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我曾是个兵

(小宋) 收藏 0 75
导读:我曾是个兵

&iq'V*+-\

\L$.gif border=0 align=middle>2"/v-

“叮咚”随着一声清脆的电铃声,小说家艾崔纽-贾德先生按照我们昨天的约定,准时于早上10点来到了我位于佛罗里达的家,他是受我的聘请来帮助我完成个人回忆录的整理出版工作。 x*tCm8`{

我叫费华,是一名退役军人。在1999年7月离开部队后,我就孤身一人来到了佛罗里达定居,随后在一位异性朋友的帮助下,在一家公司找了份还算不错的工作,并在那里愉快的工作了2年。我是在2002年与那位曾帮助过我的朋友结的婚,婚后不久就有了一对双包胎女儿。1年之后,我就离开了那家公司,并在2004年初和几个志同道合朋友一起合作,拥有了属于我们自己的公司。可以说,目前我的生活是相当幸福美满的,但不知为什么,我仍对自己当年的军旅生涯念念不忘,时常会在睡梦中回到那些异常熟悉的地方,想起那些曾并肩战斗的战友们,那时,我就会惊醒,然后久久不能入睡。最后,在我妻子莉沙的鼓励下,我决定将我的从军经历写下来,以此怀念我那段永远都不能忘怀的逝去岁月。 K7(GdKZe

当门铃第二次响起时,我和莉沙打开了门,“您好,艾崔纽-贾德先生,您非常的准时,”我礼貌地欢迎着客人。作家贾德先生礼貌的微笑道:“非常高兴能见到您 ,费华先生,在今早以前,我只能从电话里和您交流,但是我还是被您和您的战友们的事迹所感动,我认为你们都是英雄。每次放下电话,我都强烈地希望立刻能与您见面,现在终于如愿了,我能看到一个真实的英雄站在我面前,哦,这感觉真是太奇妙了。”“呵呵,”我和妻子莉沙被贾德先生的幽默逗笑了,同时赶快把作家先生请进了屋里。  f|yq~3x)

我们三人在书房坐下后,闲聊了一阵,妻子起身到厨房准备中午的午餐去了,把房间让给了我们。贾德先生轻轻地将咖啡杯放到碟子上,礼貌地问:“费华先生,我们可以开始了吗?”我深吸了口气,不安地说:“贾德先生,我真不知该从哪里说起,我的脑海里全是当年所发生的一切,我真不知道,唉。”贾德先生看出了我的紧张,于是用作家惯有的语气安慰道:“没关系,费华先生,你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我会将您所说的全记录下来再加以整理的,”说着,就打开随身携带的IBM笔记本电脑准备工作。在贾德先生的鼓励下,我紧张的神经逐渐放松了开来,沉思了几分钟后,就开始讲述我的故事。 {?IUf~<

“我,名叫沃索德-费华,今年33岁,是一名退役特种兵,曾隶属于美国最为精锐的两栖作战部队--海豹(Seal Air Land)特种战部队。在1992年9月,历来崇拜英雄的我加入了美国陆军,那年我20岁。在我成为军人1年之后,埃文斯上尉告诉我说海豹特种战部队正在招收新成员,于是,从小就梦想成为英雄的我和其他十几名战友就报了名。经过首轮4周的严格训练与层层筛选,最终,我和3名同伴进入了下一期的特种训练营。在那里,我们要经过12周的魔鬼课程,能坚持到最后的,才能成为一名特种兵学员,然后还要再经过44周的专业军事技能训练,才能被正式接纳为海豹特种战部队的成员。为了这一目标,我和其他136名立志成为特种兵的伙伴们,走进了被特种兵称之为“地狱”的训练营,接受非人般的残酷训练。”说到这,我停了下来,思絮又回到了12年前的特种训练营,也回到了恶名昭彰的“地狱周”期间(课程中的第6周,我们在6天中只得到4小时的睡眠时间),当时的那种痛苦景象,又一下子浮现在了我的眼前。看我沉默了下来,贾德先生知道我完全进入了回忆之中,所以并没有出言打断我的思路,而是在一旁悠闲地喝着咖啡静静地等待。“我们当时有137人,分别来自7支不同的部队。尽管我们来自各处,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怀着为世界和平打击犯罪、消除战争,为全人类提供自由、民主、平等的生存环境的伟大信念,因此,我们所有人均自愿经受异常艰苦的训练,以求能在未来服务国家服务全世界,为人们带去渴望的自由与和平。。。。。。”此时的我己完全沉浸在了对往事的追忆中。 *eUxarI

