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十七章 车卡九盘岭(下)

辽西老戟 收藏 7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不行!”杨欣眼光深沉起来,“鬼子车轻速度快,用不到二壕就能追上咱们” “你和洪胡子开车上瘟神庙,去找朴大裤裆,我们留下来阻击!”罗云汉望着北面的山崖,寻找着阻击地点。 “也不行!鬼子和伪军看上去得有百十号人,你们四个人抵挡不了多大工夫!”杨欣的脑子飞快地转动着。 “行啦!哪那么多说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不行!”杨欣眼光深沉起来,“鬼子车轻速度快,用不到二壕就能追上咱们”

“你和洪胡子开车上瘟神庙,去找朴大裤裆,我们留下来阻击!”罗云汉望着北面的山崖,寻找着阻击地点。

“也不行!鬼子和伪军看上去得有百十号人,你们四个人抵挡不了多大工夫!”杨欣的脑子飞快地转动着。

“行啦!哪那么多说法!”罗云汉端起摩托车上的机关枪,“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到哪说哪!你们快走吧!”眼睛一瞪杨快手,“抄家伙!上山!”可握枪的右手手指一阵翻花,望着北面的山崖,偷偷地向杨欣做了个奇怪的手势。

杨欣心细如发,看见罗云汉右手手指翻花这个奇怪的动作,立即觉得周围有异,北面的山崖上一定有情况!

“上车!”杨欣冲洪海一挥手。

“好啦!朋友!”忽然,北面山崖上,一片低矮的榆树丛里站起一个人来,“你们不是要找朴大裤裆吗?鄙人就是!”话音虽侉声侉气,但底气十足。

说话人细高的个子,长脸,高颧,眼窝深陷。三十多岁的样子,头上系着一条毛巾,毛巾结打在左耳上,白色的布衫上穿着一件青色的坎肩。白裤,裤裆的确不小,那是一种抿裤腰的裤子。

“我操!朴大裤裆!你咋不早吱声呢?吓他妈我一跳!”洪海向山崖上粗门大嗓地喊道。

“洪二当家的!朴某失礼啦!”朴大裤裆一抱拳。

“啥礼不礼的?咱哥们有啥没说的?朴大当家的!给我个面子,借条道,回青云岭老营!没看见吗?山下鬼子追上来了?”洪海指着山下说,“回去我就和齐大哥说明,这借道的礼数一定得还上,人情两义,道上的规矩不能坏了!”

罗云汉端枪站在摩托旁,环眼一扫北面山崖的簌簌抖动的灌木丛,和杨欣迅速地交换了一下眼色。杨快手和秦凤凰眼睛提着抢,溜着山下鬼子的车队。赵梅望着灌木丛,则显出杌陧不安的神色。

朴大裤裆朗声一笑,侉声侉气地说道:“洪二当家的,这话可就说外道了!能在瘟神庙借道押镖,那是给我朴某的面子。今天风紧,我就不请你们到茅舍喝酒啦!可有几句话我得挑明喽,不然,道上的朋友会笑话我是个棒锤!”

“那好!说吧!我听着呢!”

“我听说你们走的是军火镖,一半给你们青云岭,一半给同昌的西山镇。有这话吗?二当家的?”

“我说大裤裆!你可真神了?佛门柱(探子)招子真亮啊!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有这回事儿!”

“妈呀?他们咋什么都知道啊?”秦凤凰惊讶得半天合不拢嘴,看着不动声色的罗云汉和杨欣,心想,怪不得说车队里有间隙,这间隙能是谁呢?环顾了下赵梅和杨快手,看到赵梅全神贯注地看着山崖,杨快手则焦急地望着山下。他们俩中间肯定有一个!

“你们那一半军火,我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一根枪毛儿都不动,安全送你到青云岭。可那一半可就讲不了了,得按道上的规矩办!”

“大裤裆!你这话可就不仗义啦!你这是趁人之危、落井下石啊!”

“嘿嘿!趁人之危,还有点那意思,可落井下石的不是我!是谁?你心里明白!这唠儿咱以后再打!还是说说军火吧!”

“大裤裆!你别嘴里含个鹩子似的,把话说明白了!鸡八毛的!我看你还要反哪?”洪海急眼了。

罗云汉急忙说道:“洪胡子!别骂人!问他啥规矩,划出道来!”

“大裤裆,你听着!我先咽下这口气,山不转水转,我早晚有找上你的时候。好!那你就说吧!啥规矩?”

朴大裤裆拨开树丛,缓缓向山崖前走来:“老规矩,比枪、比刀、比绝技!你们三场满贯全赢了,镖车看我都不看一眼,就抬腿送你们出山!”

“好!”洪海一挥手:“来吧!现在就开始!你们谁先上!”

“别着忙啊?”朴大裤裆身形一晃,跳下三米多高的山崖,如鸿毛落地一样,轻轻地飘落到山道上。深陷的眼窝里,一双鹰隼一样的眼睛扫视了一下穿着鬼子军装的众人,一拱手,做了个罗圈揖:“开罪各位!多有得罪!”冰冷的目光停留在罗云汉和杨欣的脸上,“二位就是罗连长和杨队长吧?那位丁营长呢?”

