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军魂 第一卷 愤怒的铁剑 第二章 狙杀毒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


10岁时,冷剑有了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

爸爸又收养了一个5岁的小孩,叫冷睿。冷睿从小就瘦瘦弱弱的,但小冷睿的发散性思维很强,很喜欢推理,有许多古灵精怪的念头。从此,冷剑在练功和跑步时了一个小伙伴了。

妹妹是二伯和冷旗妈妈结婚后刚出生的女儿,叫冷雪。当时20岁的冷旗大哥已经走出大山闯天下了。

在他读初二时,绑在脚小肚的铅块增加到一块7公斤重。冷爷爷教他学习人体经脉和人体构造,以及人体的解剖。

当他掌握人体构造知识后,爸爸才在他读初三时教他学特种格斗技术,这些特种格斗技术和他学的咏春拳,太极拳完全不同。它讲究的是一招制敌,一招毙敌,很凌厉。爷爷、二伯、爸爸都千叮嘱,万吩咐,学了这些特种格斗技术,不能恃强凌弱,学武是为了强身健体,是为了更有能力帮助有需要帮助的人的。

他读高一时,脚上绑的铅块已经10公斤一块了。去离家40多公里的县城读书,一个星期来回一次,都是跑步或走路,不能坐车。二伯开始传授特战理论,例如:潜伏,伪装等。而爸爸却找些枪支给他拆卸,安装,其中还有狙击枪。爸爸告诉他,这些枪支是从贩毒,走私军火分子手中夺过来的。当时,贩毒和走私军火很猖獗,小镇上很多人吸毒,弄得家破人亡。他才明白爸爸经常一进山就几天不回来的原因,爸爸是以他个人微薄的力量保一方平安。

高一寒暑假,爸爸带他和小冷睿进山练习实弹射击,让他觉得很愉快。还有愉快的是,二伯还教他设计各种陷阱,地雷来捕猎野兽,二伯的手很灵巧。

高二寒假,爸爸和他一起进入原始丛林进行野外生存训练。(冷睿年纪太小,不能享受这种“待遇”)高二暑假,爸爸就让自己独自进入原始丛林进行野外生存训练。

令他难忘的是,在他参加完高考的暑假里,爸爸和他进入丛林狙击贩毒分子,进行实战训练。

“一个战士,只有上过真正战场,经过真正的战争,不是什么狗屁演习,只有真正杀过敌人,经过真正血与火的考验,才能成为一位真正的战士。”爸爸语重心长地说。

爸爸要求他必须狙杀一个贩毒分子。

爸爸告诉他,狙击手是个孤独的存在,是沉默的杀手,他们孤独地潜伏在隐秘的角落里,将致命的杀机隐藏在每一个可能藏身的地方。而当那黑洞洞的枪口喷吐出火舌的时候,死神的镰刀便开始在人间收割人类的灵魂。

丛林里最令人难以忍受的是那些足足有拇指长的蚊子,如果不小心被叮上一口,不死也差不得脱层皮。为此,他们不得不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但换来的却是足以让人窒息的闷热。

冷剑咬牙切齿地说,千万不要让他碰到那些该死的毒贩,不然,他会把毒品全灌到那些混蛋的肚子里。

爸爸当时正趴在一块高地上,用高倍望远镜观察前方的边境线。听到这句话时,爸爸笑了。

三天后,他第一次体会到了那种收割生命的感觉。瞄准镜的十字线早已牢牢地压在了目标的脑门上,可无却迟迟不能扣动扳机。他在害怕,一旦他扣下扳机,他就将与他的过去彻底的告别了,他将就此成为一名真正的杀手。

爸爸一直在耳边里催促他开枪,他感到他的脑门在往外渗着汗水,浸湿了头顶的丛林软帽。他的心里一直在激烈地交战着,翻腾着各种各样的念头,千奇百怪,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那短短的三秒钟里,他的脑子里会闪过那么多的念头。

终于,他还是扣动了扳机,还是选择了走向他的宿命——杀人。

枪响,声音悠长而沉闷,将那5.8mm的钢芯弹头狠狠地推向了400米处的目标。随着观察手爸爸命中的报告,我看了那飞溅出的白色与红色,在狙击镜里盛开成一朵硕大的血花。

他,终于杀人了。

随着那一声枪响,他内心深处的某种禁锢似乎被打破了。先前那些莫名的紧张与恐惧,竟然随着那凄厉的爆裂的血花,一起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竟是一种嗜血的兴奋。