轻微的开门声响起,莉沙进来温柔地问:“费华,是不是和贾德先生先吃午饭呢?”我一看表,“噢,都这么晚了,对不起,贾德先生,我们到餐厅去好吗?”“当然可以,不过我现在都有点不愿吃饭了,呵,费华先生的故事实在是太精彩了,它都让我忘记了饥饿。”“哈哈哈”在场的三人都笑了起来,“那好吧,午饭后我们继续工作,”贾德先生愉快地回答。 "I[u D)$

“海豹小组的课程包含了所有方面的两栖侦察和突击,加上高跳低开与高跳高开伞兵降落技术,而且海豹小组的训练是令人惊讶的困难,它要求士兵的精神强韧度等同于肉体支持力量,每年的训练营都会有超过半数的志愿者会失败,且照趋势看来,现今更会是无法维持此一比例。12周后,137人当中只有57人留了下来,我也在其中。接下来,就是为期44周相对轻松的专业军事技能学习与野外生存训练了。因我在之前12周里表现出来的顽强意志与出众的心理素质,得到了教官的肯定,认为我具有成为出色阻击手的潜质,所以在分配专业课程时,我与来自同一部队的罗兰-费勒被安排到阻击组学习阻击课程。在44周的时间里,我们每个人不仅要完成各自课程,还要学习其他小组的专业课程,如突击组、渗透组、爆破组的课程。因我们是特种部队,每次任务不可能出动太多人员,这样的目的是为了在行动中遇到战斗减员,其他人能立即顶替他的工作,不至于影响到任务的进程。到了1994年圣诞节前昔,我们结束了所有课程的考核,这次 ,我们57人全部成功的留到了最后,参加完毕业典礼,我们就是正式的海豹成员了。”午饭后,我的思维更加清淅了,仿佛自己再次回到了当时的岁月。 }cI _$

“非常好,费华先生,现在能不能谈谈您的第一次参加实战时的情况?”贾德先生对我的叙述十分地满意。我喝了口微凉的咖啡,定了定神,思絮再次又回到了过去。“参加完毕业典礼后,全训练营的教官都来为我们送行,那场面我一辈子也无法忘掉的。咳,休假结束后,我与费勒就来到了位于费吉尼亚州小溪基地的海军特种战斗群(NEWG2)中的海豹特种战第一小组第3排 (美国共有两支海军特种战斗群,另一支是NEWG1,位于加州科罗那多基地) 。当时,整个战斗群内共有第一、第二两支海豹小组,每一支海豹小组有27名军官、156名士官及5个排的士兵,而每一个排中,拥有8个相对独立的战斗小组,每组6人。我们两人分配在代号为“雷暴”的第4小组,我仍担任阻击手,代号‘闪电’,而费勒却被指派担任了组里的机枪手,代号‘惊雷’,原因是每个小组有一名阻击手就够了。和我们一同报到的还有其他2名来自训练营的新兵,‘暴风’利坤-孙、‘雨滴’狄恩-托马斯。因为我们小组有4个新兵,所以最初的4个月都在队长‘狂风’麦克-奥里斯白、副队长‘彩虹’鲍尔-维拉夫罗的带领下,磨练配合提高相互的默契,过着日复一日的训练、野外拉练的枯燥生活。就在我们的耐心越来越差时,终于等来了我们的第一次出勤任务,那天我记得很清楚,是1995年4月2号。 \F),SL

