兵,连同他们的工具,一起被撕碎了,又飞上天去。

有跑得快的,或还在工事边的,侥幸逃得性命,也吓了个半死。剩得半条命,在大炮的怒吼中颤抖。

秦明扬他们乐坏了:“这些炮兵狗日的太坏了!”

“他们生的儿子一定是双屁儿!”

“两个脑袋!”

5分钟后,炮火象一阵旋风一样向敌人纵深打去。

就听得山下步兵猛吹冲锋号,几十颗标志着进攻冲锋开始的信号弹,升上了天空!

在炮火中还剩得半条命的南朝鲜士兵,不得不打点起精神,从残存的掩体里爬出来。

坑道的战友们正等着秦明扬下令,秦明扬摇摇头:“上级没有攻击命令!”

当然没有,因为他炮火突然又缩了回来,又是一阵覆盖....

这下子,连秦明扬也笑了起来:“这是真正地搞死人!”

可是,还是没有进攻命令。

秦明扬的大脑转开了:“兄弟们,你们知道谁还没登场?”

连月牙儿也知道:“卡秋莎,卡秋莎,还有我卡秋莎姐姐没来呢!”

众人不由目瞪口呆:什么时候,卡秋莎变成了她的姐姐了呢?

10月30日22时,卡秋莎火箭炮开始了攻击。

这次打击的是侦察兵报告的美军炮兵阵地,这近20天来无数夺去志愿军生命的炮兵阵地。

敌人的炮火顿时哑口无言,他们尝到了被几千度高温烤成焦灰的痛苦。

22时25分,进攻部队开始进攻,几乎同时,秦明扬也下达了坑道出击的命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