爸爸也开枪击杀贩毒分子,贩毒分子人多,有十一人。在贩毒分子反攻时,他们就悄然隐退。贩毒分子退却时,他们就像两条毒蛇随棍而上,以标准,迅猛、灵活的各种军事动作,像猎豹,像鹰凖,像饿狼,寻机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这是毛主席的游击战和运动战。最终,十一个贩毒分子罪恶的灵魂永远沉埋在这片丛林里,毒品被爸爸销毁。

他终于相信了二伯当初对他说的话,他是天生的做军人的料,而这茂密的丛林,就是他最好的舞台。


他在16岁,以全市最高分考取了中国最著名的陆军学院,在别人不理解的目光中踏上了新的征程。

他选择的是特种作战系,他除了如饥似渴的学习各种知识,就是忘我的进行体能训练。他脚上的铅块爸爸告诉他可以取下来,他马上觉得身轻如燕,动作更加迅猛。

在第一学年,他就取得学院搏击冠军。第二年,他被学院特送到特种部队参加特种兵搏击比赛,技压全场,也取得冠军,乐得学院领导笑不拢嘴。

在大学的寒暑假,在他的强烈要求下,被特批和现役特种军人进行特种训练。

读完四年本科时,他也自学成才,取得硕士学位,一颗特种作战精英冉冉升起。


冷剑的左眉轻抖一下,突然心生警觉,第六感向他发出危险警报,把他从回忆的海洋里扯了出来。这是他经过残酷的战火而练成的惊人的第六感,从来没有出错。

一阵微不可闻的脚步声传入耳朵,一股若隐若现的杀气,只有经过无数残酷的杀戮才能形成的杀气,逼得他的寒毛也竖起来。

冷剑目光冷峭起来,全身骤然蓄起劲,犹如一只待人而噬的猎豹。但马上有放松起来,因为这股杀气冷剑很熟识。

“在精神极度疲惫怠丧的情况下,还有这么强的警觉和反应,不愧是我军最出色的军人。”

冷剑缓缓转身,秦大队长提着个塑料袋站在他身后,不远处还站着十多人。

冷剑知道秦大队长是利用早操的机会,违规率领中队长、小队长十多人来为他送行。

冷剑眼神依旧冷峭。

身材魁梧的秦大队长嘶哑着说:“冷剑,我就知道你偷偷来看完小赵后会悄悄的离开。妈的,你怎能忘了和战友告别?你是我军最出色的军人,你凭借自己的实力,28岁就是上校中队长。我本来过几年后,就把鹰凖特种大队交到你手上,可惜天妒英才。冷剑,那次行动绝不能怪你,你的表现很出色,换了其他人就不知是什么结果了。可惜,从不冲动的你却打断了乔霸副大队长的腿。我知道,打断他狗腿是轻的,应该枪毙,但你知道吗,他是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儿子啊!”

冷剑无语,冷得像冰。

“你在饭店犯的事,我们根本一点儿也不相信,但我们找不到证据,这好像是个陷阱。”

“冷剑,你16岁就当兵,从没有接触过外面的社会,你的性子犟,冷峭沉默,又好抱打不平。你要收收你的性儿,改改你的又冷又臭的脾气。我相信,我军最杰出的军人,回到地方也是最杰出的。”

“我们全大队五百多号人,凑了十二多万块,请你代我们看望小赵的父母,也是我们的父母。”

冷剑捧着战友的钱,不,是战友的心,眼睛的冷气熔化了,眼睛潮湿了,这就是中国最伟大的战友情,支撑起中国的军魂。

“敬礼!”秦大队长大喝。

十多只手整齐划一地,狠狠地举起,向冷剑,向沉睡在英雄陵园的英雄墓碑里的英雄,敬了一个最崇高的军礼!

冷剑也狠狠地回敬了一个有力的军礼。

“一、二唱!”

“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耳边响起驼铃声。路漫漫雾茫茫,革命生涯常分手,一样分别两样情,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当心夜半北风寒,一路多保重!

送战友踏征程,任重道远多艰辛,洒下一路驼铃声。山叠嶂水纵横,顶风逆水雄心在,不负人民养育情。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待到春风传佳讯,我们再相逢!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待到春风传佳讯,我们再相逢!”

黑云飘来,遮蔽朝阳。群山隐晦,大地沉默。风儿轻叹,军歌嘹亮。

在雄壮的歌声中,穿着喜爱的迷彩服的冷剑那孤独的身影,慢慢地,慢慢地消失在苍翠的群山中。冷剑眼中的二滴热泪,终于轻轻地洒落在这片熟识的热土里。

(狂龙处女作,喜欢特种军旅小说的朋友点击,收藏+推荐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