我们应A国政/府的要求帮助他们对付A国边境的一群反判武装。我们的目标是A国边境旁北诺普克的一个方圆35平方英里的无名山区,在那里有个反叛武装建立的基地。经过卫星侦察,整个基地散布在群山之中,基地内大致有20-40人,并且分散在数个营地内。基地里没有重武器,只有一些AK-47及几挺重型机枪,另外就是一些手枪之类的轻武器。由于当地的地理环境非常复杂,无法使用飞机轰炸。而且,他们的头目和一群反叛者藏身于山顶的一处山洞之中,要想彻底消灭他们,就必须派遣地面部队进入。经过国防部研究,决定在白天派遣海豹特种作战部队前去完成这个任务,而执行者,就分配到了我们‘雷暴’小组。” 5!^?H"#c

“经过几天的准备,我们一行6人乘坐军用飞机来到了A国边境小镇提波瓦斯,准备于当夜凌晨4点搭载直升机前往北诺普克无名山区。”听到这,贾德先生插了一句:“那是什么时候?”“那是1995年4月16日清晨4点36分,我们从直升机上速降到了离营地15KM的地方。A国为了我们这次行动,在四天前就安排直升机每天凌晨时分穿越该区域上空,以麻痹对方。我们的首要任务是消灭所有的反叛武装,摧毁营地,其次要是有可能的话,A国政/府希望我们能将他们的头目马克-帕博施维里活着带回去。 83YQ c

队长奥里斯白开始分配人员及任务了,他将“暴风”利坤-孙和“惊雷”罗兰-费勒与他自己编成突击A组,由他和孙担任突击手,装备M16突击步枪和M203榴弹发射器、M9 SD贝瑞塔无声手枪、FRAG型手雷,费勒任机枪支援手,装备M249型轻机枪,另外,他还负重着整个小组的其他装备,如电子望远镜、无线电台、炸药等。 yM*< BV

!3Me 6&$O

队长麦克-奥里斯白,代号‘狂风’,性格冷酷怪异,我们都有点怕他。 AwO'%+Bv

W8{zV_TBm

突击手“暴风”利坤-孙,枪法精准,是队里的王牌队员 T hLR<\

IB+)2`

与我来自同一部队的战友“惊雷”罗兰-费勒 h8lI# Gs

渗透B组由副队长“彩虹”鲍尔-维拉夫罗(M16突击步枪与M203榴弹发射器)和“雨滴”狄恩-托马斯(M4突击步枪与M136反坦克火箭)担当。 Ut xe

I2wT]L UV

副队长“彩虹”鲍尔-维拉夫罗,善良稳重有极高的军人荣誉感,深受队员们的敬重 y=jTS

_ 5nQe !

突击手雨滴”狄恩-托马斯,在队内和我最谈得来,密友 6wWA(![w"

而我一个人,就是阻击C组了,装备了我熟悉的M24阻击步枪与M9贝瑞塔手枪、FRAG型手雷。 K@{jY\AZNx

r/Pg,si

我对身上的那身伪装极不喜爱,寻思着咋不弄身漂亮一点的呢(开个玩笑,要是衣服漂亮了,我离上帝也近了) q@(N 38D

人员分配好后,队长奥里斯白就将一张卫星侦察图打开了摊在地上,开始指派具体任务分工,“根据地图显示,整个基地有3处分散的营地,大家过来,”等到全体队员聚拢后,继续说:“我们现在处在这,”指着画X的位置,“在西面的山坡上有一个战壕,它的身后就是一片树林,借助树林的掩护就能到达3号营地;在战壕的左侧也有一个山坡,上方是一个平原,平原的正前方有座小山,站在山顶就能俯视整个山坡,所以在山顶处估计会有人防守,到时由C组‘闪电’来完成阻击。”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地图上画白圆圈的战壕,“从山顶的左侧可绕行到山内的1号营地;‘闪电’,你的任务就是先作为探路前进到正面山坡前的树林内,确认安全后引导A组与B组到达有利位置,形成对战壕之敌的合围之势,在形成合围前,注意保持隐蔽,若非必要,不能开枪。”我听完任务后点了点头, y+ :<

