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火中原 第十一章 兰封车站 第二节

还是那个华人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7/


忽然,车站南边的沙丘上,手榴弹炸响一片,伴随着捷克式轻机枪和七九步枪的射击声,一群国军士兵冲上了沙丘。残余的几个鬼子端起刺刀拼命顽抗,很快被干掉。占领沙丘后的国军立即向站内冲击。站房顶上的鬼子歪把机枪转向南边扫射。王副团长命令迫击炮射击,屋顶的一挺鬼子机枪随着爆炸声被掀上了天空。立刻鬼子的迫击炮、掷弹筒也向我军的掩护火力点打来。王副团长指挥所附近爆炸声接二连三响了起来。在6股道停放的几辆货车上和车底下响起三八大盖的点射声,从沙丘向站内冲击的士兵纷纷倒下。沙丘上,几挺轻机枪与鬼子猛烈对射。在正面匍匐前进的士兵在带队军官的指挥下跃起猛冲,但在鬼子的火力拦击下纷纷倒下,剩余的人又被迫伏在地上,仍不断有人中弹。

王副团长恼怒异常,声嘶力竭地叫道:“重机枪,给我打!迫击炮,开火,开火!不准停,把炮弹给老子打光!”

鬼子从货场调集了援兵绕过车站东头向南边沙丘反击,6股道货车上的鬼子也冲出来反击。枪声稀疏下来,沙丘上,撞击声、怒骂声和惨叫声不断传来,不久,归于寂静。正面佯攻的弟兄在火力掩护下撤回来的也只有7、8个人。王副团长气得跺脚:“我操你小日本八辈祖宗!”

看了一眼陈浩他们:“你们是来增援的?”

“是的,王副团长,我奉命接替贵团攻击兰封车站!”

张副官急忙讨好地介绍:“这两位是开封保安四团的陈团长、徐副团长。”

“看看!连人家保安团的团长都知道身先士卒,为国尽忠。咱们堂堂国军主力还不如人家,咱们的一营呢?直属队呢?张团长在干什么?”

徐亮道:“你们的张团长已经换上便衣带着他的亲信临阵脱逃了。”

“什么?”王副团长愤怒地逼视着张力,“那,你小子怎么没跟着一块跑啊?”

张力在他的逼视下战战兢兢:“我、我……”

徐亮道:“算了,王副团长,他在罗王车站接我们,没来得及走。团部等他的那个姓童的已经换上便衣,张团长的事儿就是他交待的,我们已经将这个逃兵就地正法。”

“干得好,兄弟,事情就坏在这帮平日耀武扬威的王八蛋手上,真是丢我们28军的人啊。”

徐亮接着说:“老兄你刚才正面佯攻,从南面迂回主攻的战术挺不错,可惜功败垂成。依兄弟的愚见,对我们威胁最大的一是这正面的4、5百米开阔地,二是敌人天桥上的重机枪火力点。”

“老弟,你一下子就说到点子上了,这两处让我们吃了大亏了。那个天桥,迫击炮打上去却消灭不了它,让人头痛呀。”

徐亮道:“敌人可能用钢轨之类的东西给火力点作了顶部加固。不过,我们有两挺高射机枪,完全可以在较远距离对天桥上的火力点进行压制、封锁。”

“可是敌人用迫击炮打你的机枪咋办?”

陈浩接着说道:“从刚才交火情况看,敌人只有两门迫击炮射击,而且射击准确性较差,大概是临时补充的炮手。我已经确定了敌人迫击炮的位置,一会儿进攻时先消灭了它们。即使敌人变换了位置,或者还有别的迫击炮,只要它敢射击,我就立刻打掉他。”

王副团长瞪大眼睛看着陈浩:“陈团长,敌人的炮火是比昨日减弱多了,可是你就这么有把握?”

徐亮笑道:“放心,陈团长是炮科的优等生,又在上海战场实习过,鬼子的坦克、飞机都被他干掉过。”

“好,好,喝过墨水的,就是比俺老粗强。”王副团长口中赞道,心中还是将信将疑。

“可是即使压制住敌人的天桥火力点,这几百米冲击距离,一点遮挡、隐蔽物都没有,简直就成了靶场,敌人即使用步枪点射,我们的伤亡也会很大。”

“看来,还得学王副团长的法子,从南面迂回。”

耿中岳突然插话:“是不是冲进站内就好办多了?”

“是呀,短兵相接,咱们集中冲锋枪火力,等敌人想拚刺刀时,咱们在10米到2、3米距离早把他们撂倒了,敌人的步枪拉一下打一发,还要瞄准,近战只能拚刺刀,哪有咱们的几十支冲锋枪好使?”徐亮对单兵武器的认识比日本陆军的决策者们要高明得多。

“那好啊。”耿中岳道,“咱们坐火车冲进去,火车可比人跑得快多了,这500米不到1分钟就冲上去了。而且咱们的人可以在车上隐蔽,那些钢轨、枕木、沙袋可以构筑许多坚固的火力点。”

“可是能进站吗?”

“我用望远镜仔细观察了,二站台南边的第3股道,敌人没有设置障碍,而且进站道岔也完好,只要占领扳道房,把进站道岔扳到第3道,火车就可以冲进去。”

“关键是不能让敌人把火车头打坏!”

“坏了也没关系,列车靠惯性就能冲过去,不过那样比较麻烦,就得人工制动停车,而且对下一步行动不利。这样,可以退回罗王车站编组,把机车放在列车尾部顶推过来。”

“好,这样,让弟兄们下车,王团长,你们辛苦了,请带你的弟兄们撤下去吧,阵地由我们接防。”

“不,陈团长,愚兄情愿带着剩下的弟兄听你们指挥,我们在上峰那里立过军令状,拿不下兰封车站,这里就是我们为国尽忠的坟墓,我们死也要和鬼子拚下去。”

“好样的,王大哥,你真是我们军人的楷模,让兄弟佩服。”

“唉,兄弟,你就别夸我了,有愧呀。”

“让弟兄们赶紧构筑高射机枪掩体和迫击炮阵地。二营绕到南侧准备佯攻。团部直属队和机炮连在平板车上充当突击队。”陈浩看看徐亮:“徐兄以为如何?”

“可以,不过突击队应加强,把一营放两个连上去。每一个冲锋枪手配两名只带手榴弹和大刀、长矛的弟兄冲上去肉搏时为一组,轻、重机枪在车上配置好,进站后向两侧掩护冲击,以北侧为主,一定压制住敌人在站房上的火力,抢占天桥和站房。同时南侧和西侧的兵力全体冲击。”

陈浩点头:“好,南侧佯攻先开始。我们先用迫击炮轰击站内那几节车厢,免得上面的鬼子等我们突击队进站后向我们的车上甩手榴弹,那样可是麻烦。另外引诱敌人迫击炮还击,顺便干掉他们,省得他们给我们的火车头造成麻烦。”

“可是咋占领那个扳道房呢?”

“我们带的有施工用的四轮轨道车,最多可以坐7、8个人,在上面放些枕木、沙袋作掩体,派几个弟兄带上手榴弹冲过去,陈团长、徐兄弟,扳道这活儿你们的兄弟可干不了,得我老耿亲自去干。”

“不行。”陈浩、徐亮齐声道,“那么多工人弟兄,会扳道的应该不少,你还要领人修复铁道,不能去冒这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