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突击队 第三卷 猎人突击队 第三十七回 泰国之行 (上)

信周 收藏 37 10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size][/URL] 丰田陆地巡洋舰好象也察觉了车上人们的情绪,欢快地飞奔着,大家都沉浸在兴奋中,回来的特别快,不知不觉中就回到了孟古。 街子上只有零星的几个人,大多数人还没有从睡梦里清醒。街上的人想不到从身边开过去的这辆车上,还有硝烟的味道,他们刚刚完成了一件震动金三角的大事。 车子开进了办事处的后院,车子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


丰田陆地巡洋舰好象也察觉了车上人们的情绪,欢快地飞奔着,大家都沉浸在兴奋中,回来的特别快,不知不觉中就回到了孟古。

街子上只有零星的几个人,大多数人还没有从睡梦里清醒。街上的人想不到从身边开过去的这辆车上,还有硝烟的味道,他们刚刚完成了一件震动金三角的大事。

车子开进了办事处的后院,车子上的人下来都伸了一个懒腰,“我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睡个好觉。”张子扬的兴奋劲好象已经过去了,经他这么一说大家都觉得困的不得了。在出发前的头一个晚上大家就都没有睡,现在真的都感觉累坏了。

“好吧,你们先去睡觉吧。阿龙,你先用电台给车将军发个消息,告诉他任务已经完成。我也去睡一会儿,实在太困了。”武克超说完,回到房间倒下就睡着了。他有半个多月的时间没有好好休息了,行动前的几个晚上,在梦中都是在执行行动计划,现在紧张的情绪终于放松了,武克超躺下就睡了一整天。

傍晚的时候,车红炬从六旅的驻地赶到了孟古办事处。

阿龙陪同车红炬来到武克超的房间,沉睡中的武克超隐约听到开门声,机灵一下坐了起来,枕头下的手枪也握在了手里。

“哈哈,武老弟真够机警的,睡着觉都知道有人进来。”车红炬说着话,来过旁边的椅子坐下。

武克超见是车总来了,不好意地笑笑,把手里的枪又放回去,“我这是本能的反应,来金三角后养成的习惯。真的没有想到车将军能来。”

“你们还没有吃饭吧?阿龙,你去安排一下,今晚我要跟大家一起痛快地喝一顿,庆祝一下。”

阿龙转身出去后,车红炬又接着对武克超说:“接到阿龙发给我的消息,把我高兴的不得了,安排了一下我就赶了过来。想不到这么快你们就成功了。武老弟,真有你的,哈哈……”

“没什么,不过我们花费的代价也挺大,一百万美元白白扔了。”

“哈哈哈,一百万算什么?几个小钱,用不着几天我们就可以赚回来。武老弟,你们为金三角除了一害。”车红炬毫不掩饰内心的兴奋,“我这次来一是向你们表示祝贺,二是有件重要的事情要与老弟商量。”

“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还要车将军亲自来一趟?”

“当然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了。武老弟,我一直想成立一只秘密的特别突击队,只是一直苦于没有合适的人员来组建。现在我想拜托老弟来组建这只特种部队,不知你是否同意?”

“车将军能不能说的详细一点,把你的全部意图都告诉我。”

“好,我把打算都告诉你,最近以来金三角的局势很不稳定。特别是联盟军内部,现在总部已经很难控制各个军区,我预测用不了多久这四大军区就会独立。我现在虽然手握重兵,可这些兵不是我的,隶属于中部军区,一旦各个军区独立,不再受总部指挥,我的位置就很危险,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我担心以后各个军区都会对我下毒手,所以我现在必须成立一只秘密部队,以备以后所用。我的想法是这只特种部队就要象瑞士的万能军刀一样,短小精悍,锋利无比,而且又无所不能。”车红炬见武克超低头不语,问道:“武老弟是不是有所顾虑?”

