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魅影重重 第四十九章 卧虎山命案

天目飞龙 收藏 2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警员小马问的这个问题,还真的把龙天给难住了,龙天虽然喜欢上网冲浪,喜欢QQ聊天,不过对于网络上盛行得沸沸扬扬的“网恋”,他基本上不会相信,对于网恋他从心里不能接受,毕竟网络是虚拟的,而感情却是现实的,现实都这么无奈了,更何况是虚拟世界呢,况且龙天虽然在QQ上遨游了不少年,还从来就没有网恋过,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警员小马问的这个问题,还真的把龙天给难住了,龙天虽然喜欢上网冲浪,喜欢QQ聊天,不过对于网络上盛行得沸沸扬扬的“网恋”,他基本上不会相信,对于网恋他从心里不能接受,毕竟网络是虚拟的,而感情却是现实的,现实都这么无奈了,更何况是虚拟世界呢,况且龙天虽然在QQ上遨游了不少年,还从来就没有网恋过,所以这个问题他回答不了。


“去,去,去,提这些没用的干啥,我师兄难得来一趟,问点业务上的事才是正经的,没事你提什么网恋啊,晕菜”,吴亮一看龙天满脸的无奈和为难,赶紧叉开了话题,不过听得出来,吴亮也是网络中人,就“晕菜”两个字只有在网络上才能见到。


“对了师兄啊,你能不能给我们讲讲,你这几年破了这么多大案子,有哪件案子是你印象最深的呀?你不知道,自从你到市局之后,你的大名经常被‘汉钟离’提起,他经常在大会上拿你当我们毕业生的榜样呢”,吴亮所说的“汉钟离”,其实就是母校省公安高等专科学校的校长,因为他姓钟,加上挺着个将军肚子,所以大家都在背地里叫他“汉钟离”,龙天还在学校里的时候,“汉钟离”就一直对他很看好,毕业的时候龙天还是“优秀毕业生”呢。


“汉钟离,嘿嘿”,龙天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听到这个称呼了,现在经吴亮一提起,忍不住笑了起来。


“吴亮,刚刚你问什么来着,哪件案子是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吧?正好,小马你刚刚问我相不相信网恋的问题,我这儿正好一块儿回答你们两个,这是一个由网恋引发的血案,这件案子到现在我一直都忘不了,惨哪,唉。。。。。。”,龙天看了看吴亮,又看了看小马,接着长叹了一口气,神情开始变得严肃起来,埋藏于内心的前尘往事开始浮上了眼前。


一听龙天准备讲破案的故事,那两个江州来的女大学生立即就向龙天靠了过来,特别是有关于网恋的故事,还浸染在虚拟世界里寻找浪漫的她们感到非常地新鲜和好奇,两人盯着龙天的脸,眼巴巴地等着龙天开讲。


龙天定了定神,稍稍整理了一下思绪,便把03年6月份自己刚刚到静安市公安局不久,在刘小东带领下破获的那一起命案讲了出来。


03年5月10日,龙天作为省公安高等专科学校的“优秀毕业生”,被刘小东捷足先登“抢”到了市局刑警队,分配在重案组做见习警员,当时赵中华还是刑警队的副队长,刘小东非常看好龙天,从龙天第一天报到开始,就一直在指导龙天尽快地进入刑警的角色,尽快地适应现有的工作环境,更是亲手指导他各项业务的实践办理和操作,龙天进步得非常快,半个月的时间,就完全适应了刑警队高强度的工作环境,也能慢慢地独立承担一些基本的侦破业务,刘小东和赵中华都非常满意。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一场席卷全国的“非典”在肆虐着神州大地,一时间谣言四起,人人自危,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全国的公安干警都投入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与“非典”病魔进行着殊死的搏斗,在缺乏有效防护措施的情况下,龙天也跟随抽调的刑警队干警一起,在静安车站进行设点盘查,对于 “非典疑似病人”进行强制隔离检查,那段时间龙天忙得团团转,每天从车站的第一趟班车,一直要忙到最后一趟,工作时间超过了十二个小时,由于警力严重不足,根本就没有休息时间。


然而就是在这样一个“全民皆兵,与非典作战”的紧张形势下,卧虎山上的一具无名女尸震惊了整个静安市,这是一起很典型的杀人案,死者是一名年青女性,披肩长发,身高约一米六五,小腹部有两处锐器伤,被人发现的时候尸体已经呈现中度腐败,面部已经无法有效辨认了,死者身穿一条被撕裂的白色连衣裙,裙摆被高高掀起,下身赤裸,内裤和胸罩被分别丢弃在现场周围的灌木丛中,在死者的身上可以隐隐发觉有多处淤痕,法医判断死者大约18---25岁,死亡时间为5月24---26号左右,在该名女性死者身上没有发现任何可以证明其身份的物件,法医后来在死者的体内提取到了精液残留物,疑似受到暴力性侵害后,被人用匕首一类的凶器残忍杀害,腹部的两处伤口长近两寸,都是致命伤,专案组经过讨论后认为这是一起严重的强奸杀人案。


遗憾的是由于“非典”的原因,直到6月6日死者的尸体才被巡山的公园管理员发现,失去了最佳的破案时机,加上那几天静安一直下雨,现场痕迹被破坏殆尽,刑警队派出了两条警犬都未能有效地搜索到罪犯在犯罪现场留下的痕迹,此案由刘小东亲自挂帅,龙天也被抽调回专案组,做一名编外成员协助调查此案,刘小东主要还是让龙天学习观摩一下实际的破案技巧。


