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一百三十八章

巴渝 收藏 1 3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三部 尔虞我诈的商场生活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一九九零年冬季的一天,江海洋离开了行将被市场经济撕得粉碎的工厂,并且是公然离去的,没有办理任何合法的离退手续,也没有与家人磋商,便独自孓然一身到深圳打工去了。他的壮举让一边在准备破产,一边在作拼死抵抗最后挣扎的厂领导震怒,更像一颗原子弹投在工厂车间,在几千职工中引起了强烈震荡。他一意孤行的行为也使父母弟妹大吃一惊,惊呼他是致自己于死地而不后顾,更使名存实亡的妻子呼天枪地的在亲朋好友中四处奔走相告,企图让他们行动起来,阻止江海洋的倒行逆施,结果反而加快了他们的婚变。最终结果是,女儿房财归妻子。江海洋落得个人财两空,在办完离婚手续的第三天便义无反顾的奔向南方。

对于这一发生在江都市的件事,只有那远在南海边上的大正集团老总艾德丙知道后,高兴的不得了,笑的合不拢嘴。他最欣赏的就是那种义无反顾,背水一战的人才。想当初,他在比江海洋还小五岁的这个年纪上,被共军打得落花流水,走投无路时,不就是在无颜见自己校长的心情下,义无反顾的弃官从商的吗?由此而改变了自己后半身的命运。从默默无闻的商场无名小卒,经过了无数次商海里的险象环生,从胆战心惊到从容不迫,几十年的苦心经营,最终铸造了成了自己辉煌的大厦——大正集团,一家集工贸地产业于一身的跨国公司。


江海洋是在《江都日报》刊登的人才招聘信息专栏上,被大正集团的一则招聘广告所吸引,才与艾总经理联系上的。他只是按照广告中的地址如实的寄去了自己的简历,便得到了这个香港大佬的认可。没过多久便来电邀他加盟大正集团,并委以企划管理部经理,使他成为艾总麾下的一员战将。

不久,艾总发现此人才思敏捷,对大陆市场和国内的经济发展运行,以及对大陆的经济体制改革有着独到的见解和预见,便萌生了要他担任总经理助理一职的想法。除此之外,他还想全力打造培养他为自己的接班人,并成为自己的乘龙快婿。他如今已深感自己过早的体力透支,加之年老体衰,已不适应在大陆市场的商战中去冲锋陷阵了,而且他最为头疼的是大陆那些政府管员的惰性与管僚主义。他想到了以夷制夷的政策,而最佳人选莫过于江海洋。这个昔日对手的儿子,也许是他和江汉清了结恩恩怨怨的载体。再说,他已经没有精力来应付运作大陆内陆市场了,一个改革开放的沿海城市就把他搞得疲惫不堪,更何况内地那些位高权重的高官,还不知官僚主义到什么地步?不过在他印象中,好像只有江海洋对此不屑一顾。尤其是在集团公司决策西进的会上,此人借古喻今,态度慷慨激昂,积极支持挺进内地。他竭力鼓吹要把握战机,抓住机遇,尽快把地产战火烧向内地。对此,江海洋表示愿做集团公司的急先锋,率先领军剑指西南腹地重镇——江都市,那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对他来说是太熟悉不过的了。

而他的真正的“野心”和目的,则是杀回江都后,等待时机,重新“招降纳叛”,重振旗鼓,建立自己的旗舰,但等自己实力强大后,以实现人生的第二和第三个夙愿:建一所小学和一座医疗院。

江海洋在会上的最后一句话,是切中了中国官方的时弊:“……目前国内的流行病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说到底,还是阎王一言九鼎。”这句看似牢骚的话,却让一直关注内陆市场地产动向的的艾总就此下定决心,染指江都地产。


一个月后,江海洋作为大正集团的首席代表飞回江都市。他此次衣锦还乡,同机随行的还有一名女性,那是他在深圳候机楼邂逅的黎萍女士。

十年不见,江海洋几乎认不出她来了。只见她珠光宝气,红唇白齿,峨眉纤细,一身穿着打扮显得拥雍容华贵,平添了几分成熟与妖娆。当然也不难引起他对她的猜想,恐怕身边的女子是属于那种不劳而获的“花瓶”似人物。

在飞机上,江海洋虽然有些鄙视她,但还是出于礼貌问起了她离厂后的情况。

“地球真小啊,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你什么时候来的深圳?”

