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七十四章 第七十四章 雨落飞花

妙心幻玉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URL] 第五长醉却朗声笑道:“练到透明人的境界,也当真天下无双了。” 隐玉唯恐他们就此话题再说下去,便急忙插话道:“长醉,你刚才说驭鸟术的第一个层次,那第二个层次是什么?” 第五长醉笑道:“还没学会走路,就想着跑了?” 隐玉沉下脸瞪他,道:“说不了两句正经话就下道。” 第五长醉笑道:“我又不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第五长醉却朗声笑道:“练到透明人的境界,也当真天下无双了。”

隐玉唯恐他们就此话题再说下去,便急忙插话道:“长醉,你刚才说驭鸟术的第一个层次,那第二个层次是什么?”

第五长醉笑道:“还没学会走路,就想着跑了?”

隐玉沉下脸瞪他,道:“说不了两句正经话就下道。”

第五长醉笑道:“我又不懂鸟语,怎会知道第二个层次,不过,我想驭鸟术的最高境界应该和武学的最高境界差不多。”

“武学的最高境界是什么?”

“自由。”第五长醉浅浅一笑,如春风抚柳。

隐玉重复道:“自由?”

第五长醉冲她微微笑道:“练武是要将人体机能推到最高极限,但更重要的是自身修为,而不是杀人伎俩。想要达到武学的最高境界,就得要考虑到宇宙苍生。”

隐玉温柔地凝视着他,此时在她眼中,整个世界里只有第五长醉,第五长醉已成了她的整个世界。

良久,她都没有说话,只是凝视着他。

吉福马看看他们俩,忽然叹了口气。

隐玉脸上顿时绯红,赶紧垂下头。

第五长醉却笑道:“这是后话,还是先顾眼前吧。”

吉福马看着隐玉笑道:“不用太着急,欲速则不达,以你的聪明头脑,总有一天会在九龙人之上的。”

隐玉冲他笑了笑,迟疑片刻,道:“我……我还想问问……”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第五长醉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抬起的手差点碰翻茶杯。

隐玉立即心起怒火,满脸通红,喝道:“笑什么?我脸上落了苍蝇啊?”

第五长醉一边大笑,一边说道:“你的问题越来越多,得要收费才行。”

“呸!财迷,还不问你呢。”隐玉狠狠瞪他一眼。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你是神仙啊?能知道我想问什么?”

“用不着神仙,我这肉眼凡胎也能看出你想说的话。”

“为什么?”隐玉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因为你还没学会如何隐藏自己,所有情绪都写在脸上,就算瞎子也能看出来。”第五长醉笑道。

隐玉扭头看着吉福马,问道:“福马,你也能看出我想问什么?”

吉福马笑了笑,温和地说道:“你想问问花筱莹的独门绝招。”

隐玉霍地站起身,连耳根子都红透了,咬着嘴唇,半天才道:“你们欺负人,当着面笑话我。”

吉福马目光温柔地看着她,轻声道:“这很容易看出来。你对驭鸟术已经有了些领悟,再加上九龙人说过的话,自然能猜到你会问什么。这说明你的悟性很高,进步很快。”

隐玉听了此话,脸色这才缓和下来,但还是瞪了眼第五长醉。

第五长醉看看吉福马,一脸苦笑地叹了口气。

隐玉侧着身子坐下,背对着第五长醉,面对着吉福马,说道:“我还想知道胡蝶儿和司马藤壶。”

吉福马道:“先说花筱莹吧,”他看了看第五长醉,优雅地一笑,“花筱莹是武林四绝中的飞花手,其实并不是指她的易容术一绝,而是指她的独门暗器‘雨落飞花’。”

隐玉道:“‘雨落飞花’?这是什么暗器?”

吉福马道:“是一种特制的形状如花瓣的暗器,也像花瓣般柔软,而且有香味,但这种香味却是致命的,闻到者先是头晕眼花,随后产生幻觉,失去反抗能力。”

隐玉不禁插话道:“如果闭住呼吸,或是风很大,不就闻不到香味了吗?”

吉福马极有耐心地回答道:“‘雨落飞花’有三个特点,第一个是毒香,第二个是专击人的咽喉,花筱莹武功极高,花瓣出手极少有失手的时候,第三个特点就是数量庞大。”

隐玉不解地道:“什么数量庞大?这也算特点?”