2N,*S 

队长指点此任务区的地图 v5$zz w

“1号营地位于山顶的东北角,据侦察,该营地是他们主要的训练场所,会有大量人员集中,所以,我们要在肃清战壕与山坡之敌后迅速占领山顶,并插到营地外围切断他们的退路进行聚歼,我们只可让他们逃往最高点的2号目标--山洞,但决不能让他们逃下山去留下后患。 4* dT|NU

V?rI,'F>N

卫星侦察图 @)0g Xg

考虑到3号营地与1号营地相距有5KM,距离较远,为防止他们听到枪声后逃下山去,‘彩虹’与‘雨滴’,你们一组的任务是在消灭战壕之敌后沿树林向3号营地靠拢,阻截他们的退路,将他们赶往山洞;‘闪电’,你在完成山顶的阻击任务后,立即在山顶处占据有利地形,一方面要切断3号营地的武装分子圩回到山顶的下山之路,另一方面还要提供对1号营地的火力支援;我会率领突击组前往1号营地实施强攻;为达到全歼的目的,完成1号与3号营地任务后,B组从3号营地前住山顶的2号山洞,沿途扫清敌人,A组和C组从1号营地出发摸近山洞,消灭路上的武装分子,我们在山洞处会合。明白了吗?““明白,”我们同声回答,队长看了看表:“好了,现在对表,04:48,占领山洞后我们迅速撤返到这里,到时就呼叫直升机来接我们,保持通讯,沿途不要俘虏。”顿了顿,冷静地说:“行动。” GS^4t mc

i}YnJ

卫星侦察图 n-X j>

我喝了口贾德先生刚为我续上的咖啡,用平静地语调缓缓叙述着那次所发生的一切。“我做为小组的侦察部队按照设定好的路线率先出发了,凭借在训练营锻练出来的过更军事本领,一路上较为顺利。半小时后,我就向前推进了大约5KM,确认左近无危险后,我就通过内部通讯器材呼叫:“‘狂风’‘狂风’,我是‘闪电’,我己前进到距目标10KM处,道路通畅,完毕。”“‘狂风’明白,原地隐蔽,”队长在通话结束后,就和其余5名队员赶了过来,并在我前方500米处隐蔽。” ~Mx fud

eOb` uyi

当时我们各组所处的位置 xv:?n^yt.[

5c"kLq6r

在我的掩护下,其余2组迅速往前穿插 9<#D0hh$

“随后,我又开始越过他们朝战壕处继续小心前行,并在路上不动声色地使用军刀干掉了3名基地外的暗哨。虽然这是我第一次杀人,但这对于经过了严格训练的特种战士来说,这些不算什么,因为他们是我们国家的敌人。我忠诚于我的国家,消灭敌对势力保障国家安全是我的责任,我不能退缩也不可以逃避的,为保障国家安全,我们势必要使用一些非常手段,而这就是军人存在的意义。所以,我在心理上并没有产生任何的不适,我只是将他们当成了训练营里的一头猪、一条狗,无情、坚决、快速、干净地予以清除。” a%dx\&K

“时间到了07:43时,我们6人己形成了对战壕的火力包围,‘狂风’命令我立即清理掉山坡战壕处的武装分子,为小组的前行扫清障碍。我接受任务后,就小心的爬到了树林边缘查看战壕处的情况。 ~S3eatM$9

Q7|13^ |C

在树林前方大约450米处的战壕内,有一名身着野战迷彩服手持AK-47的武装分子正躲在里面,还不时的抬头观察外面的情况,并且每次抬头时都十分小心,只将半个头露出战壕的保护范围外,并且看几秒后立即缩了回去,若是想成功终结他,我只有这几秒钟的时间,我不禁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CeTr%j

+ZKhmb!