这起案子由于线索少得可怜,最重要的是死者的身份不明,这让所有的专案组成员头疼不已,这起卧虎山上的命案,一时间让静安的年青女性谈之色变,给本已受“非典”影响而人心惶惶的静安增添了更多的恐惧,那段时间卧虎山上本来人就不多,自从发生了这起命案后,风景秀丽的卧虎山更是人迹罕至。


目前的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查明死者的身份,才有可能侦破此案,该案被命名为“6。6强奸杀人案”,刘小东把侦破的重点放在了查明死者身份上,开始在整个静安市进行失踪人口排查。


刘小东和专案组成员都认为,这名女性应该是本地人,因为在“非典”肆虐的时期,社会上的流动人口大幅减少,象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年青女性应该不会是从外地流动到静安来的,而且调看了从5月1日到30日之间各车站码头的监控记录,还有为预防“非典”而设的旅客流向登记记录,以及各宾馆旅社的住客登记表,都没有发现类似的失踪女青年,所以查明死者身份的重点范围一直就放在静安当地。


不过龙天有自己的看法,但由于把握不准,他没有说出来,他个人还是倾向于这是一名外地女青年,在案发现场,他仔细地勘查过现场周围,总觉得这不象是案发的第一现场,他怀疑是被人杀死后移尸到现场来的,罪犯还伪造了现场痕迹。


龙天注意到,死者被发现时呈仰卧状,双手呈自然舒展,从命案逻辑上来说,当受害者被人用凶器捅进腹部的时候,正常人的第一反应应该是捂住伤口,即使是死的时候也不应该是双臂伸展得那么自然,而且死者的双腿分得很开,已经到了伸展的极限,这不符合强奸案的逻辑,而案发现场的周围是布满荆棘的灌木丛,死者身上的衣物虽然零乱,但也还算完整,灌木的荆棘上并没有发现布条和丝线,所以龙天很怀疑死者是在另外一个地方被人杀害后,犯罪份子将她移尸到现场来的,并且还伪造了强奸杀人的现场痕迹。


不但如此,龙天还发现了一个疑点,那就是死者的右手手腕的外侧腕骨有一层老茧,根据他多年上网的经验,应该是长时间使用电脑造成的,一般人在使用电脑时,右手长时间放在鼠标上,时间一久,外侧腕骨会结起一层老茧,而内侧和左手则没有,龙天估计这名女青年应该是个网民。


还有一点让龙天很怀疑,在法医解剖现场,当法医剖开死者的腹部时,除了一股浓厚的腐败气息外,龙天隐隐闻到了一丝的辣味,法医也在死者的胃里发现了很少的辣椒残留物,而在静安乃至江州,吃辣的人为数非常少,不过龙天当时毕竟还是见习警员,而且是专案组的编外成员,他没有说话的份量,只是在心里留下了一个大大的疑问。


移尸现场、腕骨部位的老茧特别是死者胃里的辣椒残留物,让龙天做出了个死者是外地女青年的判断,为此他专门跑遍了静安市为数不多的几家辣味馆,得到了一条很模糊的线索,据一家火锅店的老板称,在5月23日晚,曾经有一对看似情侣的年青男女在他的店里用过晚餐,模样他记不起来了,那个女人穿一身白色连衣裙,长发,而据当晚的饭店服务员回忆说,那个女人说的不是本地口音,服务员对她的印象最深的是,那位漂亮的女生老是说“藕”,她一直没弄明白是什么意思,当时还以为这位女生让她上藕片呢,所以对那个女人印象比较深,不过龙天一听就明白了,不是“藕”,而是“偶”,这是网络用语,一般在QQ聊天时年青女性常用的称谓,就是“我”的意思。


得到了这条线索之后,龙天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她觉得死者应该是一名外地女大学生,很有可能是趁学校预防非典提前放假时,到静安来和网友见面的,那个“偶”还有死者腕部的老茧提醒了他,为此,他把自己的怀疑和几天来的调查结果写了一篇长长的报告,交到了刘小东的手里,交上去的时候他心里一直忐忑不安,生怕闹出笑话,毕竟他还是一个刚刚走出校门的见习警员,这刑警队里根本没有说话的份量,特别是在专案组里,只要带着耳朵就行了。


让龙天没有想到的是,刘小东看过他的报告之后,立即重视起来,着手派人开始调查五月份放假的大学里有没有失踪的女大学生,很快江海医学院反馈了一条信息,该校护理系有一位名叫林苇的女大学生放假后下落不明,既没有回家,也没有在同学处,她的家长亲自从外地赶到了学校,在江州到处寻找。


很快林苇的资料就送了过来,身高相似,体形相似,饮食习惯相同,据了解还是一名正宗的“网虫”,最终经过DNA检测,确定了死者的身份就是江海医学院的女大学生林苇。


查明了死者的身份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比较简单了,龙天从林苇的同学处找来了她常用的两个QQ号码,从上百位的QQ好友中筛选出了一位ID为“相信我没错的”的男性网友,根据林苇的舍友提供的情况,林苇平时和这个“相信我没错的”在QQ上沟通得最为频繁,并且她还透露即将到静安和他见面,所以龙天据此将这个网名为“相信我没错的”列为本案的第一犯罪嫌疑人,为了在静安市找到这个“相信我没错的”,龙天特意注册了一个女性ID,经过几天的网络守候之后,在QQ上和他搭上了话,同时在网监大队白云的协助下,准确地锁定了他的具体位置,这个“相信我没错的”就住在卧虎山下的一幢民宅里,查到了具体地址之后,龙天与专案组干警一起,直扑犯罪嫌疑人的住处,也就是在那一次抓捕过程中,龙天第一次被投诉了,原因是出手太狠,把犯罪嫌疑人的胳膊给弄脱臼了,而且在犯罪嫌疑人被制服之后,还在他的屁股上留下了一只皮鞋的脚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