“啊不,我在考虑车将军的计划。”

“我想全权委托老弟来组建这只部队,军费问题不用担心,前期我先给你五百万美元,不够我再给你。”

“哦,车将军误会了,我在想的不是钱的问题。组成的人员,训练的地点亦即隶属等问题您是如何考虑的?”

“这些事情我粗略的想过,具体细节我们再研究,组成人员不宜过多,十几个人就可以,人员素质一定要高,能够做到以一当十,解决人员问题是件大事,我想委托武老弟到国内去招聘,参考国际雇佣兵的佣金,我们可以把年薪定在五十万人民币,关键是要寻找各个方面的顶尖人才。训练地点我想过,我们选择一个合适的位置,然后开一家玉石矿,因为玉石矿都是在深山里,不容易引起人们的怀疑,这样即便于训练,又能掩盖身份。武老弟觉得如何?”

“车将军想的很周到,总的说没有太大问题。我答应组建这只特种部队,但是我有一个要求车将军必须同意。”

“有什么要求你尽管说。”车红炬痛快地说。

“成立这只特种部队后,有两种事情我不能做,如果车将军答应了,我就全力开始运作这件事。”

“那两种事情不能做?”车红炬疑惑地问。

“第一,对祖国有害的事情不做,第二,违背我做人原则的事情不做。”

“哈哈,我当是什么事情,原来是这两件事,武老弟提出的这两件事说明我没看错人,我不但同意,还全力支持你。”车红炬更加敬佩武克超的人品,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完成大事,也才能让他放心。

“既然车总同意,那我们即刻就开始准备工作。车总回去后寻找部队的秘密驻地,我安排人回国招聘人员,我亲自去购置武器装备。我们分三路行动,力争在最短的时间里把部队组建起来。”

车红炬见武克超答应了此事,非常高兴,这件事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因为时局发展变化很快,他必须尽快掌握主动,现在他感觉了却了很大的一件心事,“很好,就按照武老弟的计划分头行动,还有一件事,阿龙跟我回去,这里的一切就都交给你了。”

武克超不解地问:“为什么让阿龙回去?我们这只特种部队正需要阿龙这样的人。”

“我那边离不开阿龙,我的周围也是危机四伏啊。”

“哦,我明白了,一切听车总的安排,我尽快把部队组建起来,替车总解除一些后顾之忧。”

第二天早上,车红炬带着庞兴龙回了六旅驻地。

武克超与付明涛他们研究组建特种部队的具体细节。付明涛思考周密,处事稳健,武克超对他最为放心,所以安排他回国去招聘人员。武克超仔细对付明涛说了有关细节。“明涛,你回国后先到K市,找到范海波把滨海的情况了解一下,顺便问一下海波收到那十万美元没有?招聘的人员要从我们熟悉的退伍侦察兵里选,必须要具有某一方面的专长,要说明来这里的危险性,年薪五十万,只要来的每个人给他们家里留下三十万。挑选五到六个人就可以,实在不行就三四人也可以,宁缺勿烂。”

“大哥你尽管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

“还有,替我和子扬回家看看,报声平安,家里的父母还不知道都担心成什么样了。”想到家里的父母,武克超的神情变得很沉重。

安排付明涛回国后,武克超则带着张子扬和武明扬去了泰国。他想要购买的武器装备在金三角买不到,他要让组建的特种部队装备世界上最先进的尖端武器,每个队员都要武装到牙齿。

在泰国首都曼谷,有一处亚洲最大的秘密武器黑市,从那里可以买到当今世界最先进的武器。当然,必须要有知情人的引见,否则根本进不去。车红炬已经通过泰国那边的熟人给他们联系好了引见人,并约定好在清迈相见。

