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爱上一个杀猪的

是他?!






没错,他今天也来了!






宽阔的胸膛,协调的五官,一头蓬松但不杂乱的头发,那暗淡的眼神,稀拉的胡须,似乎暗藏唏嘘!






鞋垫放慢脚步,为自己找了个跑累了的理由,在他对面不远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累,其实到现在这个时候,早已不是理由了,只能说是一种习惯!






每天清晨,鞋垫都起的很早,四点半开始温习功课,高考的压力让她一点也不敢放松!一个小时以后,她会去晨跑!夏天的早晨,五点半天就蒙蒙亮了,鸟儿叫的贼欢,但还没有行人,村道旁的花花草草,滴着晶莹的露珠!鞋垫喜欢这种只有鸟儿歌声的宁静,觉得能让大脑得到放松!从家门口慢跑到小河边,路程不远,刚好能跑出一点汗,回来冲个凉,清清爽爽地去上学!对鞋垫来说,又是美好的一天!






锵…锵…锵….!长长地的杀猪刀在男孩强有力的臂膀的前后运作下,发出了刺耳的声音!我是不是该跟他说点啥了,鞋垫想!






男孩似乎看见她了,又似乎没看见她,依旧在专心地磨他的刀!






他是个杀猪的,村尾老操叔的儿子,村民们都叫他小操!比鞋垫大两岁,在鞋垫眼里,他很懂事,从不跟村里那帮调皮孩子一起捣蛋,十二岁就跟着老操叔学杀猪,杀了十年,如今都已是村里杀猪的权威了!老操叔在村里开了个猪肉档,隔三五天就要到各乡农民家里收生猪,然后撵回来自己杀!小操读完小学,就辍学了,在山里,大把这样的!山里人穷,也需要劳动力!






半年前,鞋垫就亲眼看过小操杀猪!不过年了嘛,鞋垫妈觉着她养的那只肉猪也够膘了,刚好给家人打打牙祭,都过年了,谁家还不整点肉馅饺子啊?于是,鞋垫妈就让她去请老操叔,帮手把那关键的一刀捅了!鞋垫到了老操叔家就说,叔啊,这个,俺家要杀猪,俺妈寻思能否让你家小操过去帮忙,俺妈还说事办成了就给叔送両斤上好的五花肉来!说完就一溜烟跑了,心蹦蹦跳,寻思不知是不是小操来!






来的是小操,提着那副行头!他做事从不扭捏,鞋垫很喜欢雷厉风行的男孩!小操到了把行头一放,斜着眼偷偷看了一眼门口坐着看书的鞋垫,鞋垫冲他笑了笑,毕竟读了十几年书,还是有点大家闺秀的样子!小操脸红了,冲屋里喊,婶,把你家猪撵出来吧,俺做了,要赶着回去!鞋垫的爹娘还有那个弱智的哥哥一起把猪捆了脚,不让它走动,只许原地站着,她哥还把双脚分开,用力抱住猪的半边屁股,冲着鞋垫咧着嘴笑,妹妹我这样拱着,它就动不了了,你说对么?鞋垫白了他一眼!爹娘一人扯一只猪耳朵,各站两边!小操挽起衣袖,右手提着杀猪刀扬了扬,然后往左手狠狠吐了一口唾沫,在准备下刀的那块肉上抹了抹,随后一手按住猪头,刀对准猪的颈部,快速地一捅,长刀立即全根尽没,小操咬了咬嘴唇,把刀微微倾斜翻了翻,然后抽了出来,鞋垫赶紧把早已拿在手里的脸盆递过去接猪血,面对哗哗直流的鲜血,鞋垫当时一点也不恶心,她当时已被小操杀猪的男人气概所威慑了,她甚至在当时幻想小操那强有力的臂膀抱着自己时是什么感觉……






今天是应该说点啥了,鞋垫又装作在擦汗的时候瞟了他一眼!再过半个月就要高考了,明天开始要保持充足的睡眠,不能来跑步了!他应该也是喜欢自己的吧,不然他又不用天天杀猪,为什么却每天都来河边磨刀呢?而且一磨就是长刀,斩骨刀,切肉刀一套班子全磨,还磨得忒仔细!他应该是来看我跑步的吧,就像我知道他有时候会来磨刀,才跑步都跑到河边来一样!鞋垫想着就又瞟了小操一眼,小河对面的他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收工了,鞋垫舔了舔舌头,不知道叫他还是不叫好,小操提起装刀的包,似乎不经意也瞟了鞋垫一眼,转过身去!






喂!鞋垫一急喊了出来!我快要高考了哦,明天开始不来跑步了,因为要休息好!






小操回过头来,看了鞋垫一眼,又低下头去!嗯,我知道,你要努力哦,我知道你一定会成为我们村第一个大学生的,我祝福你!






小操说完就转身离去,似乎说得很真诚,似乎又不愿意说太多!






鞋垫笑了,这么久以来,她们虽然同村,却是第一次单独会话,又是那么简洁几句话!但是鞋垫感觉到了温馨,她知道小操是真心的,他不像村里某些人,认为女娃不应该读那么多的书,鞋垫坚信那些说闲话的是妒忌!






十四天后,早晨!






鞋垫,快拿称来!娘一进门就喊!我咋觉着今天的猪肉分量特足,肯定是小操那孩子马虎了!






鞋垫还以为发生什么事,瞧自己这势利的母亲,鞋垫叹了口气,没办法,家里穷,这不明天要高考了,母亲才给自己去买点肉改善伙食!






娘接过称,拨拉了一下,哎呀,足足多了半斤哪,小操这孩子,可不把他爹亏死!






鞋垫愣住了,或许只有她明白,她也应该明白,为什么一直细心谨慎的小操会多割半斤肉给母亲!谢谢你,小操!






高考成绩单下来了,鞋垫考上了一所国家重点大学!全村都轰动了,老村长颤巍巍地拄着拐杖登门道贺,嘴里喊着光宗耀祖,光宗耀祖啊!






鞋垫几乎是一路小跑,她相信,这个时候,小操肯定是在小河边!






嗯,他果然在!






我考上了,鞋垫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






祝贺你,小操淡淡地说,似乎还笑得有点勉强!






沉默……






你去大城市读书,要照顾好自己哦,小操有点装着轻松的样子!你以后成了气候,就可以走出咱这大山了!






鞋垫好像忽然明白了小操不开心的原因,他是自卑了,他肯定在想自己只是一个在大山里杀猪的,而鞋垫,如今是凤凰!






小操,你放心,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鞋垫突然有点激动!






小操眼睛亮了,似乎也看见了美好的未来……






半年后!






寒假,一身运动装,带着点城市气息的鞋垫回到了家乡!






从入村口的那一刹那,鞋垫居然没有感到一丝的故乡的亲切,她突然莫名地对这片到处是黑泥的土地产生一种强烈的厌恶感,她暗暗的想,我坚决不能让自己在这块贫瘠的土地上生活一辈子!






鞋垫没有去找小操,她在大学遇到了一个非常优秀的男生,那男生会写作,会音乐,懂政治……






听母亲说,小操好像问过几次自己什么时候回来!鞋垫决定这个寒假在房间看书度日!在大学,她已没有了晨跑的习惯!






又过了一年半!






母亲来电的时候无意中说了一句,小操成家了,他媳妇长得很彪悍,干活也带劲,还能帮忙杀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