吉福马道:“当然了,为什么叫‘雨落飞花’?也就是花筱莹每次使用这种暗器,都会像下雨一样满天花瓣,让人防不胜防,再加上毒香使人失去反抗能力,她当然可以百发百中。”

隐玉提高声音道:“暗器一发一大片,这也能算做武林四绝?这不是变态吗?瞎猫还能碰上死耗子呢。”

第五长醉不禁失声笑起来。

吉福马道:“花筱莹所发的花瓣无一遗漏全在咽喉上。”

“有这么准?再说,谁的脖子能装下这么多暗器?”隐玉不信地问道。

吉福马道:“花瓣看似攻向身体的各个部位,但瞬间便可聚拢到咽喉处,没有二十年以上的功力,很难达到这种程度,能将发出的数量庞大的暗器控制自如。至于脖子能不能装下,那是另一回事。通常情况下,一片花瓣就能致命,就像一滴水就可以把蜡烛熄灭一样,但如果有一碗水,岂不是更保险?”

隐玉点点头,叹息道:“可惜了。”

吉福马笑问道:“可惜什么?”

“可惜这么优秀的女人却没有人爱。”隐玉摇着头。

第五长醉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吉福马也跟着笑道:“就是因为她太优秀了,所以才没有男人敢爱她。”

隐玉忽然笑盈盈地看着第五长醉。

第五长醉叹气地道:“女人不能太优秀,就算优秀也不能在这方面优秀。”

隐玉轻哼了他一声,扭头看着吉福马道:“那胡蝶儿呢?”

吉福马道:“阴阳人还是由长醉解释吧。”他看着第五长醉一笑。

第五长醉道:“胡蝶儿至阴,司马藤壶至阳,所用武功也是阴到极至阳到极至。”

隐玉回忆着昨晚的情形,道:“我记得胡蝶儿的掌风,所到之处都结出一层白霜。”

第五长醉道:“胡蝶儿练的是阴风掌,司马藤壶练的是阳风掌。阴风掌所带掌风阴寒无比,若被她击中,体内血液会立即冻结成冰,寒气攻心而亡。”

隐玉脸上露出悲伤之色,道:“昨晚那些鸟就是被阴风掌击中冻死的,都怪我功力不强,没能力控制它们躲开。”

第五长醉安慰她道:“你已经想到了不仅要控制它们进攻,还得控制它们防守,这已经是不小的进步了。”

隐玉点点头。

第五长醉道:“司马藤壶的阳风掌正相反,被他击中者体内血液迅速升温成气体,蒸发到体外,导致失血瞬间死亡。”

隐玉道:“这些武功太狠毒了,为什么还有人练,让它失传多好。”

第五长醉道:“为了权力、地位、金钱以及各种欲望,再狠毒的武功都有人练。越是这样的武功越不会失传,反而会有人将它发扬光大。”

就在这时,长羽突然从打开的窗子里飞进来,落在隐玉肩膀上。

隐玉道:“你去哪了?我召唤你好长时间你也不回来。”

长羽鸣叫道:“我感觉到了你在召唤我,我跟你说我等会回来,你没感应到吗?”

“我没听见你说啊?”

长羽鸣叫道:“不是听见的,是感觉到的。”

“我什么也没感觉到?”隐玉有些着急,不禁提高声音。

长羽鸣叫道:“我们不在一起,如果你召唤我,我感觉到了,我就会回应你,你就能感应到我回应你的话。”

隐玉仔细想了想她到底有没有感应到长羽回应她,但是,她确实没有感应到。于是便说道:“我要怎样才能感应到你回应呢?”

长羽鸣叫道:“隐玉,先不说这些,我回来的时候,看见有个人在和绿罗说话,不知道是谁,绿罗好像很紧张的样子。”

隐玉一听便急了,冲着第五长醉和吉福马嚷道:“我说绿罗不可信吧,你们偏不信。”

第五长醉道:“长羽说什么?”

隐玉道:“它说它看见有个人找绿罗,绿罗很紧张的样子,一定是花筱莹。”

第五长醉和吉福马对望一眼,吉福马道:“我去看看。”

但是,他刚站起身,就听见有人用中指轻轻叩响木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