清迈是泰国的第二大城市,位于泰国的北部,距离金三角很近,不到四百公里,开车半天的时间就能到达。武克超决定从孟古开车去清迈,见到接头的人后,再从清迈坐飞机去曼谷。

武克超、张子扬和明扬仨人,开着一辆丰田越野,早上从孟古出发,先向西到达孟东,孟东有直达清迈的公路,虽然沿途要翻越嫩山,但是路况很好,全都是柏油路面。

从金三角的泥泞山路出来,汽车来到公路上,忽然让他们感觉又回到了现代的文明社会,在热带的原始森林里生活了一年多时间了,让他们的身上都充满了野性。

路上很顺利,还没有到傍晚,他们的车就到达了清迈,

清迈,泰国的第二大城市,素以美女和玫瑰享誉天下,四周群山环抱,清澈的滨河从清迈市区穿过,汽车从山上开下来,立刻感觉凉爽的空气扑面而来,只见公路两旁树木葱翠,不时看见路边的玫瑰园,里面百花争艳,景色旖旎。美丽的景色让武克超他们沉醉了。

武克超一边开车一边与张子扬聊天,“子扬,喜欢听邓丽君的歌吗?”

“当然喜欢了,我是她的歌迷,上中学的时候同学们都学着唱她的歌了。”

“那你就注意看着路边的行人,说不定会看见她,邓丽君现在就定居在这里。”

“真的吗?”张子扬惊讶地问。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好好地看着路上的女人。”武克超开玩笑地说。

武克超喜欢市郊的清静幽雅,想住在郊外,汽车快到城区时,他看见了路边悬挂着的旅馆的标志牌,上面是画着一栋竹木楼,写着‘little home’仅仅是这个店名就让武克超感到温馨,他把汽车拐了进去,种满各种鲜花的庭院,后面是一栋三层的小楼。进入小楼里,老板娘热情的接待真的有一种到家的感觉。

晚饭是吃的是清迈特有的炒米粉,辛辣的猪大肠,用大虾肉做的泰式酸辣汤。还有清迈的素菜,味道却是他们没有尝过的,菜肴很清淡,不辣也不甜,感觉不出是什么做的。

饭后回到客房,武克超对张子扬和明扬说:“你们俩到市区张介路的夜市去玩玩,那里的夜市是非常闻名的,我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下,注意安全,千万不要惹事。”

武克超躺在床上,心里想着下一步如何把突击队组建起来,他的眼睛漫无目的在房间里看了一圈,突然他的眼睛落在了床边橱柜上放着的电话机,到金三角的一年多时间了,他已经把这种现代化的通信工具忘记了。

武克超好象想起了什么?猛然从床上跳了起来,他飞快地跑到楼下,用英语问老板娘:“房间里的电话可不可以打国际长途?”老板娘告诉他需要出去买电话卡,然后在大堂里打。武克超问明了卖电话卡的地方。他飞奔出去,用最快的速度买来了电话卡。

武克超拿起听筒,手指颤抖着按下了86-05*********,嘟嘟,电话接通了,一个熟悉亲切的声音传出来,就如同在身边,“喂,你好,那位?”

“……”武克超哽咽了说不出话,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妈妈……我……我是小超……”

“什么?……小超…...”妈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小超?你们不是已经……你们不是已经被人害死了吗?”

“什么?妈妈,您听谁说的我们被害死了,我们现在这不是好好的吗。”武克超觉得奇怪。

“是你的一个好朋友范海波专程来告诉我们的,他还带了60十万元钱,说是你放在他那里的,让我分成三份,那俩份交给明涛和子扬家。这笔钱我们都没有要,又给他邮寄回去了。”

武克超明白了,一定是海波到东北军区送油,听张营长说的。海波真的是好兄弟,不但专程回滨海送信,还把自己给他的十万美元兑换成人民币,再送给家里的老人。真是肝胆相照的好朋友。

“妈妈,那是传闻,后来我们都逃了出来,海波还不知道这件事。”武克超不敢对妈妈说详细经过,怕让妈妈再担心自己。

“小超,你现在在什么地方,你还好吗?你怎么一年多时间不来电话,你知不知道妈妈有多担心,流了多少泪……”妈妈没有说完就哭了出来,妈妈的话语象刀一样刺进了武克超的心里。

“妈妈,您不要担心,我现在挺好,我们在的那里没有电话,我现在是在泰国,所以才能给您打电话……”

