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上午,单位财务科的李会计给我打电话,说是要填写一个表,必须本人签字,我只好去了一趟。


走进机关大院,看见熟悉的花园,还是繁花似锦;宽敞的踊路,还是干干净净;两侧的松树,还是整整齐齐;就连门前台阶掉了一个角的理石块还在。环境依旧,物似人非,还是觉得很亲切。乘电梯到七楼的财务科,轻轻敲门,没人回应。细看门虚掩着,便慢慢推开。六张办公桌和以前一样的摆放着,屋里有两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男一女。男的坐在对着门的办公桌边,正在聚精会神看一本封面是美人像的画册;女的在靠窗的电脑上专心致志地打游戏。我进去了,他们都没有察觉。我只好先开口了:“麻烦您问一下,李会计在吗?”这二人好象没听见。我又大声重复了一遍,这下把小伙子惹着了,冲着我吼了起来:“你谁呀?干什么?喊什么?唉?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你也太没礼貌了吧。这是政府机关,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进来大喊大叫的,你知道吗?”我细一看自己的装束,也是邋遢一点,现在赋闲在家也不象以前那样穿着讲究了,他是把我当成了来办事的了。我压着气,又不紧不慢地说:“我敲门了,我来找李会计。”“李会计不在,你赶快走吧。…… ……”这时那个姑娘没好气的转过头说话了,而且后面嘟嘟囔囔我也没听清,应该是损我这穷酸样吧。这么多年了,我哪受过这个?那一刻气往向顶,火往上涌,可理智让我闭上眼睛,心里想着:冷静、冷静、再冷静 …… 门开了,李会计风风火火地走进来,看到我又快走几步,一把握住我的手,满面笑容地说:“唉呀!王局长,你来的可真早,我刚去送份资料,怠慢,怠慢啊!快请坐。”又转身吩咐两个年轻人:“小刘倒茶,小张赶快把电扇打开,天太热了。你看,我看见老局长高兴的,忘了给你们介绍了。”拉住我的手接着说:“这是咱们的老局长,可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哟。”又指着小伙子和姑娘说:“这是小张,咱们局原来人事科张科长的小儿子。她叫刘鑫,大学刚毕业,年轻有为呀!”再看这两个年轻人,呆呆地站在那里,傻傻地望着我,竟然忘了老张的吩咐。看见老李我的气已消了大半了,可还是冷冷地说:“我们已经认识了。”我催着老李找出表格签了字,匆匆离开了单位。心情很不好。


下午没下楼,接二连三地来电话,都是为上午两个年轻人对我态度不好事解释、道歉的,甚至包括现任局长。其实这么些年我经历的太多,这不算什么的。过了那一阵也就不想了,他们必竟还年轻吗。可反过来再想想:如果我不是没权却有势,且财大气粗的原任副局长,而是一个到机关办事的普通百姓,他们会道歉吗?肯定不会的。“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是以前的机关作风,现在还一定程度的存在。“当官做老爷”在政府的一些部门里仍有市场。看来政府由管理职能向服务职能转变,的确任重而道远。


刚才,那个小张又打电话说要登门致歉,我回绝了。不过我告诉他一句话:“千万不要小看任何人。工作如此,做人亦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