小心地爬行进入了射击阵地后,开始呼叫队长请求为我提供射击参数。接到队长奥里斯白的命令后,隐蔽在附近的A组费勒运动到了我的身旁,运用电子望远镜观测了一番后,开始向我报告具体的参数:“距离462,风速静风,目标固定,角度70,建议纠偏0.6,完毕。” 8%<`$`FyU

^Pd3 7&B4V

费勒测量数据 {|Ki^8h/p

得到参数后,我就将M24的表尺拨到了500的位置,左手扶住M24最后一次调整了射击角度,“‘闪电’准备完毕,请求攻击,”一切就绪后,我就向队长奥里斯白请求命令了。“各组注意,攻击即将开始,各组按预定方案行动,终结山坡目标后B组就朝树林方向运动,而后向C组提供山顶的情况(在B组进入的树林可以观察到对面山顶的情况),C组随即扫清山顶之敌为A组开辟前往山顶的通道。开始行动,”狂风下达了攻击的命令。我深吸了口气,将瞄准镜的十字架套到了战壕的正上方位置,等待那名武装分子再次抬头的瞬间将他击毙。当那名武装分子再一次抬头时,我从瞄准镜里清楚地看清了他的容貌,面部表情沉着冷静,持AK的双手坚定有力,目光阴沉,我敢肯定他以前是个职业军人。我憋住了气,稳健地将十字光环套到了他头部中枢神经上。这时,我有种莫名的兴奋,当时我并不知道是为什么,那时我应该紧张的,但,我没有,真的是一种兴奋的感觉涌上了心头。在半年之后的一次任务中,我忽然明白了当时我为什么兴奋了,我想我是喜欢上了杀掉敌人的感觉。那时就仿佛有许许多多的人在你耳边说“干得好,小伙子,他是我们的敌人,消灭他,好样的,”消灭国家的敌人让我产生了巨大的荣誉感和使命感,从此以后,每次开枪之前,我都要告诉自己“费华,这是美国人民付于你的权利,你不能失败,这是你成为军人的责任。” 当那名武装分子即将再次缩回战壕前,我的枪响了。 “呯’,M24发出一声沉闷的枪声,目标头部的中枢神经位置中弹然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我确信他是没救了。“目标终结”我用冷酷地语气汇报。枪声响起的同时,B组也按计划朝坡顶的树林快速穿插过去。 +'/}[1q1/T

knOn UU

就在这时,从战壕后的山坡及树林处冲出了八、九名手持AK-47自动步枪的武装分子,警惕地朝战壕方向摸索过来。虽然情况都在我们的意料之中,但是对于行动中的B组来说却有相当大的危险。在极短的时间里,我迅速作出了选择:树林内的目标应有树木遮挡,不至于立即发现运动中的B组,但从山坡的开阔地冲来的敌人却能直接攻击正在穿越开阔地的B组。于是,我迅速地将当前情况通报给了B组让其隐蔽,一边熟练地一枪一枪地向山坡上的敌人射击。这时,训练中锻练出来的精准枪法体现了杀伤力,几名武装分子不管是躲到树木后还是趴到地上及钻入草丛里,我射出的子弹还是像长了眼睛般的钻进了他们暴露在外的身体里。 LuP?$~z

3XwU6M$5g

8j ggc#.

与此同时,A组在得到了我的敌情通报后,也从隐蔽地点开始向树林边缘运动,正好发现了对面树林内的几名武装分子,于是,M16与M249一起开火,与B组配合将树林内的几名武装分子给解决掉了。我们的战术有效,行动迅速,配合默契,只用了不到10钟就占领了战壕及山坡。” DhLr^Z!h3;

"Su b4F`

K`Bq(z?/

被击毙在战壕后方树林处的武装分子 I %|@3=Yc

L-#e?Y}$J

被我击中头部倒毙在战壕内的目标 ]k[x9,IU\y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