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第一章: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化作龙(下)

酒席散去,道衍和尚正要和袁珙一起离去,却被郑寅拦下来,三个人并肩从万寿山,来到了一处亭台所在。你道这袁珙究竟是何人?怎么竟成了大国师?

这袁珙字廷玉,生有异禀,聪明好学,尝游海外洛伽山,遇异僧于古崖之上,僧授以相人术。先仰视皎日,目尽眩,布赤黑豆暗室中,辨之,又悬五色缕窗外,映月别其色,皆无讹,然后相人。其法以夜中燃两炬视人形状气色,而参以所生年月,百无一谬。(提醒大家,万勿效仿,伤了眼睛,本人概不负责啊)

朱棣曾经试过袁珙,自己化身仆役,结果还是被他一眼看出。之后,每当大事,朱棣都会要他和道衍参详预测才做行动。

郑寅与道衍和尚私交极好,与这袁珙也很投缘。

等三人落座之后,郑寅拱手道:“小弟有件事始终萦绕于心,排解不去,只好请两位神仙哥哥给我解释一下了。”

袁珙听了手中拂尘一甩,道:“解铃还需系铃人,心结还需心来解。马兄弟是不是想要出宫打仗啊?”

郑寅心中一惊,惊讶的看着袁珙,怎么我想什么他都知道?他决定戏耍袁珙一回,便道:“那袁大法师,你看我终究有何心结呢?”

“徘徊在变与不变之间。”袁珙眯着眼,不动声色道。

郑寅这下子算是服了,连忙拱手道:“三宝算是彻底的服气了。那就请大师给我排解排解吧。”

“呵呵,这排解一事,就要看道衍了。”袁珙微睁双目,示意郑寅去问道衍。

道衍哈哈一笑:“郑寅兄弟,你心中有何隔碍,尽管说吧,难道还非要我们点明不成?”郑寅吓得差一点从石凳上滑下去,他连自己叫做郑寅都知道,还有什么不知道?

“你怎么知道我叫郑寅?”

“我不仅知道你叫郑寅,贫僧还知道你是寅年寅月寅日寅时生,对不对?”道衍笑得像个弥勒佛一样问道。

郑寅不得不点点头。

“你还不是一个真太监,你还和公主有染,对不对?”道衍继续逼问道。

郑寅的冷汗从全身三百六十万毛孔里吱吱涌了出来,简直就像趵突泉。

他哆哆嗦嗦得问道:“大哥,您别说了,兄弟我给你们磕头了。”

说完从凳子上滑下地,磕头就拜。

“郑寅兄弟,自我见你第一面,就知道,你非等闲之辈,之后种种,也让我知道你甚至超乎我的想象。既然今天话说到了这里,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请你先告诉我们你究竟是何人吧?”道衍和尚严肃了起来,说话的时候带着威严。

郑寅心说,与其藏着掖着,还不如向他们表明,本来自己的秘密人家已经快知道得差不多了,还瞒着有什么用?于是便把自己来自未来六百年之后的真相一一表明,还把如何伤害了真正的马三宝,自己做了替身也说了出来。

道衍和尚微眯着双眼,听到这里道:“怪道那日我看燕京西南天空有异相,率人赶去,惊见一烧坏的黑铁家伙,还有一个和你一摸一样的人呢。”

郑寅心中这才明白,人家不是懵的,原来他早就看见了真郑和。便问道:“不知大师为什么不禀明燕王殿下呢?”

道衍和尚道:“一切尽是天缘啊,若我禀明陛下,难道还有现在的三宝兄弟?你的宏图伟略又怎么实现呢?”说来说去,人家还是世外高人,前知三百年,后知五百载。

郑寅问袁珙道:“袁哥哥,你说这朝代更替,国家侵略,百姓涂炭的事有没有可能改变呢?”

袁廷玉略作沉吟道:“我之祖先袁天罡著有《推背图》,内中有天理玄机,这是人所不能改变的,明之后是清,清之后是民国,这是谁也无法扭转的。”

郑寅挑起拇指,对袁珙道:“兄弟算是服了,佩服的六体投地。”袁珙微微一笑道:“你有什么心结,还是说罢。”

此时西边的太阳已经落山了,满天的红霞,染红了天空,郑寅便道:“天色已晚,兄弟请两位哥哥到风华楼去详叙,不知意下如何?”

道衍和尚道:“红尘之所在,我辈僧道是不能去的。不如我们去兄弟的宅邸去谈吧。”

“也好,也好。”郑寅心说,要说是我的宅邸也算不错,连公主都是我的。

大家会意的笑笑,径往平宁公主府走去。不一时,来到了公主府,郑寅公主迎了出来,郑寅呼唤丹儿准备饭菜。之后他们去了丁小乙的精舍,因为,只有这里才最隐秘。本来郑寅是想把公主赶走的,但是却被道衍拦下了。他对郑寅道:“本是一家人,何必如此?”