山下枪声响了。

众人不约而同地向山下望去,北面的山崖上枪声响成一片,鬼子的摩托和卡车停在半山腰的六盘岭附近,一个鬼子军官站在沙堆上,向北面的山崖挥舞着指挥刀,一群穿着黑皮子的伪军猫着腰,呈扇面向山崖上进攻。

“我说大裤裆!鬼子都上来了!你还磨啥牙呀?痛快抄家伙!”洪海嚷道。车队里只有洪海没穿军服,还是那身车老板的打扮。

“嘿嘿!他们上不来!”朴大裤裆声音在笑,可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我这瘟神庙二百条三八大盖儿,可不是吃素的!”瞥了一眼山下,“小鬼子、二狗子来了总共不到百十号人,每个兄弟一发子弹足够了。”

忽然,朴大裤裆头都没回地阴恻恻说道:“小姑娘要听话,枪要走了活儿,那可不是好玩的!”说罢,慢慢地转过身来,阴沉沉地看着秦凤凰,又抬眼看了一下杨欣,说,“我一看就知道,这位杨队长还是个明白人!”

原来,秦凤凰看到山下的鬼子上来交上火了,心下十分着急。又看到朴大裤裆就一个人来了,还不紧不慢地在这装腔作势,气不打一处来,一股怒火就忽地顶上来。忽闪着红红的一双大眼睛,环顾了一下周围。看着罗云汉竟然把机枪又放回摩托车上,双手环胸,在那傻愣愣地站着。身边的杨欣,眼色深沉地观望着,也看不出他在想啥。咋还不动手啊?吓傻啦?他朴大裤裆有啥了不起的?不就一个人吗?对了,他罗胡子不常说先下手为强吗?好!正好朴大裤裆背朝着她和洪海说着话,我就打他个冷不防吧!想到这里,秦凤凰偷偷地抽出腰间的手枪,刚要打开保险,便被一边的杨欣一把摁住。不想,这个微小的动作却被背身站着的朴大裤裆察觉到了。

军门台镇是个汉、鲜族杂居区,长期以来官府采取种种歧视政策,对鲜族人横征暴敛、盘剥欺诈,使鲜族人忍无可忍,便挺而走险,揭竿而起、啸聚山林。朴大裤裆叫朴成,原是军门台狗肉馆掌柜的,个子细高,穿着鲜族人传统的抿裤腰的裤子,练功时裤裆甩来甩去的,呼呼生风,因此,人送外号:朴大裤裆。狗肉馆生意冷清,平时也干些设赌抽头和倒卖古董的黑道买卖。凭着一时义愤,杀了抢南霸女的黄督军,带着一帮鲜族人上了三道壕瘟神庙,做了绺子的大当家的。朴大裤裆一身武艺,精通文物鉴赏,可脾气古怪,喜怒无常。但从不欺压平头百姓,专干吃大户、砸商号、抢官银的活计。由于手下人枪法出众、武艺高强,清一色的三八大盖枪,装备精良,又加上瘟神庙山势险恶,益守难攻。所以,官府和鬼子轻易不敢前来征剿。因此,朴大裤裆的名头,在这方圆几十里地的地面上,叫得很响。

杨欣把手巾还给赵梅,向朴大裤裆一拱手:“朴大当家的,我知道瘟神庙的口深、盘子大,一般的风吹不掉数叶,更不用说晃动树枝、树干了!可今天的风紧,来的是鬼子特高课的高手和关东军的留守部队。退一步说,山下的几个鬼子暂且不提!可十八师团机动部队的援军,随时都可以从叉领沟插过来。到那时候,不但你的老营有危险,附近几个绺子的弟兄们,可都跟着大当家的遭殃了!”杨欣不紧不慢地说着,“我们到了瘟神庙,就像到了自己的家一样,多呆一会儿、少呆一会儿没有啥。我这是为大当家的名声着想,你就看着办吧!”

“为我着想?”朴大裤裆一听杨欣的话,绵里藏针,正捅到他的心尖上,这个白脸游击队长果然是个厉害手儿!“好!那我要看看你们是来烧香的、还是来拆庙的!我看你们敢不敢向鬼子开枪?”朴大裤裆冲山崖上喝道:“铁炮!下来比枪法!”

山崖上一个人影儿倏地翻落下来,马步一扎,立身拱手,刷地抽出一支盒子枪:“请多指教!”让人想象不到的是,身手如此敏捷的人,竟然是一个胖墩儿。

“各位见过,这是我的迎门梁炮头铁叶子,你们谁来领招?”

原来,一般的绺子里,大当家的手下都有四梁、八柱。迎门梁,四梁之一,是绺子里的枪手炮头,枪法最为娴熟。每当行动时,在前面打先锋,退却是殿后掩护。有人入伙时,由他出面考察枪法。

“我来!”杨快手拔出手枪。也不是害怕别人抢头功、还是由于拔枪拔得太快,手枪一下掉在了地上。

铁炮一下笑了起来。

秦凤凰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多丢人!

洪海一把拉过杨快手,低声说道:“你行吗?我说快手兄弟!这可不是糊弄洋鬼子,打群架、闹着玩的!”

按照朴大裤裆划出的道儿,洪海他们必须三场全赢,才能放他们走人。其中如果有一场输了,那半车军火就没了。洪海只知道杨快手是个小偷儿,扒窃功夫肯定一流,可没看见他打枪啊?这要头一场就输了,那往下还有啥戏了?

“洪胡子,你就让他打第一场!”罗云汉双手环胸,不动声色地说。

秦凤凰和赵梅惊异地看了罗云汉一眼,杨欣则说:“快手兄弟,抢个头彩吧!”

杨欣不是信得过杨快手,而是信得过罗云汉。罗云汉的眼光,肯定是不会错的!

“好!跟我来!”朴大裤裆带着众人爬上道北的一个高坡,指着山下爬上七盘岭山崖的一群鬼子、伪军说:“我数五个数,在这五个数内,至少要打死五个人,多者为胜!”扭头对铁炮说道:“铁炮,先给那位快手兄弟露露丑吧?”

铁炮向前走了几步,稳稳地站住了肉墩子似的身体,慢慢地端起枪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