“屈指一算十年了。”黎萍小心翼翼的回答说。她第一眼看到江海洋的时候,见他西装革履手提密码箱很有一副老板的派头。

“哦呵,算是南下的老兵了。我才来一年,只是你的十分之一的时间。”江海洋一笑而道,让她内心感到有点轻松,不管怎么说,他们毕竟还是同事加老乡。

“功成名就,衣锦还乡?”她故意装出一种稳重的口气问道。

“那里那里,只不过是港佬的马前卒而已。要说衣锦还乡,应该是你。”江海洋闻到她身上发出的淡淡法国香水味说道,同时下意识的看了看她上机后才脱下来,拿在手里的裘皮大衣,可能是怕被压皱了,所以她没把它放进头顶上的行李仓里。

“言重了,我也只不过是回江都去探望父母,看看淹淹一息行将就土的外婆而已。”她说着眼圈红了起来。

“十年了,你在深圳过得还好吗?”

“得过且过,寄人篱下。哎,一言难尽,自古红颜多命苦。来深圳之前,是想逃避江都那恶梦般的现实。谁知逃出狼窝,又进虎口。刚来深圳是打工,难以维持生计,后来就下海当了舞女,……”

“于是就过起灯红酒绿,纸金醉靡的生活了?开始自暴自弃,破罐破摔?”

“一点不错。一个文化不高,颇有资色的女人,在深圳这个移民城市能干出什么名堂来。你知道欢喜地吗?”

“知道。”

“那是出名的‘二奶村’。”

“约知一二。”

“哼,地名倒是很好听,欢——喜——地!一言蔽之,简直是个人间炼狱!我就生活在那里。你不会看不起我吧?”黎萍这时有些挑衅的问道。

“怎么说呢,人的经历和生活都可能是不一样的。我很理解和同情你的遭遇,可是你能不能回头是岸,立地成彿,这就全靠你自己了。”

“除非我放弃现在的荣华富贵,让我父母再去为生活卖命。作为他们的女儿,用某些人认为不干净的钱来让他们过的比别人好,难道是一种坏事?”她言谈之中有些激动和咄咄逼人,要不是飞机发动机的轰鸣声,也许很多人都会听到她舔不知耻的话语。

江海洋感到她的心灵已经变得扭曲,欲恨不能,欲罢不能,内心的矛盾使她变得有些神经质或歇斯底里。

“我很感谢你在空中给我解除了难耐的寂寞,有人说话真好。”他想安抚平息她的激动情绪,也是为了不引人注目,故而这样说道,随即又问:“能否请教你先生的尊姓大名?”

“无可奉告。只是这老家伙不是人,让我这一次探亲也不得安宁,他还叫我按电话指示监视一个人。”

“谁?”江海洋好奇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回到江都后他才在电话上告诉我。这个老狐狸,真他妈的烦人。”


九十分钟的空中旅行很快就结束了,江海洋和黎萍双双走出已是灯火辉煌的机场大厅。厅外,那江都的最大特色——雾,似乎也来的很早。除了候机大楼和航空楼灯火通明流光异彩外,机场周围便是黑漆漆的一片,只有机场到市区的高速路的路灯,像黑色大衣上的两排黄纽扣一样发出桔黄色的光线,伸向万家灯火的城区。

二人刚走到大厅外面的路边,一辆伏尔加小轿车就停在他们身边。一个牛高马大的警察从驾驶室里钻出来,江海洋一看就知道是海浪来接他了。

江海浪拉开车门准备让大哥坐在副驾驶的位子时,却看了看站在大哥身边的女人,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江海洋怕引起海浪的误会,赶紧解释道:“我以前工厂的同事,也是从深圳回来,说好搭你的顺风车,你先把她的行李拿到后备箱去。”

“我也奇怪,大哥不会在一年内就给我和全家一个惊喜吧?”海浪接过黎萍手中带轮子的红色皮箱,一边说一边把它往汽车后备箱放。

“老爸和老妈还好吧?”坐进车里,海洋向海浪问道。

“好得很!就是怨你自己砸了自己的铁饭碗。”

“什么铁饭碗?早就变成泥饭碗了,轻轻一摔就破成八瓣。听说工厂也是摇摇欲坠,就要破产了。看来还是周而复笔下〈上海的早晨〉里的一个资本家说的对,中国的民族企业都要靠输外国人的血才能活过来……”

江海洋突然间不说话了,一双眼睛死死的盯住前方,他不想在即将与亲人团聚的时候谈论不愉快的话题,也怕引起身后那位女士的胡言乱语,他甚至还想起了宋步理主任压在办公桌上的那张写有“言多必失”的座右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