不消一刻钟的时间,酒菜俱备,丹儿和柳儿退下之后,屋内只剩下了郑寅、丁小乙、平宁公主还有袁珙和道衍和尚。郑寅举杯道:“两位神仙光临,使得我荀芳妹妹的屋子是锦上添花啊,来小弟敬两位一杯。”

道衍呵呵一笑道:“丁家小姐,你可知情为何物?”这个和尚还是个花花和尚,什么都懂?

大家不由一怔,都听着道衍的下文。

“情乃心生,心中有相,还要脱俗,便是万万不可为的了。”话说到这里,便不再接着说下去,而是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丁小乙的脸布满红云,她都没有注意到人家叫的不是荀小姐,而是丁小姐。

看大家都喝了,最后,丁小乙还是把杯中的酒一口饮了下去。这时公主回味过来,便开口问道:“大和尚,你怎么知道她姓丁?”

道衍微微一笑道:“我还知道你已经和郑寅兄弟圆房了呢?”

公主听了,如五雷轰顶,本来隐瞒的很好的天机,为什么他会知道?于是嗔怒的看了郑寅一眼。郑寅却一脸无辜,双手一摊,表示根本不是自己告的密。

和尚又道:“不要埋怨郑寅兄弟了,你们圆房的第一天,老僧我就已是秋毫明察了。为了保护公主,我便没有挑明而已。”

公主听了,连忙颔首谢道:“如此说来,我还要谢谢大和尚了。”

袁珙在一边道:“公主可知道,选择了郑寅兄弟,你的公主地位将要烟消云散?”

公主没有准备,他会问这样一句话,摇摇头,接着又用力点点头道:“袁天师,莫说这公主位子了,此时便是把命取去,我朱柠也是他郑家的鬼了。”

郑寅心中万分感动,不由得伸手揽过公主深情得看着她,道:“柠儿,快别胡说了,咱们还要活上他一百年,满天下去风流快活呢,怎地说就要死?”

在场的人也都被公主的真心感染,丁小乙心中更是感受万千,敢爱敢恨的公主,和畏首畏尾的自己差距是多么的大啊。

和尚看大家情绪稍稳便道:“郑寅兄弟还是把心结说出来吧。”

郑寅道:“兄弟的心结就是,既然历史已经按照明清民国的路子走了下去,我来到明朝算个什么?我们的到来会不会改变了历史呢?”说到这里,他探询的看着和尚。

“接着说。”袁珙道。

“我们那个时代,日本人进犯我们中华,杀死几千万同胞,凌辱我们的姐妹,其所作所为连畜牲都不如。倘若我来到这个时代,是不是可以把这未来的隐患消灭呢?但如果我真的消灭掉日本,那么历史就会失去了原本的面目,我们又会从哪里来呢?但是如果说让我放弃这个机会,我又实在心有不甘,毕竟现在我们大明帝国是世界上无与伦比的强国,不似五百年后,积弱难返,任人欺凌。”郑寅热血澎湃地道。

“还有吗?”和尚又问。

“其实何止是日本,到了后来,南方诸国欺负咱们中国家庭不和,便你咬一口我咬一口,把咱们现在的南海领海蚕食近乎一半去,这口气真是咽不下去啊。”郑寅又道。

没等两位神仙说话,郑寅接着道:“欧美列强先是抢我国宝,割我土地,尤其可恨的是,他们抢了咱们的国宝,等到了后来,还要咱们买回来,真是没了天理。等咱们中国慢慢强大起来,他们又想尽了法子,压制我们不让我们发展。你说可气不可气?”

“那,你是不是想以牙还牙?”道衍道。“而又怕因为你的所作所为,导致朝代的轮替出现变异,然后这一切就都成了根本不合逻辑?”

“是呀,大师果然高明。我就是想灭掉日本,统一南洋,横扫欧美。”郑寅应道。

丁小乙在一边都听傻了,她不知道接下来郑寅还有什么惊人之语。

袁珙语重心长道:“郑寅兄弟,按说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不是我中华本色,以德报怨是我们大汉民族一贯的作风,但是诚如你所说的,倭夷真是那样残忍卑劣,不妨可以惩戒一下。”

道衍和尚道:“天道煌煌,不可违逆,但兄弟可否想到过,有些事既然你做了,历史也不会改变,那你为何不做?为什么要委屈自己的心愿,为什么不痛痛快快去做?话到这里,你的心结是不是该解开了?”

郑寅低头回味着这两个神仙说的话,猛然抬头哈哈大笑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多谢大师教诲。”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化作龙。兄弟,你尽管去闯荡吧,所谓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我们支持你!大丈夫,大英雄,就要丢掉所有的心灵羁绊,才能展翅翱翔啊!若不是身份有碍,我还真想和你东挡西杀,南征北战,杀他个酣畅淋漓呢!”袁珙也意气风发的道。

丁小乙几乎从他们的话里听明白了来龙去脉,她微微笑道:“那丁小乙还有一件事,请两位高僧指点迷津。”

却不知丁小乙还有什么问题,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