直到把电话卡上所有的钱都打完了,武克超才恋恋不舍地放下电话。

张子扬和明扬回来后,武克超把打电话的事对子扬讲了,把子扬也急坏了,可是他的老家在山区,没有电话没法向父母报平安。

武克超安慰张子扬:“放心吧,明涛这次回去家里就都知道了,我们都好好的,另外我让明涛带了一笔钱,让他在滨海买两套房子,把你们两家老人都接到滨海去住,这样我们也放心。”

张子扬想不到大哥想的这样周到,让他感动不已。

第二天早上,武克超他们驱车驶过四四方方的清迈老城来到郊外的素贴山脚下。公路两旁一队队化缘的僧人从车旁走过,僧侣们是从山上的帕信寺下来的,他们每天的修行就是从这清晨下山化缘开始的。

化缘的僧人年纪都很小,最大的看上去也不过十四五,而最小的看样子只有七八岁。小和尚全部赤着脚,或三三两两,或独自一人,身裹黄袍,手托钵盂,走上五六公里的路程去附近的村庄沿街乞食。武克超把车停下,看着路过的小和尚,他们每个人都是那么行色匆匆,脸上毫无表情。

早已有附近的市民恭恭敬敬等候在门口,看到僧人托钵过来,赶紧迎上前去,把准备好的各种食物放进钵中,随后屈膝下跪,低头闭目,双手合拢举过眉间,虔诚地接受僧人的诵经祈福。

僧人们声音低沉,面无表情,诵完后转身离去继续化缘,而接受完祈福的人则双手展开轻拍头顶,由前至后,让祝福融进身体。

看完僧人的化缘,武克超带着俩人开始攀登素贴山,来到帕信寺的台阶下。只见三百多级石阶,两旁各有一条用彩色的瓷砖和玻璃镶嵌而成的,长150米的龙身,随台阶起伏而上,异常地雄伟壮观。他们上了台阶,来到寺中央,有一座20米高的大金塔。

武克超绕着金塔看了一圈,这时有一个人走了过来,只见他双手合十放在胸口前,对武克超说:“请问您是武先生吗?”

武克超也赶忙双手合起来,放在胸前说:“是,我姓武。”

“请随我来,有人在等您。”说完,转身在前面带路。

帕信寺共有四座佛殿,每座大殿里供俸着一尊金身大佛。来人一直把他们领到最后一座佛殿旁,从侧面过去,来到一间偏房的门前,抬手示意让武克超进去。

这里面也是一个小型的佛堂,正面有一尊坐佛,也是金光闪闪。有一位老者打坐在旁边,正在闭目颂经,听到有人进来,睁开眼睛把武克超打量了一下,问道:“你就是车将军介绍来的武先生?”

武克超感觉老人的眼光象两把剑,能穿透人的身体,他连忙双手合十,举到眉前说:“不错,请问老先生是?”

“他们都称我老K。”老人面无表情地说。

武克超不禁心里一动,想不到眼前这位颂经念佛的老人竟然是纵横泰国北部的黑道老大黑虎帮的总把子,这位老K控制着金三角与泰国毒品交易的百分之八十。毒品给他带来了富可敌国的财富,他竟然躲藏在这寺院里吃斋念佛,让人难以想象。

“车将军说你需要一批先进的武器装备?”

“是”武克超简捷地说,他知道在这样的人面前,不要说废话。

“这里有我的一张帖子,你拿着到曼谷后去一家地下拳场,找一个叫米甘的人,他会帮你找到想要的东西。”老人指了指放在旁边的一个大信封,看来是早就准备好了。

武克超拿起信封,向老人道谢后退了出来。转身带着张子扬和明扬下山了。

武克超他们下了素贴山后,直接开车去了飞机场,把车寄存在机场,然后买了到曼谷的机票。每隔五个小时就有一趟曼谷与清迈之间的班机。

他们来的恰到好处,即将有一趟班机快到时间了,两个小时后,他们就到达了曼谷的廊曼机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